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分离/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也不会想到,东陵的江山会当着兰嗣的面易主,周宰辅心知肚明,有人暗中操控了一切。

是四皇子吗?周宰辅心中划下了一个问号,四皇子就算是装傻多年,但他还是隐约觉得兰梵是个聪明人,即便是如此,兰梵却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周宰辅暂时没有怀疑兰溶月,毕竟兰鈭谋反,罪证确凿。

兰溶月离开后直接出城,事到如今,皇城之内的纷争,大局已定,柳嫣然和兰鈭苦心经营终究会化为空虚,隐藏在东陵所有的“针”名单在兰梵的手中,当然只是极小的一部分,至于剩下的留住日后自有大用。

柳嫣然没有想到,事情到了最后一步却依旧功败垂成。

兰梵安排好一切之后,将事情交给薛国公和周宰辅处理,自己则去找柳嫣然,他这些年的苦楚都是拜柳嫣然所赐,以兰梵的个性,自然是有仇必报,更何况是出得权力。

“是你?”柳嫣然看到兰梵后,眼底充斥着惊讶和意外,随后看向兰梵身侧的暗卫首领,没有兰嗣的命令,兰梵是如何让暗卫易主的,柳嫣然似乎没有想到兰梵会在她的眼皮底下茁壮成长,有朝一日竟然能胜她一筹。

“不然皇后娘娘觉得会是谁?”

兰梵看出惊讶的柳嫣然,嘴角露出一丝讽刺,柳嫣然她绝不放过。

“你竟敢夺帝,好大的胆子。”柳嫣然潜伏多年,一点胆量还是有的,如今她只好拖延时间等人来救她,否则她根本没有一丝逃走的机会。

“娘娘这是在害怕吗?放心,我不会杀了你。”兰梵的故意停顿却让柳嫣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因为我想让你身败名裂,受尽天下人的辱骂之后让你生不如死。”

柳嫣然看着目露狞色的兰梵,这样的兰梵,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若非太后阻拦,她绝不会留下兰梵,柳嫣然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懦弱的兰梵竟然是伪装,好深的心思,深的让柳嫣然惊讶。

“兰梵,你夺得帝位又能如何,你早就控制了这未央宫又如何,莫非你要在你父皇的头顶上带上一定绿帽子吗?别忘了眼下六国之间的局面,你敢动我吗?”

柳嫣然身居皇后之位多年,除了了解后宫以及朝堂的局势之外,六国的局势,柳嫣然也是了若指掌。

“为何不敢,至于父皇,当初你们设计将我母亲从给燕帝的时候,绿帽子不早就带上了吗?柳嫣然,你说,我把你一道送给燕帝如何?”

兰梵的一句话,让柳嫣然心惊,柳嫣然虽然保养的极好,但终究已经是徐娘半老,虽说风韵犹存,燕帝虽然喜欢美色,但绝不会看似柳嫣然。

“娘娘这是怎么了,看来你这么惊讶的份上,我解释了一下,燕国和楼兰国比邻,听说楼兰最近可没少挑衅燕国,若是将你送上,燕国兴许能和平很久,你说呢?柳嫣然。”兰梵这是第一次对柳嫣然直呼其名,说名字的时候夹杂着淡淡的恨意,似乎已经说了无数遍,痛恨了无数年。

“你敢。”

“你大可试一试。”兰梵看着柳嫣然,他暂时不能为柳嫣然耗费太多的时间,“来人,皇后协废太子谋反,来人,将柳嫣然贬为贱婢,拿下。”

兰梵一句话,直接将柳嫣然这个一国之后贬为奴婢。

“兰梵,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力,敢发落本宫。”

“本宫,柳嫣然,这两个字你还配吗?”

