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边关行(1)/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红色的宫殿内,兰溶月初次见到七国霸主云颢。

七国之中,云天国势力最强,云颢登基三十多年,也算是难得的明君,云天国皇家的争斗不断,皇位向来是有能者居住。

云天国诸多皇子中,只要年满十五,便可为自己的将来铺路,前提及是不殃及百姓。也就是说十五岁之间,不允许伤及兄弟之间的性命,十五岁之后便是百无禁忌。

御书房内,云颢正在批阅奏折,虽已经五十多岁了,五官依旧棱角分明,两鬓的白发不显苍老,反而多了些精神,上位者的气势让兰溶月心跳加快了稍许。

帝位之路,从来不缺乏血腥,云颢皇子众多,如今还活着的却自有四位了,其中属侥幸的是九皇子,也就是晏苍岚,毕竟在外人看来,晏苍岚是被囚禁的,一个被囚禁的皇子,知道实情的都又不多,放眼朝中不知情的大臣,都会觉得其没有价值。

“溶月见过陛下。”

云颢并未停下手中的朱砂笔,一支朱砂笔,手握天下百姓,生死大权。

兰溶月略微低头,却又恰好看到云颢的动作,云颢没有发话,兰溶月并未起身,这算是她对这个七国霸主的尊重。

“起来吧。”云颢放心手中的朱砂笔,看向兰溶月,看来不只是有容貌,胆量,心智都不错。

云颢能放任皇子之间的争斗,治理一国,天下大权,需要的强者,一个聪明,拥有倾世容貌的女人注定不适合做天下霸主身后的女人。

“多谢陛下。”

兰溶月从云颢的眼神中读到了欣赏和不喜,她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在意。对于自己不在乎的人的态度,她向来不会去重视。

“边关刚传来的八百里加急。”云颢说完,身边的太监将信件递给兰溶月。

兰溶月并未接过太监递过来的信件,而是看向云颢,八百里加急可不是她一个小女子能看的,云颢究竟想做什么,除掉她,还是为难她。

“溶月与陛下非亲非故,不知陛下何意。”

“好一个非亲非故,近二十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说话间,云颢看见了兰溶月腰间的玉佩,先帝所赐,难怪会有恃无恐,看来容家当真是在乎这个女子。

云颢心中最大的疑问兰溶月和容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要知道容家的人可不是谁都能轻易蛊惑的。

“溶月多谢陛下夸奖。”

“你还是看看吧,边关传来的八百里加急,会有你想要知道的消息。”云颢看向兰溶月,神色不明。

兰溶月同样猜不到云颢的用意,刚刚她的态度很不敬,若是换做兰嗣的话,绝对会想要除她而后快,可是云颢的态度却让她有些看不透。

从云天国的治理来看,她也觉得云颢是一个难得的明君,只是那一双手从来不介意沾满血腥,这点倒是和晏苍岚很相似,应该说不愧是父子吧。

兰溶月拿过太监手中的信件,看过后,心跳加快了两拍,神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信件中写明的是刚刚边关传过来的情报,北齐进攻云天国,容泽在对战中受伤,伤势严重。

“溶月不明白陛下何意。”

边境战况,云颢要商议也应该是找容潋亦或者容靖,而不是找她。

“北齐有一支军队,军队中以狼为先锋,而那些狼从小在厮杀中长大,十分擅长捕食,凡是被狼咬过的人十有八九难以抱住性命。”

云颢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兰溶月的脸色,兰溶月必他想象中的还要冷静。

“所以呢?与我何干。”

兰溶月努力维持表面上的平静,北齐可汗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一直想要南下,前天收到消息,北齐与苍暝突然停战,如今急忙挥军云天国,其中必然不会单纯。

晏苍岚似乎对苍暝国的事情十分陌生,两重人格,根据目前的情况,最大的可能便是唤醒晏苍岚的另一重人格很有可能会让晏苍岚体内的噬魂蛊提前发作。

北齐进攻云天国,容泽身受重伤,若她真的在乎容家,就绝不会对此事置之不理。

云颢的打算到底是什么?

“朕已经下旨,让镇国将军赶赴边关,以守卫云天国太平。”

云颢想看的是兰溶月对此事是不是真的无动于衷。

在云颢的眼中,人的存在就是要发挥最大的价值,而容家的价值就是统帅千军,维护云天国的和平,身为帝君,就决不能为感情所扰。

“陛下是想让我赶赴边关吗?天下如何,百姓如何,与我无关,我想要知道的是我有什么好处。”兰溶月看向云颢,有些猜不透云颢的打算。

让她远离京城吗?理由是什么?她对云锐出手的惩罚,若云颢是一个重视亲情的人,显然这个理由成立,但事实却是云颢是一个薄情的人,子嗣的性命在云颢的眼中只怕不如天下太平来得重要。

云颢一定有其他目的,是什么?

