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灵主/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刺伤晏苍岚的消息不胫而走,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所有人不知所措,兰嗣醒来,暗卫首领刚汇报了这个消息,兰嗣又立即晕了过去。

君临阁后院作为当事人的兰溶月平静如水,兰溶月看着自己的右手,掌心的倒影映入兰溶月眼中,目光十分复杂。

“小姐,是否要平息此次风波。”颜卿本来是来禀报关于兰鈭的下落,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颜卿,宫中的血流的够多了,散播谣言者固然该死,可真正该死的另有其人。”

颜卿平息风波的方式便是除掉散播流言蜚语之人,眼下这么做除了平添杀戮之外,没有任何益处,兰溶月向来是一个不怕麻烦之人,现在突然觉得这些事情有些麻烦,有些厌恶了,或许晏苍岚离开后,她的心也跟着离开了,只是她自己还不曾发现而已。

“兰鈭已经逃离了粼城,要不要…”

颜卿有些不理解当初兰溶月为何将事情变得如此复杂,只是如今东陵已经没有了兰鈭能留下的地方,兰鈭一早选择了逃离,自始至终,兰溶月却不曾亲自下杀令,只要兰溶月一个命令,便有无人数取兰嗣性命。

兰溶月微微摇头,“他善于隐藏,若非低看我,他也不至于大意,如今杀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不值得,总有一日能相见,十年我都等了,何须急于一时。”

兰溶月突然想知道,兰鈭究竟是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在东陵蛰伏多年,娶妻生子,府中姬妾,不乏为他付出真心之人,他当真能心如寒铁,捂不热吗?

当初季小蝶的死已经从姬长鸣找出的证据中证明与季小蝶发现兰鈭的身份有关,当年季小蝶明明早就发现了兰鈭的身份,为何兰鈭却突下杀手,有些事情兰溶月不愿意想但却真实存在。

除非季小蝶发现了兰钰捷的身份,亦或是发现了楼兰国真正先大皇子血脉的身份,如此想,事情便逐渐明朗,原来,是她自己的眼睛被遮住了。我

“颜卿明白,只是眼下机会难得。”颜卿看着兰溶月,追随兰溶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兰溶月的情绪受人影响,那个人或许值得。

“主子,我也觉得应该去追,就算小姐不愿意动手,也可以借兰梵之手。”九儿闻言随即补充道,第一次与颜卿的看法一致,顿觉不可思议的看似颜卿,颜卿表面上八面玲珑,心中却是冷血无情,九儿想起当初枫无涯的话,颜卿是天生的杀手,她的内心很难有柔软的地方。

颜卿感觉到九儿怪异的目光,不再说话,她不就是劝兰溶月去找晏苍岚吗?有这么好奇怪吗?

“不急,时机未到,楼兰陵王,想办法去查他,事无巨细,我全部都要知道。”楼陵城的身份兰溶月本没有怀疑过,只是眼下她却有些质疑了。

颜卿点了点头,楼兰势力很难渗入,一来,楼兰排外,二来,楼兰国内的形势本就十分复杂,三来,楼兰进行培养的‘针’的确厉害。

“小姐,刚刚查到,放出谣言的是兰梵的人,要不要…”灵宓十分生气,显然没想到下绊子的人回事兰梵,过河拆桥着动作也太快了些,要知道一则谣言很有可能让兰溶月被整个苍暝国的人厌恶。

晏苍岚为兰溶月留在东陵,如今兰溶月刺伤了晏苍岚,离开东陵,下落不明,只怕苍暝国内会打乱,此举,兰溶月真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女。

“不用,消息说的是事实。”

兰溶月摇了摇头,九儿、颜卿、灵宓三人都看不清兰溶月接下来要做什么,消息传的如此难听,兰溶月竟然毫不为之所动,此时冷静的人唯有零露,零露担心兰溶月,于是用炭火炉子和小砂锅给兰溶月熬银耳百合汤,懵懂的模样,仿佛压根没听懂几人的对话。

“小姐,尝尝看。”零露盛了一碗,略微放凉后递给兰溶月,一副讨好的模样,亮晶晶的眼睛让人无法拒绝。

兰溶月接过,从昨夜开始她就没有吃东西,还真有些饿了,尝了一口,赞赏道,“味道不错。”

