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江山为重,与她何干/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晟赶到,看着兰溶月眼底的冷意,不由得一阵心疼,她的目光才有了暖意,如今却又染上了冰冷,是他来晚了一步,若是早来一刻,容钰不出事,她或许就不会再心中自责。

“给你半个时辰,去查此事是何人所为,查不到你就以死谢罪。”一袭白衣,手握折扇,折扇上黑色的彼岸花格外显眼,明明是淡雅似水墨,却偏偏充满了杀伐之气。

“是。”

九儿顾不得太多,直接将不远处桶里的冷水踢了过来,期间还防止有人靠近兰溶月,兰溶月不停的给容钰灌水,很快,一茶壶水全部喂入容钰的口中。

“你这是要害死他,还不快住手,你还想让容小公子再被呛一次吗?你这样会要了他的命的。”五十来岁的中年大夫被九儿封住了穴道,大声反驳道。

“钰儿…溶月…”云瑶还未说完,容靖阻止了云瑶,“相信溶月,她不是一个贸然行事的人。”

云瑶整个身体靠在容靖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消耗殆尽,若不是容靖扶着,此刻她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容尚书,你就这样容许一个不懂医术的女子乱来吗?你这样会害死容小公子的。”身着暗红色服装的夫人走出来,夫人身边还跟着长孙文锦。

“我相信溶月。”

容靖心中何尝不担心容钰呢?容钰是他唯一的儿子,可是比起将人交到长孙家的府医身上,他宁愿相信兰溶月。

“再来一壶。”两壶水下肚,昏迷中容钰露出难受的神情,平坦的小腹也隆了起来。

“你这样会撑死容小公子的。”五十来岁的府医闻言,立即出言制止道,人呛水之后要先让谁吐出来,哪有继续灌水的道理。

“给我闭嘴,不然我让你永远闭嘴。”兰溶月的声音很轻,屋内似乎都染上了淡淡的寒冰,让人不寒而栗,长孙夫人和长孙太师匆匆赶来,看到兰溶月的举动,又见云瑶和容靖没有说话,保持了沉默。

九儿立即再装上一副冷水兰溶月,兰溶月接过水壶,迅速的给容钰灌水。

容钰若只是呛水了,把谁吐出来就好,如今是掉进荷花池,呛了淤泥,必须把淤泥吐出来才行。

三壶水下肚,兰溶月从容钰的身后将容钰抱起来,双手用力的挤压容钰的腹部,此举全然不顾男女之防。

容钰是被淤泥呛住了,若是平躺着吐出来,难免会重新呛到呼吸道,淤泥中不知道有什么,若是抢到了呼吸道,她没有准备,只怕容钰真的会命悬一线,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刚刚吞下去的水被兰溶月强行逼着吐了出来,原本清澈的水染上了淤泥的颜色,容钰的脸色越来越白。

容钰吐完之后,九儿立即用内力稳住容钰的心脉。

兰溶月迅速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从腰间拿出一个特制的信号弹,迅速拿来,天空中红光乍现。

鬼门七阁,能用红色信号弹的只有兰溶月一人,信号弹呈现出来的图案只有鬼门中传召的人才清楚,就连九儿也只知道信号弹的重要性,不能完全解读其中的意义。

“溶月,钰儿情况如何?”容靖等兰溶月忙完一切后,揽住云瑶的腰间问道。

“性命无碍。”

说话间,兰溶月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暖意,有的只是宛若寒冰一般的冷意,动容钰是针对她也好,针对容家也好,挑衅了,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长孙太师,小弟暂且不宜移动,有劳太师借客房一用。”兰溶月看向一身暗红色装束,年龄大约四十多岁的长孙太师道。

“兰小姐客气了,容小公子在府中出事,本来就是长孙家的责任,容尚书,长公主,此事老夫一定给容家一个交代。”

长孙仲春看清了兰溶月眼底的冷意,若是让兰溶月处理,此事一定会变得十分复杂,今日来的宾客都是世家公子,无论属于哪一方势力都不是轻易能动的,否则一不小心破坏的是朝野上下的和平,朝野不和则江山不和。

