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初到军营/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为交战之根本。

容泽受伤,北齐加快了进攻的脚步,兰溶月为就容泽忙碌了一夜,容潋赶赴战场,一夜征战,死伤数百人。

清晨,急报。

“将军,军中传来急报。”容泽刚醒来就听到汇到,零露光明正大的站在一旁偷听。

容泽看了看零露,零露干脆装作看不懂。

“这…”来人看向零露,军中急报,非相关人等,不能知。

“零露,麻烦你先出去一笑。”

容泽看着零露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刚刚零露伺候他洗漱之后,便坐着和小金玩耍,蛇皇容泽还是认得出来的,传闻有说,得蛇皇着能号令群蛇,若与之为敌,相当可怕。

“哦。”

零露看了容泽一眼,模样仿佛在说,看在小姐的份上,我想出去。

“说。”

“北齐领兵进攻,死了几百人,伤者近千人,军中军医束手无策,大将军让我来请示将军。”

听到汇报,容泽无奈,看来此举请示的不是他,而是兰溶月。

能救人的人唯有兰溶月一人,伤口泛起的淡淡凉意,比起昨夜的折磨,今日显然舒服了很多。

“零露,去请你家公子。”容泽有些后悔刚刚让零露离去了,大声说道。

“不去,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公子是监军,不是军医,再说药草也不能免费给,毕竟需要成本还有人工,将军想要做好人,不要搭上我家公子,还有公子招呼了将军一夜,此刻在休息,将军还是等等吧。”

零露的声音接近冷漠,她可善待兰溶月的亲人,两国交战,死伤本是人之常情,她不认为兰溶月需要为此付出。

此刻零露有些赞成琴无忧的看法,毕竟免费的午餐不是谁都能吃的。

“这…”容泽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人命为重。”

“我去看看公子休息好了没。”零露给了容泽一个冷眼,人命为重,嘴角露出一丝讽刺,“两国交战,人命为重,天下之大,考虑百姓的人却屈指可数,将军以后不用将人命为重这句话对我说,没用。”

兰溶月来边关遇到刺杀,京城中只怕不少人要兰溶月的命,零露有些生气,若容泽真的在乎兰溶月就会提前安排好一切,可眼下院中全无守卫,零露不认为从军中调出一些人来那么困难。

容泽看着零露,清秀可爱的脸庞,如同猫咪一般呆萌可爱的眼神此刻竟然有几分冷漠。

两国交战,身为将军考虑战局的同时理当以士兵性命为重。

零露嘟着嘴,带着一丝不悦的推开房门,走进兰溶月的房间。

“谁惹你生气了。”兰溶月看着零露,心想,零露其实很好相处,对容家人也极好,不知为何对容泽似乎有些不喜欢。

“小姐,我不喜欢有人将注意打到小姐身上,想要得到不是应该先付出吗?”

看着零露的神情,兰溶月猜测道,“有急报?”

“小姐怎么知道?”

“北齐以狼队为首,人力交战,原本是可以胜的,只是几番交战,二叔受伤,如今只怕有些军心不稳,最重要的是军中有奸细。”

休息过后,兰溶月的脑子都清醒了,以两国的兵力加上容泽本善战,初次交战,容泽受伤,除非是有人可以针对容泽。

擒贼先擒王,这一招有的不错。

此次北齐领兵的是拓拔野,此人人如其名,野心极大,且手段狠毒,为胜会不择手段。

拓跋弘尚且有几分君子本质,而此人却是完全的小人行径。

“小姐,郡主数百人手上,以小姐一人之力,如何能救治的过来。”零露看着兰溶月,目露怜惜,为医治容泽一人,兰溶月就废了将近两个时辰,就算是没日没夜,数百人兰溶月都得耗费想当长的时间。

“你啊,就在钻牛角尖。”兰溶月上前,摸了摸了零露的头。

零露嘟了嘟嘴,不说话。

兰溶月换好衣服,往容泽的房间走去。

“昨夜幸苦了。”容泽看到兰溶月,心怀歉意,刚刚他的确以士兵的性命为先,没有考虑过兰溶月是否劳累,三天抵达边关,兰溶月又是女子,若是换做常人,早就累倒了。

“不客气,二叔无事就好。”

“我有事相求…”

“我知道”兰溶月点了点头,随后对站在门边的無戾道,“無戾,备马。”

“是,姐…监军大人。”

無戾差点娇叫成姐姐,立即改口为监军。

屋内的小队长模样打扮的男子听到無戾的称呼,立即看向兰溶月,看上去一个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公子,没想到就是此次派来的监军。

容家的军中向来没有监军,如今陛下怎么派了一个监军,不合常理。

“见过监军大人。”

“免礼。”

