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边关行:容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边城

兰溶月刚刚准备好医治容泽所用的一切,容泽便被人送回府中,与此同时抵达的还有鬼门中人。

“姐姐,暗影求见。”無戾没想到,刚抵达边城就会收到暗影的求见,暗影以风无邪为首,主要负责重要情报传达,若非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启用暗影。

“無戾,召集鬼门中人,戒严。”

暗影求见,多半没好事,云颢派她来边城,京城之中怕是有不少人希望她再也回不去,暗影来得这么快兰溶月并不意外,看来风无邪只怕不久后也会亲自前来。

“是。”无论应声后,看向零露,“照顾好姐姐。”

零露乖乖的点了点头,呆萌的神情中,眼底尽是严肃。

無戾走出房间,苍鹰的鸣叫响彻了整个院落,原本藏在暗中的人新生警惕。

“少主,刺杀兰溶月,眼下是最好的时机。”容泽被送进屋内后,藏在暗中的杀手对煞冥道。

煞冥心中无奈,他堂堂绝煞楼的少主,本来想说在云天国不会遇到这个杀星,现在倒好,这个任务让他手足无措。

这次买家出的价很高他就觉得不对劲,来不及拒绝就被手下的草包接受了任务,急忙赶到边城,心想或许有意外也不说定,没想到真遇到兰溶月。

退钱,有损绝煞楼的生意。

不退钱,不仅是个赔本的买卖,兴许连他自己的性命都得搭进去。

这生意怎么看都不划算。

“少主…”

“闭嘴,本少主今天累了,休息好了明天再来。”煞冥无奈,有弱点的人是会容易被人利用,可是有弱点的人同样也是最凶险的,他宁愿在光明长大的去刺杀兰溶月,也不愿意在此时下手。

此时下手,若成功了自然是万事大吉。

若失败了,他只怕性命不保。

“你的决定很明智,滚出去,不要打扰姐姐,我既往不咎,若是你敢打扰姐姐,我就灭了绝煞楼。”

背后传来的声音让煞冥心中泛起一阵乐意,额头上冒出细汗。

“你怎么也在。”

煞冥打了一个冷颤,冬天的荷花池水可不好受,脏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很冷。

“姐姐今天不想杀人,你最好赶紧走,姐姐不想杀人,不代表我不想。”

無戾是有枫无涯亲自培养的,最早的时候,跟在兰溶月身边的人便是枫无涯,無戾了解兰溶月,但凡她出手救人的时候都不愿意杀人,尤其是今夜,容泽是兰溶月的亲人。

可是他例外。

“夜里好冷,小爷困了,撤了。”煞冥装样子道,在属下面前,他自认不能认怂,可是面对無戾,不认怂不行。

之前他打不过,如今的無戾似乎更加难测了,才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功力大进。

煞冥离开后,無戾抱着长剑,站在院中,脸上没有了可爱的笑容,目光没有焦距却让人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兰溶月端着蒸馏好的酒精走进屋内,容泽半坐在床上,看着走进来的兰溶月,一身男装,白皙的皮肤,俊俏的脸庞,公子无双,理当如是。

“你是月丫头?”容泽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疑问,一举一动之间优雅无比,全无女子的娇柔做作,看上去年龄偏小,乍看下都不会以为兰溶月是男子。

兰溶月将工具放在桌上,看着床上的男子,五官俊俏,菱角分明,许是常年征战的缘故,皮肤是淡淡的古铜色,目光有神,嘴唇微微泛白。

京城中想嫁容泽的人无数,都被容泽一一拒绝了。

容家中人,没有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说有也是自己看上之后的事情。

“二叔。”

“还真看不出来你是女子,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哪里走来的俊俏公子。”容泽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容家只有兰溶月这一个女子,自然是容家的明珠。

兰溶月涉足战场,其中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原因,容泽既高兴又害怕。

兰溶月还未抵达之前他就收到容太夫人的信件,让他无比照顾好兰溶月,只是近来军务繁忙,他虽有安排,但普通的军人又怎么敌得过江湖一流高手。

“多谢二叔夸奖,我先看看伤口。”

兰溶月心中松一口气,看来容泽比她想象中的更好相处,好相处就好。

“月丫头,我没事,修养几天就好了。”容泽微微低头,古铜色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就算兰溶月是他的侄女,可是他的伤势却不适合女子来检查。

“你,把二叔外衣脱掉。”兰溶月看向一旁的侍卫道。

“是。”侍卫看了看兰溶月,又看了看容泽,做出了选择,什么都不急容泽的伤势重要。

侍卫上前,刚想退去容泽的外衣,容泽立即出言制止道:“退下。”

“将军,您的伤势重要,切莫耽搁了。”侍卫看向容泽,开口劝解道。

兰溶月看了看侍卫,眼底闪过一丝不满,容泽如今双腿几乎无法动弹,看来伤势在腿上,劝解什么的似乎没有,“你出去吧。”

