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太夫人有请/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南多烟雨,烟雨阁多美人,烟雨阁的美人除了容貌之外,才色绝佳。想要登上烟雨阁的大船,不仅可以看尽美人,享尽美食,还可以在特别设定的商铺中购得倾颜阁的商品。

天涯海阁涉及很多,唯独没有涉及衣服和食品,下船之后,便有传言传出,琴无忧以及和倾颜阁合作,比起上船之人的享受之旅,商家们确实中满了担忧。

月神一舞,国师一见倾心,消息很快传遍了京城。

作为当事人的两人却是久别重逢,兰溶月依靠的千晟(晏苍岚)的怀中,原本担着的心似乎一下得到了安宁。

“我是该叫你国师大人还是…”兰溶月看向晏苍岚,晏苍岚和千晟这两个人放眼七国地位卓然,谁能想到两人竟然是同一个人。

“千晟,溶月唤我千晟,这是娘亲给我去的名字。”晏苍岚第一次提及自己的母亲,一个曾经艳冠七国的美人,只可惜最后死于宫廷。

“千晟你说,今夜过后,我是否会成为祸国殃民的妖女,若是这个世界容不下我这个妖女,你打算怎么办。”兰溶月微微抬头,看向带着面具的千晟,在东陵的时候,她隐约间就知道了他有双重身份,还有他雪夜曾给她的玉佩,雕琢精美,但却不是苍暝之物。“妖女之名不是溶月想要的吗?”千晟看着兰溶月,心想,看来他师父还真是把她给惹怒了,兰溶月消失的两个月就真如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传给他,天知道他多担心。“既然有人说我的容貌能祸国,我不过是加以证实,不过祸害了云天国的国师,处境堪忧。”兰溶月理直气壮的说道,心中却有隐忧,他体内的噬魂蛊还有那个零界点。

“溶月这是在担心吗?”千晟看着怀中的人儿,登上苍暝国的帝位,他没得选择,他是唯一的继承人,加上一个最疼爱他老人的请求,如今他只想保护怀中的人儿,尤其是看到兰溶月示弱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

“当然,难道我不应该担心一下这条小命吗?”

“溶月,我会让这个世界上无人敢动你。”千晟握住兰溶月的手,曾经的他无力保护自己的母亲,如今他已经有能力能够保护自己心爱之人,不管是谁,动她,她便会扼杀于摇篮之中。

“可是我突然有些喜欢麻烦了。”闲了两个月,在讨厌麻烦之前,她还是多找点麻烦的好,因为她不想站在他的背后,而是想站在他的身侧。

“你喜欢就尽情的玩,你高兴就好。”千晟宠溺道,天下又何妨,她高兴就好。

“这里还疼吗?”兰溶月将手放在千晟的心口,那一出戏发簪刺的很深。

明明是一出戏,彼此都很害怕,兰溶月害怕解不了噬魂蛊,害怕老者会让噬魂蛊再一次发作,他真的会性命堪忧。

他也很害怕,害怕兰溶月真的会离他而去,伤口怎及心痛,“不疼。”

“相信我。”

“我信。”

相信二字对兰溶月来说,信任很难,说出口更难,只是今天她说了,他便信了。

“溶月,今天是你及笄,我的溶月终于长大了。”

兰溶月接过玉镯,玉镯雕刻着特殊图案,像是花朵,却又更加复杂一些。

“这是什么图案,我从未见过。”兰溶月自认为重生之后也算是博览群书,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图案。

“伴生花,相传能见伴生花的人会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溶月,我真想和你看一次,以花为结,与你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千晟握住兰溶月的手,亲自为她带上,肌肤如雪,手腕略显纤细,抱住她,若是可以,他真想永不放开。

“嗯,我也有礼物送给你,跟我来。”许久之后,船进入护城河,河岸边,船上的客人匆匆散去,兰溶月拉着晏苍岚走进了船舱。

三天的时间转身即逝,三日来,除了船上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发生过什么,烟雨阁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第一天的盈利收入十万雪花银,琴无忧没有犹豫,全部用来接济贫苦百姓,有人说烟雨阁是消金窟,有人说烟雨阁是活菩萨,各种传言,络绎不绝,烟雨阁每逢五、十开张,其余的时间则歇业。

