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光明正大离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后,兰梵登基为帝,周宰辅辞官返乡,朝堂之上,兰梵不得已松口说会考虑此事,周宰辅是文官百官之首,兰梵对周宰辅的辞官退让,虽没直接同意,可却不得不做出妥协,早朝后,兰梵来到君临阁见兰溶月,向让兰溶月想办法助他暗中留下周宰辅。

思虑再三,兰梵最终还是走进了君临阁。

听闻周宰辅辞官之后,兰溶月就知道兰梵会来,来的速度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快了些,东陵的江山暂且算是安定了,若无意外,这份安宁应该可以维持两年。

“月郡主,朕承诺大赦天下,放了康瑞王府的庶女和姬妾已经做到了,不知月郡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兰梵不打算让兰溶月去苍暝国,如今苍帝下落不明,苍暝国是除云天国之外最大的威胁。

兰梵今日来是让她还他一个人情吗?兰溶月心底闪过淡淡的嘲讽,兰梵看上去是一个真小人,其实则是一个伪君子,虽然当初她看中的就是兰梵这点,如今却打心底讨厌兰梵这点。

“陛下今日前来似乎不是问一个我不会说的答案,周宰辅辞官,陛下心中想必十分焦急,你不担心周宰辅这个百官之首,你担心的是周宰辅会为他人所用,对吗?”

兰溶月静静的站在小池塘边,池水内的锦鲤时不时冒出水面,姬长鸣离开前留下了一箱子书籍,这些天她也不算是无事可做,比起面对兰梵,她更愿意翻阅那些陈旧的书籍。

“月郡主的消息还是如此灵通,依你的意思朕该让周宰辅远离朝堂吗?”兰溶月的直接让兰梵心中猜疑,此次她来找兰溶月是对的,还是错的。

“无论我给你一个什么样的答案,依旧化解不了你心中的疑虑,对你而言,周宰辅远离朝堂是你想要的,可你有担心周宰辅会为他人所用,如今粼城不稳,不然你也不会给文王靠近云天国边境的封地,让他远离朝堂。”

兰溶月仿佛在说又何必假惺惺的装作惜才,从头到尾,兰溶月都是静静的,与往日想必,明明没有了之前的冰冷,却让人感觉距离更远了。

兰梵让兰慎渂远离朝堂看似是稳固了权势,其实一方封地,兰慎渂看似距离皇位更远了,其实他大可以自立为王,比起朝野的争斗,兰梵却给了兰慎渂更大的空间,这点以朝中老臣的对朝野的了解一定十分清楚,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足以证明周宰辅已经有了些许动作。

忠于帝君,周宰辅更加忠于正统继承人,朝野大局,作为帝王,若心底连一根刺都容不下,就算空有美名依旧是没有什么作为。

“不错,他对文王另眼相看,朕便将文王发配边疆,他辞官的确是朕最为高兴的事情,不过他辞官后,难保朝中大臣对朕不会心生猜疑,觉得朕没有容人之量,周宰辅可以辞官,但其理由决不能是养老。”兰梵心中其实早有决定,只是他想知道兰溶月对此事的看法,毕竟多亏了兰溶月的安排他才登上帝位。

为君主者,若无可信之人,江山难安,为君主者,若识人不明,江山必将打乱。

周宰辅原是兰嗣继位时就存在的臣子,凭自己的能力坐稳宰辅之位,周宰辅给朝中培养了不少有用的大臣,只是朝野腐败,这些人大多因为太过耿直在朝中没有一席之地,兰嗣擅长平衡权势,朝中如今又有几个为国为民的官员,国库空虚,贪官无数,除夕之夜,77条人命不了了之的时候,兰溶月就看清了一切,兰梵若是想整顿朝纲,朝堂之上暂无可用之人,需要他重新培养,此举方才是明君所为。

显然兰梵信任之人都是他一手拉拢之人,这些人少有为国为民之辈,大多偏爱钱财和迷恋权势,难以有所建树。“既如此,为何不言明后放周宰辅离去。”

兰溶月的话,兰梵脸上露出不悦,周宰辅不在,势必会影响到朝堂,可是这话他偏偏不能说,为君者,岂能轻易服软。

“月郡主此言是想毁了东陵的江山吗?肱骨老臣若是走了,朝野上下必定是议论纷纷,以朝局定东陵江山,若是朝纲乱了,离东陵江山乱还远吗?”

