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边关行:献计/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番巡视下来,兰溶月心中都佩服容泽的治军严谨,边城将近五万士兵,大战在即,却没有丝毫的乱象。

回到大帐中,兰溶月一边看着手中的报告,一边对容潋问道,“根据情报,北齐狼队多半是在夜间袭击,大将军可否想过主动攻击。”

军营一番巡视下来,兰溶月心中多了许多感慨。

她不是没见过战争之人,不过两国交战,宜早不宜晚。

边城在十月中旬的时候就会进入冬季,一旦进入冬季,对北齐而言,物资缺乏,此战很容易变成生存之战,云天国虽地大物博,眼下却不适合打长久战。

“此次距离城门有十多里路程,边城之门是最后的防线,从这条路过去便是北齐,北齐地域宽旷,多平原,大多都是游牧民族,一旦进宫很容易将我们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中,主动进攻对我们不利。”

若是简单,云天国早已一举夺下北齐,也不会为守边境,征战数年。

“不利吗?”兰溶月看着地图,照分析的确是很不利,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敌人能利用的优势她一样可以利用,只是眼下以几国局势,的确不适合大举进攻。

云天国如今也算是内有近忧,外有劲敌。

“溶月觉得主动攻击更好?”

“不全是,守边境此处扎营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两边山势特殊,敌人要进宫只有从正面攻击,在此扎营,也算是可攻可守。”

容潋听着兰溶月的话,总觉得有褒有贬。

“五年前大军并不在此处扎营,而是死守城楼,只是守住城楼容易被北齐人有机可乘,故此后来才决定才此处扎营。”

容潋带着欣赏的眼光看向兰溶月,他虽知道兰溶月不是普通的闺中女子,却没想到兰溶月在军事上还有如此好的见解。

兰溶月刚想说什么,一个身着铠甲的男子走进来,紧随其后的还有几个男子。

“大将军。”

前来的几个人都是标准的大汉,第一眼看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

“赵将军,请说。”

赵将军并未说话,目光反而看向了兰溶月。

“敢为这位小公子是?”

赵将军主动询问兰溶月,显然是不想将情报告知兰溶月。

“我是陛下亲派的监军,赵将军称呼我为监军即可。”

兰溶月并未用兰溶月或者是溶月来称呼自己,毕竟溶于容同音,若称呼自己为溶月,势必会和容家扯上关系,此事无论成败,兰溶月都不想将容昀牵扯其中。

“敢问监军大人是何官位。”

“赵将军有话还请直言。”

“若监军大人不是一品大员,还请监军大人回避,紧急军务并非监军大人能知晓的。”

兰溶月看着赵将军,看来她这个陛下亲派的监军在容家统领的军队中的确是很不受待见,也对,毕竟陛下派监军就相当于是质疑容家,现在前来的几个人都是追随容家之人,对她忧敌意也在情理之中。

“大将军,我先告退。”

容潋本想开口阻止兰溶月,但兰溶月已经迈步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京城之中。

破旧的府邸内,晏苍岚正在书房中处理公务。

“主子,夜魍传来消息,说拓拔野很有可能与楼陵城有所勾结,狼队很有可能与楼楼陵城有关系。”夜魑一边说话一边将信件递给晏苍岚。

夜魑的汇报,晏苍岚眉头微蹙。

若北齐与拓拔野有所勾结,事情就会变得十分复杂,北齐此行有容潋在,暂且不用担心。晏苍岚心中担心的却是楼兰国,平西王早有私心,只怕是指望不上了,容靖巡视西北,手中却去令牌调动军队,就算有有令牌却也为难,毕竟西北大权如今在平西王手中。

“可有楼陵城的消息传来。”

“暂且没有。”夜魑心想,自从楼陵城会楼兰之后,他这个闲散的陵王就变得神秘起来,手中既无官职又去权势,可是势力很大,让人忌惮。

“进宫。”

晏苍岚匆匆进宫,御书房内,晏苍岚与云颢商议了许久。

“以你所见,楼兰是否会挥军而下。”平西王一直是云颢的心结,不能除,动平西王会导致军心不稳,一旦动平西王也等于动云渊,朝中只怕也会乱。

“大举挥军而下暂且不会,不过小战难免。”

云颢闻言,眉头微蹙,若与楼兰交战,势必需要平西王领军,云颢布局了好几年,目的就是为了除掉平西王,若是平西王再得重用,只怕日后很难在撼动其地位。

“以你之意,此事该当如何?”

