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奋力一战(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与狼不同,山谷之战,人显然处于弱势,跨过山谷后便是好几个小镇,若是阻止不了北齐的狼队,带北齐攻入之后,势必会血流成河。

“人与狼战,若是在空旷的战场我们处于优势,山野之中,我们便处于劣势,依公子之见,我们应当如何应对?”

赵将军是一个明白人,他想保兰溶月安全是不错,可是眼下就是他派人将兰溶月带走只怕也于事无补,若是不阻止北齐大军,以现在的脚程根本逃不掉。

何况兰溶月身边有無戾在,此人功夫深不可测,只要兰溶月下定决心不离开,他也无能为力,既然如此还不如听听兰溶月的见解。

此次军中派出侦查消息之人得到消息的速度太快了,就像是有人故意告知一般,赵将军之所以没有疑问是因为容潋对此深信不疑,赵将军在山谷中见到兰溶月后,原本的疑问突然明白过来,这些消息只怕是兰溶月探听得来的。

赵将军见兰溶月看了一眼赵三,随即吩咐道,“赵三,你先下去,带人重新查探山谷地势,务必在天黑之前掌握整个山谷的地势。”

“是,将军。”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监军,军中传闻太多,容月之名,让人以为兰溶月是容家人,可是知道容家的人都知道,容家没有旁系,更没有一个家容月男子,赵三见赵将军对兰溶月如此信任,便也没有多问,毕竟姓容,就算不是容家人只怕与容家也有关系。

“公子,请说。”

“要对付狼队不难,只是不希望到时候要背水一战,付出的代价太大。”进山谷前,兰溶月查看了山谷的地势,对此处十分了解。

“怎么说。”

“一把火自然可以阻止北齐来犯,只是将军也知道我这话何意。”

兰溶月的话,赵将军心中一惊,立即出言反对,“不,决不能放火,云岚山山脉绵延数百里,一把大火,足以让云天国无数百姓无家可归,此举是杀敌八百,自损万千,绝对不行。”

“战场之上,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放火的确不是最佳的选择,但若要有天时,何尝不可,不过今夜月明,繁星闪烁,要想成此计,全看天意。”

赵将军听到兰溶月的话,松一口气,不是真的放火就好,“天意又岂是人力可以干预的,公子可还有其他计策。”

“我明白赵将军的担心,眼下这天下雨是不可能了,不过若是吹南风也未尝不能放火,大山前面是崖壁,回旋火刚好烧尽山谷,只是智者千虑,也难免会有失,不到万不得已,此计不可用。”

赵将军闻言,心中不明,便询问道,“敢问何为回旋火。”

“有以暴制暴,自然也有以火制火,在峡谷中央放火的同时在两边的山谷放火,外面派人阻止大火蔓延,只是此计凶险,但凡有丝毫事务就会酿成无法收拾的惨剧。”

此时,兰溶月不知道今日这一计没有用上,来日赵将军身处险境,全军覆灭之际,凭借这一计反败为胜,成就他一世之名。

赵将军看向兰溶月,以前听闻东陵被一个女子搅得天翻地覆,他还以为是传闻,眼下看来,传闻也有属实的时候,最起码他所见的人中,兰溶月也算是最聪明的人之一。

“公子可还有其他提议。”以火制火,赵将军虽不知晓是否能成,不过此计万一有疏漏,造成的不是后果,而是后悔。

“有,不过同样为火攻。”兰溶月看向赵将军,天下间看不起女子的人很多,特别是在这个古代,女子就该是男人的附属品,她在赵将军的眼中倒是没有看到。

“我洗耳恭听。”

“论指挥全军,我不如赵将军,不过根据目前来看,此次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十分狡猾,山谷太大,眼下马上就要天黑了,天黑之前找出敌人出现的方式已经不可能了,不过等敌人出来后,赵将军只要派人在之洞中放一把火,自然可以阻止敌人,毕竟烟熏的滋味没人受得了,只是有些冒险。”

此计全在人和,面对狼群,需要配合的足够好,此计才能成。

“这倒是没问题。”赵将军心中决定,就算拼了他这条命,他也会完成此计。

“赵将军,生命只有一次,比起为家为国,求生的本能反而能发挥人最大的潜力。”

兰溶月一句话,赵将军眼神一亮,保家卫国的确能激发人的斗志,但若连性命都没有了,家国与之何干。

“多谢公子提点。”

“赵将军放心,我的人会给赵将军开辟出一条通道,指挥就交给赵将军了。”此次应敌,兰溶月的敌人是拓拔野,兰溶月不认为拓拔野会密道中出来,所以她要防备的人是拓拔野。

“公子…”赵将军还没说完,兰溶月立即打算了赵将军的话,“退敌交给你。”说完后,兰溶月看向天空,夕阳已经落下了。

“公子,找到了。”無戾出现在兰溶月身边,手中还提着两摞青草。

“赵将军,火攻之际,务必燃烧此草。”

