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家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的手抓住长袖,伸向窗外,九霄和天羽飞过来,林巧曦看向两只苍鹰,吓了一跳,兰溶月将准备好的信件挂在九霄的脖子上,摸了摸九霄的头,天羽似乎嫉妒了,停在兰溶月的肩头,蹭了蹭兰溶月的脸颊,模样好不可爱。

“乖,将信送回烟雨阁,让小气鬼给你们新鲜的鹿肉。”兰溶月摸了摸两只的头,小声说道。

九霄和天羽似乎听懂了兰溶月的话,飞身离去。

“丫头,苍鹰是空中王者,用来当信鸽是不是有些屈才了。”容太夫人看向兰溶月,眼底尽是满意,“丫头驯服这对苍鹰耗费了多少时日。”

“大约半个时辰。”兰溶月心中十分无奈,她离开的这两个月时间,这一对越来越像一个吃货,有时候简直是不能忍。

虽是苍鹰,可是撒娇的样子很可爱,九儿和零露都悄悄宠着,分别两个月,长大了许多,却也长胖了很多。

“半个时辰,不愧是我曾孙女。”容太夫人心中惊讶,要知道就算是驯兽师也好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最重要的是驯兽师训练的苍鹰很难保持苍鹰的野性,刚刚进来的九霄和天羽在兰溶月身边像是一个撒娇的孩子,在看向她们的时候,目光中却充满着野性,仿佛只要她们有丝毫对兰溶月不利,就会直接扑过去。

“老太君,老爷请月小姐过去一趟。”管家模样打扮,五十来岁,双腿有些颠簸,脸颊上留有一道伤痕,目光却透着淡淡的慈爱,观其情况,双腿应该是受伤所致。

“潋儿有说找丫头什么事吗?”容太夫人看向兰溶月,心中害怕兰溶月对镇国将军府产生疑虑,略带不满的开口。

管家微微低头,不知缘由,不知该从何说起。

“太奶奶,我去看看爷爷,太奶奶先休息一下。”兰溶月开口,主动提管家解围。

林巧曦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兰溶月的身份从未隐瞒过,对于突然出现的人,她虽没多说,但却心存疑虑。

“好,去吧。”容太夫人选择了相信兰溶月,兰溶月想要自己面对就让她自己面对。

兰溶月离开后,容太夫人看向林巧曦,对于这个儿媳妇,她一直很满意,为人谨慎,这些年来容家也对亏了她。

“小曦,丫头是容家人,这点毋庸置疑。”

“母亲,儿媳知道。”林巧曦心中清楚,她的心思瞒不过容老夫人。

“别多想了,镇国将军府是用军功堆积起来的,没那么容易垮,保护好国之前,首先的保护好自家人,无法护家,何以保国。”容太夫人缓缓开口,目光看向远方。

“母亲,儿媳明白了。”

玖熹院内,其乐融融。

以此同时,兰溶月已经走出了玖熹院,管家微微松了一口气,整个云天国都知道,容太夫人曾征战沙场,立下了赫赫军功,放眼整个云天国都知道容老夫人是一个不好惹的人物。

“多谢月小姐老奴解围,老奴感激不尽。”

“无妨,我也正想见见爷爷。”关于她,若得不到容潋真心承认,她同样也不会承认容潋。

“姐姐,我听美景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姐姐,对吗?”走向容潋院落的途中遇到了容钰,容钰立即冲上前道。

“你希望我是吗?”兰溶月看向容钰,容钰真的被保护的很好,可是却不傻,或许是因为镇国将军府子嗣的确太过于淡薄了些。

“嗯,你是吗?”

“若你希望的话,那就是了。”

“太好了,我有姐姐了。”

“孙少爷,老爷等着见小姐。”

“哦,姐姐,等会儿见。”

兰溶月微微点头和容钰道别,虽管家走进了容潋的书房。

世家子弟,容钰保留了一份难得的天真,让她忍不住喜欢,却也有些担忧,温室中长大的花朵易折。

“溶月见过爷爷。”管家退下后,兰溶月开口问候道,虽并未行礼却并未有丝毫的不尊重。

“今天累坏了,坐下说。”容潋看了看兰溶月,目光慈祥,心中泛起淡淡的亏欠。

同样,当年的事情容潋也不曾向任何人提及。

容潋识人无数,自然看得出兰溶月不是一个能轻易付出信任的人,曾经的过往,他决定开口提及。

“母亲大约是没告诉你,当年大哥是为了让我名正言顺的继承将军府才会离开的,你可怨我。”

