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有足够的时间想你/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防万防,人心难防。

次日在容潋的强烈要求下,容泽不得已只好启城回京。看着容泽不情愿又纠结的表情,兰溶月大胆猜测,这位少年成名的将军心中有人。

“爷爷是打算给二叔议亲吗?”

容泽今年二十八,就算放在前世也算是晚婚,身为容家的二公子,的确是改成成亲了,更何况将来容家的担子也势必会交代容泽的手中。

“嗯,该忘记的人也差不多要忘记了,他可以自己选择成亲之人,但绝不能再这样下去,三儿每次都以泽儿为借口,此事还是早些定下为好,免得夜长梦多。”

容潋的语气中透着淡淡的无奈,想要拉拢容家的势力,算计容家的势力太多,若是不早作准备,等圣旨赐婚,只怕会处于被动的状态。

容潋给了容泽时间,不过这段时间却很短,在战事结束之前,云颢不会赐婚,但战事结束之后,身为臣子就无法阻止陛下的赐婚了,毕竟容泽也不小了。

“真希望二叔能遇到一个知心人。”

佳人易得,一心人难求。但成婚是个人的选择,她也无从干预。

“希望吧。”容潋眼底闪过一丝惆怅,当年那个女人选择成全容泽的声誉的那一刻开始,注定了在容泽的心中忘不了那个人,一辈子都会有记忆的烙印。

一心人,爱,有时候也会很残忍。

“爷爷,我突然相信缘分这两个字,或许二叔会等到他的缘分。”

前世今生的经历,对于兰溶月来说,缘分和因果是一样的,有因才有果;缘分又何尝不是有缘才能结缘呢?

容潋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兰溶月,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都说足够强大就可以自由,有时候又何尝不是身不由己呢?

容家身为四大家族之一,深的陛下信任,可是这份信任在外人看来是羡慕,只有家人才知道为了这份信任付出了多少。

容泽离开,兰溶月拍了人送行,零露一早就藏起来,生怕兰溶月会让她会京城,等容泽离开后,零露才探头探脑的走出来。

“这么不想会京城,留在军中可是很危险的。”走进大帐后,兰溶月看着探出头的零露,笑道。

“不会比京城危险。”零露心中嘟囔着,真正危险的是人心,就算军中有奸细,可是比被那些从未见过的人算计要好。

若说無戾能看透人心,那么零露则是能感受人心,零露的感觉比说都要敏感,一瞬间兰溶月也的确想过让零露陪容泽回京,不过看到零露的态度之后改变了想法。

“过来,把这身衣服换上。”零露的身材和兰溶月差不多,零露虽然是个吃货,肯能是因为体质的原因,根本吃不胖。

“我这就去。”零露急忙道,她不在乎外人的看法,欣喜的是兰溶月留下她。

零露换上男装,兰溶月拿起梳子亲自为零露梳妆,长发盘起,额头的蛇鳞漏出来,零露微微低头,即便是在兰溶月面前,她还是不自信,毕竟在人们的眼中,蛇象征是危险、阴冷。

兰溶月拿出发带,将发带缠绕在零露的额头,刚好遮住了蛇鳞,看上去只以为是装饰,根本不会想到是掩藏伤痕。

“去那边看看。”兰溶月指了一下不远处的铜盆,盆中有水,倒影刚好能看清。

零露看着水中的自己,微微松了一口气,她额头上的蛇鳞凹凸不平,即便是用粉妆遮掩依旧能看到痕迹,加上蛇鳞已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如同会呼吸一般,粉妆遮盖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

兰溶月看着零露,比起额头上的伤心中的才是最难愈合的,伤痕如同心中的心魔。

“谢谢公子。”零露看向兰溶月,她从兰溶月的目光看不到怜惜,看不到厌恶,如同往常一般,她求的不多,这双眼神中不改变,足以。

無戾走进来,看了一眼零露,零露直接避开了無戾的目光,她从未从無戾眼中看到过情绪,除了兰溶月面对,無戾也会笑,無戾的笑容分为两种,一种是高兴,一种是危险。

危险,预示着杀戮;高兴,势必和兰溶月有关。

“公子。”

“如何?”