兰梵本来是想兰溶月替他想个办法留住周宰辅,没想到兰溶月竟然会同意周宰辅离开。

“是吗?东陵乱了,与我何干,与你的交易我已经达成了,我无意干涉朝堂上的任何事情。”兰溶月迈开脚步,转身离开,兰梵正想追上去的时候被零露挡住了,看着零露手中金色的小蛇,兰梵连连后退。“愚者。”零露挡住兰梵之后说了两个字,兰溶月的距离也正好听到,心中无奈,零露又直接说出来了。

兰梵的确是愚者,自作聪明的人,人中最不缺的就是自作聪明的人。

兰梵站在院中,看着兰溶月走进屋,眼底划过一丝势在必得,许久后,离开了君临阁。

“小姐,为何要提议让周宰辅离去,为大计,此举是在帮助兰梵。”兰梵离开后,九儿也没想通其中的关窍,兰溶月最终既然没有毁了东陵的江山就说明她暂时不打算毁,却突然同意让周宰辅离开,其中缘由,九儿怎么都想不通。

“周宰辅若是走了,留下之人方能被兰梵收为己用,周宰辅不仅忠于陛下,更是忠于百姓之人,门生中有不少可有之才,不过兰梵与兰慎渂相斗,兰梵看似送走了兰慎渂,其实则是放虎归山,从眼下来看,东陵未来的两年内未必会安宁,若是周宰辅走了,兰梵方可培养自己的人。”兰溶月无意提醒兰梵太多,兰梵如今已经登基为帝,即便是她的提议都是会被兰梵否决的。

说之无用又何须多说。

“小姐打算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我们也是时候该离开了,至于东陵的朝纲早已经腐败,以兰梵之能早已无力回天。”十多年的安宁让朝中的大臣学会了养尊处优,如今她已无心回天,眼下的局面已与她无关。

九儿并不想兰溶月为一些不必要的事或人耗费太多心思,如此正好,说话自己,一只灰色的信鸽飞了进来。“小姐,风无邪传来消息,兰梵已经让暗卫悄悄将柳嫣然送至东陵和燕国的边境,一路是的确如小姐所说有人想要劫走柳嫣然,我们的人还没动过手就被人阻止了,不过我不明白,兰梵有必要讨好自己的母亲吧,毕竟如今立场已经不同了。”

亲情二字,有亲,有情,才有亲情,兰梵和燕国皇后血亲还在,情意却早就没了,此刻打破僵局,讨好是下下策。

“让风无邪撤回来。”让风无邪在暗中目的便是将柳嫣然送至燕国,如今已经抵达边境,入了燕国之后,兰鈭以及幕后的那人就没有办法了,救人已经是不可能了。

“是,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云天国。”两天前霄和天羽就回来了,从带回的信件上来说,此行是云天国无疑。

毕竟晏苍岚被神秘人带往了云天国,只是兰溶月丝毫没有启程的意思。

“你和零露先去云天国,两月我在云天国京城与你们汇合。”

九儿本问兰溶月要去哪里,最终没有开口问出来,心中不免为兰溶月的安全担忧。

“小姐,我能和你一起去吗?”零露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开口,比起担心拖后腿她更担心兰溶月的安危,零露的话刚刚落音,無戾便走了进来。

“姐姐,文王哪里我已经辞行了,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無戾懵懂的眼睛盯着兰溶月,那模样仿佛在说,姐姐,你就是不带上我,我也暗中跟着。

“这样吧,無戾和我一起,零露,你和九儿一起去京城。”兰溶月略感无奈,若是一个人都不带,想必连颜卿都不会事罢干休,零露虽是驭蛇人,但功夫太差,九儿的存在刚好可以吸引一些有心人的注意力,目前来看,带上無戾是最好的人选。

“我同意。”無戾抢先说道。

“無戾,你先出城,明日我会与你汇合。”

“姐姐,不是现在走吗?”君临阁四周虽然戒备森严,但兰溶月若是要出去轻而易举,無戾有些不解兰溶月为何还要再拖一天。

“不,我要让兰梵亲自送我离开。”她不想逃走,她要光明正大的离开,無戾的真容兰慎渂知晓,眼下还不是暴漏她与無戾关系的时候,否则会闹出更多的事情。

“好。”