真相,容潋一直都知道,只是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如今说出来,也是不想兰溶月心生芥蒂。

“不,外公当时虽年纪不大,但做出选择的却是他自己,曾经的过往,何须再追究。”兰溶月心中意外的不是真相,而是容潋居然选择了坦诚的对待此事,要知道此事换做他人,只怕会尽力的隐藏起来。

容家能成为云天国四大家族之一,绝非侥幸,也并非有勇无谋,对家人的这份坦诚,兰溶月打心眼里欣赏。

“看来我准备了一肚子的解释都是多余了,丫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容潋看向兰溶月,没想到兰溶月会如此豁达。

其实,容潋本想说容潋,潋与念同音,他的名字本就有思念之意,容潋心中清楚,要说一点心结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他对季无名的记忆虽然模糊了,但却也并非一点都没有,对季无名他心中何尝没有遗憾呢?

兰溶月点了点头,她本来以为一切接受起来很困难,原来,并不困难。

“不是说没有遗憾的人生不完美吗?人的一生总会有遗憾,总有些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爷爷当溶月是孙女就好,至于过往我无心窥探,也不想去纠结,爷爷也无须介怀过往。”前世有遗憾,她今生也有,没有保护好季小蝶就是她最大的遗憾,如今的这双手她想保护她在乎的和在乎她的人,一生能做到这点足以。

“好,丫头,无论何时容家都是你的后盾。”

兰溶月明白容潋为何要这么说,眼下不少人只怕为除她而后快,有容家在,即便是云颢也会有几分顾虑。

她虽有能力自保,心底却泛起了淡淡暖意。

“嗯,我记住了。”

府中晚宴,除了容泽和容昀之外,均已到齐。

容太夫人直接拉着兰溶月坐在身侧,云瑶神情并无变化,似乎既不讨厌也不喜欢。

“丫头,这是你大伯容靖,如今是兵部尚书,伯母云瑶,钰儿你已经见过了。”

“溶月见过大伯,伯母。”

“自家人,无须多礼。”容靖扶起兰溶月,关于兰溶月的传闻他听闻了很多,传闻兰梵能继位,兰慎渂能保全性命皆是兰溶月的功劳谋划,先不论云天国的局势,自家人还是要护着的。

“多谢大伯。”

“今日功夫繁忙,回来的有些匆忙了,一点心意,先收下,礼物改日补上。”容靖解开挂在腰间的玉佩递给兰溶月。

“多谢大伯。”其实,照理说来说应该是大舅舅才对,不过昔日无须提及。

云瑶看着全家人的态度,能嫁入容家是她之幸,但有时候也会让她左右为难。

云瑶看着容靖给兰溶月的玉佩,陛下所赐,佩戴玉佩,便可在京城横行,即便是王公贵族也需礼让三分,加上容潋给兰溶月的玉佩是先帝所赐,心中明白,在场所有人都拿溶月当自家人了。

“溶月,一点小礼物,希望你能喜欢。”云瑶拿过身后丫鬟手中的锦盒,打开锦盒后递给兰溶月。

“鲛人之泪,多谢大伯母。”开席前,容太夫人刻意和他说过,就算是公主在容家依旧是容家人,既然是自家人便没有必要称呼其为长公主。

“好眼力,溶月可还喜欢。”云瑶心中惊讶,鲛人之泪看上去不过是一颗泛着蓝色的珠子,样式普通,没想到兰溶月小小年纪竟然认得出来自海外的鲛人之泪,要知道这颗鲛人之泪是她的嫁妆,价值连城。

“多谢大伯母,溶月今日匆匆前来,未能准备礼物,明日一并补上。”兰溶月面带微笑,相较于往日笑容中含着冷漠,眼前笑容中多了几分真心。

晚饭没有太多的礼仪,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一直在喝酒聊天,不知不觉中,兰溶月也泛起了醉意。

