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奋力一战(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峡谷之战,北齐谋划已久,对峡谷中的环境之人更为熟悉,赵将军带人守住峡谷,堵住通道,在地利上,双方之间优势并无太大差距;北齐深夜进攻,以狼队为先锋,与人相比,狼队自然的环境更为熟悉,北齐占了天时;北齐驯狼,保持了其野性,动物攻击的本能会逃避强者,兰溶月暗中安排的弓弩手射杀最想出来的北齐士兵,零露驭蛇杀狼群,与之相比,此举赵将军胜在人和上,至于成败,一时间也无法预料。

“将军,另一面还有一个洞口。”赵三自小是猎物家的孩子,父母去世后便随赵将军去从军,自小在云岚山附近的村落长大,对山里的地形非常熟悉,此次赵将军将勘察的任务交给了赵三。

“看来敌人早就预料到我们有可能会在此堵截,如监军预料的一样,敌人的确有了后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赵将军眉头微蹙,进入山谷后,兰溶月告诉他,此次面对的敌人很有可能不是拓跋弘,而是拓拔野,起初赵将军心中还带着几分质疑,眼下却依旧确定,拓跋弘不是阴险之辈,两国交战,此计图害的是云天国的百姓,有违大义。

赵三沉默不语,心想,将军怎么这个时候还发呆。

“赵三,你立即带人,务必堵住通道,再派人四处勘察,看是否还有其他的出口。”赵将军心中下定决心,今天就是死他也要堵住北齐来犯。

“是,将军。”

“等等,赵将军的人应敌只怕有所不及,此处交给赵将军,另一处交由我们去做。”一个黑影,穿着一身特殊的铠甲,脸色蒙着黑色的面巾,出现在赵将军面前。

“这可是你家主子的安排。”赵将军看向来人,他也算是见过世面,这样的武林高手绝非军中人,只怕是江湖中人,若是放在以前,赵将军一定会坚决反对,江湖高手协助御敌,与今后而言,只怕会带来祸端。、

“是,主子吩咐,万一将军有所不敌,让我们施以援手。”倾颜阁向来不涉朝中事务,但正确来说是没有吩咐,若是兰溶月吩咐事情便大不一样。

赵将军看着你连续段从洞口出来的狼群和北齐士兵,沉重的点了点头答应道,“好。”

月夜下的村落,染上了浓浓的血腥味,無戾的举动也终于惊动了拓拔野,拓拔野身侧的两个高手竟然挡住了無戾的攻击,無戾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敢杀我北齐将士,来人,杀无赦。”拓拔野看向無戾,仔细回忆,他从未与这样一个少年结怨,心想,好狠毒的手段,竟然用暗杀。

两边交锋,三道人影在月光下飞舞,刀剑声响打破了夜间的宁静。

無戾之前并未发挥全部的势力,与两人相比,無戾越战越强,兰溶月慢慢走近村庄,看着無戾的交锋,一边观看,心中一边评价着。

無戾的功夫不错,但长期都是以鬼门的高手交锋,就算是鬼门对自己人也会留一手,几乎就没有面临过生死境地,招式不是特别娴熟,看来战斗的经验果然是需要实战的。

兰溶月走进来,拓拔野看到后,立即下令,“杀了他。”

兰溶月不急不忙的解开手腕上的的布条,握在手中,布条变成被冰覆盖慢慢变成利刃,北齐士兵挥刀向兰溶月而来,兰溶月没有用轻功,更不曾躲避,反靠近之人,兰溶月都是一招毙命。

与無戾不同,兰溶月所会的是杀招,既然出手,兰溶月就不会想还要留一线。

强者生存是自古的道理,可是屠杀无辜的村民兰溶月绝不会容忍,绝世容颜之上,拓拔野竟在兰溶月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

拓拔野看着兰溶月的神情,再看看夜色,心中突然泛起一个词——寂静,兰溶月此刻的神情只能用寂静来形容。

拓拔野仔细回忆所收集的情报,从东陵将领到朝中大臣,从未见过兰溶月这样的人物,年纪不大,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手段狠毒,杀戮仿佛是沉睡在灵魂中的本能觉醒,血腥,尸体,生命像是让他泛不起任何涟漪,“你是谁?”