“此战能免则免,若不能免也唯有一战。”

云颢看向晏苍岚,心中揣测着晏苍岚的打算,以目前的局势,派晏苍岚悄悄去西北也未尝不可,不过晏苍岚大婚在即,他绝不容许有人破坏此事。

“此事朕只有安排,你先回府。”、

“是。”

云颢如此安排晏苍岚立即明白过来,千晟也好,九皇子也好,云颢都不会放任他离开京城,云颢对他并无信任更多的是忌惮。

晏苍岚转身离开,云颢看着晏苍岚的背影微微蹙眉,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片刻后,云颢立即传召了老国师,商议许久后,云颢秘旨,传令厉将军以阅兵之名前往西北,与此同时,厉雪刚收好行礼准备前往边关。

晏苍岚乘坐马车,并未回府,而是直接出了京城,出城门后,马车一路驶向月光湖畔,烟雨阁的大船灯火通明,晏苍岚的眼底却闪过一丝暗淡。

“主子可要准去边关。”夜魑知道,晏苍岚原本打算是和兰溶月一起去边关,只是眼下被困住了脚步。

“不。”

晏苍岚看着平静的湖面,他想她了,兰溶月在他心中永远是第一位,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云天国立国之本不能毁,他要以晏苍岚之名,正大光明的迎娶兰溶月。

片刻后,一年马车靠近晏苍岚的马车,马车上走下来一身书生模样打扮男子,男子下车后,直接上了晏苍岚的马车。

“见过主子。”

“这些俗礼就免了。”

“是。”

男子看向晏苍岚,他入朝为官多年,晏苍岚还是第一次召见他,让他都快忘记自己还有个主子。

“去安排一些,明日早朝,向陛下谏言,让太子去边关。”云颢想让他留在京城,那他就让这个江山乱一乱,让云渊去西北,以豫王的个性绝对不会放过云渊。

平西王看似是云渊的后盾,但已有谋心,对云渊和豫王之间的争斗多变会选择置之不理。

“主子终于打算动手了吗?”

“嗯。”

“太好了,属下都等得有些快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了,主子,开弓没有回头箭,此举之后,主子的身份就瞒不住了。”

苍暝帝君,云天国九皇子,苍暝国虽然是小国,晏苍岚终究是一国之君,此事本可以瞒天过海,代晏苍岚登基为帝之后,让苍暝国以对其臣服,这么做会免除不少麻烦,而晏苍岚现在选了一条最麻烦的路。

“秘密早就瞒不住了,知道此事的人还少吗?”

晏苍岚以铁血手段的嗜血帝君之名,血洗苍暝国皇室,一来是铲除那些别有用心的势力,二来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有打算要隐瞒,当年她母亲以自己为代价换取苍暝国的太平,最后这些消息却被有心人利用,当年的相关人等他登基之际已经一并铲除了。

“主子决心已下就好,属下这就回去安排。”

书生模样打扮的男子一直不明白晏苍岚谋的明明是江山,可是这些年来却迟迟没有动静,更是甚少涉足云天国的朝务。

“夜魑,传令夜魅,云渊此行决不能完好的回京,若任务再失败,让他自己回去领罚。”

“是。”

晏苍岚哪怕好一切后,在月光湖停留了很久,知道城门落锁,晏苍岚都没有进城。

军营中,战鼓响彻整个军营。

此次应敌,赵将军主战,军前,容潋亲自为赵将军击鼓,士气大涨,士兵眼中尽是战意。

兰溶月带着無戾,穿过军营,悄悄的前往左侧山上。

两军交战,厮杀连连。

“姐姐,为何不去看台上观战。”军中看台是将军统战之用,兰溶月如今是监军,前往看台,并无不妥。

“無戾你觉得狼是什么?”

無戾停下脚步,不解的看向兰溶月,细细思量,却有些不明白兰溶月的话。

“狼是野兽,野兽的本能就是杀戮,一左一右两座山人的确很很难攀爬,但对于野兽来说轻而易举,既然用上了狼队,为何北齐的人又没有将其发挥到最大的价值。”

白天在大帐之中,兰溶月的话并没有说完,军中有奸细,若无意外,北齐连番攻击只怕是为了麻痹他们的视线,准备异常奇袭。

兰溶月查过拓拔野的消息,拓拔野不同于拓跋弘,此人虽不善战,但却善于计谋,拓拔野领军,看似是败了,可是两方的伤亡人数比起来,败的并非是北齐,而是云天国。

“姐姐是说拓拔野另有算计。”

