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以其人之道/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钰的消息传遍京城,容家老太君这几年甚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如今连容家太君都怒了,事情自然没那么简单结束。

夕阳西斜,看了一眼天空后看向晏苍岚道,“我该走了。”

“太阳明天依旧会升起,真希望时间可以停止。”晏苍岚不舍的松开了兰溶月腰间的手,曾经的那些过完,他没有从兰溶月眼中看到怜悯,口中听到安慰,她懂他,真好。

“你将人送给大伯了吗?”

“溶月的交代,岂敢不从。”

道别后,兰溶月离开,不过并未回镇国将军府而是去了距离长孙府两条街的巷子中。

“姐姐。”马车停下,無戾上车后,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撒娇。

“人呢?”

“容钰出事后,宴会没有终止,府中戒严,如今人还没出府。”無戾说完,犹豫片刻后道,“姐姐真打算放过平西王次世子吗?”

無戾心中不满,依他所见,直接把人抓过来,慢慢折磨致死才是上策,没想到兰溶月居然不动这个罪魁祸首。

“暂且不动。”

她自认为不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不过和容靖的承诺她会遵守。

虽说古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可也有亲疏之分。

“姐姐,动了他只怕会触怒宫中哪位,此事难免会让人借题发挥。”無戾犹豫了一下道,这半年来,兰溶月的手段柔和了很多,如今要顾及镇国将军府,自然要注意些。

“無戾,你是不是想说这半年来,我的手段过于柔和了。”创立鬼门之初,她下手从不留情,如今看看,她的手段的确柔和了些,其实,人就是这样有了顾虑之后,手段就会莫名的柔和起来。

兰溶月伸出手,肌肤胜雪,十指纤纤,她心中明白,柔和是保护不了身边的人的。

没有追杀兰鈭,没有亲手毁了东陵国,不是她不做,而是因为时机未到,她有了想要保护的人,为此她不得不做一些改变。

尽管这些改变在鬼门其他人眼中无疑是把之前的计划功亏一篑可是她依旧没有顾及到所有人的想法,从这点上来说,她是自私的。

“姐姐高兴就好。”

無戾的想法很简单,兰溶月高兴就好。

“無戾,真正困难的路才开始,但我永远尊重你们所有人的选择。”

“姐姐,我只要陪在你身边,不要赶我走。”無戾不顾其他,抓住了兰溶月的手,这一双手尽管寒冷如冰,却是他唯一的救赎。

“没说要赶你走,你叫我一声姐姐,你永远是我的弟弟。”兰溶月摸了摸無戾的头发,不由得想起了初见时的情形,双目尽是戾气,神情紧绷,宛若惊弓之鸟。

“姐姐,一言为定,不许反悔。”

“一言为定。”

经过一下午的调息,九儿的内力恢复了很多,一路上沉默着一言不发。

“無戾,今日过后,随我回镇国将军府好不好?”

“姐姐想让我保护容钰吗?我愿意答应姐姐,可是…”無戾微微低头,眼底闪过一丝纠结,想要答应,却知道为兰溶月好就不应该答应,况且在将军府中,容钰根本不需要外人的保护,出府的时候他也很愿意保护兰溶月在乎的人,明里暗里都好。

“無戾现在长大了,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了,不要想太多,人不可能藏一辈子,而且也藏不住。”兰溶月看着無戾的脸颊,眉宇之间有两份相似,就算被人察觉,一时间也无人可以查到無戾的身世。

“好。”

兰溶月和無戾之间打哑谜的聊天九儿已经习惯了,零露专心的奋斗着盘中的点心,直接当做没听见。

“说说你是怎么教零露的。”兰溶月看向無戾,看着零露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突然有些好奇了。

“刨根问底的人死得快。”無戾看向兰溶月,露出两个小虎牙,脸上洋溢着无害的笑容,十分认真的撒娇道。

無戾的话,零露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心想:这个人太可怕了,笑着的时候比冷着脸的时候还要可怕,她专心的吃点心,嗯,专心的吃点心。

“零露,你这样吃下去姐姐会养不起的,要不让你去琴无忧哪里待一段时间。”無戾微笑着看向零露,居然心中敢想着说他笑着很可怕,想起前几天琴无忧得罪了他,于是决定提议让琴无忧和零露两个人没事互相折磨一番,想想就觉得有趣。

“不要,我不去。”零露萌萌的眼睛无辜的盯着兰溶月,看了看锦盒中还剩着的点心,合上锦盒,模样仿佛再说,我不吃了,小姐,别赶我走,我很好养的。

“好了,無戾别逗零露了,人出现了,交给你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走出长孙府,上马车后,兰溶月对無戾道。

