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身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出大殿,晏苍岚抬头看向天空,他是君,也是子,晏紫曦最后的遗言,让他不涉云天国事,不与云颢为敌,两个承诺他都没有遵守。为君主,不能守诺,何以服天下之众;为子者,不能遵守母亲临死前的话,为之不孝。虽打破了诺言,晏苍岚嘴角却染上了一丝难掩的笑意。

晏苍岚走出大殿后,云颢立即召见了容太夫人。

云颢此举,让朝野上下众人无一不为之怪异,晏苍岚的身份揭穿,云颢不召见长孙太傅议事,反而召见了容家太夫人,朝野山下众人猜疑,云颢要兵法苍暝国。

此事最为意外的要数洛盈和云渊,本以为江山唾手可得,如今突然出现一个晏苍岚,那个被囚禁的九皇子竟然成了苍暝国的嗜血帝君,此事一出,打破了洛盈和云渊所有的计划。

“母后,孩儿从东陵归来,途中遇到刺杀,一直不曾找到幕后之人,眼下看来,此事定是晏苍岚所为,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夺云天国的江山,好大的野心,现在想想,锐儿的意外,只怕也与晏苍岚有关,此事孩儿本以为是兰溶月所为,现在看来,兰溶月只怕自始至终都知道晏苍岚的身份,还有国师的态度,只怕也是因为晏苍岚的缘故。”

提及晏苍岚,云渊气不打一处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晏苍岚竟然是他九弟。

“给我闭嘴,若不是你之窜动人来对付容钰,事情怎么会演变成现在这幅模样,锐儿现在还昏迷不醒,你却一点也看不清当下的局势,晏苍岚、九皇子、千晟,他们都是一个人,是我错了,没想到云颢竟然是真的喜欢那个小贱人。”

洛盈双手握拳,或许是因为提及了晏紫曦,洛盈的身体被气得微微发抖。“那个女儿,心明明不在宫中,为了苍暝国百姓,竟然甘愿栖身后宫之中,无名无分,是我疏忽了,没想到那个小贱种藏的这么深。”

洛盈的心中染上恨意,想着,云颢,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云渊心中惊讶不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晏苍岚竟然就是千晟,更是他的九弟,国师府的实力不容小觑,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不过也并非无迹可寻,“母后,你是说他是国师千晟,可有证据。”

洛溪回过头,看向云渊,微微摇头,历代国师都是帝君的心腹,只要一日不摘下面具,就是帝君手中的利刃,如今晏苍岚公开身份,现任不打算继续受命于云颢,想到此处,洛盈眼底划过算计,如今晏苍岚的身份被公布出来,定是不打算迎娶长孙文锦。

“皇儿,你可想娶长孙文锦,得到长孙家。”

提及长孙文锦,云渊心中泛起淡淡的醋意,这些年他不止一次试探长孙太师,言明迎娶长孙文锦为太子妃,每一次都被长孙太师给拒绝了,长孙文锦一心想嫁千晟,如今他倒要看看长孙文锦是不是还有之前一般的傲气。

“孩儿听母后安排。”

洛盈刚想说话自己,一个宫婢急匆匆走进来禀报道,娘娘,陛下召见了容老太君。”

“什么?”洛盈心中一惊,眼下不是应该着急朝臣商议此事,为何突然召见容家老太君。

“母后,有什么不对吗?”云渊不明洛盈为何如此在意,急忙询问。

“你先出宫,关于此事,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至于关于晏苍岚就是千晟的消息暂且不要传出去。”

“为何?”

云渊不解,如此有利的消息为何不能为己所用,心中疑问连连。

“此事日后再告诉你,你先回去。”

“母后,为何如此在乎容家。”

云渊心中不明,洛盈在乎的到底是容家还是云瑶,当年洛盈让云瑶嫁入容家,云渊就曾反对过,只是洛盈依旧一意孤行,容家的家训便是忠君,无论君主是谁,容家都只忠于帝王。

“就凭容老太君能左右陛下心意,此事说来话长,你先会东宫。”洛盈来不及多加解释,容家虽是四大家族之一,但容家对云颢的影响比其他四大家族来的更为重要。

长孙家虽是百官之首,文臣占据了半壁江山,可是要论左右云颢的心意,只怕是说破了嘴也不及容家太夫人的一句话。

云渊见洛盈年初沉重,不曾在询问更多,行礼后离开。心中决定,一定要探明此事,只是自从容钰手上之后,云瑶便不曾进宫,这些日子更是称病,不见任何人。

“给本宫梳妆,本宫要会一会容老太君。”

与此同时,御书房内,容太夫人一袭藏青色的正装,几乎全白的头发用木制发簪盘起,双眼闪烁着睿智,睿智中又夹杂了一点沧桑。

“老身见过陛下。”

云颢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的奏折,急忙道,“太君免礼,请坐。”

