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生生世世/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过接到,一辆马车正在角落等候。

“小姐,刚刚应该让灵宓陪着小姐才好。”上马车后,九儿开口道。

她刚刚为就容钰几乎耗尽了内力,若是有个万一,她怕自己没本事保护兰溶月的安全,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没事,無戾在暗中跟着,不用担心我的安全,你刚刚耗尽内力,相信趁机调息一下。”兰溶月微微掀起侧面的帘子,看向外面,眼底划过刺骨的冷意。

九儿点了点头,开始运功调息。

“小姐,小少爷和太夫人哪里?”零露想了想,有些担心道。

容太夫人想来疼爱容钰,如今容钰还在昏迷,眼下更应该担心的是容太夫人。

“小弟哪里已经没事了,醒来调养几天就好,这一次小弟也算是因祸得福。至于太奶奶哪里我让灵宓去家中便是做好了安排,太奶奶虽年纪有些大了,不过身体还算是健朗,无碍。”兰溶月说话间,看了一眼正在调息的九儿,那个朱果是枫无涯送给她的及笄之礼,朱果难得,就算是费心寻找也无果,只能看机缘,容钰此次何尝不是一种机缘呢?

其实,兰溶月心中也担心太夫人,只是有些事情若今日不了结,到明日插手的人就太多了,势必会困难重重。

“嗯,有灵宓在应该没问题。”

马车行驶了几条街道,又在闹市中穿梭了半个时辰,马车上,兰溶月三人已经环山了男装,马车停在一座不起眼的府邸前。

下车后,车夫驾车迅速离去,兰溶月走上前,推开院落大门,院内,看上去十分简陋,虽然还算干净,但一看就知道许久不曾有人居住过。

“小姐,这是什么地方?”九儿细细回忆后,不记得鬼门在京城有这一出产业,此处距离京城最繁华的地方很近,若是鬼门的产业,以琴无忧爱财的性子,一定会将此处改建成客栈或酒楼什么的。

“请公子一人跟我来。”走进院内后,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管家走出来对兰溶月道。

“你们在外面等着。”

九儿和零露互相看了一眼,零露悄悄将小金从她袖中放出来。

“是。”

走进内院,楼阁,凉亭,四周的景观都只能用一个静字来形容,凉亭内,晏苍岚之下面具,手中正在泡着雪莲茶。

兰溶月看着院子四周,围墙比一般府中的围墙高了很多,院中透着静雅,不知为何,看来兰溶月的眼中却像是囚牢。

“溶月,过来。”晏苍岚起身,嘴角微微上扬,眉心含笑。

兰溶月见过晏苍岚无数的面孔,冷厉,霸气,如仙,黑暗,唯独没有见过如此这边静如水的模样,这份气度不是伪装,而是在这个院落中最为真实的她。

“明明前几天才见过,总觉得许久不见,这样好吗?”

兰溶月走近后,看着未带面具的晏苍岚,在云天国他不是国师吗?

虽然她一直觉得晏苍岚国师的身份不单纯,自从认识晏苍岚后,她不曾派人查过他的过去。

最初,她觉得这个男人太深,深不可测,一旦惹上了势必会有无尽的麻烦。后来,他的付出,她无法置之不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走进了她心中,她不曾派人去查,就算张懿不止一次要和她说,她也制止了。

晏苍岚曾说:让她相信他。

为此,她想要试试看。

“我想见你,以晏苍岚的身份,也以千晟的身份。”晏苍岚拉过兰溶月的手,坐下后,将刚泡好的雪莲茶递给兰溶月。

“怎么说?”

兰溶月有些不解的看向晏苍岚。

“溶月可知道,三十年前,七国第一美人晏紫曦。”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的神情,想起了了七国史。

“迎晨曦而来,紫,帝王之意,晏紫曦之名我自然听过。”如今也有很多关于晏紫曦的传闻,容颜倾城,才华更是让七国男儿都甘拜下风。

放眼七国,无数人前往苍暝国求亲,只是苍暝国先帝都一一拒绝了。

突然有一天,这位史上最尊贵的公主消失了,无人知晓其下落,自此行踪不明,传闻有很多,却谁也不知道晏紫曦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兰溶月看向晏苍岚,从晏苍岚的眼神中,一瞬间,明白了很多。

“她是我母亲,也是云天国陛下的后妃之一。”

话语间,兰溶月听出了晏苍岚声音中的颤抖,伸出手,紧紧的握住了晏苍岚的手。

“这里是?”

