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消息被锁/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齐

军帐之内,拓跋弘满腹阴霾,昔日的战神,如今尽是颓废之色,两军对峙,既不交战也不撤军,完全不见昔日战神的风貌。

“王爷,北齐奇攻失败,眼下云天有容潋坐镇,士气大涨,还请王爷早日撤军为上。”拓跋弘的心腹硬着头皮禀报道,他追随拓跋弘多年,从未见过如此颓废的拓跋弘。

拓跋弘将手中的酒壶一把砸在地上,碎裂的声音如同心碎了一般,眼底的阴霾充满了暴戾,泛起的杀意已经难当战王二字,“撤军?放肆,如今之势,如何撤军。”

拓拔野的死对拓跋弘的打击不小,不知是恨意还是本能,让拓跋弘保存了最后一丝的理智。

另一侧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看向拓跋弘,眼底深处,露出丝丝厌恶,“皇兄何意?眼下北齐败了,若不撤军,难道还要等着容潋保护不成。”

北齐可汗子嗣众多,但疼爱的却很少,此次前来问罪的便是拓跋准,北齐皇子无一不想得父汗倚重,拓跋准又岂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比起皇子,公主更得北齐可汗之心,北齐唯一的可汗之心的便是琴公主,只是甚少有人见到琴公主本人,就连北齐可汗每年也只见到几次,北齐原没有那么多的世俗,但琴公主却像是一个久居深宫之人。

“蠢货,眼下撤军,不是给了容潋可乘之机吗?大局未定之前,决不可撤去。”拓跋弘心中策划着气息,可是拓拔野进行培养的狼队这两日如同染上了瘟疫一般,莫名其妙的死去,若真是瘟疫,此事可大可小。

“你…皇兄,我尊敬你才叫你一声皇兄,父汗让我前来,就是询问皇兄战况,如今败退,北齐损失不小,若是苍暝国与云天国联手,皇兄打算如何应对,对了,忘了告诉皇兄,晏苍岚便是云天国的九皇子,两国已经拧成一股绳,父汗让我告诉皇兄,北齐有失,皇兄就提头来见。”

拓跋弘以战功得北齐可汗赏识,比起其他皇子的之间为得宠爱争斗不休,北齐可汗对拓跋弘却多了一丝倚重,单凭这一点,足以引起兄弟们的嫉妒,拓跋准也是其中之一。

“父汗要议和?”拓跋准的话泄露了北齐可汗的心意,拓跋弘心中冷意横生。

“不错,父汗的意思是议和,让你准备一下,亲自前去云天国议和,对了,我的好皇兄,我忘记告诉你了,父汗已经剥夺了你手中的兵权,眼下兵权由我接手,议和我会陪同皇兄前去,不过云天国内争斗不断,不急,皇兄可再醉上几日。”

拓跋准拿出北齐可汗的亲自书信,剥夺了拓跋弘手中的兵权,其实,拓跋弘如今顶的是拓拔野的名义,如今也不算是夺了拓跋弘手中的兵权。

拓跋弘没有想到,众多兄弟中,所有人都对拓拔野落井下石,他顶着拓拔野的身份,计策是拓拔野定下的,眼下拓拔野下落不明,拓跋弘想起受到的密信,密信中说拓拔野已死,可是他秘密派人去云天国,丝毫找不到拓拔野的踪迹,即便是死了,总有尸首才是,如今连尸首都找不到,拓跋弘岂会善罢甘休。

“准备一下,十日后,前往云天议和。”

“不愧是皇兄,恢复的果然快。”拓跋准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和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讽刺。

拓跋准看着微微带着醉意的拓跋弘,心想,此次云天国之行,他要尽快除掉拓跋弘才行,其他人不足为据,但拓跋弘这个人却不好掌握,一旦被反噬,他就会得不偿失。

“滚。”拓跋弘冷眼看向拓跋准,帝王之家,兄弟之间从来没有相亲相爱,拓跋弘十多岁便生活在军营中,感情淡薄,在外人看来,拓跋弘善战,却非继承可汗之位的人选。

“告辞。”

拓跋准离开帐篷后,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拓跋弘帐篷的放心。

拓拔野生死不明,拓跋弘的模样好像十分伤心,根本不是外面所传闻的那样,拓跋弘因战败长醉不醒,看来他的好好调查一番才行,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拓跋弘。

“云天国那边可有传来拓拔野的消息。”拓拔野的计策隐秘,根本不可能轻易暴露,仔细想想,败退的确十分蹊跷,根据情报,拓拔野早就潜入云天国,可是至今没有消息传出来,只怕是凶多吉少,不过,云天国的官员就算是找到了拓拔野,也不会轻易将人杀了才是。

“没有,不过,有消息传出,容靖的儿子已经抵达边城。”