“太奶奶,您不能再喝了,再喝就真的醉了。”兰溶月夺过容太夫人手中的酒杯,将美景沏的茶递给容太夫人道。

众人略感惊讶,能从容太夫人手中夺过酒杯,在场连容潋都不敢。

“好,听丫头的。”容太夫人心中高兴,结果茶杯,目光柔和慈祥。

一家团聚,兰溶月似乎想起了小时候回忠勇侯府的时光,只是当时她不敢表现得太多。

昔日的她没守住,如今她一定要守住。

林巧曦从护国寺回来,一路劳顿,饭后,兰溶月和云瑶送容太夫人会玖熹院,美景服侍太夫人歇息后,两人才离开。

“溶月,早些休息。”走出玖熹院后,长公主送兰溶月到明月院的门口,虽然牌子还未挂上,名字已经定下来。

“大伯母心中没有疑问吗?”今日云瑶进宫,只怕皇后没少说关于她的事情,云渊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在容家,我只是你大伯母,早些休息。”云瑶说完,转身离开。

兰溶月看向云瑶,都说云瑶玲珑心思,看来果然如此,看了一眼后,兰溶月走进院子,随即丫鬟关上院门。

院门关上后,容靖从假山后面出来,快步追上云瑶。

“瑶儿,又让你为难了。”容靖看着云瑶,心疼不已,容家地位甚高,云瑶作为容家的大少夫人地位卓然,只是置身其中,方知左右为难。

“相公,你知道我为难就足够了,溶月也并非如传闻一般,她,很好。”云瑶真心夸奖道,先不论以后如何,最起码目前的兰溶月值得她夸赞。

或许云瑶的心中还有些羡慕吧,不被世人阳光所扰,回到容家,从目前看上去并无半分利用之心。

“瑶儿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溶月回来希望能弥补奶奶的遗憾。”容靖小声道。

“奶奶高兴就好,相公,都是一家人,你无须替我考虑太多,否则会把我宠坏的。”凡是容家男人,都不许纳妾,能嫁入容家,是她之幸。

“无妨,今日进宫累了,我们早些回去休息。”

云瑶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虽然是老夫老妻,容靖对她的关怀也算是无微不至了,从未将她当公主,只将她当夫人,于她而言,此生足矣。

即便有时候立场再为难,想到家人,也就有心应付了。

走进屋内,屋内的装饰已经焕然一新,从帘子到摆饰都十分精致,温馨淡雅。

“月小姐,明日在挑些月小姐喜欢的花卉,屋内的摆设,月小姐可还满意。”良辰走到兰溶月身边问道。

“我很喜欢,美景,幸苦你们了,此来匆忙,麻烦你打赏给帮忙其他人。”兰溶月拿出一千两银票递给良辰,良辰吓一跳,不接不好,接了更不好。

府中打赏一般最多不过十两银子,如今兰溶月一出手就是一千两,此举只怕会坏了府中的规矩。

“银票你拿着,至于如何打赏,你看着办。”

“是,月小姐。”良辰闻言,放心的接过银票,“月小姐还有其他吩咐吗?”

“帮我准备些笔墨。”兰溶月看了看书案上,其他的都准备齐了,唯独缺了笔墨。

“府中的笔墨一向都是从文殊阁直接送过来的,明日奴婢陪月小姐去文殊阁挑选一些,今日奴婢先送太夫人哪里给月小姐取一些过来,请月小姐稍等。”良辰解释道。

镇国将军府虽是以武为本,但也是文武双全,府中人每个人对笔墨都有不同的喜好,除了下人用的之外,每个人的笔墨都是转送的。

“不用,以后我会让九儿准备。”相较于文殊阁,她用的纸张和笔墨更为特殊一些,虽不如文殊阁的笔墨闻名,却更为特别一些。

“是,奴婢先告退。”

良辰离开后,吩咐屋内的丫鬟去外间候着,听从兰溶月的吩咐,屋内只剩下九儿和零露。

“小姐,今夜还回去吗?”零露盯着兰溶月,许是因为之前太过于担心,此刻目光中带着些许的倦意。

也不怪零露,一直不知道晏苍岚的身份,连续三天,零露几乎没有休息。

“明日再回去,零露,你先去歇息。”