“这里曾经是陛下囚禁母亲的地方,母亲是一个骄傲的人,可是当年北齐发兵攻打苍暝国,母亲已一己之力无法保全苍暝国,陛下提出交易,若母亲愿意入后宫,他便发兵北齐,解决苍暝国的困境。”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眼底的平静,根据野史记在,晏紫曦是一个骄傲的人,没想到能为百姓做到如此地步,兰溶月仔细回忆看过的野史,三十多年前,似乎曾有记在,北齐以举国之力发兵苍暝国,其目的便是因为晏紫曦拒绝了和亲。

晏紫曦是天之骄女,本来是苍暝国的骄傲,一瞬间成了苍暝国百姓眼中的红颜祸水。

晏紫曦的消失曾经也有人记在下来无数揣测,曾有传闻,她为了不和亲逃离了苍暝国,谁也不曾想到,她以自己保全苍暝国的百姓。

“他遵守了承诺,母亲在世的时候,他尽力维护苍暝国的和平,只是后宫女人无数,母亲或许是最美的,但美貌总有一天会消失的,母亲以平民子女入宫,入宫后,几乎被禁足与宫中,我六岁前的记忆,一座宫苑,四面墙,从未跨出一步。”

兰溶月紧紧的握住晏苍岚的手,说不出安慰的话。

经历的过去,只有自己才能放下,安慰的话根本说不出口。

她经历过,所以明白。

“后来呢?”沉默了许久,兰溶月小声开口道。

“母亲自尽了,她是一个何其骄傲的女人,她遵守了承诺,但承诺去消耗了她所有的骄傲,宫中算计算计不断,他自始至终没有得到母亲的心。”

院中四处无人,走进院内后,除了一个老管家,兰溶月还不曾见过其他人,兰溶月突然想知道,晏苍岚在这里度过了所烧岁月。

“千晟是母亲给我取的名字,而晏苍岚则是祖父给我取的名字,在云颢的眼中,我是云九,当今陛下的眼中,我是他的第九个儿子,他从不缺儿子,所以并不在乎我,母亲去世前,祖父来过一次京城,想陛下提出交易,若云天国将要一统江山,苍暝国可以双手奉上,前提是从我的手中得到苍暝国的江山。”

晏苍岚的神情不喜不悲,似乎只是在叙述着他人的过去,因为受伤过,所以明白,这些伤痕就算能平复,依旧会留下疤痕。

“那你又为何会成为国师呢?”

兰溶月心中有很多疑问,云颢对晏紫曦当真没有一丝情意吗?

的确,以晏紫曦的骄傲,只怕不会甘愿成为后宫中的一人,就算有轻易也很快被消耗殆尽。

爱情与服从无关,一颗心,一辈子只容得下一人。

“那是母亲后天机阁阁主,也就是老国师的交易,母亲曾经救过他一命,而母亲提出的条件便是让他收我为徒,保护我到十五岁,母亲去世后,陛下下旨让我离宫,我在这个院落度过了九年,十五岁前我不曾跨出这里一步,照顾我的人就是刚刚的老管家,他是外祖父安排的人。”

听着晏苍岚的过去,兰溶月却说不出安慰的话,因为晏苍岚的放下了,安慰的话是多余的。

兰溶月起身,从晏苍岚的身后抱住了掩藏的脖子,将头埋在晏苍岚的颈部,“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

“溶月,其实在东陵的时候,我就像告诉你,曾经的你我都很无力,没有办法留住身边的人,如今我这双手想要我祝你,生生世世,我都不打算放手。”握住兰溶月的手,不知为何,晏苍岚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记忆,记忆中,每次他去看母亲的时候,母亲总是会露出很复杂的神情,直到现在晏苍岚都不明白当时他母亲是怎样的心情。

“那就握住了,一放手,或许就再也见不到了。”

死后重生,带着怨恨也好,还是上天想给她再一次的机会也好,只是放手了,或许他们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

“嗯,绝不放手。”

晏苍岚拉过兰溶月,将兰溶月紧紧抱在怀中,兰溶月的话看似随意,却让他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兰溶月的这句话很真,他放手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两人静静的依偎着,静待时间一点点过去。

镇国将军府内,容靖本想瞒着太夫人容钰的事情,没想到回府还没有两刻钟就被太夫人发现了。

“钰儿情况如何?丫头呢?”容太夫人走进屋内后,看着躺在床上的容钰,脸色虽有些苍白但呼吸平稳,没有看到兰溶月,急忙问道。

“钰儿无碍,醒来就好了,溶月说晚些回来。”容靖有些胆怯的看着容太夫人,都说隔代亲,他就很怕容太夫人。

在容靖的记忆中,容潋征战沙场的时候,容太夫人当家,容家老太君发怒,就连京城都要抖一抖。

“美景,进宫一趟,告诉陛下,明日早超前给我一个交代,若不然这个交代我自己讨。”容太夫人紧握手中的拐杖,平静的眼神中看不到丝毫怒意。

“是。”