“这是…”赵将军嘻嘻看过之后,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狼烟用的干草。”

“嗯,接下来就交给赵将军了。”兰溶月说完转身打算离开,片刻后,停下脚步,“零露会留下来帮助赵将军,关键时刻,还可赵将军替我照顾零露。”

“公子放心,只要我还有一线生机,一定保她周全。”赵将军心神感叹,他也有一个女儿,虽然还是一个小娃娃,不过看到兰溶月,禁不住泛起思念。

“有老了。”

看着兰溶月离开的背影,赵将军想询问什么,最终没有开口。

“姐姐,四周都没有发现拓拔野的踪迹,我有些担心。”一轮椭圆的月色从天边泛起光芒,無戾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说说看。”

“姐姐说过,拓拔野此人计谋颇深,我怀疑拓拔野早就潜入云天国,这几日姐姐一直派人探听北齐的动向,寻找山脉可侵入的地方,却完全忽略了拓拔野,若他带数人潜入云天国,不是不可能。”

兰溶月停下脚步,看向無戾,人们都说女人的直觉很准,無戾虽是男子,可是直觉比她要准的很多,许是因为会读心术,無戾只要静心的时候,比兰溶月更加擅长分析一个人的行动和心思。

“若你是拓拔野,会藏匿在什么地方。”

無戾紧闭双目,细细思虑,时间一点点过去,兰溶月不着急,心中同样思虑拓拔野的动向,片刻后,两人异口同声道,“山谷往东有一个小村落。”

“知我者,姐姐也。”無戾说话之际,心中却闪过一丝担忧,兰溶月将人都留在山谷,零露是驭蛇人,可以驭蛇对付狼群,弓箭是兰溶月特意调遣的,目的便是远攻,阻止北齐的狼队。

此刻,無戾心中有些满园姬长鸣太懒,若是多这做一些弓弩,兰溶月也不用如此辛苦和冒险。

“没事的,有你保护我就够了。”兰溶月伸出手,摸了摸無戾的头,不知不觉自己,無戾依旧比她高处许多了。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姐姐的。”得到兰溶月的肯定,無戾十分自信的回答道。

“走,去村子。”

趁着夜色,两人向山谷方向飞奔而去。

此刻,云岚山以北,北齐以狼队为首,数千人准备的小队准备大举进攻云天国过,洞口掩饰的极好,山脚下一个草棚,夏季正是游牧民族四处放牧之际,谁也不会想到北齐此次会以放牧为遮掩,大举进攻云天国。

数百头狼进入山洞,与之随行的是弓箭手和弯刀营,弓箭手擅远攻,北齐弯刀营的人擅长进攻,如此哪怕的目的便是怕山洞的另一边早有埋伏。

“快,行军贵在一个快字,黎明之前,拿下十个镇子,以此为营。”

“快…快…”

将领不停的催促,行军加快了速度。

山谷的另一边,赵将军正带人潜伏着。

“此站凶险,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性命只有一次,所有人一定要抱住自己的性命,此战不为其他,就为活命。”

“是,将军。”众人齐声应道。

“静,看清敌人出来的洞口,听我指令。”

山谷之中,蓄势待发,不为胜利,只为保命。

风中夹杂着一丝炎热,丛林的夏日,蛇虫鼠蚁无数,但容家治军向来以严谨为名,峡谷中竟听不到一丝想动,士兵身上佩戴着药草,掩盖的习气,若非靠近五尺之内,被驯养过的狼很难闻到人身上的气息。

峡谷,夜静如海,平静的海面之下早已是破涛汹涌。

与此同时,兰溶月和無戾还未进入小村庄,空气之中,已经闻到淡淡的腐臭味。

“姐姐,看来这拓拔野的确不容小觑。”两人隐藏在附近一个草堆附近,無戾小声道。

其实,除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外,还有运气,無戾和兰溶月潜入的地方,刚好是拓拔野让人埋尸体的地方,用兰溶月的话来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小村的农户家中,灯火通明,农户家中就像是过着寻常人的生活。

“的确,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兰溶月看着村中的农户家中亮起的烛光,嘴角露出一丝残忍泛着寒意的笑容。

月光之下,無戾和兰溶月距离很近,可以看到彼此的神情,無戾略微不解的看向兰溶月,“怎么说?”

