138 宫变/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意二字,兰溶月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她从不信命,也不信天,若真有天意,逆天而行又何妨,人生一世,若不为己,那才真该天诛地灭。

“两年,我如何信你。”

兰溶月是一个理智永远大于感情的人,越是危机就越是冷静,她心中清楚,噬魂蛊,她无能为力,不明白为何老者会触发晏苍岚体内的噬魂蛊,亦或是噬魂蛊与老者有关,既是猜测再多,终究无益,最终的结果不过是解噬魂蛊。

“信与不信,你没有选择。”老者看着兰溶月,若非她是那一族的人,他当真还有些欣赏,只可惜以他的能力暂且还杀不死她,若非如此,他绝不容许她活着。

“的确,我没有选择,三天后,我会让他自愿离开。”兰溶月握住晏苍岚的手,噬魂蛊第八次发作,若是再发作一次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不许告诉他你我之间的交易,否则我不会出手相救。”老者心中明白,兰溶月是隐忍之人,晏苍岚同样也是,若是知晓缘由,势必会成为他最大的危机,故此其中的缘由断不可以让晏苍岚知晓,否则后患无穷。

“既如此,我也有一个条件。”

“说。”老者明知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却不得不答应兰溶月的条件。

“不许你干涉东陵之事。”

“好。”

老者说完,迟迟未曾离开,兰溶月回头,微微一笑,“可以滚了。”

老者闻言,心中郁结顿生,可见晏苍岚微微蹙眉,即将醒来,不好对兰溶月动手,只得立即离开。

“你醒了。”兰溶月扶起晏苍岚,以晏苍岚的聪明应该知晓她就是巫族灵女,有些事情,无须再多的解释。

“溶月,你没事就好。”

晏苍岚眼底多了一丝隐忍,既然要他回去,那么他也时候后该回去了,昔日的承诺已经打破,既如此,他也不必再任人宰割而不还手了。

“出宫,好好休息,等宫中的事情了结之后,我去找你。”

“我没事…”晏苍岚还未说完,兰溶月立即打断了晏苍岚的话,“十年谋划,我并非手无缚鸡之力,东陵未来的两年内不会乱。”

兰溶月微微吸了一口气,等了十年,不急于一时。

“我等你。”心口的疼痛传来,晏苍岚清楚,若在留下,只会给兰溶月添麻烦,即便是他能自保,可却无法保护她,留下来无益。

晏苍岚离开后,兰溶月微微吸了一口气。

“小姐,为他改变决定,值得吗?”

颜卿从屋外走进来,因担心兰溶月的安全,她一直藏在屋外,屋内有九儿能护兰溶月周全,屋外近若是有人靠近,她便会立即出手。

“颜卿,你觉得是否值得。”

颜卿看向兰溶月,她一直觉得兰溶月太冷,其实这或许并不是兰溶月的本性,她一直压抑着自己,十年来,每当季小蝶的死祭,兰溶月的做法近似于自我折磨。

其实,压抑住兰溶月的本性的不止她自己,还有柳絮。

柳絮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女人,季无名死后,她的心也跟着死了,鬼门七位阁主心中都清楚,兰溶月不是没有想办法开解柳絮的心结,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柳絮的心结无人可解。

“小姐,在我看来,若为你,值得。”

若为晏苍岚,颜卿不知道,自古男人三妻四妾,更何况是天之子,颜卿不知道。后宫佳丽三千,晏苍岚能舍三千而独宠一人吗?颜卿心中划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走吧,去见见娴贵妃。”

走进贤福宫,娴贵妃正在殿上来回度步,柳嫣然派人遣散了她身边的人,而她又无法离开娴贵妃,看到一声男装的兰溶月和静妃,娴贵妃眼底闪过了惊讶和希望,神情十分纠结。

“月郡主,静妃,快去告诉陛下和皇儿,柳嫣然要谋反。”

娴贵妃语毕,静妃上前。

“娴贵妃,你不知道吗?文王死了,柳嫣然囚禁你,又怎么会让文王好好活着呢?柳嫣然身边杀手无数,文王一步小心没逃掉。”

