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还治其人之身/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医院内,云锐奄奄一息。

国师府内,晏苍岚一袭白衣,气质若仙,银色面具下只留一双深邃淡漠的双目。

“少主,小姐进宫了?”一个身着白衣,带着面具的女子走到晏苍岚的身后禀报道,言语之间,隐约透着些许担忧。

“皇长孙情况如何?”

“奄奄一息,皇后已经派人悄悄寻找老国师了,王太医约莫一刻钟后能抵达太医院。”

“知道了,下去吧。”

白衣女子犹豫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担忧,点头退下。

国师府的侍女一应皆是白衣,国师府的侍女大多出自于天机阁,侍卫、小厮同样也是。

与此同时,兰溶月已经抵达太医院,不急不躁的神情像是来观光,让人一看就觉得生气。

“溶月见过皇后娘娘。”虽然开口问候,却并未行礼。

洛盈看着兰溶月,眼底深处泛出淡淡的杀意,兰溶月在云天国差点害死了云渊,如今云锐出事,显然与前任的人脱不了关系。

容钰刚刚出事,云锐就出事,方式如出一辙,显然是在报复,洛盈一时间无法确定是谁所为,是兰溶月还是容家人。

洛盈了解容家人,以牙还牙是那人的手段,可是那人如今并不在京城。

“免礼。”洛盈看向兰溶月,一袭浅紫色长裙,年纪轻轻,却透着几分上位者的气势,倾城之貌,让人本能的觉得危险,“听闻兰小姐医术绝佳,匆匆请兰小姐前来,还请兰小姐出手相救本宫皇孙。”

本宫二字,洛盈已经摆出了自己的身份,言语之间虽是请求,实则是告诉兰溶月不容许拒绝。

云渊听闻情况后匆匆赶来,看到兰溶月后,云渊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昨日容钰出事,今日就换成了云锐,他心中笃定,此事与兰溶月脱不了关系。

兰溶月来京城后,云渊派人查过兰溶月,但却依旧摸不清兰溶月的目的。兰溶月进入镇国将军府目的是什么,需要一个身份背景还是因为他的缘故。

镇国将军府向来不参与皇子之间的争斗,如今因为兰溶月似乎在发生变化,设计容钰,云渊就是为了试探镇国将军府的态度。“你怎么会在这里,锐儿出事,是不是你所为。”云渊愤怒的看向兰溶月,一副责问的模样,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一抹笑容,宛若春风拂过,遍山花开。

责问她吗?是她所为,她也不会承认。

震怒之下脑子都不会转弯了,一个轻易失去理智的人,不知道作为对手。

“太子殿下此言,溶月可不敢出手救人了,万一皇长孙有个万一,我岂不是要担这责任,毫无证据就直接栽赃陷害,昔日倒是溶月高看了太子。”兰溶月说完后,目光看向洛盈,这位皇后很厉害,喜怒无形于色,心事无从人知,洛盈的名字她早就听说过,只是今日见面,让她本能的觉得洛盈很危险,“皇后娘娘,皇长孙的病情请赎我无能为力。”

语毕,兰溶月打算转身离去。

周太医一旁,急出了一身冷汗,床上云锐脸色又苍白了许多,腹中传来涌动。

“站住,兰溶月,锐儿出事,的确没有证据是你所为,若是让本宫找到了证据,就算你有容家的背景,本宫都不会心思手软,今日若是你不救人,烟雨阁休想再立足于京城。”洛盈目露杀意,身边的太医,宫女,身为微微一颤。

洛盈能稳坐皇后之位,除了身后是平西王府之外,还是一个有手段的人,否则又岂能在后宫生存。

“皇后娘娘威胁我吗?先不说一个烟雨阁我还不放在眼中,倒是皇后真的打算得罪天涯海阁吗?”天涯海阁为众商人之首,虽说民不与官斗,但天涯海阁同样手系官家命脉。

“你…”洛盈也没料到,兰溶月不仅不在乎镇国将军府,更加不怕天涯海阁因此而受牵连,天海雅阁创立于十年前,细想下来,与兰溶月就算有关系,也不答应有多深的关系。

一时间,洛盈有些拿捏不住叫兰溶月。

“皇后娘娘,溶月敬你是一国之母,但不表示可以欺负到我头上,就算没有镇国将军府的背景,皇后娘娘觉得溶月是人人拿捏之辈吗?”