“不劳烦长孙太师了,动我云瑶的儿子,这仇若是让长孙太师来报,岂不是说容家和我无能。”云瑶不顾容靖的阻止,立即抢先道。

长孙仲春的神情微微僵硬了一下,这位长公主温婉大方,却不是个善茬,此事只怕难以轻易了解。

“各位,热闹看完了,是不是该走了。”宾客众多,看热闹的人差点没挤满整个院子,严重的污染了屋内和院内的空气。

“各位,容小公子无碍,请各位先去前厅。”长孙仲春立即道,心中却对兰溶月和云瑶十分不满,他是当朝太师,如今两个女子竟然不给他留丝毫颜面。

同时心中又不想容钰真的出事,容家小辈中只有容钰一人,若容钰真的出事,只怕容家会倾尽举家之力报复,到时候云天难安。

众人相继离去,云瑶坐在软榻边,拿起帕子,轻轻的替容钰擦拭脸颊和湿润的长发。

长孙仲春看了看容靖,犹豫了片刻,随后转身离去。

容家人中,三公子容昀不爱权势,独喜自由;二公子容泽骁勇善战;大公子容靖善于计谋,看似温和,其实是最不好惹的。这一次不知道是谁动了容钰,只怕此事难以小事化了。

片刻后,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出现在屋内把容靖和云瑶吓了一跳,本以为是世家小姐,观其容貌,清丽如水,一席绿色华服,宛若精灵。

“小姐,东西我带来了。”灵宓将药箱递给兰溶月,收到信号后,她匆匆赶来,还好来得及时。

“大伯,大伯母,你们在外间等着。”

云瑶闻言,看向兰溶月,目光复杂,她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兰溶月。一来,容钰今日的遭遇可能是因为兰溶月而起,二来,就算没有兰溶月也难保容钰不会有意外。

“好。”容靖扶起云瑶,自始至终,容靖的话很少,少到似乎一句话都不想说,兰溶月却从容靖的眼底看到了火光,他怒了。

“九儿,用内力稳住小弟的心脉,还有顺便打通小弟的任督二脉,功夫太弱。”兰溶月说话间,拿起一颗丹药递给九儿,随后从药箱中拿出一个朱果,朱果放入手中,果汁慢慢滴入容钰的口中。

九儿一边运功,脸色渐渐发白,九儿的内力不弱,但打通任督二脉需要一甲子的功力,好在容钰有朱果辅佐,九儿又丹药为支撑,不然根本不可能打通容钰的任督二脉。

半个时辰后,九儿脸色苍白的收回双手,兰溶月取下扎在容钰身上的银针,微微松一口气。

灵宓照顾容钰,兰溶月走向外间,云瑶见兰溶月出来,立即快步走了进去。

“溶月,钰儿的情况如何?”容靖看着脸色中带着一丝苍白的兰溶月,小声问道。

“小弟无碍,醒过来就好了。”兰溶月声音不大,但刚好让云瑶听到,云瑶看着脸颊上恢复了一丝血色的容钰,微微松了一口气,“大伯,能单独谈谈吗?”

“好,我们去院中谈。”

兰溶月点了点头,随即两人走出房间,来到院中。

院中宽阔,除非读唇,否则根本不怕人将其听取。

“溶月,说吧,我有心理准备。”容靖从小习武,又岂会看不出容钰的伤势是有人故意想要容钰的性命,此事只怕不是冲着兰溶月来的,而是冲着容家来的。

“大伯多虑了,小弟无碍,我给小弟服用了朱果,九儿助他打通了任督二脉,如今体内有二十年的功力。”

兰溶月的话,容靖诧异了。

朱果难得,想要得到朱果,除了机缘之外,再无其他选择。

“溶月,谢谢你。”

“大伯,我们不是家人吗?既然是家人,又何须客气。”

“对,我们是家人,溶月,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小弟跌入荷花池不是意外,是有人蓄意为之,小弟被人点住了穴道,从后面的一掌震断了小弟的经脉,以大伯的功夫,不用把脉应该就能看得出来,小弟没有得罪人,此事只怕是冲着我来的。”兰溶月看过容钰身后那一掌的伤势,那人打得恰到好处,若不是她灌水将容钰呛住的淤泥吐出来,只怕是难以保命。

“不,此事不会是冲着你来的,而是冲着容家来的,溶月你是怀疑平西王次世子吗?”容靖犹豫了一下,带着三分质疑问道。

“不,我怀疑的是太子云渊。”兰溶月刚刚说完,带着面具,手握折扇,双目平静如水,气质如仙,神情淡雅如墨的千晟走了出来。

“不愧是我的溶月,不过执行人却是平西王次世子。”

“见过国师。”

“容尚书无须多礼,都是自己人。”

容靖瞪了千晟一眼,谁跟他是自己人,千晟的背景复杂,他还是大概知道一些的,夺帝凶险无比,如今他的只能保持中立,一边是太子,一边是千晟。

太子云渊是云瑶的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而千晟身后有国师府,两人相斗,容家保持中立方可保全着百年来的大族。

“出手的人找出来了吗?”