容太夫人坐下后,伺候的公公立即为容太夫人上茶,随后所有人离开御书房,书房内只留下容太夫人和云颢两人。

“不知陛下急召老身前来所为何事。”容太夫人神情坦然,其实心中却有几分埋怨云颢将兰溶月送去边关,总觉得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云颢继位之时,云天国风雨飘摇,皇子夺帝,每日几乎都上演着血染京城的悲剧,各大家族,争夺不休,云颢登基为帝,几乎杀了先帝所有的皇子,朝中大臣,参与夺帝者,几乎都被株连,朝野上下,人人自危,这点到时候也晏苍岚登基为帝的时候差不多,只是经过三十多年的时光,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当年的事情,云颢如今年迈,朝中几乎又在上演同样的事情,悲剧几乎就在眼前。

“太君,当年朕能登基为帝,全仰仗太君的功劳,时至今日,朕有一事想要麻烦太君。”云颢拿出一封特出的信封,信封上有蜜蜡封印。

容太夫人接过信封,上面的封印正是云颢的私章图案。

“老身会代为保管,需要的时候会拿出来。”容太夫人接过信封,一封信,如有千斤。

“夺帝之争,强者胜,朕的众多皇子中只剩下四人,豫王,太子,小九,杰儿,杰儿无心皇位,这些年远离云天国,至今下落不明。”或许是因为面对的是容太夫人,云颢似乎有想起了昔年的时光,当年若非的容太夫人庇佑,他只怕早已经命丧黄泉。

“陛下,皇位之争,从来不仁慈,容家绝不参与夺帝之争,陛下大可放心。”

军为立国之本,政为立民之本。军若乱了,天下百姓岂能安稳。

“朕知道,不过还多要多谢太君如是相告,朕这一生双手沾满了鲜血,从不会后悔,朕唯一后悔的事情便是那件双手没有沾上鲜血的事情,太君,朕再送容家一份礼。”云颢起身,打开暗格,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容太夫人。

容太夫人接过锦盒,锦盒有些重量,打开锦盒,容太夫人看着锦盒内的铁卷,眼底闪过惊讶。

丹书铁券是云天国立国之君下令所制,凡持丹书铁券的家族,即便是谋反也不得株连族人,关键时刻是一道保命符。

“陛下...”容太夫人刚想拒绝,云颢出言,打断了容太夫人的话,“人到老年,比起皇宫,朕更加怀恋藏身容家的那些日子,朕这两年身体每况愈下,朕还理智之际,做此安排,以免日后朕做出连自己都后悔的事情来。”

容太夫人看向云颢,当年带着一丝胆颤、理智却又狠辣的少年,如今也已经年老了,当年救云颢,只是因为那日刚好是季无名的生日,看到云颢,不由得想起季无名,她无法置之不理,后来在云颢没有登基为帝之前,容太夫人真的将其当做家人。

只是帝王心意难测,云颢登基为帝后,她便让容家与其疏离了,一来,不想让人以挟恩之名来对付容家,二来,云颢的变化很大,超出了她的想象,登基为帝时的手段让她都觉得心虚不已。

“老身明白了。”

云颢听到容太夫人的答复,嘴角露出难得的笑容。

容太夫人看向云颢,这笑容她好像也很多年不曾看到了,只可惜能让他笑的那人彻底离开了。

享受片刻的宁静,云颢犹豫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太君,朕有一问,还望太君能够据实相告。”

“陛下请问。”

“兰溶月的身份复杂,她父亲潜入东陵成为东陵的康瑞王爷,其真实身份似乎是楼兰女帝的堂弟,我想请问,兰溶月与容家是和关系。”这个问题云颢心中徘徊了很久,一直想不出来,他也曾试探过容潋,容潋避开了问题,不曾回答。

“涉及容家秘事,老身不便相告,但丫头的确是容家血亲。”曾经的过往,就算是云颢,容太夫人也不会多言一句,毕竟往事如烟,烟消了云也该散了。

云颢点点头,只要兰溶月是容家血亲,得到这个答案对他而言足以,“如此就好。”

“老身明白陛下担忧,平西王功高震主,楼兰野心勃勃,观眼下境况,楼兰似乎又有谋夺天下之心,当年云天过内乱,亦是与楼兰脱不了关心,陛下担心历史重演,老身明白。”

当年云颢除掉手足兄弟,除了夺帝之位还有另一个原因,便是因为楼兰女帝如今的兄长当年为谋夺天下,七国之内,安排了不少‘针’,这些人潜伏在皇族,宁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人,对于当时云天国来说,的确是最好的决策。

“多谢太君体谅。”

云颢让兰溶月去边关,其目的便是为了试探兰溶月。

让兰溶月远离京城,让事实来证明兰溶月的清白,若是云天国此战败了,兰溶月的身份势必会受到云颢的质疑,若是胜了,兰溶月的嫌疑就洗清了一半。

“咳...咳...”连续不断的咳嗽声传出,容太夫人看向云颢,云颢脸色略微苍白,她不曾听闻云颢病重,急忙之下,问道,“陛下身体抱恙,可否要传御医。”