洛盈神情中闪过意外,她没有想到兰溶月会直接这么说,如今她倒是有些看不懂兰溶月了。

六月的夏天,天气炎热,屋内却寒冷如冰,散发着冷气。

周太医心跳加速,额头泛起汗珠,顶着冷气,“娘娘,皇长孙腹中有…水蛇。”

周太医一句话,房间内静了下来,兰溶月嫌弃的退后两步,明明早预料到了眼前的场景,心想,用水蛇还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万一跑出来了多恶心。

“什么?”洛盈看向云锐的腹部,果然看到腹部有东西在动。

云锐被锁在箱子里面的时候,身体冰冷,水蛇寻得一个暖和的地方沉睡,如今被救治,温度过高,水蛇便醒来。

兰溶月正在想怎么回避自己,便听见侍卫的禀报。

“娘娘,王太医到了。”

一个白发老者走进来,身后药童拧着药箱,未请安,直接走到窗边开始为云锐把脉、检查。

王太医之名兰溶月也听说过一二,医术绝佳,医者仁心,虽是宫中太医,但却从不拒绝平民,除了医术卓绝之外,声望也甚高。

云锐经脉已经废了,重塑经脉,以这个世界的医术不可能做到,就是放在21世纪也没有人能够做到,救活了也只能说还活着,生不如死。

王太医拿出银针,封住了云锐腹部水蛇的移动,额头冒出淡淡汗珠。

好狠毒的手段,四肢经脉全废,喉骨已碎,身中蛇毒,就算解毒之后双目也会失明,伤势如此之重,却还能活着,莫非是大还丹。

王太医心想,此次进宫,只怕是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敢为这位小姐可是鬼医。”

鬼医以面具识人,无人得见其真容,传闻虽多,可信度却不高。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若是,还请小姐出手相助。”腹中的水蛇,王太医自认为没有本事取出来,若是死在云锐腹中,云锐也必死无疑。

听到兰溶月的话,王太医心想,早知道他就不参合进来了,他一生以治病救人为己任,从来不想参与到这些争斗之中。

大还丹是鬼阁贩卖的丹药,千金难求,丹药只卖会员客户,会员的级别不同,可购买的丹药也不同,传闻鬼阁是鬼医所创,看来事情只怕要更为复杂一些。

银针虽暂时能稳住云锐体内的水蛇,却无法让水蛇出来,就算能杀死水蛇,可只要水蛇不离开云锐的身体,云锐就必死无疑。

“出手相处,王太医这是想将难题就给我吗?”

王太医做了几十年的太医,对宫中的事情自然是了然指掌,皇室幸秘只怕也知道不少,而且这位王太医与老国师之间似乎关系不错。“兰小姐误会了,老夫医术悠闲,无法取出殿下。体内的水蛇,早就听闻鬼医会疗白骨以及换颜术,想必去除皇长孙体内的水蛇这点小事难不倒鬼医才是。”王太医能控制水蛇的活动,但取出水蛇无无能为力。

这是在给她带高帽子吗?不过,她本来也没打算要了云锐的命,比起死,生不如死更加难受。

“能的王太医夸奖,还真是我的荣幸,取出水蛇倒是不难,不过王太医可听说过一句话。”

两人的对话,洛盈没有开口,无能她要如何对付兰溶月,眼下医治云锐比较重要。云渊好几次想要开口都被洛盈阻止了。

“什么?”王太医不明的看向兰溶月。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兰溶月的一句话,所有人都惊讶了,没想到兰溶月此时此刻竟然还在谈条件。

洛盈心中泛起杀意,兰溶月必除。

无论兰溶月是否与容家有关,都必须死。

“你想要什么?”洛盈咬紧牙开口道。

“千年血灵芝。”

从一开始兰溶月的目的就是一石三鸟。

一是,解噬魂蛊会让晏苍岚命悬一线,必须以药物为辅佐,其中最佳的补品便是血灵芝;二是为容钰报仇;最后一点则是因为云锐的身份,云锐是云渊的长子,也是嫡子,朝中支持云渊的人有一部分是来自于云锐母亲的家族,若没了云锐,那些支持的人也会保持中立,既然决定携手而行,她当然也不会闲着。

既然算计了,一举多得放不辜负她费心机。

“好。”

千年灵芝难得,千年血灵芝更是至宝,更有传闻服用一小块可以延寿十年,宫中有有一株血灵芝就在洛溪手中。

“成交,都出去吧,我医治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兰溶月看了看屋内的人,零露会驭蛇,要去除皇长孙体内的水蛇不难,前提是无人存在。

零露的能力的确不易让太多人知晓,至于王太医,兰溶月并不担心,医术高明是不错,单凭医术高明是不可能做几十年御医的,此人口风很紧。

“不行。”洛盈不信任兰溶月,自然不会让兰溶月独自医治云锐。

“王太医可以留下。”

洛盈看了看王太医,王太医点了点头,洛盈随后迈步离开。众人离开后,屋内只剩下昏迷的云锐、兰溶月、零露以及王太医四人。

“王太医,麻烦你把银针拔掉。”