“两军交战,死伤本是常理,拓拔野,你以一个村落的百姓性命为代价来隐藏你的行踪,此举太过了,所以,你该死。”说话之际,兰溶月已经逼近拓拔野,拓拔野身边保护他的人不敢贸然进宫,与無戾交锋的两人见兰溶月后,迅速回到拓拔野身边,与此同时,無戾也回到了兰溶月身边。

“今夜之后,北齐就能破了云天,我全公子不要自以为是能以一己之力阻止北齐挥军而下。”拓拔野一边戒四周,一边心中盘算如何杀了兰溶月。

“拓拔野,你是不是在想杀了我家公子,或则是逃走,拓拔野,小爷告诉你,你今夜无路可逃。”無戾一句话,直接戳穿了拓拔野心中所想,拓拔野看向無戾,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無戾心跳略微加快,小时候在家中的记忆,读心术是一种血脉传承,他自小就能读懂人们心底的声音,童言无忌,可是他一出口,别人就只会将他作为怪物来看待。

后来被家中囚禁,差点沦为棋子,逃脱后面临了数不清的追杀,还好有人一路护送,若非如此,他早就命丧黄泉了。

“拓拔野,你是不是觉得我像是一个怪物,告诉你,我能看清将你的心思,包括你想让他们缠住我和公子,你好独自逃走,看来你是当真不在乎自己属下的性命。”

無戾的话,拓拔野一阵心虚。

“挑拨离间,好算计。”拓拔野稳定心神,能看懂他的心思有如何,敌人说的话谁会信。

“是吗?在我看来,挑拨离间也好,真有其事也罢,两位不过是看在金钱的份上效忠拓拔野,我全两位,要么滚,要么将命留下来。”谷中战况未明,若是换做往日,兰溶月或许有心情继续耗下去,此刻心情全无。

“小公子好狂妄的口气,你毫无内力,你以为一个小侍卫能挡住我们吗?”两个男子其中一人看向兰溶月道,心想,刚刚分心留意过兰溶月出手的招式,虽然是招招毙命,但每一招都没有用内力。

兰溶月懒得废话,直接下令道,“無戾,杀了。”

無戾所习的功夫与九儿的千幻剑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千幻剑法以速度为首,招式复杂,主要是与高手交锋,能迷惑对方视线,故此有千幻之名;無戾所习的剑法则没有千幻剑法那么多花招,是兰溶月陪無戾独创的,只是招式一出,再无收手的可能,招招毙命。

“是。”

無戾手握宝剑,嘴角去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因为剑招威力太大,兰溶月曾经吩咐,若非关键时刻,决不可轻易使用,如今解封,無戾如何不高兴。

笑容之下,戾气覆盖了無戾,炎热的夏日,突然一股寒流袭来。

兰溶月并未看向無戾,因为無戾不喜欢她看到他充满戾气的模样。

無戾身形飞快,三道人影交锋,無戾招招致命,却在取其性命之际,故意留一手,宝剑划破皮肤,鲜血渐渐一出,無戾似乎没有罢手的打算,原本可爱的笑容此刻如同鬼魅一般,让人打从心底觉得发寒。

不远处,弓箭手手中的箭对准兰溶月,就在拉动弓弦之际,苍暝鸣叫,随即传来了叫喊声。天羽和九霄专供人的眼睛,回到一人眼睛后,继续翱翔在天空,留意周边的一举一动。

与此同时,拓拔野知道逃不了,拔出腰间的弯刀,向兰溶月挥去,兰溶月并未躲避,就在拓拔野靠近兰溶月自己,拓拔野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了。

双腿传来的寒意,拓拔野看向地上,原本干枯的地面此刻竟然冻结成冰,他的双腿此刻就像不是自己的一般,根本无法控制。

“你…你是东陵的妖女,你是兰溶月。”东陵皇后皆是巫族灵女,巫族灵女的本事控冰便是标志,兰溶月的消息拓拔野不陌生,却没有想到兰溶月就是此次的监军。

云天国先有容太夫人,女子不涉国事一说在云天国先例已破。

“不错,都说你是北齐最聪明的皇子,我看不尽然,毕竟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我的确是有些高看你了。”兰溶月看向拓拔野,看来,传闻果然不是十分可信。