失去孩子的痛苦,静妃也想让娴贵妃尝尝。

“你胡说。”

娴贵妃不敢置信的看着静妃,心中十分害怕静妃说的是真的,柳嫣然心狠手辣,娴贵妃一向自诩聪明,可是心中却明白,她依仗的不过是陛下的宠爱。

娴贵妃不知道,她所依仗的宠爱是柳嫣然并不想要的,柳嫣然心中藏着的一直都是其他人,若非是皇后,以柳嫣然的个性只怕一刻也不想和兰嗣多呆。

“胡说,静妃觉得我有这个闲情逸致胡说吗?当初若不是你,我又怎么会怀胎八月却胎死腹中呢?你知道吗?我从不想争宠,即便是生个男孩,我也不会去争夺这东陵的江山,可是你却容不下我和我腹中的孩子,柳嫣然看似跋扈、狠毒,可是你比柳嫣然更加很多,这些年你杀掉陛下的孩子还少吗?”

娴贵妃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静妃,神情疯狂,尽是恨意。

“我没有,这些一切都是柳嫣然做的。”

“是啊,起初我也以为是柳嫣然,可是后来我发现,一起都是我的自以为是,我应该感谢你,若非你害怕我父亲的存在,又怎么会想办法让棠梨宫变成冷宫呢?”

静妃看着娴贵妃,丧子之痛,切肤之恨,一下子得到了释放。

“天快亮了,你的时间不多,我去外面等你。”

本来有足够的时间,因为老者的缘故耽误了不少时间,娴贵妃死后,柳嫣然便没有了威胁兰慎渂的筹码,她本想让兰慎渂死,可眼下,兰慎渂必须活着。

一来是为了制约兰梵,二来是为了东陵两年内不会国破。

“兰溶月,你敢…”娴贵妃看着兰溶月离去的背影,大声叫道。

“娴贵妃,一切与我无关。”

静妃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匕首和毒药,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

“贵妃姐姐,二选其一,你自己选一个死法吧。”

娴贵妃连连摇头,“不…你不能杀我,你不能,否则陛下不会放过你的。”娴贵妃养尊处优,害怕得连连后退,静妃这几年在兰溶月的安排下,学了一些拳脚功夫,自然比娴贵妃要好得多。

“是吗?江山易主,陛下还能护你周全吗?”

静妃拿起匕首,直接刺入娴贵妃的心口,匕首不深,不足以让娴贵妃致命,随后静妃将毒药喂如娴贵妃的口中,静静的看着娴贵妃痛苦难耐,受尽折磨。

娴贵妃短时间内不会死,静妃起身,走到殿外。

“郡主,你先走吧,不用管我。”

“好。”兰溶月看了一眼静妃,转身离开,静妃大仇的报,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兰溶月尊重静妃自己的选择。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除了自己之外,无人可以强求,生与死,都是静妃自己的选择。

长宁殿内,兰嗣服了薛国公送过去的药丸,神情显然好了很多,周宰辅和薛国公都暗自送了一口气,薛国公看着周宰辅,犹豫了几次,最终没有开口。

“陛下,太子谋反,康瑞王,大理寺已经兵部尚书为辅,御林军有一半人控制在太子手中,还请陛下今早决断。”薛国公直接道,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想更多。

“咳…咳…”连连的咳嗽声让兰嗣脸色上多了一丝血色,人却更虚弱了,“太子的身世可查明。”

兰嗣一直害怕是谣言重伤了兰钰捷,若真是如此,文王和兰钰捷之间,是谁江山最合适的继承人还有待考量。

其实,兰嗣从未考虑过江山的后继人选,封兰钰捷为太子,只是为了稳定朝中重臣,兰嗣怎么都没有料到情况会急转直下,兰嗣贪婪权势,自然不甘心将江山拱手让人。

“陛下,已经证实无疑,太子的确不是…”薛国公没有说完,最后的几个字让其无法开口,周宰辅微微摇头,太子看似斯文有礼,其实并非东陵江山最佳的继承人,只是眼下的情况,兰钰捷占据优势,若一旦兵戎相见,粼城一段乱了整个东陵就跟着乱了。