“当然,溶月要如何报答我。”千晟丝毫不理会容靖,对他来说,容家若真的在乎兰溶月,那么他也会在乎容家,若容家因此事而责怪兰溶月,那么容家对他来说,永远不会是亲人,只会是臣子。

“晚些将人送到镇国将军府,国师大人,前厅的宴席快开始了,国师大人不去参加吗?”兰溶月对千晟十分无奈,明明是同一个人,性格变化之后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若非溶月在,本国师又岂会亲临长孙府呢?溶月,我想回去了,晚些再来找你。”千晟不理会容靖那杀人的目光,想起前厅的宴会,直接作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兰溶月微微点了点头。

“溶月,此人可否交给我来处理。”千晟离开后,容靖看向兰溶月道。

“好。”

容靖如何处置此人不重要,兰溶月要针对的却是那个罪魁祸首。

“溶月,能再拜托你一件事吗?”容靖有些难以启齿道。

“大伯是不希望我将此事告诉的真相告诉大伯母吗?”

容靖点了点头,云瑶向来疼爱云渊,容靖真的不希望云瑶为此所有为难。

兰溶月看向容靖,看似是圣旨赐婚,其实容靖和云瑶却是彼此心意对方,兰溶月不得不承认云瑶的眼光极好,找到一个甘愿为她付出那么多的男人,“好,不过大伯,有时候将一个人保护的太好并不好,或许只会相形渐远。”

昔日她只觉得云渊无脑,看来都是装出来,兰溶月虽答应了不将此事告诉云瑶,但是她不说,不表示其他人不会告诉云瑶。

孩子和弟弟之间,容家和皇家之间,云瑶是该选择了,早些选择对谁都有好处。

走进屋内后,云瑶起身走到兰溶月身边。

“溶月,我刚刚是太担心钰儿了,对不起。”云瑶想起刚刚责怪兰溶月的神情,心生歉意,其实此时不能全怪兰溶月,更何况究竟是谁所为还未查清。

“大伯母,我没有生气,小弟已经没事了,是该回府了。”容钰服下朱果后,身体已经无碍了,留在长孙府不如会容家安全。

“相公,溶月,我们带钰儿回家。”

“好。”

容靖点了点头,蹲下身,抱起依旧在昏迷中的容钰。

离开时,长孙仲春一路将几人送到了门口。

“容尚书,改日我亲自登门道歉。”长孙仲春也没有想到,今日的宴会会出这样的意外,动谁不好,却偏偏动容钰,要知道容钰不仅是容家人的心渐渐,更是陛下的大外孙,从小得陛下疼爱,此事只怕不好轻易了解。

说话间,长孙仲春看向了兰溶月,他不相信其他人的处理方式,担心的是兰溶月。

那一瞬间冰冷的目光中不掺杂丝毫的感情,他自认为识人无数,都觉得有些发冷。不仅如此,兰溶月似乎与天涯海阁的琴无忧交情匪浅,与倾颜阁的颜卿关系不明,身边的绿衣女子似乎是鬼阁的人,这些势力,无论是那一股势力都不容小觑。

“道歉就不必了,钰儿已经无碍,若是太师有空,我们倒是可以棋艺上切磋一二。”容靖此言,无疑是在告诉长孙仲春,此事可谈。

当然,前提是在谈之前事情没有成为定局。

“好,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

国师归来,朝中局势瞬息万变,他该是时候试一试容家的态度了。

“大伯母,小弟醒来之前,让灵宓在他身边照顾,我有点事情,晚些回府。”兰溶月掀起轿帘,看了一眼云瑶怀中的容钰。

前一刻还说要保护她,没想到下一刻差点离开这个世界。

她最恨的就是有人对她身边的人动手。

“好,你自己小心。”云瑶看了一眼兰溶月,随即对九儿道,“九儿,好好照顾你家小姐。”

“夫人放心,九儿会照顾好小姐的。”

容靖上马车后,兰溶月和九儿站着目送马车离去,长孙仲春也不曾离开。

“兰小姐,此事我有一事相求。”长孙仲春看向兰溶月,心中加快了许多,他的请求只怕她会无动于衷。

“请说。”

“世子是平西王如今在京中的质子,为江山太平,还请郡主谨慎行事。”关于兰溶月是女诸葛的传言无人不知,长孙仲春自然也知道。

“世子的事情我答应了大伯,不插手,长孙太师大可放心。”

长孙仲春看向兰溶月,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兰溶月答应的太过于爽快的,爽快到他不敢相信。想起千晟,长孙仲春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两人一路人。

“如此我就放心了。”

“今日叨扰了太师寿宴,实在过意不去,改日溶月会让人送上一份大礼,以表歉意,告辞。”

“慢走。”

长孙仲春看着兰溶月离开,不由得想起老国师曾说兰溶月未曾遵守约定,心中不免担心起来,若兰溶月不遵守约定,此事就复杂了。

兰溶月可不会理会什么江山为重,她只想保护身边的人,江山为重,与她何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