突如其来的话,柳嫣然怎么都没有料到事情会如此发展,兰梵竟然真的敢逾越皇权,随后柳嫣然看向兰梵身边的暗卫首领,心中明白,是她错了。

殿内,一阵寒冷的感觉传来,四周凝结出淡淡的冰霜。

巫族灵女虽能控冰,却不能修炼武功,没有内力,柳嫣然控制殿内的人后,正想杀了兰梵,暗中出来一个身影阻止进来这一切。

“四皇子,你似乎忘记了主子说的话了。”颜卿眼底划过冷意,扶持兰梵登基为帝,颜卿并不看好,一张鬼面,遮去了颜卿 清丽脱俗的容颜。

“月郡主呢?”兰梵心中不喜,初得权势,兰梵不喜欢这种被人逾越的感觉。

“四皇子,眼下你还是保护一下自己的性命吧,奉主子命令,我只帮你这一次。”颜卿手握宝剑,剑尖向下,说完,身影飞快穿过柳嫣然身侧,柳嫣然手脚经脉被挑断。

兰梵看着颜卿的动作,目光露出一丝诧异,听其声音不过才二十来岁,没想功夫竟然如此厉害。兰梵心中突然想要得到兰溶月,若是得到了兰溶月,这一股势力就会变成他的。

兰梵不知道,在他有此心的时候开始,他的路就是一条走向地狱的路。

“多谢姑娘。”

眼前没有理会兰梵,转身离开,笑里藏刀,满腹算计,她见得太多了,从兰梵的眼中,她看到了欲望,这种欲望让她很不喜欢。

权力的膨胀,会让人欲望加剧,若要东陵毁灭,让兰梵登基为帝是最合适的人选。主子说的果然没错。

与此同时,城外别院。

兰溶月还未抵达,走到半路就被老者拦了下来。

“你这是何意?”兰溶月看向老者,目光平静如水。

“你放心,老夫不会再和你动手。”

兰溶月嘴角讽刺一笑,若她真要杀老者,未必会输,“不是不动手,是你怕失败吧。”

作为一个杀手,兰溶月最先学会的就是不能心生退意,一旦有你退意就必输无疑,一个杀手输了就是死了。

前世,她就是输在了有了退意,却让人知晓了。

“小娃娃,不要太高看自己,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的复杂,用十年的时间创造了鬼门,你的手段的确可以通天,区区鬼门在老夫的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岂能和存在这片大陆上累积了几百年势力的人想比。”老者看着兰溶月,若非兰溶月换一个人,换一种血脉,他的确会欣赏,可是对眼前的兰溶月,他不会。

“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人都是有私心的,不是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吗?”兰溶月看向老者,嘴角微微上扬,微笑中带着浓浓的讽刺。

能查到鬼门与她的关系,手段的确算得上是通天。

她创立了鬼门七阁,但却刻意的划清了七阁之间的关系,其目的便是不想让人为此生疑,若她出现在在粼城的时候,一开始就被人知道是鬼门门主,又知晓了鬼门七阁的存在,只怕一开始她就会被人戒备,事情根本不会如此顺利。

这番道理,老者岂会不明白,自从上一任主人去世后,偌大的势力就分成两派,如今愈发乱了。

“看来我说中你的心思了,既然没事,就别挡道。”

兰溶月那模样好像是在说,好狗不挡道。

“不可以和晏苍岚有任何的约定,你只能让他忘了你。”

“否则呢?”

“否则,老夫会用自己的手段带走他,若是触动了他体内噬魂蛊的最后一次发作,他对我而言,便没有了用处。”

老者的意思很明白,若是她不这么做,老者就会伤及晏苍岚性命。

噬魂蛊的发作,有多痛苦兰溶月不知道,兰溶月知道的是若她真的不答应到这的条件,或许晏苍岚会死。

“好。”兰溶月本想离去,却突然勒住了缰绳,“今夜,你带他走,若是他有万一,后果如何,我也不知道。”

兰溶月从不是一个犹犹豫豫之人,既然爱了,她就绝不会放手。

走进别院,晏苍岚一袭白衣,看到兰溶月后,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宛若仙人。

“溶月,忙完了吗?”