“薛国公,拿下柳家九族,若柳嫣然和兰钰捷敢有异动,以柳家九组祭旗,宫中安全暗卫已经控制,明日早朝,朕有重要的事情宣布,薛国公,你下去准备吧。”

“是。”

薛国公见兰嗣做出了决定,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陛下,老臣斗胆…”周宰辅还未说完,太后便带着兰梵走了进来。

“陛下,身体可好些了。”太后上前,坐到兰嗣身边,兰梵行礼后便站在远处。

“母后,您怎么来了。”

太后突然前来,身后还带着兰梵,此行的目的,兰嗣心知肚明。

“过来看看你,梵儿找来了一株千年人参,本想亲自给你送过来,却进不来这长宁宫,便去求我了,周宰辅也在。”太后装作才看到周宰辅道。

“多谢母后。”

兰嗣的话,太后微微蹙眉。

“好好休息,切莫再劳累下去。”

太后带着兰梵离开,自始至终,兰嗣都不曾看兰梵一眼,更是不曾提及兰梵。

“周宰辅,你怎么看四皇子。”

“陛下,请恕老臣直言,四皇子只适合做一个闲散的皇子,不适合手握大权。”

周宰辅知道太后疼惜四皇子,可是在他看来,单凭四皇子的身世他就不能和江山有任何瓜葛,否则会受到世人议论。

“周宰辅,若一旦朕去了,关键时刻,杀了他。”

每次看到兰梵,兰嗣就会想起另一个人,想到那人,就会想到自己的耻辱。

其实,早年兰嗣以兰梵的安全要挟,才换取东陵和燕国的和平,只是这点,兰嗣绝不会让他人知晓。

“老臣遵旨。”

虎毒不食子,只是未生帝王家。

“备笔墨。”

周宰辅亲自准备笔墨,兰嗣拿起笔,在锦缎上写着。

殊不知,屋内,红袖静静的看着一切。

“果然不出小姐所料,兰嗣将皇位传给兰慎渂,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不是我的预料,而是除了兰慎渂之外,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兰嗣不止一次用兰梵威胁她母亲,又岂会让兰梵为帝。”

兰梵的存在对兰嗣而言是一道伤疤,久治不愈。

不能杀,只能看着。

“郡主。”兰溶月的话,一直站在拐角处的兰梵刚好听到。

“东西拿到了吗?”兰溶月看向兰梵,兰梵不仅聪明,却也是阴狠之人,与兰嗣倒真是一对父子。

“拿到了。”兰梵拿出手中的丹书铁券递给兰溶月。

“不用给我,一块铁而已,对我无用,对你却是一种保障,除了周宰辅之外,朝中老臣,对此都会信服。”

“多亏郡主安排得当。”

兰梵心中佩服不已,他去送人参给兰嗣,却被兰嗣拒之门外,只好去就将太后,太后见了兰嗣对他的态度只好,回到慈宁宫便将丹书铁券给了他。

兰溶月看着兰梵,对于太后的疼爱,她从兰梵的脸色看不到丝毫的感激。

“圣旨已下,想必你听到了。”

“是。”

兰梵心中焦急不已,表面上依旧维持冷静,我这里准备了一份圣旨,你看如何?

兰梵接过九儿递过来的圣旨,看过后,眉头微蹙,“你让我将丹书铁券交给文王。”

此刻,兰梵终于明白,为何兰溶月会让他去求丹书铁券,兰梵本想,一旦登基为帝,他就杀了兰慎渂,没想到此时此刻,兰溶月居然要保全兰慎渂,其中缘由,兰梵想不通。

“不错。”

“月郡主,别忘了,你杀了文王的母妃,你确定要保全文王吗?你就不怕,有朝一日,他会找你复仇。”言语中带着淡淡的威胁之意。

“兰梵,你不同样也杀了静妃吗?”