“你说什么?”拓跋准眼底闪过一丝狠毒,“消息可准确。”

“消息无误,根据脚程,眼下应该已经回到家中了,殿下,要不要…”侍卫做了一个杀的动作道。

“不,这一次云颢派来的军师很奇怪,他身边的人功夫不弱,暗杀成功的几率太低,暂且先按兵不动,派人查拓拔野的消息,若他真的死了,务必跟容家扯上关系。”

拓跋准眼中尽是算计,昔日有拓拔野压他一筹,如今正是他展露自己的好时机,趁机父汗对拓跋弘失望之际,他将大权握在手中,此次云天国之行,正好趁机除掉拓跋弘。

“殿下是要借刀杀人。”

“不错。”

自古帝位之争都是一条血路,拓跋准一直潜伏,静待时机,如今时机到了,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边城之内,容钰终于找到了容家所在的宅子。

“小弟,你怎么来了。”兰溶月院中凉亭看书,见容钰走进来,略带惊讶道。

容钰离开京城她是知道的,灵宓派人暗中保护容钰,可是拖的时间也太久了,最近一直忙着,她还以为容钰已经打退堂鼓了呢?

“姐姐,我想你就来了,一路上好辛苦。”容钰吐了吐舌头,他来的途中刚好遇上了容泽,被容泽抓住,好不容易逃掉的,为了躲避容泽,他甚至不敢走大路,容易吗?

“好,辛苦了。”兰溶月看着容钰撒娇的模样,略感无奈,眼下暂时没有战事,可是眼下的情况比两军交战之际更要负责,容钰来了,她自然不会放任容钰一个人回去,“赵婶,备膳,零露,去准备洗漱用品。”

“还是姐姐疼我,姐姐。”容钰本想去挽住兰溶月的胳膊,被無戾给挡住了,“离远点,别弄藏了姐姐的衣服。”

“無戾,好久不见。”容钰被無戾挡住了,高高兴兴的打招呼道。

容钰没有兄弟,兰溶月之前带無戾回家的时候,让容钰将無戾当做兄长,容钰可记得清清楚楚。

“嗯。”

看着容钰的模样,無戾想着,莫非他有点小气了,不行,姐姐不能让给其他人,管他是不是小气呢。

“坐下说。”

兰溶月倒了一杯温水,手掌中汇聚寒气,水慢慢变成冰水递给容钰。

“姐姐,爷爷呢?他不知道我来了吧。”容钰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容潋的身影,拍了拍胸口,喝下水后将水杯递给兰溶月,“再来一杯。”

“爷爷还在军中,你觉得你离家出走,家中没有来信吗?”

容钰接过水,一口饮尽后撒娇道,“不是吧,我可不要回去,姐姐,你一定要帮我,爷爷最听你的话了。”

其实,容钰的话说得没错,容潋都同意兰溶月做监军了,自然是同意兰溶月留在边城的,替他求情一点都不麻烦。

“留下来尽是添乱,你还是早点回去的好。”無戾毫不客气直接吐糟道。

“不要,姐姐也是我的。”

“你留下来每人保护你。”

“我能保护好自己。”

“明明功夫那么弱。”

“谁说的。”

……

兰溶月带着几分无语看着两人的争吵,兰溶月都有些久违了無戾的毒舌了。

“好了,你们别闹了,小弟,你先进去洗漱一下,零露已经准备好了,洗干净吃过饭了再说。”兰溶月见零露将水提及屋,于是打断了两人的争斗道。

“好。”

容钰不舍的看了一眼兰溶月,在看看自己的衣服,心想,的确是够脏的,不舍的走进了屋内。

“姐姐,北齐太反常了,还有那样逃走的那个人,不知道在密谋些什么,他留下来太危险了。”眼下北齐不供不退不议和,容潋一直担心北齐另有算计,一刻也不敢放松,容钰的出现司机不佳,万一成为敌人的筹码,麻烦就大了。

“你不讨厌他。”無戾能读懂人心,刚刚虽然有些毒舌,但言语中却没有讨厌的意思。

“不喜欢。”無戾十分诚实的补充道,“他要和我抢姐姐。”

“無戾,你一直跟着枫无涯习武,眼下让他独自回京,路上太危险,他服用了朱果,在边城的时间你就好好教教他,如何控制自己的内力。”無戾同样服用过朱果,若非如此,無戾的内力岂会如此高深。

“姐姐这么说的话,我答应。”

“無戾,我一直拿你当弟弟,你和小弟都是一样的,我真的希望你们能成为朋友,相处看看,或许你会发现他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

無戾会读心术,太多的时候,谎言一眼就能看出来,除非你不思不想,又或是隐藏的太深,無戾很难交到朋友,容钰心思单纯了些,但和無戾一起,或许能成为知己好友。

“姐姐,我会考虑的。”