侍卫有些犹豫的看向兰溶月,“这…”

“你们将近是我二叔,难道不是我和他的关系更近一些。”

兰溶月看向侍卫,双眸中泛起淡淡的冷意,侍卫立即装模作样,落荒而逃。

“我这就出去。”

侍卫离开后,容泽心中一阵无奈,他的贴身侍卫没有那么容易被威胁,但却不能抗命,显然逃走是最好的选择。

“丫头,你还没嫁人呢?这么凶当心嫁不出去。”刚刚兰溶月眼底泛起的冷意是实实在在的,装模作样的时候都寒冷如冰,若是真的生气只怕会让人不寒而栗。

“会吗?我倒是觉得天下想要娶我的人很多。”兰溶月十分自恋的说道,其实兰溶月说的是实情,楼陵城当初离开东陵,其中就有晏苍岚的原因。

“我到觉得天下敢娶你的人不多。”

容泽曾与晏苍岚有过一面之缘,一个极其霸道且神秘的人。

兰溶月接过零露递过来的茶,顺手递给容泽,“二叔,喝杯茶吧。”

“你没下毒吧。”容泽接过茶,看向兰溶月,怎么觉得而有些危险呢?

“下了。”

“我正好渴了,月丫头递上来的茶,即便是下毒了我也喝。”容泽微笑着看向兰溶月,根据查到的消息,都说兰溶月是冷冰冰的,看来传闻大都是不准确的。

容泽饮下杯中的茶,突然发现手僵住了。

“丫头,你真下毒啊。”容泽无奈又意外,他以为兰溶月只是觉得他渴了,给他泡杯茶而已,没想到兰溶月真的下毒了。

“麻沸散,我的独门秘方。”

麻沸散的秘方是兰溶月在医书中看到,加以改善后的药,来源于二十一世纪的最新配方。

零露虽然呆萌了些,但做事还真是深得她心。

“丫头,你是女子,医治我的伤的确不便。”容泽看着兰溶月取过他手中的茶杯,神情十分无奈,他伤口在大腿外侧。

“我没说我是男子。”

兰溶月说话间,零露已经将剪刀递过去,兰溶月直接拿起剪刀将伤口部分的裤子全部剪掉,闻着药味就知道伤势在什么地方了,尤其是零露,对味道极其敏感。

零露准备茶不是因为怕容泽可口,而是好下麻沸散。

“丫头,你…”容泽脸颊有些发烫,兰溶月是他侄女这不错,来自于血脉的亲情让他认定兰溶月是他的亲人,可即便是亲人,兰溶月也是一个绝色少女,一身男装,依旧难掩绝代风华。

“放心,我一定嫁得出去的。”

兰溶月一句话让容泽十分无奈,容泽看着兰溶月的眼睛,目光停留在伤口上,慢慢剪去缠在伤口上的纱布。

褪去纱布,容泽的伤势比她想象中的感染还要严重得多。

她飞鸽传书让风无邪查过,北齐的狼队,狼是用毒药喂养的,自古战争最忌讳用的就是毒,没想到北齐竟然不惜做到这个地步。

“零露,准备酒精灯。”

零露听到吩咐,立即点燃酒精灯,这些医疗用品是从京城带过来的,零露跟在兰溶月身边,九儿和灵宓刻意给零露培训过。

“二叔,怕疼吗?”兰溶月眼神中闪烁着淡淡的心疼。

北齐此举,太狠了。

北齐争夺天下,若是因此取胜,只怕也不得民心。

“贞操都没了,害怕疼吗?”容泽一直看着兰溶月,自然不会错过兰溶月眼底的心疼和担忧。

容泽在信中一直都没有说,军医医治说他的这条腿就算是好了也会有残缺,他心中很不甘心,可是看着兰溶月担心的神情,忍不住打趣兰溶月。

“也是,腿保得住,不过就算有麻沸散,还是很疼的。”

兰溶月用的麻沸散只麻痹了容泽的身体,而非神经,伤势在腿上,兰溶月早有准备。

“放心,这点疼我还挺得住。”

兰溶月看着容泽自信的神情,拿起手术刀放在酒精灯上火烤,“二叔不愧是将军。”

没有消毒水,这是最好的消毒方式。

容泽看着兰溶月手中的手术刀,不知为何,心底竟然泛起了淡淡的退意,兰溶月专注的神情让他觉得十分危险。

兰溶月准备好一切后,零露拿出药箱中的口罩替兰溶月戴上。手术刀划破容泽以及感染的伤口,划开的同时,伤口传出淡淡的腥臭味,白色中泛着淡淡绿色的液体流出,兰溶月心微微一沉。