兰溶月心中有无数揣测,可是就算她揣测再多,只怕这趟边关她都不得不去。

“没有好处,你也可以选择不去,毕竟身为一方将领,战死也是荣耀。”

云颢的话很直接,兰溶月不得不承认云颢说的是对的,心中写明,再派将领,说明容泽的情况十分严重,危机性命。

“我去,不过我要一个身份。”身为容家的人,就算没有身份出现在军中也会受人尊重,可是她知道,这个要求云颢一定会满足她。

“好,此次两国交战,正好还缺一名监军,朕让你以容昀的身份前往,而你的身份便是此次交战的监军,若是有失误,承担责任也与你无关,如何?”

人一旦有了软肋就容易被人威胁,云颢是在告诉她,若是此次军情有耽误,第一个受到惩罚的就是监军,若是她此次做出对云天国不利的事情,此去就算她抱住了容泽,也会失去容昀,这不是一个二选一的两难选择,而是给她两条死路。

若是她失败了,容家众人必然和她心生嫌隙。自然以为不会在成为她的靠山,只是她不明白的是云颢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好。”

无论云颢有什么目的,一箭几雕,她都不得不选,而且还么有退路。

“即刻启程。”

“是。”

云颢让身边的公公亲自送兰溶月离宫,连洛盈本想算计兰溶月都落空了。

兰溶月离开后,一袭白衣,带着面具的晏苍岚从暗门后走出来。

“陛下好算计。”

晏苍岚好几次都想要出来阻止,他终究没有打开那道暗门,晏苍岚知道,兰溶月心中是真的在乎容家的人,帝王家无亲情,可是他曾经得到过,虽然失去了,但他希望兰溶月心中能有温度,能享受家人的呵护。

晏苍岚没有出来,因为若走出来了,他怕克制不住自己阻止兰溶月,若是容泽真的性命堪忧,兰溶月一定会后悔,为了一个容钰,她就不惜对云锐下杀手,虽与容泽不曾见过,晏苍岚不想此事成为兰溶月心中一辈子的心结。

“朕已拟好圣旨,二十天后,九皇子与长孙文锦大婚。”

云颢看着带着面对的晏苍岚,心底深处,划过一丝又爱又恨。心中的复杂却没有表现在眼神和脸上,足以见得云颢心思之深,让人不寒而栗。

“此生我只娶兰溶月一人。”

云颢闻言,眉头微蹙。

“不要那么笃定,你有二十天的时间考虑。”云颢心中已有决策,神情中透着抗拒。

“无须考虑,我一生只要一人,足矣。”

“要娶她也不是不可以,二十天内,若她能从边关回来,朕就不在干涉你的婚事,若她不回来,你便与长孙文锦大婚,这是赌约,你敢不敢赌。”

帝王心,无须有情。

情爱二字,是帝王最致命的弱点。

若有情,就不配继承天下江山。

“好,我赌。”晏苍岚明白,这场赌约,他不得不接受。如今,他性命受制于人,受制的人还是自己的父亲,不,应该说是一国之君。

若是拒绝了,他不担心自己的性命,反而担心兰溶月的安全。

他太了解云颢,他是一个合格的帝君,但对家人而言,他就是一个疯子。

“很好。”

“这一句一定会赢。” 晏苍岚转身打算离去,走了几步,停下脚步,“这一局,我必须赢。”

“朕拭目以待。”

晏苍岚没再说话,转身从暗门离开。

云颢看着关上的暗门,眼底划过一丝冷意。

如今兰溶月的身份系这容家,平西王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如今云天国与楼兰国无战事,但平西王与楼兰国态度暧昧,容家必须存在,容家手中的兵权可以制约平西王。

晏苍岚是他所有子嗣中谁适合继承帝位的人,一个帝王不需要软肋,不能动兰溶月,不表示晏苍岚不可以另娶他人。

云颢叫来暗卫,吩咐几句之后,暗卫离开,云颢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算计。  晏苍岚心中计划的却是从京城抵达,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也需要四天的时间,二十天之内他会安排好一切,二十天的时间足以。

兰溶月出宫后,直接回了一趟将军府。

回将军府的时候,兰溶月直接回了玖熹院。

“丫头,出什么事了。”容太夫人看到兰溶月,急忙问道,容钰也围了上来。

“姐姐。”

