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命悬一线/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孙府邸内,布置十分精致。

长孙仲春贵为当朝太师,地位卓然,文臣中一呼百应。

“长孙太师也算是文韬武略的强辈,早年曾以监军的身份上过战场,在武将中也有一定的地位。”一路走向内院,云瑶小声说道,看上去就两人在交谈琐事,声音很小,除了两人之外,外人根本听不懂两人的对话。

九儿和零露细细的记着府中的路,毕竟长孙家府邸很大,还真是一不小心就不会迷路,尤其是像有点路痴的兰溶月来说。

“长孙家与我们家的关系如何?”兰溶月问的是朝中关系,而非个人关系。

“不好,也不算坏,长孙家在朝中声望颇高,与容家一文一武,相较于平西王洛家,长孙家世代都是忠君之人。”

“嗯,我知道了。”

云瑶闻言,文文点头,云瑶心中明白,兰溶月与长孙文锦之间的关系注定不会太平,只是希望两个人的争斗不要演变成两个家族之间的争斗。

其实,云瑶心中更为担心的是太子云渊和国师千晟之间的关系,若两人夺帝,有兰溶月和长孙文锦在,关系势必会变得非常复杂。

一边是胞弟,一边是自家,她希望容家也好,长孙家也好,都能保持中立,这样就不会为了夺帝之争,左右为难。

兰溶月又岂会不明白云瑶的心思呢?有些事情虽是秘密,可是公开的秘密就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走进后院中,后院的花园和前院的花园只有一墙之隔,这一道墙隔开了男女之间的世俗。

长孙府中的女婢都是身着绿衣,等级不同,衣着的颜色也不同,兰溶月看了看自己身上浅蓝色的长衫,难怪云瑶一早为她选了这个颜色。

“容夫人,夫人有请。”丫鬟说话后,云瑶看了一眼兰溶月。

“大伯母先去,我在院中四处走走。”

“好。”

云瑶领走前看了兰溶月一眼,本想让兰溶月同行,随后想想此来的是长孙夫人的贴身丫鬟,想必是有什么事情找她。

云瑶离开后,兰溶月漫步在院中,六月的天气,空气中带着丝丝炎热,不过,兰溶月丝毫不觉得。

冬不怕冷,夏不怕热,控冰的能力还真不错。

兰溶月虽不想惹麻烦,有时候麻烦会自动热上门的。

长孙文萱一早就等着兰溶月的到来,毕竟因为兰溶月,她竟然真的被倾颜阁拒之门外,此事她岂能善罢甘休。

“兰小姐,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长孙府你也配进来。”长孙文萱一身淡粉色长纱裙,粉嫩的颜色倒与她十分相称,头上的金簪却平添了几分俗气。

长孙文萱一席话,直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粉红的纱裙,配上金簪,当真是别具一格的华贵,若不是见过,我还真认不出来原来是二小姐。”兰溶月的话,直接让所有人的目光注意到长孙文萱身上。

一身打扮,价值不凡,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是个俗气。

“哼…有容家庇佑,依旧改不了一脸的寒酸相。”长孙文萱看了看兰溶月,一袭天水碧的长裙,长发用玉簪盘起,样式简单,甚至连耳坠都没有带。

两人的对话,不少人聚了上来,其实有不少识货之人看到了兰溶月头上的玉簪,上好的暖玉,千金难买,有价无市。

“文萱,兰小姐来者是客,不可无礼。”一袭浅紫色长裙的上孙文锦走出来,立即制止长孙文萱,随后看向兰溶月继续道,“兰小姐,二妹性格爽朗,心直口快,还请兰小姐见谅。”

长孙文锦无疑是说,兰溶月若是计较,便有失风范。

“久闻长孙家来书香世家,不曾想也有心直口快之人,二小姐性子爽朗,溶月自然不会介意。”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眉宇含笑,似乎能令万千失色。

长孙文锦心中一紧,心想,今日定不能让兰溶月离开内院,否则她就会黯然失色。

“溶月不介意就好,说到底早年家父与容大将军也算是至交好友,溶月初来府中,我带你四处走走可好。”

容大将军容潋按照辈分,兰溶月应该称呼其为爷爷,眼下长孙文锦提出来,无疑是在提及辈分,看似交好,实则要告诉兰溶月,注意辈分。

“好啊,有劳了。”

长孙文锦带走了兰溶月,一出闹剧告一段落。

长孙文萱心中气不过,心中对每一次都来搅局的长孙文锦十分不喜,又想起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狠毒和算计。

“我可以教你溶月吗?”两人漫步在院中,长孙文锦先开口道。

“随意。”

“溶月,说起来今日容小公子也来了,我还记得几年前无镇国将军府的时候,他一个劲的追在我后面叫姑姑,差点都把握叫老了。”

长孙文锦的话,零露摸了摸手腕上的小金,目光中露出一抹纠结,那模样似乎在说,要不要让小金咬人呢?尤其是不怀好意的人。

“是吗?如此我是不是也该称呼长孙小姐为姑姑呢?”