“零露,你留下来照顾二叔,记住每日晚上睡觉之前换药。”兰溶月看了看容泽,以容泽的身体,回京城调养是最好的,不过还需等伤口愈合之后。

“公子,就不能带我一起吗?”零露看了看容泽,她可不想留下来。

纵使零露心中不愿,但她没有提前换上男装,军中向来没有女子,此行跟随兰溶月的确是多有不便。

“听话。”

“哦。”

零露送兰溶月离开后,看着兰溶月消失的方向站了很久,回到容泽的房中,容泽手中拿着一般兵法正在翻阅。

“那个…容将军,小姐身边并不太平,希望容将军不要给小姐太多麻烦,容家人所求,小姐无法拒绝。”零露的意思是让容泽不要以亲人之名,让兰溶月为云天国付出,云颢派兰溶月做监军,明知道兰溶月刚刚得罪云颢和平西王府,凶险甚多,可是兰溶月为了从未谋面的容泽接受了云颢的提议。

可是容泽的表现零露相当失望。

“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就好,小姐愿意为容家付出,可是却没有守护云天江山的必要,毕竟哪位陛下可是想要置小姐于死地。”

圣旨赐婚,零露想起就觉得十分生气。

十八天之后,长孙文锦与国师大婚,云颢明明知道兰溶月和晏苍岚才是一对有情人,可是去偏偏在兰溶月离开京城后赐婚,想想零露就觉得生气。

“零露,我很讨厌吗?”

容泽倍感无奈,他自认为甚得女子喜欢,没想到遇到一个一见面就讨厌他的人,可他竟然觉得而有些有趣。

“不,你不讨厌。”零露没有说完,对于她来说,她不在乎的人在她心中就没有讨厌和喜欢。

讨厌一个人太麻烦,还需要费心思,不划算。

容泽闻言,嘴角微微一笑,他明明感觉零露很讨厌他,可零露的语气又不像是在说谎。

“对了,医治军中的士兵需要相当大量的药材,有些药材军中应该没有,容将军是不是需要购买。”零露忽然想起琴无忧的话,金钱为重。她也得挣点钱,免得琴无忧老说她只会花钱,败家,虽然她败家与琴无忧无关,可是心中很不好受。

总不能一直用小金吓唬琴无忧吧。

零露想着,目光看向袖中的小金,小金圆圆的眼睛转动了一下,模样仿佛在说,主人,你终于明白了。

“的确不需要,不知你有什么提议。”

“和鬼阁签订协议,鬼阁在变成也有医馆,军中没有的药材鬼阁提供,当然不是免费的。”

“好。”容泽点了点头,鬼阁与兰溶月的关系容泽是知道的,毕竟来信中已经说明了一切,为国事,当然不会让兰溶月自己拿出药材,毕竟,有一就有再,初次就那样会形成一股不好的风气。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零露微微一笑,起身道,“我去一趟鬼阁,让负责人来和你谈。”

零露不善经商,对药材也不了解,此事还是让专人处理的好。

“好。”

“哦,对了,昨夜又两批人来刺杀,第一批人显然是冲着小姐来的,第二批人还不清楚,功夫一般,估计有可能是冲着你来的,小姐不让我说,你自己想一下是不是得罪人了,小姐和無戾今夜估计不会回来,我可保护不好你。”零露非常有自知之明,以她的武功要与杀手对抗,就是自己找死,而且她也不是驭蛇,一来,兰溶月吩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驭蛇,二来,容泽手中,若是院中留下蛇毒也不好。

容泽点了点头,心中生出一丝歉意,难怪零露会讨厌他,兰溶月来之前他的确没有做好安排,将父亲的吩咐抛出脑后了,若是早有安排,昨夜的刺杀他应该派人阻止的。

容泽终于明白零露为什么讨厌他了,作为长辈,他的确是不合格。

与此同时,兰溶月抵达军中,此次随行的还有一名鬼阁的大夫,这名大夫在兰溶月离开京城前就已经做好了安排。

“见过大将军。”

“监军,你来了。”容潋倍感无奈,本来不想兰溶月卷进来,结果还是事与愿违。

“大将军,请让人带林大夫去军医哪里,昨夜被狼群咬伤的人需要先解毒才行。”兰溶月立即对容潋道,自家人互相帮衬是必须的。

今日零露的态度兰溶月明白,但这些事情需要零露自己去体会。

零露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将她看得太重了,想到此处,兰溶月看向身边的無戾,无论感觉到兰溶月的目光,立即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可爱笑容,两个小酒窝,身上露出暖暖的光芒。

“你带林大夫去军医营帐。”容潋对身边的将领吩咐道。

“是。”

“监军是想巡视军营还是想去营帐中看看。”容潋看着兰溶月,兰溶月作为监军而来,巡视军营是应该的。

“先去营帐,我有事情和大将军谈。”

“好。”