“没事,太奶奶。”兰溶月说完,看了一眼太夫人院子内的小书房。

“钰儿,吃药的时间到了,先回自己的院子吃药。”容太夫人摸了摸容钰的头,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

“对了,等姐姐我都忘了时间了,姐姐,你等我,吃完药我马上过来。”容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中却十分清楚兰溶月与容太夫人有事相谈。

容钰离开后,無戾直接去了兰溶月的院子。

小书房内。

“丫头,出了什么事。”

“陛下让我去边关,以小叔叔的身份,太奶奶可有小舅舅的下落。”

“陛下让你监军?”容太夫人听过后,立即明白过来,心中却有些看不清云颢的打算,云颢的目的是什么,她一时间也揣测不出来。

“是。”

“是不是小泽出事了。”容太夫人紧紧握住双手,这一辈子她再也不想看的容家有人死在战场上了,这一生她最在乎的两个男人都死在战场上,足够了。

“嗯,受伤,性命无忧。”

根据云颢的话,若无意外,容泽应该是被狼咬伤的,此事可轻可重,只要没看到容泽,她就无法判断。

“那就好,丫头,陛下圣旨未下,太奶奶这就进宫,替你拒绝陛下。”容太夫人立即道,当年她暗中扶持云颢登基为帝,不为私心,只为先帝吩咐和百姓。

云颢手段是狠毒了些,但当时云天国内忧外患,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

“不,陛下给我监军的令牌,暂时并未公布我的身份,但若我此事拒绝,抗旨的人就会便是小叔叔。”兰溶月担心的不只是容家,还有姬长鸣。

装监军令牌的檀木盒子是出自于姬家,虽然有些年代了,但除了姬长鸣这个姬家人之外,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姬家,云颢是在威胁她,若她抗旨,他便会问责云锐的事情。姬长鸣难逃一劫。

不愧是帝王,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对手了。

她这一生可不想要过着简单平凡的日子,有时候争斗也会很有趣。

人生可以有偶尔的安逸,若是安逸一辈子也无趣。

“丫头,告诉太奶奶,你还有其他的理由吗?”容太夫人看着兰溶月的坚决,以容家的身份,保护一个容昀还是可以的。

“有,我想证明我自己的能力,即便是在边关,若我想要,依旧可以与天一争雌雄。”无论云颢的目的是什么,这个挑战,她接受了,为家人,更为证明自己的能力。

云颢若是想除掉她,他也得掂量一下,若她死,云天国会如何。

“如此,就去吧,太奶奶只要你能平安回来就好。”容太夫人看向兰溶月,眼底多了一丝慈祥。“太奶奶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平安回来,我走后灵宓会留在京城,太奶奶若是有任何需要,可让人去鬼阁找灵宓,边关天高皇帝远,比起我自己,我反而担心家中的事情,我走后,只怕皇后会为难容家。”

云颢虽立云渊为太子,但这个太子实际上就是个摆设,手中虽握实权,但权力是不大,还不如晏苍岚这个国师,可是身后有平西王的支持。

根据昨夜她看的情报,长孙家的态度过于暧昧了些。

表面上像是和容家一样忠君,其实和太子以及另外两个皇子会将都有挂个,左右摇摆不定。

晏苍岚是国师,可是天机阁的阁主依旧是老国师,看上去晏苍岚手握天机阁,实情如何,兰溶月并不知道。青暝十三司是晏苍岚手中的势力,势力之大,远在鬼门之上,可若是要对抗天机阁,也势必会两败俱伤。

她答应云颢的提议,不是局势分析之下的结果,而是为容泽考虑的结果。

“放心,她没有证据,陛下也不会允许她借故动容家的。”容太夫人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多了一丝欣赏。

容太夫人活了这么多年,看上身边的亲人死去,看透了很多,她心中清楚,不能保护亲人一辈子,她的一辈子快到头了。

放眼容家,容潋和容泽善战,却不懂帝王心;容靖娶了云瑶,很多时候,立场很难选择。原以为让容昀做容家下一代的掌舵人,可容昀偏偏喜欢游历江湖。

七国天下未来如何,容太夫人心中也不知道,但容家一定要有未来。

“太奶奶,爷爷已经启程了,时候不早了,我得快马加鞭追上才行,若是家中有事,太奶奶一定要通知我。”“好。”

道别后,兰溶月回到明月阁,换上男装,带着零露和無戾离开。

容太夫人亲自送三人到门口,目光离去,心中有很多感慨,眼神中似乎看到了季无名的影子,神情中露出一丝欣慰。

容钰目送兰溶月离开后,眼睛一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