“我为你下厨可好。”兰溶月知道,院内有老者的人,这一次见到晏苍岚,很多事情似乎都渐渐清晰了,想起老者唤晏苍岚为晟儿,兰溶月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加上屋内的陈设,所有人的一切,渐渐明白过来。

“我帮你。”

兰溶月犹豫了一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兰溶月亲手为晏苍岚准备了一桌药膳,菜色很简单,两人却花了将近两个时辰。

“尝尝味道。”兰溶月盛了一碗汤递给晏苍岚,中药熬制的鸡汤,虽然夹杂着淡淡的药味,但味道却很好。

“很好喝。”

晏苍岚对吃不挑剔,但凡是药物类的东西很少能入晏苍岚的口,或许因为兰溶月亲手所做,他才没有丝毫的戒备。

看着晏苍岚的模样,兰溶月淡淡的笑容中多了几缕真心。

“今生能与你相见,真好。”兰溶月为晏苍岚夹了一些菜,神情中透着淡淡的微笑。

“溶月…”晏苍岚想说什么,最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今天的这顿饭若是可以,他真的不想吃。

两人享受着静静的时光,没有太多的语言,晏苍岚因为噬魂蛊发作后,整个人显得十分虚弱,噬魂蛊还未沉睡,每隔两刻钟,晏苍岚心中就会传来噬魂的痛苦。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她是鬼医,岂会不清楚晏苍岚的痛苦,即便是他隐藏的再好,终究如同记载中的一样,噬魂蛊发作,需要半月的时间才能稳定下去,她有心替用药压制噬魂蛊,只是药物对苏醒后的噬魂蛊无效。

“晏苍岚,放了我,可好。”兰溶月握住晏苍岚的手,一句话,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溶月,不死不放。”

晏苍岚一直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没想到兰溶月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放了她,动了心,以情相待,如何才能放手。

“晏苍岚,我注定是世人眼中的妖女,你护着我,会被天下人唾弃的,我让兰梵登基为帝,让人阻止了柳嫣然杀兰梵,我心情不好,所以东陵乱了,血洗皇宫,宫城之下,污水道的水都变成了血色,这样的我,你你要不起。”她动了心,动了情,可她不能输给了自己的理智。

她对噬魂蛊束手无策,兰溶月心中更清楚,今日,晏苍岚若是留下,性命堪忧,即便是她或许能找到办法,可是那个老者,院中藏着的这些神秘人,只怕老者一声令下,晏苍岚就不得不离开。

兰溶月很清楚,以夜魑几人阻止不了老者已经隐藏在院内的人。

她的仇,她不能不报,如今报了仇,反而成为她逼他离开的借口。

“你是妖女,我是嗜血帝君,你我正配,溶月,你注定成为我的帝后,只是我有些等不及了,等不及想带你走。”他将她拥在怀中,告诉她,他认定她,她只能是他的唯一。

他不想放手,却明白兰溶月的用意。

“你……”

“溶月我的心就在这里,你可听到了,他在为你跳动。”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放在他心口,他明白,可以比起自己的性命,他更害怕分别,有时候他怕他无法控制自己。

听到晏苍岚的话,兰溶月很想反悔,可是看到院外竹林中的白影,兰溶月知道,他不能。

“放开我,不然,我杀了你。”兰溶月拔下头上的发簪,抵住晏苍岚的心口,她该做的都做了,为何他还是不明白呢?

“溶月,你高兴就好。”

晏苍岚抱紧兰溶月,发簪刺进了晏苍岚心口,兰溶月惊讶的看着晏苍岚,为何他要那么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兰溶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错了。

兰溶月身体微微的颤抖,重生以来,她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害怕。

“溶月,别怕,我会保护你,溶月…。”

兰溶月抱住晏苍岚的腰间,最终和晏苍岚一同倒在地上,心口渗出的鲜血第一次让她居然害怕,此刻,兰溶月竟然忘了她是鬼医。

“少主,你放开他。”红袖立即上前,推开了兰溶月,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喂入晏苍岚的嘴中。

“郡主,老夫真佩服郡主的手段。”

老者走进院落,看着晏苍岚心口的发簪,他也有些意外,兰溶月能做到如何地步。

“照顾好他。”

“你放心,别忘了你的承诺。”

“我知道。”兰溶月看向晏苍岚,点了点头。

“大人,我要照顾少主,请带我一同离开。”红袖看向兰溶月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杀意。