“嗯,完成任务,公子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無戾走到兰溶月身边,本想挽住兰溶月的手臂,看了看兰溶月一身男装,加上又在军营中,便没有放任自己随心所欲。

“将计就计,将消息泄露出去,若无意外,今夜拓拔野应该会发起攻击,二叔离开,爷爷势必会亲自上战场,你留在爷爷身边保护他。”

比起征战沙场,兰溶月知道她更适合做幕后军师。

一来,动用异能,很难辨别敌我,而且也容易被人利用;二来,这类的征战常见,容潋此举是为了激发士兵的热火,她没有必要牵扯其中,若是她上了战场,只会让容潋分心;三来,真正的精彩才今日之后。

“可是…”無戾担心的看向兰溶月,心想,偏偏在这个时候,九儿又在京城,真不是最佳时机。

“放心,我能保护好自己的。”

兰溶月说话的时候,不知从什么时候就藏在大帐中的天羽和九霄死死的盯着兰溶月,那模样仿佛在说,它们也会保护兰溶月的。

“我会保护好公子的。”

“嗯,动作小一些,以免被人察觉。”

無戾心中庆幸,还好不是冬天,若是冬天的话除了零露手腕上的小金,其他的蛇类都沉睡了,零露就算是驭蛇人,没有蛇可驾驭的驭蛇人也是枉然。

兰溶月心中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她与武林高手对战,胜出大把握极大,就算是与無戾交战,若彼此都抱着杀死对方的心,只怕也是难分胜负,怎么在無戾的眼中她就像是个废柴。

不过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她没有内力,也算是个废柴。

与此同时,京城之中,一道人影穿着普通的粗布麻衣,悄悄溜出京城。

“太夫人,灵宓姑娘求见。”良辰看着坐在明月院凉亭中的容太夫人,半昏半醒。

“请。”容太夫人睁开眼睛,微微一笑道。

良辰离去,美景重新为太夫人沏上一杯热茶,“太夫人是想月小姐了吧。”

“是啊,人老了,总希望全家团聚,不知道丫头现在怎么样,在边关习不习惯,潋儿不是的有没有好好照顾丫头。”容太夫人口中念叨着,明明相认不久,兰溶月仿佛就是想从小陪伴在她身边一般,以前在这个院子的时候,容太夫人想到的是季无名,如今她想到的是兰溶月。

“太夫人放心,月小姐非池中物,此去边关,说不能还能帮上大将军呢?”美景看着容太夫人,眼下她担心的倒不是兰溶月,边关那么远,短时间那些人的手也伸不过去,反而是国师和长孙文锦的大婚在即,国师府老国师在张罗着,国师本人如同消失了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动静,长孙文锦待嫁,如今京城中有不少人都在说兰溶月的坏话,美景向来心细,若说这些闲言碎语的背后没有人操纵,她打死也不信。

“美景啊,凡是都有因果,有些事你就被操太多心了,时间到了,自然又一个结果。”

容太夫人没有插手就是为了将此事交给晏苍岚处理,若晏苍岚连此事都处理不好,那么他就不是兰溶月的良人,总是兰溶月和晏苍岚两情相悦,只要她还活着就会全力阻止。

“嗯。”美景点了点头,心中何尝不明白容太夫人想将兰溶月多留几年。

说话间,灵宓已经走了进来,一身绿衣,一支翡翠绿色发簪将长发盘起,双目透亮,宛若精灵。

“灵宓给太夫人请安。”

“免礼,来,坐下说。”

“太夫人,刚刚传来消息,小公子出城了,看去的方向应该是打算去边关。”兰溶月走的时候吩咐灵宓注意容钰,若是容钰要离开就将消息禀报给太夫人。

“让他去吧,身为容家的男儿是要吃点苦才行,容家的侍卫暂且不好动,灵宓麻烦你暗中派人保护他,只要不伤及性命,其他的事情就让他自己处理,敢离家出走,总得吃点苦头才行。”

容家小辈只有容钰一人,这些年容家所有人的关爱都在容钰身上,容家其他儿郎在十三岁的时候已经进入军营了,只有容钰再府中请了教习先生,知识虽学了不少,但缺少历练。

“是,小姐也是这么说的。”

灵宓看向容太夫人,她与父母之间的亲情淡薄,母亲早逝,父亲从小教会她的只有复仇,见容太夫人如此信任兰溶月,灵宓感到意外的同时,心想,这就是血脉至亲吗?