其实,拓拔野此计不错,可惜的是找错了对手。

“果然是个女人,啰啰嗦嗦,有本事你杀了我。”拓拔野看向兰溶月,心中笃定,他是北齐的皇子,兰溶月绝不敢轻易杀他。

兰溶月若是将他带回京城,顶多是利用他签订两国的和平协议,拓拔野笃定,他戳穿兰溶月身份之后便可性命无忧。

“的确是懒得啰嗦。”兰溶月语毕,冰瞬间覆盖拓拔野,兰溶月退后两步,冰块碎裂,尸体已经化为肉泥,谁还认得出来此人是拓拔野。“蠢货,不杀你难道还要留着你与我为敌吗?”

拓拔野与人合谋,晏苍岚传来信,兰溶月推测逃走的人应该是楼陵城,楼陵城与拓拔野不同,他是真正的聪明人,知道审时度势,更懂得如此隐藏,若非今夜要杀的人拓拔野,她真的会追上去杀了楼陵城。

虽然杀了楼陵城势必会引起无数的报复,但留着一个祸害才是最为危险的事情。

無戾见兰溶月已经杀了我拓拔野,身影飞快的穿过两人,两人迅速倒地,無戾顺便解决了要逃走的人,充满血腥的夜色中留下一片宁静。

“姐姐,你杀了拓拔野,北齐那边只怕不好交代。”拓拔野的行踪北齐知道的人自然是不少,此战北齐败退之后,势必会派人前往云天国,無戾不喜欢麻烦,更不会有人找兰溶月麻烦,退去戾气,目光中却染上了杀意。

“脸弄藏了。”兰溶月拉起袖子,擦了擦無戾脸颊上灰尘,“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拓拔野亲自领兵进攻东陵,此刻正在与大将军交战,我又何必交代呢?”

“对哦,我都忘了。”無戾傻笑的看着兰溶月,脸上其实是無戾故意弄脏的,在京城他之前没有留在兰溶月身边不好撒娇,如今四下无人,时机正好。

“走吧,想必赵将军会陷入苦战。”兰溶月的话刚刚说完,山谷中,一道红光响彻天空,“看来赵将军胜了,無戾,一把火烧了这里,我们尽快赶过去。”

“是。”

兰溶月走到村口,村落已被大火席卷,今夜此处没有北齐士兵,没有拓拔野,村民意外失火,大火中无一人逃脱。

朝野权谋,无须太过于复杂。

“姐姐,以云颢的作风,只怕会派人前来查证。”無戾放完火后,回到兰溶月身边,看着大火,他的神情静如水,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

“的确会,其实很简单,据实已告即可,容家虽为朝臣,但云颢又何尝不需要依仗容家来守护边境的和平,再说京城各大势力,此刻必定大变,不用担心。”

無戾虽不能读懂她的心思,但因为读懂太多人的心思,無戾大多数之后都知道兰溶月心中所想是什么。

两人一路向峡谷方向而去,一路上,無戾不停的问兰溶月各种问题,猜得到不等于答案。

“姐姐,我们能晚些会京城吗?”

京城传来消息,云颢为晏苍岚和长孙文锦赐婚,無戾心中不满,無戾虽不知道晏苍岚不反抗云颢理由,可是若此事晏苍岚都无法解决,無戾绝不会让兰溶月再与晏苍岚有丝毫的牵扯。

“好,听你的,我们就在边城住上一段时间,等爷爷处理好事情之后我们一同回去,好不好。”

兰溶月明白無戾的心意,便答应下来,加上北齐态度不明,军中奸细虽然已经知道是谁,难免不会有其他奸细,留一段时间正好可以处理一些隐患。

此次交战,真正的敌人是楼陵城,可是楼陵城的逃走难保他不会另有算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