她离开,不表示没有人暗中注意着静妃,娴贵妃咽气之后,兰梵的人杀了静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兰梵想做黄雀可以,前提是她愿不愿意。

“你…你是故意的。”

周宰辅在朝中的势力庞大,为了东陵的江山,唯有周宰辅,他暂时不能动,若是周宰辅知道他杀了静妃,只怕兰嗣亲拟定的圣旨即便是消失了,周宰辅也会说出来。

“是又如何,你可以不上当。”

“不愧是女诸葛,好算计。”

兰梵一直都知道,兰溶月向来是算漏无疑,可是他还是错了,兰溶月比他想象中的还更可怕。

“多谢夸奖。”

棋局的变化从来都很简单,只是有时将其想得过于复杂了。

“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

“不急,还有几天。”

随着第一缕太阳的神情,朝堂之上,波涛汹涌,兰鈭已经控制了整个朝堂,众人略带胆颤的看向兰鈭,除了害怕之外,更多的是不敢置信,

早朝之上,兰嗣撑着病弱的身体上朝。

“陛下,请下旨让四皇子继位。”兰鈭突如其来的话,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薛国公、康庆王更是莫名其妙,周宰辅也有些不明白了,心中暗想,好在陛下已经拟旨让文王继位,否则事情只怕难以收拾。

兰嗣闻言,眉头紧促,根据情报,兰鈭是柳嫣然的人,没想到竟然想要借力打力,好狠的手段。

“来人,传旨。”

兰嗣强撑着身体,尽量让自己显得很精神,眼下他已经无力理会兰鈭,宣旨更重要,一旦圣旨已下,兰鈭接下来的举动等同于谋反。

兰嗣身边的太监是暗卫装扮,自然不畏惧兰鈭的势力,无须审时度势。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兰钰捷杀害娴贵妃和静妃,剥夺太子之位,打入天牢,酌令刑部审理此案。”第一道圣旨,废掉了兰钰捷的太子之位,将其打入天牢,兰钰捷若再行帝,便是大逆不道。

朝野大臣,对这道圣旨议论纷纷。

昨日关于兰钰捷的身世之谜传出,太子一脉本以为是兰慎渂为夺帝所为,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急转直下,若是真的,文王岂会伤害自己的母妃,毕竟文王的孝顺是出了名的。

朝中有大臣正想站出来说话,却被人暗中阻止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四皇子爱民如子,深得民心,朕思虑再三,决议传位于四皇子兰梵,酌令择日登基。”

一道圣旨,引起了轩然大波,兰嗣惊讶之余,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直接昏迷过去,兰嗣昏迷,无从求证,圣旨一锤定音。

兰梵高兴之余,心中却赞叹,兰溶月好手段,竟然连兰嗣手中的圣旨也能动手脚,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周宰辅想说什么,薛国公却暗中阻止了。

“陛下病重,请殿下暂代国事。”暗卫扶起兰嗣,以兰嗣的身份下最后一道旨意。

兰溶月几人藏于暗中,静静的观察着一切。

“小姐,兰嗣的暗卫什么时候成了兰梵的人了。”九儿心中不明,她意外兰梵竟然藏得这么深,暗卫控制了皇宫,也就是说若是血战,暗卫胜了就是兰梵胜了。

“刚刚。”兰溶月神秘一笑,并未说太多,九儿立即明白过来,暗卫其实是兰溶月的人,只是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兰溶月竟然控制了兰嗣最引以为傲觉得暗卫。

“小姐,我怎么不知道。”颜卿掌管的倾颜阁是杀手组织,情报自然不在话下,尤其是她一直注意着兰溶月身边的所有事情,“苗疆蛊毒。”

被兰嗣困了五日,她自然不会白白被困的,总的找些东西,回报一下。

颜卿和九儿点了点头,兰溶月制药和制毒的本事他们知道的,只怕这蛊毒又是灵宓的改良版,想想两人顿觉身后冒冷汗。

“康庆王莫非一直都是四皇子觉得人,否则又怎么会相帮四皇子。”

薛国公没有看到圣旨,阻止周宰辅情有可原,可是康庆王的行为却有些说不过去,除非从一开始康庆王就是兰梵的人。

“算是,正确来说康庆王与兰梵的母妃算是一对有情人,康庆王忠于兰嗣,更或者说是忠于另一个人。”这些年来,兰梵的母妃和亲,如今是燕国的皇后,那个女人的野心很大,不过目前来看,她野心再大也与她无关。