灵宓不由得想起了她的父亲,嘴唇泛起淡淡的苍白之色。

“看来还是月丫头了解我的心意,灵宓丫头,你没事吧。”容太夫人看着灵宓,眼前的小丫头看似单纯,其实心中却藏着很沉重的秘密,看着灵宓的神情,不知为何容太夫人心底觉得兰溶月就像是一把锁,锁住灵宓最心底的秘密。

“多谢太夫人关心,我没事,若太夫人没其他吩咐我就先离开了。”灵宓微微一笑,她失态了,果然呆在京城她很容易失态,过去了这么多年她最不擅长的依旧是隐藏那些过去。

容太夫人见灵宓恢复过来,心中微微松一口气。

兰溶月身边的人本事很大,但却也很危险,琴无忧、灵宓、九儿、無戾等她所见过的人中都将兰溶月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若兰溶月有个万一,只怕这些人很容易失态,助力的同时何尝不是威胁呢?她活了八十多年,见的太多了。

“去吧,鬼阁事务繁多,凡事多加小心。”

容太夫人的话灵宓总觉得别有用意,一时间却又想不到是什么缘由,停顿一下后点了点头。

“嗯。”

灵宓离开后,容太夫人眉目之间多了一丝倦意。

“太夫人,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也好,良辰你扶我去休息一会儿,美景你去看看巧曦,泽儿受伤的事情想必她已经知道了,你去告诉她就说泽儿无事,近日就会回来。”

容太夫人心中闪过一丝惆怅,她也有四五年不见容泽了,只是容泽回来只怕府中又不会太平了。

“太夫人,美景知道该怎么做。”

容太夫人看向美景,身为容泽的夫人不一定要去有多高的地位,只要能触动容泽的心就好,只是此事太难了,想到此处,容太夫人看了看天空,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能求容泽能遇到一个有心人了,“去吧。”

良辰和美景是容太夫人最信任的人,很多事情自然指点的一清二楚,美景迈步向林巧曦的院落而去,一句也没有多言。

与此同时,国师府内。

“你说红袖没有去边关?”老国师眼底闪过阴霾,眉角上的皱纹深了几分,心底泛起冷意。

“嗯,红袖在烟雨阁,属下也没有料到……”男子见老国师眼底泛起淡淡的阴冷,不敢在继续说下去,这么多年来还从未见过背叛老国师还能活着的人。

“是吗?既然是隐族之人,不想活就该为此付出代价。”

“主人的意思是?”

“隐族原是苍暝国的人,不知自己人就是敌人。”

男子心中一紧,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可是天涯海阁不好惹。”男子的语气中显然没有底气,头越来愈底。

老国师眼底闪过算计,容家不能轻易撼动,不代表他不可以除掉兰溶月手中的势力,“皇后最近一直想着如何对付兰溶月,既然如此,就从红袖开刀。”

只可惜老国师这次彻底惹错了人,兰溶月向来是对自己的事情可以忍,对身边的人是十分在乎,触及底线,她是绝不会忍的。

“借刀杀人,属下明白。”

“不,我们要借刀的这把刀不是皇后,而是长孙文锦。”老国师心底尽是算计,晏苍岚若是要得到权力,势必不敢与长孙府和国师府同时为敌,毕竟从一开始洛家就是敌人,容家从来都是忠君,至于晏苍岚自己的势力他一直不允许其参入到云天国,纵使晏苍岚可以在其他国只手遮天,但云天国却根本不可能。

老国师此刻还不知道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他最愚蠢的就是自以为是,错估了对手和敌人。

“是,属下这就去办。”

男子离开国师府后消失在尝尝无人的街道中,两刻钟后,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出现在九皇子被囚禁的府邸中,带面具的男子汇报完一切后,眼底没有了刚刚的胆小怕事,更多的是坦然。

“殿下,眼下要如何做。”

“听从师父吩咐,照做。”

晏苍岚本来就不打算娶长孙文锦,若是能让长孙家和洛家斗气来,他还真是求之不得。

“是,可是…”男子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兰溶月,一时间有些犯难了。

“云锐也活得够久了,可以去死了。”

“是,属下明白。”

大婚之前,长孙文锦会去宫中学习礼仪,这是云天国的传统,云锐的死正好让洛盈有足够的理由除掉长孙文锦,当然,晏苍岚的意思是在从中帮一把,务必让两人狗咬狗,只要不死,斗的越狠就越有趣。

带面具的男子离开后,一袭白衣,长发用红色发带固定,脸上带着面纱的女子出现在晏苍岚的身后。

“红袖见过少主。”

“红袖,你说一个女子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晏苍岚并未看向红袖,红袖背叛兰溶月一事在最初晏苍岚也以为是真的,离开东陵后,晏苍岚才明白一切都是一场戏。

让晏苍岚失去判断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兰溶月可以办得到,因为他对她从来都没有丝毫的质疑。

“容貌。”红袖停顿片刻后,“红袖知道该怎么做了。”

晏苍岚点了头,红袖立即转身离开。

晏苍岚微微抬头,看着边境的方向,自言自语道,“溶月,我想你了,想你的时候总是不想被其他的事情困扰着,溶月,看来我要更狠一些才行,因为那样才有足够的时间想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