“小姐喜欢就好。”零露开心的笑了,笑容无比满足。

此刻众人发现在石桌上扭动着身体的小金,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小金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仔细看看才发现,哪还有九霄和天羽的影子。

苍鹰翱翔九天,蛇皇当大王。

“一起吃。”零露盛了四碗,看向颜卿、九儿、灵宓三人,说完自己端起碗,慢慢吃了起来。

九儿看向零露,心想,原本就没有给零露教什么礼仪,相较于她们,零露更像是在自己家,行动十分随便,丝毫没有被约束。

“小姐,天羽和九霄,莫非…”

兰溶月喝完最后一口,点了点头,“老者的来历神秘,我自认为鬼门的情报在七国之中不逊于任何人,全然没有查到老者的来历,就说明鬼门在老者面前不堪一击,人是跟不上老者的,有些事人做不到的事情,九霄和天羽却能做到。”

颜卿赞同的点了点头,她派出了最擅长跟踪的人,没走几步就被老者给甩开了。

“小姐怀疑来人并非苍暝国的人吗?”九儿想起老者的行为,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若是在苍暝国,晏苍岚绝不会受制于人,这是她对真实的看。

“不急,很快就有消息了。”兰溶月不是怀疑,而是确定,苍暝国不会逃脱晏苍岚的掌控,只是心中的猜疑兰溶月从不会轻易说出口。

“的确不急。”

突如其来的声音几个人回过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气质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一身普通的灰色长衫,来人正是忠勇侯府的管家张伯。

“张伯,许久不见。”兰溶月看向张伯,自从张伯离去后便下落不明。

“左使张懿见过灵主。”张懿上前,单膝跪地,拱手行礼道。

“张伯突然行此大礼,溶月有些受不起。”

张懿突然离开,兰溶月虽发现了异常,但却并未在意,书房的那幅画,足以证明了季无名大有来历,有家不能回是一副怎样的景象。

季无名,无名二字足以说明一切,兰溶月想起了季无名的随笔,封面上写的便是籍籍无名四个字,想必这是季无名内心最为真实的写照。

“灵主,可否单独谈谈。”

灵主是巫族灵女身边的贴身守卫对其的称呼,兰溶月自认为她身边除了一人之外,再无人对她如此称呼。

“好。”

兰溶月和张懿密谈了许久,两个时辰后,张伯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你是说若我要继承太外公留下的势力需要再经过一次考验?”

对于张懿口中太外公的身份兰溶月心中有着很多猜测也有着很多疑问,兰溶月变向问了很多次,张懿都闭口不谈。

“是,灵主若想与那人抗衡,唯有如此。”

“张伯一直留在粼城附近的小城,等的就是这一天吧。”

“是。”

“我想知道理由。”

“待灵主获得认可之后,属下自然会告诉灵主一切,眼下,实际未到。”

张伯的一问三不知,兰溶月倍感无奈,心想,这股势力一直保护着季无名,张伯被追杀栖身忠勇侯府是假象,究竟什么才是真的。

“当年外公为何没有继承。”

“老爷身份特殊了些,继承灵主之位有些困难,老爷便拒绝了。”

兰溶月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若她问季无名身份如何特殊,想必张懿也是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我知道了,不过眼下对我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明白,只要灵主有需要,随意放出任何信号,就会有人前来帮助灵主,我还有一些要事,需要先回去准备。”“我想知道灵主之位可否还有其他候选人,这个问题不过分吧。”

张懿看向兰溶月,犹豫再三,深深吸了一口气。

“是。”

一股势力,从来都是两面性的,为己所用,她需要付出,不能为己所用,日后必然会成为麻烦,兰溶月知道若不能为己所用,便唯有除之这条路。

势力多年来没有主人,想必不少人觊觎那个灵主的位置,如今再来一个其他候选人,想必与季无名的本家有关,如此张伯要准备也是在情理之中。

無戾归来正巧看着张懿离去,悄悄的跟了上去,离开粼城后,再无张懿的踪迹,無戾看了看四周,心中暗自发誓,他要更加努力才行。

院中,兰溶月沉默了许久,兰梵这局棋不错,放出她刺伤晏苍岚的消息,促使拓跋弘离开,苍暝国没有了晏苍岚,北齐和苍暝的边境只怕难以和平了。

至于慕容珏留下原本是为了看好戏,如今兰梵得权,他当然要尽快离开,一来,以兰梵的个性势必与燕国势不两立,二来,祸水还在燕国,若他再不会去,那个女人势必会鼓动燕帝,到时候不知会做出些什么。

