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王对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赵将军带人留守峡谷,兰溶月带着無戾和零露返回边城,还只到城门口就遇到了容潋,容潋神色中带着微微的怒意和无奈。

“爷爷,您这是怎么了,气色不好。”兰溶月装作不懂,骑马到容潋身边,微笑着看向容潋。

容潋既生气又无奈,不能打,不能骂,还要宠着,的确是让他无可奈何,如今看到兰溶月安然无恙,容潋倍感欣慰。

“跟我回去。”容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有几分严厉,只可惜在兰溶月依旧是个纸老虎。

一路进城,容潋沉默不语,身边的几个侍卫看着远远的跟在后面,俗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看大将军的样子对监军大人似乎是无可奈何,但不表示他们不是被殃及的池鱼。

走进院子后,容潋吩咐赵婶去准备吃的,领着兰溶月走进了书房。

“胆子越来越大了,一个人单挑拓拔野,亏你想的出来,若是你有个万一,我看你如何跟母亲交代。”兰溶月才来边境几日,他已经收到容太夫人几封信了,每一封信都是交代他要照顾好兰溶月,否则唯他是问。容潋又何尝不想好好保护兰溶月,但关键是这个被保护的人似乎一点都不听话。

“爷爷,我出了事,交代的人不是你吗?”兰溶月看着气呼呼的容潋,昨日的决定她并不后悔,昨日即便是容潋亲自前去,也未必是拓拔野的对手,敌众我寡,拓拔野早就谋划,从容泽到容潋,似乎所有的计谋都是针对容家人的。

“你…你…哎…好了,此事不追究了,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北齐军中的人不是拓拔野。”容潋看向兰溶月,论消息灵通,江湖人士的确比朝野中人更擅长打听消息,容潋不得不佩服兰溶月的消息渠道。

“爷爷怎么知道的。”兰溶月心中略感惊讶,这个消息十分隐秘,只怕连北齐知道的人都极少,容潋这么快这点消息,兰溶月十分意外。

“沙场征战多年,两军交锋,北齐的进攻进退有序,拓拔野不曾亲自领军,若要论指挥全军,拓拔野不一定有这个能力,除非从一开始北齐军中的主将就不是拓拔野,此事并不难猜,只是无从印证而已,昨夜交战后,我便确定下来,此次北齐领军之人是拓跋弘,而非拓拔野。”

战将的本能吗?有时候习惯性的分析还真是可怕,容潋从小几乎在军中长大,对于军中的事情从小到大,无一不清楚,就算没有证据也可以怀疑,的确如此。

“爷爷,此次交战的人是拓拔野,而非其他人。”兰溶月看向容潋,这个消息就算能看出来,也决不能说出来。

“出什么事了。”

容潋看向兰溶月,心底泛起一丝丝隐忧。

兰溶月微微吸了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容潋。

“没想到北齐皇子竟然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丫头,逃走的人是谁?”容潋想起逃走的人,心中泛起杀意,此人绝不能留。

“暂时不知道,昨夜情况特殊,来不及去追,爷爷放心,拓拔野之死,与我无关,毕竟昨夜与爷爷交战的人是拓拔野,两军交战,未曾正面交锋,此事与云天国全无干系。”

兰溶月一直以为拓拔野和拓跋弘的关系并不好,但从此次两人交战来看,并非如此,在粼城的时候,兰溶月曾与拓跋弘打过交道,只是并不熟悉,当时拓跋弘的目光似乎都在晏苍岚身上,北齐与苍暝敌对,两人的表现也算是正常。

“嗯,丫头说的对,北齐此次侵犯云天国,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不过北齐经此重创,暂且应该不会轻易来犯了。”

兰溶月点了点头,她杀拓拔野的时候就没想过两国能和平,不过即便是两军交锋,也不必急于一时。

“爷爷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丫头想回京城了吗?”容潋看向兰溶月,距离国师大婚还有几日,心想,莫非丫头按耐不住了,容潋心中决定一定要留下兰溶月,若晏苍岚处理不好此事,他绝不让兰溶月轻易回京城。

“不想,边城自由自在,我想多住上一些时日。”

兰溶月留下并非是想考验晏苍岚,她和晏苍岚彼此之间都十分清楚,晏苍岚不可能去长孙文锦,退一步,若晏苍岚真的去了长孙文锦,她就是她看错人了,此生她也绝不会与晏苍岚再有任何瓜葛,不过,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拓拔野的死,拓跋弘为何会自愿以拓拔野的身份主战,有太多的疑问,她需要一个答案。

军中安排奸细的人是拓拔野还是拓跋弘,眼下都没有一个答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有人想要杀容潋。