無戾十分认真的回答,他不是不想,而是人是会变了,就算無戾现在是单纯的,但终有一天,还是会变的。

边城的时光渐渐恢复平静,暴风雨来之前,总是宁静的。

与此同时,容靖正在西北视察,西北虽不富饶,但情况比他预想的差了很多。

容靖奉命视察军务,而非政务,只是西北今年干旱,许多地方都是民不聊生,可是他从京城而来,朝野上下竟然没有收到西北的奏章。

“容尚书,西北百姓,民不聊生,此事一定要奏请父皇,派人彻查。”豫王查看民情后,十分激动的对容靖道,全然不顾身边平西王安排的心腹。

“此次我们来是视察军务,而非视察民生,豫王,陛下交代,此事以我为主。”容靖看来一眼豫王,豫王算是众多皇子中最关心百姓的一个人,在百姓中美名不断,只可惜性子过激了些。

西北的军务握在平西王的手中,民生大权何尝不是平西王一把抓,此事可禀,但要讲究方式。

“容尚书,你…”豫王神情激动,略带一丝愤慨,“没想到容尚书也是怕事之人。”

“豫王,我是兵部尚书,不是吏部尚书。”容靖的话说得很明显,整顿吏治,与他无关。

其实,容靖心中明白,先不说这样的奏章递不到京城,就算万一到了京城,只怕他们也回不去了,自从西大西北之后,他和豫王从来没有逃脱平西王的眼线,只要有丝毫不利平西王的言论,只怕他和豫王都性命难保。

豫王爱民如子,只可惜不懂军务。

能治理一方,却无治理天下之才。

“容尚书别生气,城中刚好遇到食为天新开张,不如我请容尚书去好好吃一顿,以缓解连日来的疲惫如何?”闵将军试探道。

“如此甚好,有劳闵将军了。”

容靖何尝不明白,这些日子他一直想送信出去,可是闵将军这个人连一点就会都不留给他。

食为天吗?或许是个机会。

“哪里哪里,容尚书代陛下巡视军务,一路辛苦,招待容尚书是应该的。”闵将军看着容靖,心想,豫王虽有才智,不过却不足为惧,真正的老狐狸是容靖,容家如今虽不是一方将军,只是朝中六部尚书之一,可是还有一个驸马爷的身份,加上容家为背景,容靖一路的表现太过于平静,明哲保身的做法反而让人放心不下,平西王叮嘱他一定要看好容靖,闵将军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如此就有劳闵将军破费了。”

抵达食为天,闵将军早就安排好了包间。

“闵将军,今日食为天开张,准备了一些新鲜的食材,不如将军亲自去挑选一番如何?”颜卿一身男装,一副店小二的打扮,极力推荐道。

“哦,不知都有些什么新鲜的食材。”食为天以美食为主,放眼七国也堪称一绝,最重要的是食为天的食材都可以亲自挑选,做法也算是独具一格。

“北海最新送过来的白鱼,新鲜的鹿肉……”颜卿连串说了一推吃的,大多数都是以肉为主,毕竟闵将军是个大老爷们,军中将军,哪有不喜欢肉食的。

“好,带我去看看。”

“来人,带闵将军去挑选食材。”

闵将军停下脚步,看了看容靖和豫王,食为天外面虽然安排了人,可是留下容靖和豫王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有些累了,就有劳闵将军了。”

闵将军点了点头,离开包间,颜卿亲自为容靖准备茶水,心想,果然如兰溶月预料的一样,一道西北就被看的死死的,照理说视察军务很快,眼下都来了好几日,竟然还只视察了一个城卫营,那不过才是西北军队的冰山一角,几千人而已。

“容尚书,主子让我将京城的消息告诉将军,苍暝帝君晏苍岚就是九皇子,京城的天只怕要变了,平西王与楼兰有勾结,还请将军自保为上。”上茶之际,颜卿在容靖身边小声说道。

“不知你家主子是。”容靖看向颜卿,刚刚是店小二的声音,此刻竟然变成女子了。

“主子眼下和大将军在一起。”有豫王在,颜卿并未提及兰溶月。

“西北民不聊生,可否替我送信回京城。”西北百姓,容靖不会置之不理,但容家更加清楚,所看到的一起不过是冰山一角,更有甚至是平西王故意让他看到的。

眼下就算是陷阱却也不得不跳。

“两位贵客,食为天今日退出十年陈酿的女儿红,不知要不要来一壶。”颜卿突然转变话题,容靖和豫王也立即谨慎起来。

“一壶怎么够,来两趟。”闵将军听闻后,立即对颜卿道。

“好勒。”

颜卿走出房间,心想,不能怪她不善待美食了,没办法,平西王的人将容靖看得死死的,也不能怪她手段下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