手术刀划破的伤口大约三寸,里面的皮肉已经全部感染,兰溶月看向容泽,若她不来,容泽的这条腿只怕是真的废了。

伤口传来的疼痛,容泽额头泛起汗珠,心中想的却是一定不能丢脸,兰溶月刚刚夸过他,若是叫出来有损兰溶月的夸奖。

容泽此刻正希望自己不能说话。

“零露,将纱布塞入二叔的口中。”

有了兰溶月的吩咐,零露立即拿去一小卷纱布直接塞入容泽的口中,动作全无温柔可言。

在零露的心中,对兰溶月动作要温柔,对点心要温柔,对小金要温柔,其他人免谈。

兰溶月细心的剔除伤口感染的皮肉,只是这个伤口要重新愈合只怕要一个月的时间,还好云颢并未隐瞒,她来之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带的药物都是有利于伤口反恢复觉得。

“二叔,忍住,忍不住可以晕过去。”兰溶月结果九儿递过来的酒壶,酒壶中装的是她提炼过的酒精,本来以为用不上,只是为了备用,没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酒精倒在伤口伤口,剧烈的疼痛让容泽冷汗直冒,用酒清洗伤口已经很疼了,如今更疼,似乎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很疼,容泽紧紧咬住口中的纱布。

兰溶月让九儿给用纱布塞住容泽的嘴,不是怕容泽叫出来,而是怕容泽咬伤自己。

容泽看着兰溶月,很想说,什么可以晕过去,他倒是想啊,可是痛却偏偏让他无法晕过去。

一遍遍清洗伤口,直到皮肉泛白,流出的血液趁鲜红色,疼痛已经让容泽麻木了,若是能开口,他真想骂兰溶月一顿,战场受伤稀松平常,可是这么疼还是第一次。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半时辰后,伤口终于处理好。

容泽已经在疼痛中麻木,昏迷过去。

兰溶月替容泽上好药之后,包扎好之后,又让赵婶送来一盆冷水,兰溶月将水变成冰,放在容泽的床边。

六月的北方,天气很热,伤口最忌讳感染。

“小姐,你先去休息,我看着他。”零露看着兰溶月疲惫的神情,一路上马不停蹄,如今有耗费太多心神。

“我没事,你在软榻上休息一下,等我查过这些之后再叫你换我。”兰溶月看着刚刚从容泽伤口流出的物质,她最讨厌的味道,可是容泽的伤似乎不简单。

“小姐…”零露还没说完,兰溶月就打断了零露的话,“去吧,晚些毒可能会发现变化。”

零露乖乖的点了点头,靠在软榻上休息。

时间一点点过去,黑夜中最黑暗的时候,几道黑影闯入,無戾放下手中的宝剑,以手代剑,一招毙命,几道黑影瞬间变成了尸体。

兰溶月救人的时候他不杀人,不表示兰溶月救完人之后他还不杀人。

闯入的人功夫不凡,但在無戾手中却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与其说是交锋,更像是单方面的刺杀。

“来人,去查查这些人什么来路。”

無戾说完,几道黑影出现,带着尸体,消失在院中。

兰溶月推开房门,正好看到飞跃出院外的声音。

“累了吧。”兰溶月走到無戾身边,伸出手,整理了一个無戾被风吹乱的长发。

“不累。”無戾嘴角露出可爱的笑容,兰溶月的一句关心似乎让所有的疲惫一扫而空,“姐姐去休息一下,我守着。”

“不急,我给你做点吃的,想吃什么。”

兰溶月的话,無戾想起了和兰溶月初见的时候,兰溶月救了他,带他到附近的农家,给他做了一碗面,一碗素面,却是他至今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面。”

“好,一起。”

無戾连连点头,天边泛起白光,杀手应该不会再来了,“嗯。”

厨房内轻微的响动,惊醒了赵婶。

赵婶走进厨房,看着兰溶月正在忙碌,受宠若惊道,“公子,我来吧。”

“不用,我来就好,你去休息吧。”

“人老了,习惯早起。”赵婶看着兰溶月,取代無戾的位置,开始烧火。

赵婶看着兰溶月的动作,一举一动,赏心悦目。

無戾看了看赵婶的眼睛,若是能挡得住,他绝对第一时间挡在赵婶的前面。

兰溶月有些无奈,欣赏美是人的本能,赵婶眼中并无恶意,無戾会读心术,若是有恶意無戾早就发现了。碍于無戾,兰溶月只好吩咐道,“赵婶你杀一只鸡,我给二叔煲点鸡汤。”

“好,我这就去。”

厨房内,兰溶月很快做好三碗素面,刚刚装好,零露就走了进来,双眼发光的看着兰溶月。

三人素面后,兰溶月和無戾都歇下了,零露则守在容泽的房门外,九霄和天羽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眼巴巴的看着零露。

零露则盯着天羽和九霄,模样仿佛在说,我都没肉吃,你们更没有。

一个人,两只苍鹰,大眼瞪小眼,模样十分有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