“好,那就多住上几日,对了,给你太奶奶写一封平安家书,免得她担心你。”容潋满意的点了点头,打定主意不让兰溶月就这么快离开边城了。

“姐姐,九儿来了。”

屋外的声音打破了平静,兰溶月推开房门出来,果然简单一身风尘仆仆的九儿。

“九儿。”从五年前开始,九儿几乎一直跟在她身边,见到九儿,兰溶月心中也很高兴。

“小姐,九儿来晚了,请小姐恕罪。”

前些日子九儿一直在护国寺祈福,离开护国寺后从琴无忧哪里听得兰溶月的消息,于是急匆匆的赶赴边关,一路上马不停蹄,几乎没有休息。

“都说了不用行礼,零露,你带九儿下去洗漱一下。”

“九儿姐姐,跟我来。”

接下来的几天,容潋每日往返军营和家中,兰溶月带着九儿、零露、無戾四处游玩,边城没有京城的繁华,但贵在自由。

与兰溶月的悠闲相比,晏苍岚没日没夜的处理京城的事务,拓拔野死后两日,晏苍岚得知了北齐的消息。

“拓拔野没死?”晏苍岚看过手中的信件,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敢置信,兰溶月传回来的信明明说拓拔野已死,他不认为兰溶月的消息有假,但关于拓拔野的消息是青暝十三司的人传回来的,绝对可信。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晏苍岚一时间想不透。

“这…”黑衣男子惊讶的看向晏苍岚,昨日得到的消息明明说拓拔野已死,一个死人不可能还活着,除非有更深的算计。

黑衣男子正是一直追随在晏苍岚身边的黑衣人,与红袖同宗,都是苍暝国的暗卫,红袖负责保护皇后,而黑衣男子则负责保护帝君。

“天绝,你立即启程前往边城。”

天绝二字是男子的性命,这些年来,晏苍岚从未唤其姓名,天绝目光中多了一丝坦然,当年的约定看来可以废黜了。

“是,主子。”

“让红袖一同前往。”

红袖和天绝都是苍暝国先帝亲手培养的暗卫,一旦认主,绝不会背叛,红袖最初背叛兰溶月的时候,晏苍岚曾有过一些迟疑,但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天绝离开后,老管家端着差点,推开了书房的门,老管家看着晏苍岚依旧取下了面具,露出原本的容颜,这些年见过晏苍岚真容的人不少,可是晏苍岚除了在兰溶月面前之外,再也不曾在其他人面前摘下过面具。

“陛下,明日早朝,陛下打算以真容前去吗?”府外的人是云颢安排的,但老管家却是晏紫曦的人,晏紫曦去世后,老管家便一直照顾晏苍岚。

“老管家,我想知道,他为何让溶月去边城。”晏苍岚看向老管家,双目冷寂,漆黑的双目如同无底黑洞一般,让人畏惧。

“陛下,可还记得夫人临死前的话。”老管家看向晏苍岚,他从小看着晏苍岚长大,照理说他应该是最了解晏苍岚的人,可是老管家从来不认为他了解正在的晏苍岚。

“人若自保,一人强大足以,我若要自保,必须登基为帝。”三年前,他夺苍暝国,登基为帝,虽是他外公的意愿,可是却更像是宿命。

时至今日,晏苍岚依旧不明白当年晏紫曦为何要说这句话。

晏紫曦在世的时候,云颢很讨厌他们母子,晏紫曦死后,云颢对他没有了讨厌,剩下的就是漠视,以前,晏苍岚怎么都想不明白,可是有了兰溶月之后,很多事情似乎都渐渐明朗了。

“陛下记得就好,请陛下不要冲动行事。”老管家看向晏苍岚,当年的事情他也不清楚,只是晏紫曦去世前曾经晏苍岚托付给他,并以昔日恩情作为交易,让老国师收晏苍岚为徒,晏紫曦是自尽,可是最后一个见到晏紫曦的人是云颢,直到如今,晏紫曦依然连一座坟墓都没有。

“老管家,你出去吧。”

“老奴告退。”

书房中,晏苍岚一夜未眠。

次日清晨,第一缕太阳升起,晏苍岚一袭白衣走入朝堂,引起了不少人的议论。

“苍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啊,听闻苍帝失踪,莫非此次前来是为找兰溶月。”

“有可能,果然是个祸水。”

“听说兰溶月去了边城,莫非容家想保护兰溶月。”

“北齐才平静,难道又要和苍暝国掀起战事吗?”