与此同时,皇宫内,兰梵单独召见了康庆王,一来是希望促成东陵与南曜的和亲,二来便是为了兰溶月。

“康庆王,朕想封兰溶月为贵妃,康庆王觉得如何?”兰梵的皇后是薛国公府的次嫡女,此事自然不能找薛国公商议。

“陛下,臣认为此事不妥,一来、月郡主是先帝钦定的和亲郡主,虽然先帝不在,苍帝离开后再无人提及此事,但除非苍帝退婚,否则月郡主这一辈子不能另嫁他人;二来、月郡主父亲兰鈭根据目前的消息,应该是楼兰国的人,虽还未查明其身份,足以见得身份不低。”

兰鈭和柳嫣然策划培养了一颗棋子,目的便是为了东陵的江山,二十多年的谋划,虽然计谋失败,但随着兰鈭的失踪,相关的人似乎都不见了,此事太过于蹊跷了。

康庆王心中暗骂兰溶月如同百姓传言一样是个祸国妖女,不仅迷惑了苍帝,如今还来迷惑陛下,心中对兰溶月生出了杀意,可眼下却又不能杀。

“依你的意思该如何?”兰梵心中失望,本想让康庆王朝堂上提及此事,如今看来是说不懂康庆王了,只能另想办法。

“月郡主一定不能离开粼城,一来,月郡主刺伤了苍帝,若是苍暝国介意此事,陛下需得给苍暝国一个交代;二来,月郡主救了康瑞王府的人,臣虽不知道月郡主以什么条件和陛下交换,但谋反之人的家人原本是不在特赦之列的,陛下格外网开一面其中想必有缘由,若真如传言,月郡主亲手毁了兰鈭的计谋,那么月郡主对兰鈭势必会成为威胁,臣以为陛下应该将月郡主留在粼城。”

康庆王只差点没说让兰梵囚禁兰溶月,如今兰梵围住君临阁,情况也差不多。

兰梵心中虽有不满,但康庆王说的是实情,为江山大计,他不得不听康庆王的意见,但其实兰梵心中另有算计。

兰溶月还有两个月才及笄,他可以让兰溶月在他眼皮底下多等两年。

“嗯,你说的有理,只是月郡主的才华的确是少有人能及,若能留在身边便能成为助力,此事暂且作罢,可有兰悦还的消息。”兰悦下落不明,失踪之前好像是见了兰溶月,兰梵本想询问兰溶月,只是心中十分清楚,从兰溶月的口中得不到答案。

“还没有。”康庆王摇了摇头,心中十分无奈,这些年他的确是忽略了兰悦,却从未想过因为他的一句气话兰悦会真的离开,终究还是父女,如今大局已定,康庆王不免为兰悦担忧。

“康庆王,朕知道你疼爱兰悦,虽然是和亲,但夏侯文仁也是一个有心人,若非如此,他不会事到如今还留在粼城。”兰梵原本以为是夏侯文仁将兰悦藏起来了,只是拍暗卫监视了夏侯文仁几日都没有消息,才明白兰悦可能早就离开粼城。

与此同时,作为当事人的兰悦正在千娇阁内,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好不悠闲。

“真不错,难怪男人都会醉死温柔乡。”兰悦一边喝酒对一边练琴和练舞的女子赞美道。

“兰小姐,你该出城了。”珍娘无奈,千娇阁已经解散,留下的只是心腹,明日之后,再无千娇阁,眼看城门就要落锁,兰悦倒好,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急什么,溶月不是都不急吗?对了,溶月有说离开后她要去哪里吗?去苍暝国找晏苍岚,还是去哪里玩。”兰悦心中暗嗔,兰溶月别想甩开她。

兰溶月本想让兰悦在千娇阁藏身,毕竟兰嗣去世后,千娇阁已经停业,正好无人,正适合藏人,这些天康庆王一直在派人寻找兰悦,绝不会想到兰悦藏在千娇阁中。

“主子没说。”珍娘心中无奈,你就一直赖在这里我也不能说,最主要的是她就是想告诉兰悦也没有办法,兰溶月似乎要离开一段时间,她也不知道具体多久,去哪里。

“那我跟你们走,你要跟你们在一起就一定能见到溶月的。”兰悦喝完杯中酒,死死的看着珍娘,模样似乎在说我跟定了。

“兰小姐,其实你跟着我们也没用,主子很少见我们,若非在粼城,只怕几年也见不上一面。”珍娘没说,其实她不够级别,若非兰溶月要见她,她根本见不到兰溶月。

“不是吧,你怎么不早说。”一口酒,兰悦差点被呛到,若真如珍娘所说,她岂不是白白在此浪费时间。

珍娘有些无奈,君临阁外层层守卫,兰悦压根儿见不到兰溶月,她又不能带兰悦回鬼门,既要考虑兰悦安全,又要给兰悦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的确有些困难。