王太医闻言,神情犹豫的看向兰溶月,心中不解,若去掉银针,水蛇随时有可能要了皇长孙的性命,“这…”

“快点。”零露看了一眼,嫌弃的催促道。水蛇也是蛇,有小金这个蛇皇在,能令天下蛇类臣服,区区一条水蛇,不在话下。

王太医看了一眼兰溶月,取下云锐身上的银针。

银针取下后,水蛇得到解放,却如死了一半,没有丝毫的动静。

零露走到云锐身边,手指轻轻滑云锐的腹部,兰溶月立即转身,当做看不到那一幕。

水蛇似乎能听懂零露的话一般,慢慢的从云锐的口中滑出来,那副模样,越看越让人觉得恶心。

水蛇出来后,王太医看向零露,“驭蛇人,没想到老夫平生还能见到再见到驭蛇人。”

零露毫无反应,将手洗干净后走到兰溶月身边。

“王太医,承诺我已经完成了,以您的医术,抱皇长孙一命想必不难。”

王太医看了一眼兰溶月,此女貌美,心思更加缜密,故意将零露的能力暴漏在他面前,就是笃定了他不会说出去,看似是他可以借此事要挟兰溶月,可兰溶月并不是怕要挟之人,敢泄露出来就不怕被人知晓,如此被要挟的人反倒是他了。

“一箭三雕,兰小姐好本事。”王太医看向兰溶月,他未曾见过兰溶月的医术,但如此深的心思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她和国师简直是如出一辙。在外人看来,她是步步算计,其实她根本就没有费心算计,本能的就会将利益发挥到最大。

王太医心中忍不住想,若这二人联手,这天下只怕是要变天了。

“多谢夸奖。”

“血灵芝的确是上好的药材,要解噬魂蛊的确需要血灵芝,方能维持体内的元气,不知兰小姐有几分把握解噬魂蛊。”

王太医与老国师是至交,自然知道晏苍岚体内的噬魂蛊,这些年来,他一直研究无果,没想到还有人能解噬魂蛊。

“噬魂蛊不好解。”兰溶月看向王太医,这些年控制晏苍岚体内噬魂蛊的应该就是王太医,知道驭蛇人,知道噬魂蛊,这个王太医知道的还真不少。

王太医一边施针稳住云锐心脉,一边对兰溶月道,“巫山灵女能解噬魂蛊,这是最早的传闻,巫山中人向来神秘,近三十年来的传闻却是巫族灵女能解噬魂蛊,兰小姐可知巫族灵女和巫山灵女的区别。”

“不知道。”无论王太医的目的是什么,兰溶月都会装作不知道,毕竟关于巫族灵女的传闻太多了。

“若是兰小姐想要知道,欢迎来老夫府上一叙。”

“好,改日一定登门拜访。”兰溶月看了一眼王太医,从药箱中拿出一颗瓷瓶,倒出一颗丹药递给王太医。“王太医,这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先走一步。”

王太医接过药丸,兰溶月转身离开,零露提着药箱,紧随其后。

王太医看着手中的药丸,鬼阁的丹药他也曾购买来研究过,不过很可惜,一无所获,他一直很想知道是如何做出来寺中无果。“兰小姐,陛下召见。”兰溶月刚走出房门,一个早就在门口候着的公公道。

“好。”

根据风无邪的情报,云颢曾经秘密去过东陵一次,从目的来看,应该是要带晏苍岚会云天国,不过好像失败了。

云颢难测,兰溶月一直猜不透云颢的目的。

立云渊为太子若是因为局势,那么没有传位于云渊的打算又是因为什么,平西王府势力越来愈大,就算传位于云渊也不能保证有一天不会谋反。

兰溶月早就相见一次,今日也算是一个机会。

零露提着药箱,跟在兰溶月身后,走了几步,公公停下脚步,“陛下只召见兰小姐一人。”

零露略带担忧的看向兰溶月,她虽会一些武功,可惜功力不济,九儿不在,早知道应该让灵宓虽小姐进宫才是,“小姐。”

兰溶月点了点头,停下脚步后道,“零露,你先离宫。”

“是。”零露看了公公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云天国的皇宫比东陵大上数倍,兰溶月本身是个路痴,记不住宫中复杂的路,于是干脆不记,乖乖跟着。

兰溶月离开房间后,王太医救治了一番,云锐的性命终于抱住了。

“王太医,锐儿情况如何?”

“回娘娘,皇长孙殿下四肢经脉已断,喉骨已碎,就算医治好了,只怕也是全身瘫痪,除非能找到黑羽草续脉。”

黑羽草是传说中的神药,传闻甚多,却无人见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