兰溶月看向长孙文锦,眉宇之间,露出一丝纠结,神情自然,长孙文锦竟然有些分不清兰溶月是在演戏,还是真的纠结这个问题了。

九儿微微低头,直接表示当做没听见。

“溶月此言严重了,不如我们姐妹相称如何?”长孙文锦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其实,照理说容潋大将军是高他父亲一辈,她与兰溶月算是平辈,只是容家向来不在乎这些文人直接的辈分称呼,也不曾较真。

“我拒绝,容家只有一颗明珠,我可不想再多出来一个姐姐。”

长孙文锦心中一阵冷笑,哪有人自诩明珠的,兰溶月当真不害臊。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闲聊着,不知不觉顺着长孙文锦的带领来带凉亭内。

凉亭内,世家小姐云集,脂粉气息甚浓。

“长孙小姐。”众人将长孙文锦带来,一一问候。

“给各位妹妹介绍一下,这位是容家明珠,兰溶月。”

明珠二字从长孙文锦的口中传出,听着就觉得充满了讽刺,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看来,长孙文锦还真不太喜欢她。

“你是月神。”一个穿着橙色长纱裙的少女,双目发亮看着兰溶月,说完后,立即低头,缩了缩脖子。

兰溶月看看四周,世家千金中,不少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一副看戏的表情。

“嗯,我是烟雨阁的月神。”兰溶月坦然的承认,似乎觉得没有什么不妥。橙色长纱裙的少女微微抬头,看向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歉意。

“溶月,这位是厉将军之女厉雪,厉将军是镇守边关大将,溶月想必曾经听说过铁血将军厉野的名字。”

厉野是镇守边关大将,最受容家提携,镇守的是东陵和云天的和平,如今兰梵登基为帝,厉野奉命驻守边关,守的正是东陵和云天的和平。

“溶月来自东陵,祖父季无名原是武将,厉将军之名我自然听说过。”

厉野和容泽的关系不错,相认虽然相差年纪甚大,却是难得至交好友,兰溶月直接挑明什么,也是为了防止长孙文锦借机生出事端。

“是啊,我曾也听家父提过,当年厉将军与东陵忠勇侯一站败北,忠勇侯半年后离世,当真是令人遗憾。”

“还有这么一回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十多年前的往事了,知道的人原本不多。”

……

世家千金,你一言我一语,厉雪微微低头,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越听越觉得兰溶月与她之间似乎有仇恨,只是两国交战,分属不同的立场。

她没有兰溶月的从容不迫,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溶月以为世家千金擅长的是琴棋书画,没想到对朝中大事也有关怀。”

一句话,恰到好处,自古女子不得干政,尤其是世家女子更是不得牵扯到政务中,容太夫人本来就是个例外,毕竟容太夫人原本是出自于武林世家,自不同。

如今若这一消息传出去,在场之人的婚假必然会受人议论。

“溶月,此言是不是严重了些。”长孙文锦原本以为兰溶月不会轻易得罪人,没想到却全部得罪了。

“是吗?此事是长孙小姐提及,溶月之人要如实回答。”

兰溶月一句话,众家千金看向长孙文锦,的确,若非长孙文锦如此介绍兰溶月的身份,她们有岂会多加议论,不少人明白她们是被长孙文锦利用了。

长孙文锦没想到兰溶月会让事情往最坏的方向发展,最终将所有的过错直接推给她。

“噗…各位见笑了,溶月只是和大家开个玩笑而已。”说话间,兰溶月走到凉亭的石桌边,随后对厉雪道,“能帮我研磨吗?”

“啊…好。”

厉雪立即拿起石墨,开始为兰溶月研磨。

“厉将军常年驻守边关,你对边关的风景可熟悉。”兰溶月拿起狼毫笔,直接对厉雪问道。

“嗯,我是在边关长大的,回京城也才两年的时间。”厉雪看着兰溶月的容貌,心想,天下间怎么会有如此貌美的女子,忍不住看呆了,入有魔力一般,下意识的回答兰溶月的话。

狼毫笔粘上墨,迅速的在白纸上挥舞。

一座孤峰,山脉绵延,几笔,意境深远。

孤峰下,一人一马,手握长枪,让原本的孤峰多了几缕杀伐之气。

长孙文锦见画,眉头微蹙。

她自认为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单论意境,她输了。

随即,兰溶月重新沾墨写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厉雪不善诗词,看完一首诗,眼角却染上了泪花,虽有协议,可边境从来不是绝对天平的战场上,死伤无数。