比起慕容珏,兰溶月更加重视的拓跋弘,“拓跋弘可离开了。”

“拓跋弘和慕容珏今早都已经离开。”颜卿立即回禀道。

“通知琴无忧,让他前往北齐,密切注意北齐的一举一动。”姬长鸣离开的时候曾经留信给她,信中写明,若晏苍岚有朝一日离开,唯一可去的地方便是云天国,至于其中缘由,姬长鸣并未说明。

姬长鸣离开粼城后,便隐匿了踪迹,要查容易,兰溶月并未吩咐人去查。兰溶月知道,姬长鸣若要离开,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也是云天国。

“是。”

“再传信给风无邪,让他去云天国。”

风无邪的春风阁主管情报,灵宓不明,问道,“小姐,不是应该让风无邪去北齐吗?”

“传信给风无邪,他会明白的。”

“是。”灵宓见兰溶月不愿多说,也不曾询问。

天黑之际,一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君临阁的正门口,随行的是御林军,此行亲自来接人的是周宰辅。

“溶月见过周大人。”

“郡主,请。”

兰溶月刺杀了晏苍岚却还有此殊荣,不少百姓看到后,心想,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祸害完苍帝之后这一次不知道又来祸害谁。

“周大人年纪大了,连连变故想必有些累了,不如一同上车。”兰溶月踏上脚凳后对周宰辅道。

兰溶月虽从未和周宰辅说过话,但却有一面之缘,静妃的死周宰辅看似平静,其实只怕甚为伤心,原本花白的头发如今一夕白头。

“那老夫就不客气了。”

古有男女七岁不同席,更别说同车,只是眼下周宰辅也顾不得太多,除了这一路根本没有可能和兰溶月详谈。

“周宰辅何不直接问。”兰溶月见周宰辅迟迟不蹭开口,于是主动问道。

“静儿的死与你有关吗?”比起东陵的江山,此时此刻,周宰辅只是一个父亲,一个失去爱女的父亲。

当年将周静送进宫,或许周宰辅的心中早就后悔了。

“当时我可以救她,但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我救不了一个想死的人。”

兰溶月本可以带静妃离开,只是当时静妃并不愿意离开,报仇之后,静妃并不想活下来。

“如此,也好。”四个字,周宰辅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朝代更替,静妃虽然身份高,但没有子嗣的嫔妃依旧免不了为兰嗣殉葬,眼下兰嗣的性命也在一夕之间了,周宰辅心中并不像让静妃葬入皇陵,妃陵或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静妃的性子不适合在宫中生存,你不该将她送进去。”

静妃懂得蛰伏,蓄势待发,但这一切都是环境所为,她本喜欢安静,这样的女人只适合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相夫教子,前提是得一个知心人。

周宰辅没有说话,很显然兰溶月说中了他的心思,只是为平衡后宫和前朝的局势,他没得选择。

马车正要进入第一道宫门的时候,沉默许久的周宰辅开口询问道,“陛下的圣旨可否在你手中。”

若圣旨在兰溶月手中还有一线希望,若落入兰梵手中便是大局已定。

“我的话,周大人信吗?”

“自然信,女诸葛才识过人,如今大局已定,若你有心相助兰梵,老夫自认为敌不过。”今夜是血染皇宫后的第二个夜晚,如今大局已定,兰嗣身边的暗卫都成了兰梵的人,如今长宁宫控制在兰梵手中,他已经无力回天了。

这些年来,周宰辅并未培养自己的势力,眼下兰梵的手中有手握兵权的康庆王,外加保持中立的薛国公,六部原本属于兰钰捷的势力依旧被纳入兰梵的手中,兰慎渂要想回天,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圣旨不在我手中。”

周宰辅闻言,立即靠在马车上,原本靠一口气撑着,如今连番打击,虚弱了很多。

“你放心,也不再兰梵手中。”

周宰辅本想问圣旨在何人手中,微微张开口,最终咽了下去,即便是他问了,兰溶月也未必会说,“这样就好。”

江山天下,若兰梵不是明君,留下的圣旨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进宫后,兰梵直接请兰溶月去了长宁殿,美其名为兰嗣治疗。

“殿下此举为何?”