“你没问。”

兰悦心中无奈,想想觉得珍娘说的也对,她的确没问。

“那我现在出城,告诉溶月,我去苍暝国等她,不用派人送我了,我自己有人可以安全离开。”兰悦从头到尾都没打算要去和亲,至于她和夏侯文仁,缘尽了也该散了。

“好,我一定转达。”

珍娘虽知道兰溶月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云天国,只是她没办法告诉兰悦,不过对于兰悦来说,去苍暝国远比去云天国安全。

兰悦离开后,珍娘给兰溶月传信告诉兰悦的下落,心中写明她已经暗中派人保护兰悦的安全。

“小姐,兰悦离开了,要不要告诉夏侯文仁。”这些天,夏侯文仁一直在寻找兰悦的下落,每天晚上都会来君临阁报道,目的就是希望兰溶月能告诉他兰悦的下落。

“告诉他,让他暗中跟着,康庆王和暗卫四处在找兰悦,若是被抓回来,兰悦只怕会成为棋子。”夏侯文仁已经决定离开南曜国,如今的夏侯文仁爱情至上,他只想与兰悦相伴一生,对于兰悦来说,遇上夏侯文仁,也是一种幸运吧。

“好。”九儿点了点头,对于兰溶月刺伤晏苍岚的时候,九儿一直不能提及,心中却不免感慨,红袖的离开抑或说背叛,兰溶月自始至终都没有多说一句。

九儿不知道兰溶月与那个老者之间有什么交易,不过对那个老者却十分痛恨,没有反对兰溶月的安排,九儿觉得可以趁机修炼千幻剑法,突破了第八层就能更好的保护兰溶月了。

对于云天国,她也是该去亲自看看了。

次日,兰梵接到兰溶月的来信,亲自来到君临阁。

“月郡主你是什么意思?”信中所写的正是兰梵如今最大的威胁。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劳烦陛下亲自送我离开粼城,毕竟我是被陛下囚禁,而我并不想逃走。”兰溶月见兰梵气得不行,心中十分痛苦。

“可以,不过把圣旨叫出来。”

兰梵口中的圣旨正是传位于兰慎渂的圣旨。

“我早说过,圣旨不在我手中,不过,我想要得到并非难事,只要陛下亲自送我离开,那么那份圣旨永远不会从我手中拿出来。”

兰溶月只说不会从她手中拿出来,并未说不会让人将圣旨拿出来。

“我凭什么相信你。”兰梵登基为帝不足五天,最近的事情太多,朝中人心惶惶,兰梵不想此时因为圣旨再起波澜。

“就凭我没有将你派人杀害静妃的事情宣扬出去,毕竟你派人杀静妃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有手软,周宰辅如今知道的还只是静妃自戕,而非是被人谋杀。”

兰梵没想到兰溶月会直接威胁他,静妃的死和消失的圣旨的确是兰梵最大的心结,就算他得到了兰嗣引以为傲的暗卫,可是对兰溶月依旧心生畏惧,心中对兰溶月产生了杀意。

“好,朕可以亲自送你离开粼城,不过自此之后,你我再无关系,若是你再敢威胁我,我绝不会手软。”

兰梵此言是在告诉兰溶月,若是兰溶月再敢威胁他,他会直接痛下杀手。

“如此,我倒是拭目以待。”

片刻后,兰梵下令撤了围住君临阁的守卫,并亲自送兰溶月离开城门,兰梵的举动,康庆王和薛国公都有些看不透,心中猜想莫非兰溶月抓住了兰梵的小辫子,可是此事谁也不敢说。

离开粼城后,兰溶月遇到了康瑞王府的庶女和姬妾,她们送天牢被放出来后便被侍卫主逐出了粼城,兰溶月知道她们没有摆脱兰梵的监视,掀起轿帘,拿出一袋银子。

“这些应该够你们生活一段时间了,养尊处优的日子过久了,也该学会自己生存了。”

“不用你假好心,若不是你,我们岂会落到如此地步。”兰雅雯立即将兰溶月递过去的银袋丢回马车中,神情愤怒的看向兰溶月。

“如此,你们好自为之。”兰溶月合上轿帘,吩咐车夫驾车离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同情心。

“九儿,告诉兰鈭,柳言梦才是柳嫣然的亲生女儿。”她虽离开了,这东陵未必会因此安宁,柳言梦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既如此她就成全了柳言梦的野心,给柳言梦送去一股势力,这样,东陵的争斗才会更加精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