“姐姐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無戾说完,消失在马车中。

“小姐,他可是皇家长孙。”九儿犹豫再三后开口道。

“小弟也是容家长孙,这位皇长孙年纪不大,无恶不作,根据查证,东宫失踪的宫女太监不少人是他的手笔,拿他开刀,不为过。”

九儿曾嫁入官家,死过一次,失去过一个孩子,九儿的心是死的,但面对孩子却又有柔弱的一面,这也是兰溶月留九儿再身边的愿意之一。

曾经兰溶月真的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心太硬,不喜不悲,许是因为太过于悲伤,她自己都看不清自己了。

九儿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与此同时,豪华的皇家马车内。

“刺…”少年刺客二字还没有说出口,就立即被人点住了穴道。

“好丑,真是脏了小爷的手。”無戾看了看昏迷的少年,露出一副十分无害又充满嫌弃的笑容后,提起少年,经过闹市区的时候,消失在人群中。

在路口的时候,無戾领着少年上了马车。

“姐姐,人带来了。”

“走吧。”

马车穿过闹市区,在一个充满淡淡鱼腥味的地方停下来,下马车后,进了一个破烂而不起眼的院子,走进院子,房屋看上去也是破破烂烂,兰溶月走到角落,不知道做了什么,瞬间,整个房子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别有洞天瞬间呈现在眼前。

“长鸣哥哥还真厉害。”無戾十分认真的夸奖道。

“谁是你哥哥。”姬长鸣从屋内出来,瞪了瞪無戾一眼道。

他只有一个妹妹,才不要一个会读心术的弟弟呢?太可怕了。

無戾的笑容看上去很无害,实际则是有毒。無戾的笑容只有在面对兰溶月的时候是无害的。

“我还以为长鸣哥哥失踪了呢?”兰溶月看向姬长鸣,心想,这就不藏了,真是无趣。

“以为我失踪了都不派人找找我,那个人真的值得你耗费那么多心思吗?丫头,你可不是一个自找麻烦的人。”姬长鸣看了看無戾脚边的人,神情并不觉得惊讶,那眼神仿佛已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没有任何波澜。“皇长孙,臭丫头,你越来越会惹麻烦了。”

“长鸣哥哥这是想要求情吗?”兰溶月看向姬长鸣,眼底的复杂,姬长鸣看得十分清楚。

“不,知道丫头要惹麻烦,刻意给你准备了一个箱子,能装水且密不透风。”

“长鸣哥哥也打算自找麻烦吗?”

“臭丫头,早就是一个船上的人了,你有麻烦,我还能幸免吗?”

無戾盯着姬长鸣,看得姬长鸣头皮发麻。

“我说小無戾,你师父有信给你,自己去书房拿。”

“长鸣哥哥,想要把我赶走直说,别给我耍心机,你偏不了我。”無戾神情中带着三分不悦,在鬼门中,有两个人能制服無戾,一个是用武力的枫无涯,另一个是让無戾一听即从的兰溶月,除此之外,無戾就是一个混世魔王。

“臭小子,都跟你说了,我不是你哥哥,还有,我耍心机又如何,有本事你别看啊。”姬长鸣光明正大的说道,跟無戾耍心机的确没必要,只要無戾想,连他内心最深处的秘密都骗过不無戾。

机关术、读心术,隐身术等这些与世俱来家族还真是可怕。

“哼…这一次我就让你得逞。”無戾看了兰溶月一眼,不悦的踢了一脚被封住穴道皇长孙,虽然不是十分用力,但一脚踢在了关键部位,皇长孙疼得脸色发白。

“小姐,我们先出去。”九儿拉一下零露,两人离开房间,至于地上的人谁也没有在乎,因为秘密是不怕一个死人听到的。

几人离开后,兰溶月和姬长鸣同时沉默了。

“长鸣哥哥,还决定复仇吗?”兰溶月看向姬长鸣,自从救了姬长鸣之后,她是第二次问姬长鸣这个问题,第一个是姬长鸣生不如死的时候,第二次是机会正好的时候。

“丫头,姬氏一族,数百条性命,我要让平西王一家,太子一脉为其陪葬,如今就从他开始。”姬长鸣说话间,指了指早就准备好的箱子,这个箱子不是用在做其他的,就是用来将这位皇长孙送上天堂的。

在得知晏苍岚身份的时候,姬长鸣也曾犹豫过是否要放弃复仇,若兰溶月让他放弃,他必然不会再有动作。

“丫头,晏苍岚的身世你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哥哥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兰溶月看向姬长鸣,从最初认识姬长鸣的时候,姬长鸣就是一个爱管闲事的性子,总是想尽办法逗她开心,只是见过晏苍岚,知道晏苍岚的身份后居然没有告诉她,也没有阻止她,兰溶月觉得意外。