美景从小就在玖熹院内长大,更是的容太夫人亲自培养,不仅有女官的封号,其才华更是不输各大家族的千金小姐。

“奶奶,此事…”容靖有些为难,此事涉及到云瑶,心中不免有些犹豫。

“闭嘴,你是容家子孙,若是连家人都保护不好,何以能够统领兵部。”容太夫人神色微怒,“容家人什么时候畏手畏脚了,瑶儿,此事牵扯到太子,近日你就留在府中照顾钰儿。”

“奶奶放心,钰儿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无论是谁,我都需要一个交代。”

其实,得知容钰无碍之后,云瑶也想了很多,容家也好,她也好,都不想卷入夺帝的纷争中去,可是若不放过她的孩子,也就别怪她六亲不认。

“那就好,钰儿怎么还不醒。”容太夫人看着昏迷中的容钰,十分担心的对府医问道。

府医看了一眼灵宓,微微低头,没有开口。

“你是?”

“见过老夫人,我是灵宓,小姐的丫鬟之一,奉命来照顾小公子。”灵宓拱手行礼后道,拱手行礼除了男子之间,江湖中人也会如此。

“照实说,钰儿的病情到底如何?”容太夫人看了看灵宓,不吭不卑,她虽然不管府中的大小事务,但也并非不闻不问,兰溶月与鬼阁的关系容太夫人也隐约察觉到一些。

“这…”灵宓有些为难,兰溶月既没吩咐她说出来,可也没吩咐她不说,灵宓思虑再三,不能让府中人误会了兰溶月,“小公子是封住穴道后一掌打入荷花池的,内力震断了小公子的经脉,不过不用担心,小姐已经为小公子重新续脉,并让九儿打通了小公子的任督二脉,服下了朱果,可能是因为朱果药效的缘故小公子还未醒来。”

灵宓的话很简单,但却说出来重点。

云瑶、容靖、容太夫人以及匆忙赶回来的容潋听闻后,立即明白过来,若不是兰溶月,只怕长孙府的府医难以医治容钰,此举无疑是直接要了容钰的命,不仅如此,还能借机挑衅兰溶月和容家众人的关系。

若是因兰溶月结仇的缘故倒是容钰去世,只怕容家所有人和兰溶月之间都会心生间隙。

众人都明白灵宓是故意说出来的,但却也不得不承认灵宓说的是实情。

众人沉默了许久,云瑶看着还未醒来的容钰,擦拭掉了眼角的泪水。

“奶奶放心,我是容家的媳妇。”

云瑶已经做出了决定,她是容靖的夫人,容钰的母亲,比起帝王之家,她更在乎容家,母亲也好,兄弟也好,都不能伤害她的孩子。

“苦了你了,以后少进宫吧。”

“谢谢奶奶。”

云瑶知道,容太夫人是不想让她为难,欣慰的同时有感慨宫中的争斗,这些年她生活在容家,全家和和睦睦,没有争斗,宫中终究不是容家,她在容家过着安慰的生活都快忘了宫中的尔虞我诈了。

灵宓看了看云瑶,心中划过一丝异样,感觉到呼吸的变化,立即看向昏迷中的容钰。

“小公子醒了。”

“钰儿,终于醒了,你吓死娘亲了。”云瑶立即握住容钰的手,眼泪滑落,自从容钰出生后,这是第二次让她如此害怕。

“我没事,姐姐呢?”容钰来不及查看四周,急忙问道,声音沙哑,说话的时候喉咙传来阵阵吃痛。

灵宓闻言,心中微微松了一口。

还好不是用百年难得的朱果救的不是一个白野狼,最少容家人待小姐是真心的。

兰溶月曾拜灵宓的父亲为师,灵宓的父亲虽未收兰溶月为徒,但却教了兰溶月不少,灵宓从小认识兰溶月,但却很少看到兰溶月发自内心的笑。

兰溶月的笑容很美,美得让人沉醉,笑容不空洞,却让人看不到真心。

除了报仇之外,她最希望的就是兰溶月能个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

兰溶月是她的依靠,可是她却无法成为兰溶月的依靠。

“溶月没事,钰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容太夫人看着哭成泪人的云瑶,坐在床边,小声对容钰问道。

“他们要伤害姐姐,我不小心听到了,太奶奶,姐姐呢?咳…咳…”容钰忍着痛说完,说完后,咳嗽不止,喉咙中传来钻心的疼痛。

“灵宓姑娘,快给钰儿看看。”容潋和容靖异口同声,急忙道。

“小公子没事,吐水的时候伤到了喉痛,小公子,小姐没事,这几日小公子少说话,不然喉咙会很痛。”

容钰乖乖的点了点。

众人看了看灵宓,再看了看容钰,难道他们说的话容钰不信吗?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纠结,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

高兴的是容钰和兰溶月的关系,失望的当然是容钰竟然最关心兰溶月,众人不由得有些吃醋了。

“把这个含在口中,喉咙会舒服些。”灵宓看着众人的反应,从药箱中拿出一颗药丸递给容钰,借机直接忽略众人的视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