無戾的历练较少,她救無戾的时候,無戾虽然一身脏兮兮的,但衣着不凡,绝非寻常人家子女,無戾不了解也在情理之中,“此处靠近云岚山,这里的农户以种植为主的很少,小村中大多数人应该是猎户,猎户常年在山中狩猎,不回家也是常理,村中所有的农户家中都是灯火通明,反而让人觉得这是陷阱。”

無戾点了点头,论历练,他的确不如兰溶月,毕竟这些年無戾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习武,观察能力不错,但不知道的事情也有很多。

“姐姐,我先进去,这些农户家中想必都有人,我先进去请清理一番,姐姐在此处等我。”無戾看向兰溶月,十分认真的说道。

無戾只记得枫无涯曾经交代过他,千万不要让兰溶月动用全部的力量,否则会伤人伤己,無戾虽然有些怕枫无涯,但却十分尊重枫无涯,枫无涯的叮嘱谨记于心,尤其是关于兰溶月的。

“好。”

此刻她跟着無戾进去,也有些拖后腿,纵使她能自保,也会一些轻功,终究不善于远攻,轻功用的时间也有限。

一道黑影,穿梭在村中,所到之处,留下一片血腥。

因为担心兰溶月,無戾出手几乎全部是一招致命,人来不及呼救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村庄的最里面,灯火略微若了些,一个身着北齐风格衣服的男子坐在屋内,目光看在地图之上,此人正是拓拔野,拓拔野对面,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带着面具,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匕首上散发出淡淡的寒意。

“陵王,我北齐已经发兵,不知陵王合适通知楼兰女帝,夹攻云天国。”拓拔野看向楼陵城,他与楼陵城相交,始于拓跋弘,拓跋弘拒绝了楼陵城的合作,拓拔野却有些欣赏楼陵城,二人一拍即合,定下了此次的进军云天国的大计。

“你放心,今夜大胜之后,我会通知女帝尽快发兵,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村中十分安静,楼陵城心中却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此次边境的监军是一个叫容月的人,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楼陵城心中就已经确定,这个容月只怕就是兰溶月,此计谋划他自认为费了一些心力,可是他见识过兰溶月的本事,兰溶月是否能看透他的计谋,楼陵城也不知道。

“走,陵王不留下来与我一同享受着胜利的欢乐吗?”拓拔野看向楼陵城,早不走晚不走,偏偏挑在这个时候,拓拔野看向楼陵城的目光中带着丝丝怀疑。

楼陵城听到蝙蝠的声音,眼底露出一丝笑意,看向拓拔野道,“你有所不知,我不宜离开楼兰太久,若不然会让女帝生疑的,今夜天色正好适合我赶路,我得罪了一个人,在云天国内还是小心行事的好。”

“没想到陵王也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拓拔野看向楼陵城的神情,心中不喜,语气中带着一丝厌恶。

“没办法,楼兰女帝当家,我虽是母皇的儿子,却也不得不小心行事。”

拓拔野闻言,嫌弃的甩了甩手,“你走吧。”

“告退。”

楼陵城离开院落,看了看村口的方向,由于了一下,向后山而去。

走了一段路后,楼陵城回过头,看向村落,“拓拔野,不是我不留下来帮忙,眼下还不想与她为敌,至于你就自求多福吧,虽然我希望你能胜,可你面对的是容家的军队,我也无能为力。”

楼陵城的离开未能逃过無戾的眼睛,只是眼下無戾不宜追上去,心中却恨不得再分出一个人来。

楼陵城的离开不仅没有瞒过無戾,同样也没有瞒过九霄和天羽,九霄暗中盯着楼陵城,天羽则回到兰溶月身边,停在兰溶月肩头,蹭了蹭兰溶月的脸颊。

兰溶月摸了摸天羽的头,看来有人逃走了。

“天羽,让九霄回来,不要追了。”

今天她的目的是拓拔野,而非其他人,九霄能识人,無戾逃走的是谁,再见面的时候她一定会知道。

村中無戾独自一人奋力厮杀,峡谷之内,狼群以飞快的速度占领了峡谷,赵将军正在确认人出来的地方,一支响箭,赵将军立即确定了洞口。

“杀。”

赵将军下令,峡谷之中,杀声四起。

弓弩之箭,例无虚发。

夏日的峡谷,蛇虫鼠蚁诸多,零露驭蛇,面对群蛇,狼群渐渐缠上惧意,四处逃窜。

与狼群随之而来的是弓箭手和弯刀营的人,赵将军此次带来的人都是经过训练,但人数却不多,面对后方不知道数量的军队,只有奋力厮杀,先下手为强,按照兰溶月的计划行动。

“赵将军,密切注意,可能还有另一个出口。”

暗中的一个声音,让赵将军警惕了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