無戾目光看向兰溶月,提高警惕,留意四周。

“天羽,九霄。”

听到兰溶月的指令,两只长大不少的苍鹰开始四处查看地形。

两军交战,黎明时分,偃旗息鼓。

兰溶月查看过两座山后回到大帐中,容潋看着兰溶月的衣服被划破了许多,眉头微蹙,立即遣散了身边的守卫。

“丫头,两军交战,山上地势复杂,你…”容潋说话间,语气中透着无奈。

“北齐此次发兵,爷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说话间,兰溶月都到沙盘边,沙盘上标注着两国的交界也地形。

容潋是大将军,有些话兰溶月本不想说,可是总觉得北齐此举,另有谋算。

“拓拔野从未领军交战,但我见过他一面,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昨日我已经暗中派人巡视边境,没想到丫头这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容潋眼神中闪过欣赏,论心思才华,兰溶月只怕要胜于容泽,两军交战,只有闪过战场方能观察其大局,兰溶月并未上战场,只是查看和远观就看出了异常。

听到容潋的话,兰溶月看向抬头,心想,姜还是老的辣。容潋善战,两军交战,他注重的不是眼下的战局,而是是否能纵观大局。

“原来爷爷早就察觉到了。”

“征战多年,算是一种本能,论感觉敏锐,和你想必我甘拜下风,丫头觉得拓拔野打算从何地发起攻击。”看着沙盘,两国的边境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除了这一条通道之外,两国边境以深山居多,他虽派人查证,但要得到结果非一日之功。

兰溶月看着沙盘,片刻后,微微摇头,“不知道,两国边境地域太广,短时间内确然有些困难,不过,想要知道也不难。”

容潋眼神一亮,炯睿的目光看向兰溶月。

“去将赵将军。”容潋并未直接询问兰溶月,而是大声对营帐外的士兵道。

“爷爷这是想替我立威吗?”

军中事务,今日她必然会有所涉及,纸上谈兵她会,可却没有实战经验,兵法娴熟,但只限她自己。

“有备无患,你既然来了军中,得一两个可信之人也好,赵将军虽有些死心眼,但为人直爽。”

容潋的话一直悄悄候在营帐外的赵将军匆匆进来,刚好听到,目光看着兰溶月和容潋,他知道容家有一个小公子容钰,容靖和长公主云瑶之子,莫非眼前的少年是容钰。

“大将军,监军。”

“不用多礼,之前人太多,不好介绍,赵将军,这是我孙女兰溶月。”

容潋的直接介绍兰溶月顿觉意外,看来容潋想必是十分信任赵将军。

听到容潋的话,赵将军却吓坏了,“孙女,你的女的。”

赵将军细细打量兰溶月,一举一动全无女子的气质,反而是一个翩翩公子,若是容潋不说,他还真看不出来眼前的小公子竟然是女子。

“如假包换。”

“兰溶月,兰…莫非你是东陵国的人。”

兰溶月与苍暝国晏苍岚联姻,天下皆知,晏苍岚行踪神秘,就算在苍暝国,也甚少早朝,传闻兰溶月刺伤了晏苍岚,赵将军虽然是一国将军,但只要是人,谁的内心没有一点小八卦的细胞呢?“嗯,如你所言,我就是那位和亲郡主。”

兰溶月的直接到让赵将军有些不知所措了,关于镇国将军府新来了一个小公主的传闻他也从容泽的口中知道了,容泽还专门派人准备了礼物,只是边关战事起,此事就搁下了。

“好了,闲聊到此为止,赵将军对此次交战怎么看。”容潋看了赵将军,熟悉赵将军的人都知道,赵将军是容家一手培养的将军,善战,不过就是有点小八卦,当然知道的人不多。

一番讨论之后,容潋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丫头觉得应该怎么做。”

“引蛇出洞,将计就计。”

赵将军闻言,看向兰溶月,刚刚他和容潋讨论的时候,兰溶月一言不发,容潋突然询问,兰溶月却十分冷静的回答出来。

“果然是容家人。”

赵将军不是一个看不起女子的人,相反他十分佩服容太夫人。

“细说。”

“既然敌人在身边安排的人,不如我们先借机将以识破拓拔野的消息放出去,再暗中派人留意拓拔野的行动,只要他按耐不住,我们就能找出破绽。”

赵将军闻言,心中微微一沉,“放出消息容易,但监视拓拔野不易,根据这几日打听的消息,拓拔野一直在军中,寸步不出。”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赵将军看着兰溶月的笑容,心想,好美,却也好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