“好诗,没想到溶月还有如此才华,看来我这个大伯母不称职,竟然没有察觉到。”不知何时,云瑶走了过来。

其实云瑶从见到长孙夫人的时候就明白了,只怕长孙文锦要对兰溶月出手,她匆忙应付后赶来,却发现原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云瑶知道九儿功夫不弱,本来还担心兰溶月一个不高兴直接吩咐九儿将人丢入荷花池中,如今的兰溶月倒是让她刮目相看。

此画配上诗句,世家千金中,今日无人敢再提笔了。

若是提笔,那就真的是献丑了。

“多谢大伯母夸奖。”兰溶月看向云瑶,神情缓和了许多,她本就不喜欢这些,不过看着这些世家千金脸色的变化当真是有趣极了。

“溶月,你将这幅画赠给厉小姐,可好。”云瑶看向厉雪,不是长在京城的世家千金,纵使地位不错,也难免会被人利用,单纯了些。

“可以吗?”厉雪看向兰溶月,画中所绘的孤峰正是边关的标志。

“当然可以,回头我让人装表一下后派人送过去。”说话间,笔墨已干,九儿立即将画收起来,厉雪性子单纯了些,她可不想再被人利用一次。

“好,有劳了。”厉雪倒是没有介意,感激的说道。

她不善书画,吩咐然装裱也怕唐突了。

“溶月,陪我走走。”

兰溶月的事情云瑶已经派人听说了,高兴的同时更多的是无奈,世家千金一般不互相得罪,兰溶月倒好,一下子全给得罪了。

“好。”

“厉小姐也一起吧。”

“是。”厉雪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长公主云瑶从小聪慧,甚的陛下喜爱,厉雪心中却有些害怕,毕竟关于这位公主,她听到了太多的赞美。

“大伯母今日给你添麻烦了。”

“何来的麻烦。”

“今日之后,世家的聚会想必是不会有我的名字了,有劳大伯母替我应付了。”

“你这个坏丫头,放心,我不会让你得逞了,从今以后,凡是世家递过来的帖子,大小宴会,你都必须陪我参加,自然的烂摊子自己收拾。”云瑶佯装微怒道。

兰溶月无奈的笑了笑。

“是。”

兰溶月何尝不明白,这些年来云瑶装的也很辛苦,好在容家自由了些,没有什么争斗,可是依旧摆脱不了宫中二字。

“待会儿的宴席歌舞升平,平西王次世子也会参加,你自己小心些。”云瑶知道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人,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交给兰溶月自己应付了。

“大伯母不保护我吗?”兰溶月眨了眨眼睛,看向云瑶,云瑶摆明了就是让她自己应付。

“你还需要我保护吗?”

云瑶刚刚说完,一个熟悉的人影匆匆走过来。

“夫人,不好了,小少爷落水了。”

云瑶闻言,身形不稳,兰溶月立即扶住了云瑶。

“快带路。”兰溶月急忙对丫鬟道,走了几步,对身后的零露道,“零露,你陪厉小姐。”

今日看似是她保护了厉雪,一时的恻隐之心,也将厉雪卷入到一些列的麻烦之中,零露看上去是个呆萌的吃货,可是她培养的人岂能只看表面。

“是。”

三人匆匆向客房走去,客房外,围满了人,兰溶月随意看了一眼,将众人的神情和模样都记在脑海中,无论是谁,敢对容钰出手,他都不会善罢甘休。

“钰儿…钰儿怎么样了?”云瑶看向容靖后,立即拉住容靖的手问道,声音中还在颤抖。

兰溶月见容靖后,立即示意容靖扶住云瑶,自己则走出了屋内。

“这位小姐,这里不是看热闹的地方,还请出去。”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看清兰溶月,神情不悦道。

兰溶月微微避开男子,看清了躺在软榻上的容羽,虽清洗过,但依旧能稳定淤泥的味道。

若是呛了水很容易救治,淤泥就难了些。

“丫头,钰儿怎么样了。”容靖扶着云瑶走了进来,看着兰溶月的神情,立即问道。

“放心,有我在。”兰溶月说完后,立即吩咐九儿道,“九儿,那水来,越多越好。”

“是。”

九儿直接拿起桌上的水壶递给兰溶月,兰溶月拿起水壶,直接灌入容钰的嘴中。

“你是何人,你这是要害死他。”

“滚出去。”兰溶月一边给昏迷的容钰灌水,冷眼看向中年男子道,目光中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容靖也曾征战沙场,却第一次感受到如此让人发寒的冷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