面对这一幕,兰溶月只是静静的,静静的一言不发。

不去批判红袖的背叛,就当没有看到红袖一般。

“郡主的意思呢?”老者看向兰溶月,以兰溶月的个性应该不会容下背叛她的人。

“杀了。”兰溶月目光很平静,平静的没有露出丝毫的杀意。

正是因为这样,老者反倒觉得兰溶月心中是真正的想要杀了红袖。

“你跟我走。”老者看了看红袖,答应道。

“不行,红袖是我的婢女,你不能带走,老家伙,别得寸进尺。”兰溶月眼底凝结出淡淡的冰霜,双瞳的最深处似乎都变成了冰花。

“老夫得寸进尺,你又能如何?”

“受制于人,我不能反驳,红袖,下一次简单你,我会亲手杀了你,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兰溶月看向红袖,嘴角微微上扬,洋溢着危险。

“红袖等着。”

红袖止住了晏苍岚心口的血,与此同时,一年马车抵达别院门口,出来一个黑衣人扶着昏迷的晏苍岚离开,看着晏苍岚上马车,兰溶月第一次觉得原来分别可以这么痛苦。

夕阳西下,如同鲜血,红得刺眼。

“小姐,要不要派人跟上去。”看着兰溶月看向远方,九儿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

“不用了,跟不上的。”整个鬼门中,除了一人之外,无人能更上这些人,老者的轻功到了踏雪无痕觉得地步,但论武功,鬼门中唯有枫无涯方可与其匹敌,除了他之外,再无外人。

九儿的轻功睡好,修炼的又是千幻剑法,可是依旧跟不上。

九儿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陪在兰溶月身边。

从夕阳到天黑,时间一点点过去,粼城内,灯火通明。

柳嫣然、兰嗣、兰钰捷等人被关押天牢,兰梵亲自吩咐薛国公守护。

薛国公是王者手中的宝剑,如今,兰梵是王,薛国公就是他手中的宝剑。

“主母,夜深了。”一个身着黑衣的人从暗中走出来,对兰溶月的称呼依旧没变,兰溶月一言不发,九儿对黑衣人微微挥手,示意让黑衣人不要打扰兰溶月。

“粼城我能应付,你走吧。”许久之后,兰溶月回过头,看向黑衣人,她没想上晏苍岚,终究还是伤了,不知为何,此次之后,她总觉得下一次见面没有那么容易了。

“主子吩咐,让属下追随主母。”黑衣人看向兰溶月,他也没有想到红袖竟然会背叛兰溶月,要知道兰溶月才是红袖真正的主人,即便是晏苍岚醒了之后,也绝不会容一个背叛之人。

“我命令你跟上去,随时将消息传给我。”

“是。”黑衣人犹豫再三后应道。

一夜未眠,兰溶月脸上却不见丝毫的疲惫,只是她心中却觉得累了。

“小姐,不好了,刚刚得到消息,兰鈭逃了。”灵宓急匆匆前来禀报道。

“逃了,不是被关押在天牢吗?”兰溶月眉头微蹙,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兰鈭竟然逃走了,一切不是早就安排好了吗?兰鈭怎么会有机会逃走呢?

“关押在牢房的是替身,只怕昨夜就逃走了,关押进去的不是兰鈭,而是一名普通的‘针’。”

兰溶月闻言,心中一紧。

“可有人营救。”

“没有,粼城中并未出现另一股是势力,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灵宓知道,兰鈭虽是兰溶月的父亲,可兰溶月不想留他,想要借第三人之手除掉兰鈭,都是她不好明明监视着兰鈭却还是被兰鈭逃了。

“兰钰捷呢?”