物以稀为贵,即便是每月只开张六次,依旧是请帖难求。

烟雨阁的请帖有两种方式可以得到,一是烟雨阁的人特邀,二是每次五张,价高者得。

三日后,国师千晟终于出了烟雨阁,当夜从走了来宾之后,烟雨阁的大船便返回了月光湖,三日来,大船停在月光湖的正中央,无人可以靠近。

与此同时,千晟的师父墨羽也赶到京城,进宫见了云颢。

“好一个月神,没想到才两个月的时间,兰溶月竟然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墨羽听闻了消息,气不打一处来,两年之约,兰溶月竟然不遵守,枉他还以为兰溶月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

“墨羽,当初前去东陵的时候,我让你杀了她,如今…”云颢眉头紧锁,千晟到了京城三日,却不曾走进京城的大门,云颢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能将一个原本无情的人引诱至此,单凭这点,她就该死了。

“陛下…此事我会重新安排。”墨羽本想看在那一族的份上留兰溶月一命,没想到兰溶月竟然彻底惹怒了云颢。

云颢为人,向来是深谋远虑,却又手段狠辣。云颢担心千晟会因女人而弃江山,所以他对兰溶月一定会痛下下手。

“不用了,此事我来安排,你是前任国师,眼下便留在国师府,看住晟儿,让他明白身为国师的责任是什么?”

“也罢。”墨羽在东陵的时候已经给过兰溶月机会了,两年的时间,他也算是对老友尽到了朋友的责任,如此,他也无力回天了。

墨羽知道,他无法阻止云颢,而他也不宜再求情,命是自己的,兰溶月既然违背了约定,代价就由她自己负责。

千晟离开烟雨阁后,兰溶月依旧留在了船上。

“公子,三天了,陛下等急了,只怕…”红袖一袭白色的男装,驾着马车,目光看了一眼帘子紧闭的方向,心中不免担忧。

“等急了就让他等着。”千晟靠在马车的软榻上,即便是无人,只要他是千晟,这张面具便从未摘下过。不过如今破例了,面对她的时候,他摘下了面具,因为是她。

马车一路向前,红袖远远的看到了城门,目光中,多了一丝沉重,时隔五年,她再一次来到京城,心中感慨万千,目光十分复杂。

“……”红袖想问什么,最终没有开口。

千晟刚离开不久,湖面一道倩影凌波而来。

“美景姑娘,今日前来,不知有何事。”送别了千晟,兰溶月刚好站在船头,而美景在岸边呆了几个时辰,等千晟离开后才靠近。

“溶月小姐,太夫人相见您一面。”

“太夫人,我不记得我与镇国将军府的太夫人有什么交情,不知太夫人为何要见我。”第一次见面是偶遇,第二次算是没有见过面,算计来只有匆匆一面,她和这位容老太夫人没什么交情,美景的提议,兰溶月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戒备。

“溶月小姐,见过面之后,太夫人自然会给小姐一个答案。”其实,美景也想不通其中的缘由,毕竟兰溶月不仅是东陵的郡主,父亲更是参与了夺帝,若非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府中众人性命难以保全,兰溶月的身份复杂,背景更为复杂。

“不知太夫人想在什么地方见面。”不知为何,兰溶月眼中浮现出季无名房间的那幅画,画中正是京城城郊护国寺。

“镇国将军府,太夫人已经吩咐准备好了马车,溶月小姐,请。”美景想起兰溶月水上起舞,心想这一段距离用轻功应该拦不住兰溶月。

“靠岸。”美景的小心思还没实现,就听到零露的声音。

零露虽会一些功夫,但她可飞跃不到岸边。

“溶月小姐,云天国的四大家族分别是,镇国将军府容家,文臣之首长孙家,平西王洛家以及国师府,从势力来分,朝中武将容家为首,平西王府则是封疆大将,兵力绝不若于容家,文臣长孙家为首,门客众人,朝中尽半数文臣出自于长孙府,论得陛下圣心,国师府为首。”一路上,美景坐在马车内,见兰溶月迟迟不开口,忍不住开口。

美景不知道兰溶月是哪里来的冷静,要知道兰溶月如今是得罪了云颢,难道她就一点都不着急吗?有其是看到兰溶月眯着眼睛,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心中倍感无奈。在看看兰溶月身边的两人,九儿的心思似乎早就飘向了远方,零露则是一个十足的吃货,从上马车开始嘴就没停过。