“月郡主,眼下粼城谣言四起,唯有在长宁殿你才能不受人打扰。”兰梵一副为你好的模样,心中想的确实将兰溶月留在宫中不给兰溶月平息流言的机会,只有如此,才能断了兰溶月去苍暝国和亲的可能。

拓跋弘离开,苍暝国必然会兴兵与北齐对抗,此事怎么看都是老天在帮他。

“多谢殿下一番好意。”

“溶月…”兰梵刚说出两个字,兰溶月回过头,漆黑的双目宛若寒冰,似乎对这个称呼十分不满,“月郡主,不知父皇还能活多久。”

“殿下等不及了…”兰溶月的语气仿佛在说,等不及你大可以弑父夺帝。

“郡主,我只盼父皇能够康泰。”四周尽是侍卫,兰梵只好说着违心的话。

正殿门口,兰溶月停下脚步后从怀中拿出一个药瓶,倒一颗递给兰梵,随后道,“我累了,先去侧殿。”

女诸葛,鬼医的消息如今在粼城谣言四起,藏不住自然不需要藏了。原本,她也并未刻意的隐瞒过,只是无人发现罢了。兰溶月了解兰梵,依兰梵的个性,兰嗣就差一个回天返照了,既如此,她成全兰梵又何妨。

兰梵喂下药丸,片刻后,兰嗣睁开眼睛,双眼通红,布满血丝,吸了一口气后,愤恨的道,“你这个逆子…咳…咳…”

“父皇,皇儿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父皇如此生气。”

“逆子,你隐藏的好深,竟敢弑父夺帝。”兰嗣怒气冲冲的看向兰梵,他怎么也没有行动一向庸碌,平平无奇的兰梵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

“父皇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哪来的孩儿弑父夺帝。”兰梵看着兰嗣的挣扎,似乎想起了自己母妃离开似乎的挣扎和绝望,兰梵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嘲讽,“父皇很绝望吗?你可知当初母妃也是这样的眼神,皇儿记忆犹新。”

“孽障…”兰嗣气息不顺,道口的话又被咽了回去,“来人,传薛国公和周宰辅…”

兰嗣的话,兰梵脸色露出嘲讽的笑容。

“父皇,江山易主了,我是父皇亲自选定了江山继承人,孩儿会让二哥来见父皇最后一面,不过,父皇最好不要说不该说的,不然我不介意血晏苍岚屠尽拥有兰家血脉的所有人。”兰梵目光平静如水,却让兰嗣有些忌惮。

兰嗣从来想过将江山传谁,眼下事实决定了一切。

“你…暗卫…为何…”兰嗣被兰梵气得说不出话,他一直最为信任的暗卫没想到竟然会忠于兰梵。

“父皇,人都是有心的,既然有心又有什么困难的呢?父皇不觉得皇儿是一个有心人吗?”

“渂儿,朕要见他。”

“皇儿成全父皇。”

……

兰梵每次开口,都只差没气死兰嗣。

侧殿内,兰溶月将兰梵和兰嗣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小姐,兰嗣见兰慎渂只怕会让事情变得复杂。”九儿小声提醒道,兰梵夺帝,被确定是江山的后继者,只是以兰嗣的为人,势必会将线索留给兰慎渂。

“见见也好,圣旨随是当着兰嗣的面宣读的,不少人心中任由疑虑,兰慎渂同样也是如此,失去母妃,兰慎渂和兰梵早就势不两立,东陵的内斗,越斗越精彩,兰慎渂想要夺帝,又要保住东陵国,如初见他的才华就再也藏不住了,这样不是很有趣吗?”

只要不殃及百姓,兰氏一族死多少人与她无关。

“小姐,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江山大事零露不懂,她只关心兰溶月,其他的事情对于零露来说,似乎不重要。

“九儿,去把倾儿带过来,今夜,让她送兰嗣最后一程。”

兰嗣见了几位皇子,后宫嫔妃柳嫣然以及被关入天牢,静妃和娴贵妃已死,除了见兰慎渂之外,兰嗣还见了薛国公,无疑是告诉薛国公让他忠于新帝。

一句话却在薛国公心中荡起了波澜。

------题外话------

推荐基友娜娜的现代文,PK很残酷,帮忙求收!

潇湘美娜:重生之纨绔娇妻拽翻天

美妞们,从下一个月1号开始,每个月1号抢楼,抢楼有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