“昨夜死在天牢,柳嫣然伤心欲绝。”事情太顺利了,灵宓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究竟是哪里不对。

“伤心欲绝吗?好一个伤心欲绝。”

兰溶月只知道兰钰捷不是兰嗣的儿子,却并不知道兰钰捷不是柳嫣然的亲生儿子,毕竟柳嫣然疼爱兰钰捷是实实在在的。

“好一个伤心欲绝。”

“有什么不对吗?”丧子之痛,伤心欲绝实数人之常情,灵宓不明白兰溶月此言何意。

“当然不对,以柳嫣然的个性,不单是伤心欲绝这么简单,她会疯狂。”伤心欲绝或许是柳嫣然真实的写照,可是兰溶月太了解人性了,尤其是了解柳嫣然。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让柳嫣然死在燕国,这一次不好在失误了。”

兰溶月知道,兰梵想将柳嫣然送去燕国,绝不是玩笑,而是会说到做到,兰梵是要讨好自己的母亲,只可惜如今燕国最有权势的女人只怕对兰梵心生厌恶,送过去她固然能开怀,可是对兰梵只怕这对母子之间会有隔阂。

儿子送上昔日的敌人,在她的眼中或许会看成嘲讽。

只是天下局势,与她何干,她连自己的爱人都要送离身边,又岂会在在乎他人的感受。

“是,属下明白。”

兰溶月的语气清如水,可却让灵宓身后发凉,兰鈭逃走,的确是她忽视了。

“回城,是该无天牢了。”

康瑞王府谋反,照理说该诛杀,兰梵没动手,目的便是等着她的出现,同时也要等登上帝位的时候杀鸡儆猴。

回到粼城后,兰溶月直接去了天牢,侍卫看到兰溶月手中的令牌后,并未阻拦,刚踏进天牢,就被薛国公给堵住了。

“薛国公这是何意?”

“郡主应该知道,谋反是要诛九族的。”薛国公看向兰溶月,他丧子是兰悦所为,可是兰悦与兰溶月交好,加上兰溶月的举动太可疑了。

他原本不相信一个女人可疑让江山换代,可是如今,他不敢肯定了,根据文王的话,兰溶月应该就是帮助兰梵之人。

“是吗?陛下还未下令,莫非国公是要越过陛下吗?”兰溶月看向薛国公,看来,圣旨的事情周宰辅是告诉薛国公了。

“女诸葛,鬼医,唯有你,方有此能力,郡主,你到底有多少张面孔。”薛国公唯一没有想明白的便是兰溶月此举无疑是置兰鈭于死地,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要知道弑父可是会被天下人唾骂的。

“薛国公,我也很好奇,你到底忠于何人。”

一句话,薛国公心中一紧,忠于何人,薛国公以前是忠于兰嗣,如今兰嗣昏迷,兰梵是正大光明的继承人,只是正大光明后夹杂着黑暗,周宰辅绝非是一个撒谎之人,那么就是说传位于兰梵的圣旨是假的,若兰溶月是鬼医,那么她就有机会。

“薛国公府一门自然是忠于陛下的。”薛国公的意思很明确,他终于陛下,终于江山的继承人。

“是吗?不知道薛国公从何人的口中知道我的身份。”

她自认为她的化妆术无人可及,除非是那个老者,他有可能知道。

“果然如我猜测的一般,郡主,还请你在天牢住上几日,等候陛下发落。”薛国公唯一的期待就是兰嗣能个康复,最起码挽救一下目前的局面。

“薛国公,月郡主是未来苍暝国的皇后,你此举是不是有违两国邦交。”兰梵走进来,刚好听到薛国公的话,主动开口道。

“殿下说的是,请殿下责罚。”

“无妨,薛国公这是按东陵律法行事,值得夸奖。”

“多谢殿下。”薛国公不得不说兰梵的所为还真是像极了兰嗣,打一巴掌后给一个甜枣,心中虽然相信周宰辅的话,却有了一丝是松动。

“郡主,本宫陪你如何?”兰梵走到兰溶月身边,他刚刚得知苍帝已经离开,如今对他而言是机会。

“不用了,我突然不想去了。”兰溶月说完,直接向天牢外面走过去。

在天牢的门口,兰溶月遇到了柳言梦,柳言梦本想上前说什么,可看就兰梵后便远远的避开了。

“郡主,王府被封,粼城叛贼还请清扫,不如去皇宫住上几日。”

“不用了,皇宫的血腥味太浓。”

兰溶月说完,上马车离去。

兰梵看着马车离去的身影,眼底闪过一道势在必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