云颢如今已经快六十了,一旦病重的消息传出,势必江山难安。

“不用了,老毛病了,太君先行回去。”云颢看向容太夫人,放眼天下,真正关心他的人,眼前的算一人,除此之外,他还真找不到其他人了,子嗣不少,但那些关心都夹杂着算计。

“陛下若是信得过老身,老身晚些派人一人进宫被陛下诊脉,此事绝不会有第三人知晓。”容太夫人想起灵宓,灵宓虽然不喜欢皇宫中人,但若是她所请,灵宓不会拒绝。

“如此就劳烦太君了。”

“老身告退。”

容太夫人离开后,云颢咳嗽了许久,代平缓一些后,才让人进来。

容太夫人正要离宫就刚好遇到了从御花园散步打算回去的洛盈。

“老身给皇后娘娘请安。”容太夫人见洛盈后,立即请安行礼道。

“容太君不必多礼,已到午时,不如太君在宫中用完午膳再回去如何?”洛盈一边询问,一边看向容太君,心中猜测,云颢召见容太夫人的理由,再看着荣太君身侧丫鬟抱着的锦盒,洛盈生出了一探究竟的想法。

当年云颢登基为帝,是容太夫人奉先帝之命辅佐,当年云颢躲避兄长的追杀,镇国将军府也曾是云颢的藏身之地,云颢召见容太夫人其理由必然不会简单。

“如此就有劳皇后了。”

丹书铁券之事,容太夫人知道瞒不住,比起丹书铁券,怀中的信件更为重要,云颢赐丹书铁券,一来是为庇护容家,二来也是想借此为幌子,毕竟不拿出足够重要的东西,如何让试探之人相信。

一番试探,午后容太夫人才出宫。

“娘娘,要不要将此事告知王爷。”

“丹书铁券,何等重要,没想到陛下对容家人当真是疼爱有加,朝野混乱之际,还不忘先保住容家,陛下还真是用心。”

放眼其他家族,又有哪个家族有此等殊荣,如今江山之局,容家站在哪个皇子身边,哪个皇子就拥有了半壁江山。

“娘娘...”

“传信告诉哥哥此事,让早做准备。”长孙家在豫王和云渊之间左右摇摆不定,若是晏苍岚真的娶了长孙文锦,局势将会发生变化,容家自古忠君,此事需另做商议。

洛盈终于明白为何云颢要给晏苍岚和长孙文锦赐婚,原来是为了平息平西王府的势力。

“是,娘娘。”

洛盈不知道将此事告诉平西王,无疑是与虎谋皮,平西王的野心早已是天下,而非辅助一人登基为帝。

晏苍岚离开皇宫后直接去了城门,与此同时,老管家已经在城门外候着了。

“陛下,此去边关,恐有不妥,还请陛下留在京城。”老管家看向晏苍岚,眼底泛出浓浓的担忧,眼下晏苍岚身份暴漏,从云天国到苍暝国,与之为敌的人不在少数,想要他性命的人更多,一路上势必会危险重重。

“老管家放心,京城中事我已有安排。”

晏苍岚看着城门,他若不走,长孙文锦岂会另嫁他人。

云渊不得势,何以夺帝;云渊不夺帝,平西王岂能谋反;长孙家摇摆不定,若不让其定下来,云天国不日将是内忧外患,既然决定夺帝,当以天下为主,在天下之前,他要去见兰溶月。

“老奴恭送殿下。”

老管家看着晏苍岚骑马离去,微微抬头,看向远方,口中默默的念叨着:“该来的谁也逃不掉。”

与此同时,边关容钰一路奔波劳顿,走错了好几次路,终于抵达了边城,看着城门,容钰一身疲惫,目光中泛起淡淡的希望。

容钰走到城门边,对守城的官兵问道,“请问一下,你知道容将军的府邸在什么地方吗?”

守城官兵见容钰衣着不凡,虽然一身染上了不少灰尘,可见是赶路的缘故。

“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要不再等等,大将军每日都会回家,再过一个时辰差不多会路过城门。”

“还要等一个时辰。”容钰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前几天餐风露宿,路过一处小村中,看到村中物质贫乏,一时把身上所有银两都留给穷人了,身无分文,不由得露出一丝苦涩。

一个腿脚不太利索官兵看着容钰的模样,心想,估计是从京城来的公子,衣着不凡,马也是上好的战马,一般家族的公子可没有这般好的马匹。

“大将军每日会顺着这条路回家,你要不顺着这条路找找看。”

“多谢。”

容钰走后,另一个官兵走过来,“你干嘛告诉他大将军的住处,若是他对大将军不利可怎么办。”

“不用担心,看其模样,倒是与容靖将军有几分相似,估计是容家人吧。”闻言,其余的几个人也点了点头。

边城不起其他地方,守城的官兵都是精挑细选的,其中也有不少战场受伤的士兵,都有一定的眼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