“十年前,他去天机阁之前曾去过姬家,当时他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父亲见过他之后还曾说,若他夺天下,姬家在能力范围之内助他一臂之力,只是后来姬家拒绝了太子和平西王的请求,倒是了灭族之仇。”姬长鸣带着三分犹豫,终于继续开口道,“姬家被灭门之前,他曾给父亲写过信,让父亲带姬家人离开,只是信晚了一步,收到信后父亲还来不及安排,第二天整个姬家就付之一炬。”

兰溶月心中惊讶,却不知该作何反应,当初觊觎姬家的人很多,她也是其中一人,只是姬家与江湖人士相交甚好,却从不参与到朝野的争斗中去,平西王和云渊行动,她带人匆忙赶到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长鸣哥哥,你相信他吗?”兰溶月口中的他自然是指晏苍岚。

“或许。”要说信任晏苍岚,单是晏苍岚,他不信,但晏苍岚曾说,天下不及兰溶月半分,就凭晏苍岚对兰溶月的这份心,他信。

只是姬长鸣并不打算将晏苍岚曾经说的那些话告诉兰溶月。

“奇奇怪怪的,长鸣哥哥,你要不要换一个地方藏身。”院落虽然简陋,但却是别有洞天年,距离河边很近,同时距离鱼市也很近,一年四季人都很多,大隐于市,的确是最佳的藏身之地,直至一出门就能闻到鱼腥味。

“暂且不用。”姬长鸣看了一眼兰溶月,似乎是在想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两人聊了大约两刻钟,零露提着一个篮子走了进来。

“姐姐,我准备了一些好东西。”零露和兰溶月保持一段距离后,掀开篮子上盖着的布,兰溶月看着篮子中的水蛇,直接后退了两步。

“的确是好东西。”零露见兰溶月的样子,边说边盖上把布重新盖上。

“小金说水蛇和它是敌人,所有不用手下留情。”零露顺利又直接的把小金给出卖了,小金从零露手腕上探出头,溜了出来,向门外爬出去。

姬长鸣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他认识兰溶月十多年了,自然知道兰溶月的弱点,兰溶月最讨厌滑溜溜的动物和四只叫以上的动物,见到之后,绝不会手下留情。

“九儿,把他哑穴解开。”

“你们要干什么?”解开穴道后,想要逃,却发现根本动不了。

“你说呢?听说你是皇后和太子的宝贝,我还真没看出来。”兰溶月蹲下,仔细敲了敲之后道,与云渊有两分相似,十三四岁丹凤眼中带着一丝阴冷,看上去就让人讨要。

“你敢动我父王和皇爷爷不会放过你的。”声音中透彻淡淡的颤抖,神情中依旧带着狂傲,似乎一点都看不清自己的立场。

虽然说十三四岁的孩子不一定有多么聪明,可是蠢成这样的还真是不多见。

“你可正是个宝贝。”

兰溶月说完,刚走进来的無戾似乎读懂了兰溶月眼底的意思,兰溶月还未开口,立即封住了哑穴。

“姐姐,怎么做。”無戾兴致勃勃的等着吩咐。

“震断全身经脉,装点淤泥,放入箱子中,三分之二就好,别给淹死了,顺便把零露准备的小东西装进去,派人送入东宫。”

兰溶月连水蛇这两个字都不说出来,足以见得兰溶月多讨厌水蛇。

九儿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篮子,再看了看兰溶月,还未来得及开口,無戾的话就从耳边传来,“零露,回去之后好好洗洗。”

“是。”零露乖乖的点了点头道,心中不明,她这算是立功吗?可怎么感觉她又热兰溶月讨厌了呢?

九儿心中无奈,此时却不好安慰零露。

“無戾,顺便折断手脚经脉,喉骨也给废了。”姬长鸣看了看想好昏死过去的皇长孙却偏偏又昏迷不过去的人补充道。

“长鸣哥哥,以后我们一定要多多相处才是,不然你不了解我,我们之间会有代沟的。”無戾十分无辜的说道。

“臭小子,你知道代沟是什么吗?”

“长鸣哥哥比我大12岁,也就是大一轮,一轮还不足以有代沟啊,姐姐,我说的对吗?”無戾邀功道。

其实,無戾在兰溶月面前就是小孩子心性。

鬼门七阁中,姬长鸣对兰溶月是最特别的,灵宓是陪伴在兰溶月身边最久的,無戾嫉妒姬长鸣在兰溶月心中的特别,于是一找到机会就和姬长鸣抬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