听到美景微微叹气的声音,兰溶月带着三分疲惫睁开眼睛。

“你是不是还想说国师府和长孙府是敌对的,国师一向是不入朝堂,却能左右朝中大事的决策,国师千晟智计无双,对长孙家来说是威胁,长孙家一直在找机会除掉国师,只是都没有得逞,一来因为没有完全的计策,二来国师的行踪太难寻,没机会。如今我的出现正好给了长孙家机会,云颢一向护着国师府,如今千晟的举动触动了陛下的逆鳞,我性命难保。”

美景闻言,并不觉得惊讶,毕竟朝野大臣的眼中,这也算是公认的秘密。

“溶月小姐,在外人面前切莫直呼陛下姓名。”美景的小心脏差点受不了,心想,这个主和千晟倒是真配,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一点都不怕触怒了陛下。

“名字本来就是用来叫的,不然取名干嘛?”零露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吐糟道。

兰溶月看了美景一眼,继续道,“长孙家与平西王府交情匪浅,如今的皇后姓洛,她原是平西王府的人,平西王是封疆大吏,云颢对此也有几分忌惮吧。前朝别灭,分散为七国,除了封疆大吏自立为王之外,还有帝君无心吏治,百姓苦不堪言,因此才有了如今七国的局面,京城是千年老都城,云家原本是前朝的第一大家族,美景姑娘,我说的对吗?”

她既然来了,又岂会不了解如今朝中的大局,毕竟她要拐走的是云天国的国师。

关于千晟,传闻不断,不少人知道其真实身份,只是知道另一重身份的人不多,却也不少。

东陵的面积小,朝野局势远不如云天国复杂,云渊归途遇刺,想必是他的功劳,可是却失败了,如今朝野局势有两大派系支持云渊,不过,兰溶月想知道的是这位容太夫人的目的是什么。

“溶月小姐看得透彻,美景就放心了。”

“你怕我的存在给镇国将军府惹麻烦,毕竟镇国将军府终于陛下,只是如今加一个长公主云瑶,局势变得复杂了,不是吗?”

云瑶是云颢和皇后的长女,洛家血脉却嫁给了镇国将军的长子容靖大将军,云瑶是太子云渊的亲姐姐,对于容家来说,如今的路也不好走。

“溶月小姐明白就好。”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镇国将军府,马车刚刚靠近,小厮们就抬了下马磴,美景掀起轿帘,兰溶月慢慢走下马车,金色的大字,十分威严,大门宽约八丈,两侧还有小门,昔日的康瑞王府简直不能比,若是说真要有一个比较,比东陵的皇宫少了一丝富华,多了一威严雅致,不愧是将门家族。

“溶月小姐,请。”

美景并未走在兰溶月的前面,而是走在兰溶月的身侧,零露静静的跟在兰溶月的身后,没有任何表情,似乎环境毫不在乎,九儿的目光没有了原本的呆滞,多了一丝戒备。

刚走进镇国将军府的大门就遇到了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妆容淡雅精致,一袭款式简单的长裙,布料却是用的最名贵的云锦。

“美景见过大夫人。”美景看了看兰溶月,仿佛在让兰溶月行礼。

“溶月见过夫人。”

美景口中的大夫人正是长公主云瑶,兰溶月没想到冤家路窄,这么快就遇上了,在东陵的时候,她可没少对付云渊,毕竟有一种人看着就讨厌。

“溶月姑娘来者是客,不用多礼,美景,我要进宫去给母后请安,太夫人哪里劳烦你们多照料。”云瑶神情温和,优雅大方,完全没有了云渊的小家子气。

兰溶月看着两人的态度,心中有些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一个娘胎生出来的。

“美景恭送大夫人。”

兰溶月并未回头看向离去的云瑶,这种人要么就是真的嫁夫随夫,要么就是心思极深。

前往容太夫人的院落的一路上,镇国将军府原本子嗣淡薄,太夫人只有一子,儿子正是如今的镇国将军容潋,容潋有三子,长子容靖,次子容泽,小儿子容昀。

容靖娶了长公主云瑶,传闻两人夫妻恩爱,育有一子容钰,今年十二岁。

次子容泽今年二十八,常年镇守边关,还未议亲。

末子容昀是容家最为神秘的,游离四方,行踪未知。

美景带着兰溶月一路走到玖熹院门口,看着牌匾,兰溶月迟迟不曾迈开脚步,美景也随即停下了脚步,她从小在太夫人身边长大,却一直不知道太夫人为何要将自己的院落取名为玖熹院,不明白为何兰溶月看到后沉默了,莫非她懂了太夫人的意思。

玖熹院,久息,则为无息,不知为何,兰溶月想起了季无名的名字,是她多想了吗?