“好。”零露看了看九儿,点了点头,心想,九儿上半夜陪兰溶月,她下半夜替兰溶月守着。

两路离开后,良辰取来了笔墨,随后兰溶月吩咐良辰回去招呼容太夫人。

九儿上前为兰溶月磨墨,兰溶月拿起笔,在白纸上写着礼单。

“小姐,琴无忧只怕又该满园小姐了。”九儿看着礼单,并无觉得不妥,只是想起琴无忧痛心疾首的模样,只怕身边的又有一段时间没好日子过了。

“无碍,明日让零露去取。”兰溶月写完礼单后,笔微停,“你今夜去一趟烟雨阁,将避毒珠取过来。”

“小姐要避毒珠做什么,莫非有人中毒了。”避毒珠除了能避毒之外,常年佩戴还有健体解毒的作用,只是避毒珠是晏苍岚所曾,莫非小姐要送人。

“嗯,去拿吧。”晚饭后她替容钰把过脉,胎毒虽解了但余毒未清,容钰常年习武,气血依旧有些亏损,佩戴避毒珠比用药物调养要好很多,加上云瑶以鲛人之泪相赠,她也该回一份与之相当的礼物。

避毒珠是苍暝皇室至宝,若是被人发现势必会引起风波,但也不是一般人能认出来的,云瑶以诚待她,她以诚回之。

夜,宁静如水。

镇国将军府是云天国四大家族之一,底蕴深厚,却并不奢华。

兰溶月虽有想过季无名和云天国有关系,第二次见到容太夫人的时候,兰溶月隐约猜到了一些,她本不想和四大家族任何家族扯上关系,今日见到容家人的时候,她本能的认下了这层关系。

兰溶月休息后,九儿悄悄离开了镇国将军府,却没有骗过府中的守卫。

“老爷,要不要派人跟上去。”管家在九儿离去后进入书房对容潋询问道。

“不用,吩咐府中的侍卫,戒严,至于月丫头想做什么,随她。”容潋合上手中的信件,既是家人,自然没有怀疑自家人的道理。

“是,老爷。”

早膳过后,兰溶月让零露取的东西也到了。

每人一件礼物,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

“丫头,这些礼物太贵重了。”容太夫人看着桌上的礼品,每一样都是价值连城。

“一些小东西,当是见面礼,钰儿,这个是单独给你的。”兰溶月从锦囊中拿出避毒珠,递给容钰。

“这是?”容太夫人和云瑶同时申请惊讶看向兰溶月。

“一颗珠子而已,记得贴身带上。”兰溶月莞尔一笑,显然不想为此多做解释。

容钰看了看云瑶,又看了看容太夫人,两人的神情明显,这颗珠子难得,他不知道是否该接受,“这…”

“钰儿,收下吧,随身携带,不要让外人看到这颗珠子。”容太夫人发话道,桌上的礼物除了价值连城之外,贵在贴心。

“谢谢姐姐。”容钰接过珠子,爱不释手,浅绿色的珠子,仿佛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摸上去很舒服。

“喜欢就好。”

容钰看着兰溶月,越看越觉得喜欢,府中孙子辈只有他一人,如今他有了姐姐,便不如从前般孤单了。

“我很喜欢,谢谢姐姐。”容钰握着手中的珠子,虽不知晓珠子的价值,不过因为是兰溶月所曾,打心眼里喜欢,“姐姐刚回来府中,不如我今日带姐姐去京城四周走走。”

容钰不喜欢宫中,更不喜欢一些世家子弟,交好的人极少。

“也好,丫头,你虽钰儿出去走走,顺便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回来。”

容太夫人刚刚发话,容钰便急忙道,“姐姐,太奶奶都发话了,我们走吧。”

“去吧。”容太夫人看向兰溶月道。

“好。”

两人离开后,屋内只剩下云瑶,林巧曦以及容太夫人三人,祖孙三代,没有婆媳之间的争斗,林巧曦的身体一直不是特不好,云瑶嫁过来后,管家大权直接交到了云瑶手中。

“姥姥,让溶月和钰儿就这么出府是不是有些不妥。”云瑶心中不免担忧,自从容钰出生后,在府中才是最安全的。

她是长公主,容家地位卓然,想要除掉容钰的人太多太多了。

“小瑶,钰儿该正大了,不可能永远生活在你的羽翼之下,况且今日出府还有丫头在,丫头可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放心吧。”容太夫人停顿片刻后,继续道,“做父母的不可能保护他们一辈子,是该将他们放飞了。”

“奶奶说的是,我明白了。”云瑶微微点头,若是可以,她想护兰钰一辈子,只是她不得不承认兰溶月说的是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