两人互相看看,立即点了点头。

“小姐,这道圣旨怎么办。”明明已经换了圣旨,红袖不明白兰溶月要拿着这道圣旨做什么?如今我在手中只会平添祸端。

“交给晏苍岚,到时候自然有用。”这些东西她带走容易暴漏,晏苍岚却不同,只要出了粼城,这道圣旨就是兰梵的命符,一旦圣旨被兰慎渂所得,兰梵的这个皇位就坐不稳了。

“是。”红袖收好圣旨,并未多问。

兰嗣离去后,皇宫大乱,兰慎渂本想夺帝,事情急转下让他措手不及。

“殿下,先行离去,凡事以自身安全为重。”兰慎渂本想动手,却被周宰辅拦了下来,圣旨被换,周宰辅不知道是兰梵作为还是兰嗣,眼下只好保住兰梵,如今着急的是那一道传位于兰慎渂的圣旨究竟落在谁的手中,若是落入兰梵的手中,只怕早已经销毁了。

从眼下的机会来看,很有可能落入兰鈭的手中。

“宰辅大人说的是,我先去看看母妃。”朝堂之上,厮杀起,兰梵与兰鈭、兰钰捷之间的争斗,他先隔岸观火更为重要。

“去吧。”

兰慎渂在無戾的护送下离开,薛国公走到了周宰辅身边。

“莫非陛下的圣意是…”薛国公并未说完,周宰辅微微点头,两人已经达成了默契,眼下最重要的是陛下,若陛下不醒来,如今已经是一锤定音,再难反悔了。

皇宫内,血流成河。

暗卫与兰鈭培养的针想搏斗,康庆王站在了兰梵这边,薛国公本来打算隔岸关火斗,两个时辰后,见兰梵处于败势,不得不出手想帮。

若是兰梵胜,兰钰捷登基为帝,兰钰捷并非兰嗣血脉,事情更加不可收拾。

一旦加入战斗,势必会让人以为是站在兰梵这一边。

周宰辅看着局势的变化,朝野多年,岂会不知眼下的局势如何,心中佩服兰梵的谋划,心想,好深的谋算,竟然连他和薛国公的行动都算到了,若是兰梵登基为帝,东陵江山未来如何谁都无法预测,周宰辅心中暗自为其忧心。

比起眼下的局面,周宰辅更担心有人在背后主导这一切。

周宰辅思虑之际,正好看到一道人影离去。

“小姐,可否要出宫。”九儿看到这皇宫内,尸横遍野,鲜血染红了宫廷。

眼前的一切映入兰溶月的眼帘,这些人的死多少与她有关。

“颜卿,吩咐倾颜阁所有人,切莫让兰鈭逃走。”

兰鈭必须要死,她要让兰鈭为季小蝶陪葬,至于柳嫣然那边,兰梵会处理,这两个人她都会让他们死于皇命之下,这样的话就不违背季小蝶的初衷了,康瑞王府今日之后算是彻底的回了,如同蝶院的大火一般,都被这把仇恨的大火烧得干干净净。

“是。”

颜卿离开后,兰溶月身边就剩下九儿和红袖。

“郡主请留步。”正要离开,周宰辅出言叫住了兰溶月。

起初,周宰辅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没想到真的看到了兰溶月,不由得想起近日来的传闻,传闻中说兰溶月才是女诸葛,若兰溶月真是,那么她此时此刻出现在皇宫内就不是巧合了。

兰溶月停下脚步,只是还未等周宰辅靠近,九儿已经带着兰溶月飞身离开。

“周宰辅,你这是…”薛国公急匆匆的跟上来,兰溶月的踪影恰巧消失,他只听到了声音。

“国公,你我相识多年,我有一事相求。”

薛国公见周宰辅面色凝重,感觉有大事要发生,急忙道,“你我虽是一文一武,可也是知己好友,但说无妨。”

“若我出事,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文王。”

皇宫大乱,薛国公并未追问其缘由,沉重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