走进营帐,容潋遣散了营帐中的守卫。

容潋看着兰溶月脸上的严肃问道,“溶月,那么严肃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爷爷,军中有奸细,二叔是中毒,可却不仅仅是狼毒。”昨夜替容泽医治之后,她就发现容泽的伤口化脓不简单,细细检查之后发现容泽的伤口被人用了容易感染的药物,目的不是杀容泽,而是想废了容泽。

“你是说军中有奸细。”

“对,二叔虽然不是武林高手,但功夫不弱,不该轻易被狼咬伤,只怕是冲着二叔来的,还有对方无疑伤二叔的性命。”

容潋听着兰溶月的话,细细分析,昨夜雨狼群。交战,狼见人就咬,可是却没有去攻击刻意的目标,那样的攻击的确不应该伤到容泽。

容潋昨夜刚到军营,战鼓想起,根本来不及调查,如今看来,军中有奸细是肯定的。

容家向来治军严谨,没想到还是被人安插了奸细。

“溶月可有合适的怀疑人选。”

兰溶月摇了摇头,她对军中不熟,认识的人也不多,“没有合适怀疑的人选,不过有几点可以肯定,第一,此人地位不高,但能接触二叔;第二,此人无疑要二叔性命,应该不是北齐的人;第三,此事估计是针对容家人来的;最后一点北齐发兵,在云天应该有内应,目的不明。”

兰溶月的一席话,容潋心中一惊,最后一点,事情可大可小,若是有人勾结北齐的消息一旦传出,只怕是军心不稳。

况且若此人真的存在,策划一切,势必隐藏的级深,弄不好容易反噬。

“目前局势,溶月觉得当如何?”其实,在云颢下旨之前,晏苍岚曾见过容潋,当时晏苍岚曾说,他此行会有一名不错的军师,如今看来,的确是。

长孙家与国师府,圣旨赐婚,身为国师的千晟早就知道了一切,为何去却偏偏不阻止,还默许兰溶月来边城,他知道千晟的心思极深,可是他却偏偏看不透他到底在策划些什么。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算找出奸细也也不一定我把握找出幕后的人,不如暂且装作不知道,若无意外,下一次应该是冲着爷爷来的,我让人替爷爷准备了一件东西,上战场的时候务必呆在身上。”兰溶月从袖中拿出一个泛着淡淡药味的香囊递给容潋。

“这是?”容潋看着绣着鸳鸯的香囊,嘴角抽了一下,药香味不错,可是这图案显然不是出自于兰溶月之手。

“狼和狗的特性是一样的,靠气味分辨人,带上香囊可以扰乱身上的气味。”

很多事情,兰溶月还来不及验证,不过看到军中的士兵,她突然有几分热血了。

“这个香囊是?”容潋带着几分难以启齿道。

“我吩咐林大夫准备的。”

“哦。”

容潋看着兰溶月,精明,可是在小事上却有些糊涂,长期清醒,偶尔呆萌。

“大将军是先休息一下,还是带我去巡视军营,对了,顺便帮我准备一个帐篷,我要住在军中。”兰溶月盯着容潋,眨了眨眼睛。

“不行,巡视军营是监军之责,每日我派人去接你就好。”军中全是男子,容潋当然不会允许容家所有人的宝贝公主留在军中,军中全部都是些糙老爷们,不适合。

“大将军,我留下来对受伤的士兵更加有利,大将军一向以士兵为先,想必是不会反对的哦。”溶月看了看四周无人,玩着容潋的手臂道。

“不行,撒娇也没用。”

“爷爷…”

“不行就是不行。”

……

两人争论了许久,在许多不平等的条约下,容潋终于同意的。

兰溶月倍感无奈,容潋让她歇息在他的营帐中,还不知道明日会传出些什么消息,不过能留下就好,她并不在乎这些传言。

其实,兰溶月不知道,眼下外面小白脸监军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军营了。

走出营帐,容潋带兰溶月巡视军营,首先便去看了受伤的士兵。

“林大夫,情况如何?”

“受伤的基本无碍,狼毒并不难解,让人调配的药材已经准备好。”林大夫一边医治受伤较重的人,一边对兰溶月汇报道。

几个军营看了看林大夫,此人是鬼阁的大夫人,前几次派人上门求见都被拒之门,如今去主动来了,在渐渐兰溶月,一个长得比女子还好看的男子是本次的监军大人,林大夫似乎对监军特别尊重,让人心中充满疑问。

“嗯,此次交给你负责,想必此时已经达成了购买药材的协议,还请林大夫全力相助。”

“公子放心,林某一定全力相助。”

两人的对话众人明白过来,原来是在鬼阁购买药材,都说鬼阁的药材是天价,如今有多了一番猜测。

容潋跟在身后,询问了一些士兵手上的情况,心思却全在兰溶月身上。

如今就好,军中最忌讳的就是施恩,有一就有二,规矩不可或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