“果然是个祸水。”

容靖看向说话人的方向,说话的人正是长孙文萱的父亲,长孙太傅,容靖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长孙太傅怎么样也跟菜市口那些长舌妇一般背后说人坏话,溶月是我侄女,是容家的人,只要容家还有一人,就不允许说我容家的女儿是祸水。”

容靖的话朝野上下陷入一片宁静。

容靖连长孙太傅都直接得罪了,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不少人脑海中浮现出少年时的容靖,没有如今的老谋深算,但一不随其意就犯浑,朝中不少老臣记忆犹新。

晏苍岚走进朝堂,议论上不断,晏苍岚并未在意,因为兰溶月曾说过:一世贤名是负累,人生在世,随心所欲难得。

云颢看向晏苍岚,眼底深处,染上了淡淡的杀意,他这个儿子不像他,更像晏紫曦。

苍暝国的人都怀疑晏苍岚是晏紫曦的儿子,却从无人知道晏苍岚也是云天国的九皇子。

“云九见过父皇,多年不见,父皇似乎对我的出现很惊讶。”

云九二字响彻众大臣的耳膜,就连容靖也不例外。

九皇子生来神秘,宫中也没有人知道九皇子母妃的来历,只知道是云颢亲自带回来的人,入宫后,就居住一座宫殿中,直到死去都不能离开一步。

与其他后妃相比,不像是宠爱,更像是囚禁。

“众位大人不用猜了,我母亲正是苍暝国的公主晏紫曦,而我的名字叫做晏苍岚。”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立即看向晏苍岚,云颢本想阻止,却发现来不及了。

朝中众人议论,云九就是晏苍岚,晏苍岚竟然是陛下的血脉,当年云颢带回来的人是苍暝国的唯一的公主晏紫曦,各种议论,一时间朝堂上还真如菜市场。

容靖看向晏苍岚,心想,难怪会有勾引国师一说,难怪兰溶月会来云天国,从头到尾都是一人,容靖心中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容靖看向不远处的晏苍岚,迈步走过去问道,“丫头知道吗?”

“我从未瞒过她。”

容靖听到晏苍岚的话,松了一口气。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云颢起身,眼底泛起微微的冷意,声音不大,刚好让朝堂上的所有人听见。

大臣闻言,低头沉默不语。

当年苍暝国公主晏紫曦被誉为七国第一个美人,更是一代奇女子,谁也不好想到那个女子失踪,竟然是入了云天国的后宫。

长孙太师看向晏苍岚,这些年来的事情,仔细想想,也并非无迹可寻,当年云颢派人发兵北齐,看似与苍暝国毫无瓜葛,其实是解了苍暝国之围。

“臣等无事启奏。”长孙太师是个人精,自然明白云颢无心处理朝务,身为百官之首,一句话之人能代表百官。

“散朝。”

早朝未上,众大臣在一片议论上中离去。

众人离去后,云颢看向晏苍岚,心中愈发觉得生气,拿起桌上的奏章,直接砸向晏苍岚,口中道,“放肆。”

晏苍岚身形微微一动,直接躲开云颢丢过去的奏章,晏苍岚看向云颢不语,云颢眼底一丝莫名的情绪中夹杂的厌恶,晏苍岚看得清清楚楚。

“晏苍岚,你就不怕我兵发苍暝,直接没了苍暝国吗?”云颢直呼其名,同为帝君,虽两国之间国力相差甚多,但地位却是平等的。

“我随时恭候。”

晏苍岚这些年来隐瞒了天下人,但不曾瞒过老国师和云颢,两人一直都知道他的身份,当年云颢娶晏紫曦,其目的何尝不是谋夺苍暝国呢?只是晏紫曦的死,打断了云颢的计划。

“好一个随时恭候,看来这些年你翅膀是硬了。”

“若无其他的话,我就此告辞。”晏苍岚说完,转身离开。

晏苍岚与云颢是父子,可更像是仇敌,晏紫曦死的时候晏苍岚太小,当年的很多记忆都太模糊,很多事情都不是亲眼所见,很多真相都被埋在黑暗中,有时候他并不像知道真相,有些真相知道了也无法改变过去。

“站住。”

“陛下还有何话要说。”朝堂之上,并无他人,晏苍岚自然不会称呼云颢为父皇。

“若是你敢离开京城,别怪我不客气。”云颢话语间,染上了淡淡的杀意。

比起兰溶月,长孙文锦更好控制,云颢此刻心中十分清楚,让晏苍岚与长孙文锦成亲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事到如今,他绝不允许晏苍岚离开京城。

“孤的事情,陛下无从干涉。”

晏苍岚说完,消失在大殿之上。

王对王,这一局显然云颢输了。

挑明身份,苍暝国内自然有不小的波澜,但晏紫曦的事情瞒不住了,以未缪的能力,自然能稳定苍暝国内的局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