“溶月小姐,里面请。”美景心中虽好奇,但并未多问。

玖熹院内,干净整洁,树木长青,唯独缺少了花卉,春天刚过,夏天应该有不少花卉才是,玖熹院的确太过于庄严素净了些。

走进大厅,太夫人已经在屋内候着了,屋内的嬷嬷丫鬟正在布菜,兰溶月看了看太阳,从月光湖一路走来,如今已经将近是午时。

“溶月丫头,你太纤瘦了,我们先吃午饭。”未等兰溶月开口,容太夫人抢先开口道,说话间还不忘遣散屋内的嬷嬷和小丫鬟,只留下良辰美景,随后又吩咐良辰道,“良辰,你先带两位姑娘去用餐。”

“是,太夫人。”

兰溶月点了点头,九儿和零露随良辰离开,离开的时候,零露还悄悄留下了小金。

用兰溶月的话来说,万一有意外,还可以放小金。

“太夫人邀请溶月,不知所为何事。”兰溶月随太夫人坐下,她明显的感觉到太夫人看到她很高兴,可却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丫头,你很聪明,已经猜到了五成了。”容太夫人故意放大了心中的猜测,这位女诸葛她知道很多,纵使她的大孙媳妇聪明,曾更是给誉为云天国第一才女,相较于眼前的女子依旧不及。

兰溶月刚想说什么,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太奶奶。”

“钰儿,没随你母亲进宫吗?”容太夫人站起来,拿出手帕,擦了擦容钰额头上的汗珠。

“我才不进宫呢,太麻烦了,一个个都是长辈,不如在自家自在,太奶奶这位姐姐该不会就是月神,果然漂亮。”镇国将军府议论纷纷,毕竟太夫人已经八十岁了还去烟雨阁,足以引起无数话题,不过,还好此事被兰溶月和千晟的消息给盖过了。

不过无论怎么看,兰溶月都是这个风口浪尖的主角。

“多谢夸奖。”兰溶月看向容钰,无关精致,皮肤成小麦色,可见是常年习武的缘故,嘴唇红润,指尖略微有些发白。

“姐姐这么看着我是不是觉得我真的很帅气,比起国师如何?”

太夫人闻言,心中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抢先开口道,“怎么,你那么好奇国师大人的真容。”

“太奶奶,放眼东陵,有谁不好奇的,有人说国师大人俊美无双,有人说国师大人容颜尽毁,我就是想知道国师大人到底长得如何?”容钰吐了吐舌头,小心的看向兰溶月道,心想,他是不是说错话了,若是得罪了太奶奶的贵客就不好了。

“比起我说,你大约是想亲眼看看吧,时间还长,以后有机会的。”

“也对,各花入各眼,太奶奶,我饿了。”

“美景,給这小泼皮填一副碗筷。”容太夫人神情略显无奈,她已经吩咐不让人前来打扰,倒是没有料到容钰没进宫。

满桌的珍馐美味,兰溶月却只吃了一点点,倒是容钰还不忘给她夹菜,兰溶月看着容钰,心想,生在这样的世家还有单纯的人吗?

兰溶月心中划下了无数的问号。

吃过午饭,容钰立即离开了,另行前说去学堂。

“钰儿上午习武,下午学文,如今看来,家里似乎将他保护的太好了。”容太夫人说话间眼底闪过一丝惆怅,如今的朝局,她有些担心了,容钰是镇国将军府的未来,若是太单纯了,只怕……

“儿孙自有儿孙福,太夫人何须将事情想得太复杂。”

容太夫人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多了一丝心疼,与容钰相比,兰溶月的成长环境幸苦很多。

“溶月,随我来。”

------题外话------

题外不算在收费之内,亲们,好友文文,正在PK,路过求收!

推荐好友新文: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花间妖

第一次见面,他一句话毁了她的相亲宴。

第二次见面,他将她逼至墙角,轻而易举夺去了她的初吻。

第三次见面,她陷入失身危机,他却冷眼旁观,直至她开口求救方才出手相助。

*

她是帝国的公主,尊贵,优雅,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他是帝京的新贵,阴险,狠厉,积亿万财富于一手。

当贵公主撞上恶少爷,又会碰撞出怎么样的火花

一场意外,她入了他的眼,占了他的心!

他机关算尽,诱她入局,他许一世豪宠,只求禁锢她一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