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美男计/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坛酒后,三人都泛起醉意,豫王醉酒后,容靖强撑着不醉倒,最终还是抵不过酒精,容靖醉后,闵将军立即上前检查,见容靖醉晕后,撑着身体,走到软榻边,也睡了过去。

颜卿走到容靖身边,看着醉倒的三人,略带可惜的摇了摇头,“药效还不错,可惜白白的将一坛陈年女儿红给糟蹋了。”

只有饿过肚子的人才知道食物的珍贵,颜卿饿过肚子,所以她尊重食物,哪怕是酒。

颜卿拿出一颗药丸,喂入容靖的口中,片刻后,容靖慢慢睁开眼睛。

“不愧是主人亲手做的药丸,比灵宓的强太多了。”颜卿看着睁开眼睛的容靖,小声夸奖道。

容家看向颜卿,依旧一副店小二的打扮,轮廓可见绝美容颜,眉目含笑,清丽宛若雪莲花,隐约间容靖竟觉得有几分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容大人醒了。”

“你是?”容靖怀着疑问,开口问道,虽然清楚不一定能得到答案,他还是问了。

“倾颜阁——颜卿,容大人曾去倾颜阁取过给夫人的礼物。”身为杀手,隐藏气息,削减自己的存在感,乃是本能,颜卿之所以告知容靖,只为兰溶月。

鬼门所有的人都拿兰溶月当做归属、家人,兰溶月虽为主,却从未苛待过他们,他们一直希望兰溶月有一天能一展笑颜,这些所有人都没有做到,容家人却做到了,就凭这个,颜卿也会对容家人另眼相待。

“原来是颜卿姑娘,请恕我失礼了。”

容靖闻言,方才知道颜卿身手不凡,倾颜阁与兰溶月的关系,兰溶月从未隐瞒过,就凭倾颜阁为了兰溶月将长孙文萱拒之门外,足以证明关系匪浅,容靖意外的是倾颜阁竟然是颜卿手中的势力。

“容大人不必客气,请随我来。”

颜卿领着容靖,来到一间像书房一样的房间,房间内十分空旷,书籍很少,颜卿上前,拿出一个玉佩,整个房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书架此刻摆满了书籍。

“容大人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先看这一份京城的消息。”颜卿资料递给容靖,容靖看过后,脸色顿变化。

“晏苍岚的身份被揭露,此事可大可小,京城中可还有其他消息。”容靖早就怀疑过九皇子的身份,当年国师收徒之后,容靖曾悄悄派人查过,对国师千晟的身份早有怀疑,只是让他忧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能否传信,帮我探听一下容家的消息,陛下登基之时,容家牵扯其中,我担心此次也不可幸免。”容靖心中意外,兰溶月竟然建立了如此大的情报机构,不知为何,让容靖心中觉得不安。

“容大人,以我之见,你应该担心自己眼下的处境,据我所知,闵将军是平西王的心腹,如今晏苍岚的身份以及暴漏,国师的身份也瞒不过太多人,加上主子与他的关系,容家势必会受到波及。”颜卿看向容家,有一个温暖的家是好,可是要创造她与容靖见面的机会不易,以闵将军谨慎的性子,只怕不会再带容靖光临食为天,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对三人都下药。

“以颜卿姑娘之见,我当如何?”

西北旱灾,以及随之而来的蝗灾,只怕今天的西北百姓食不果腹,容靖无法置之不理,身为朝臣,理当给陛下分忧,为百姓解难,但容靖更加清楚自己的立场,颜卿不是官员,兰溶月更不是,他不会责怪二人,若非他的消息无法传出去,也不会请眼前帮忙。

“关于旱灾和蝗灾的消息,传回京城,只怕也是于事无补。”颜卿心中庆幸,好在容靖出发之前,兰溶月已经派人彻查过西北军务和民情,虽然知道的不是太多,但眼下的难题还是有法可解。

“颜卿姑娘此言何意。”

容靖略带不解,此事若陛下有心解决,派人拨粮赈灾,并非难题。

“主子曾说,手再长,也无法伸到天际。陛下就算是拨粮赈灾,可赈灾的却是人,京城官员不熟悉西北政务,陛下若是派外人来,只怕也会如容大人一般束手束脚,难以行事,这粮食最终还是要落入平西王的手中,不过是给平西王多添一份军粮而已,主子曾说过,此事万万不可。”

颜卿心中佩服兰溶月,兰溶月离开京城之际,似乎早就预料了未来所发生的一切,从晏苍岚可能会亲自暴露自己的身份,到西北平西王的计策。

容靖沉默,颜卿继续道,“容大人勘察军情的路线一直是由闵将军带领,包括豫王故意岔开路,也在闵将军的预料中之中,容大人,闵将军虽然是一个将军,但是他的战功远不如其他武将,可在平西王的眼中,此人却是他的左膀右臂,闵将军既是将军,更是谋士,谋士,为主子而谋,乃是常理。”

容靖没想到颜卿一个女子,竟然将西北的局势看得透彻,更是对西北了若指掌。

容靖揉了揉太阳穴,微微点头道,“姑娘好见解。”

“容大人过誉了,一切不过是主子早就演算好的,主人曾说,千般算计,最终莫过于人心。”

演算与事实是由差距的,兰溶月纵使猜到了一切,但面对事实的人确实颜卿,容靖见过零露、九儿、灵宓、無戾,但却不曾见过颜卿,看来兰溶月是倾颜阁的主人,那么天涯海阁只怕也是兰溶月的势力。

“依姑娘所见,我当如何。”

“容大人可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

“这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容大人舍得下面子,平西王还能对自己管辖内的百姓见死不救吗?不过…”想起豫王,颜卿眼底飘过淡淡的迟疑。

“不过什么?”

“豫王,此人看似为百姓尽心尽力,可是连日来的表现无一不是将容大人推在风口浪尖之上,他今日的表现看似以身犯下,可在我看来,他却是笃定了容大人不会对他见死不救,当初容太夫人提议豫王随行,其中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西北的百姓,因此平西王才让容大人和豫王故意看到旱灾,百姓苦不堪言,但是豫王的表现看似是将自己置于险地,可在我看来,他这么做何尝不是针对容大人。”

这番话颜卿原本不想说,但最终还是改变了决心。

容靖闻言,细细想来,点了点头,觉得颜卿所言在理。容靖深知自己的能力,治军是他所长,但为百姓谋福祉却非他力所能及。

知民所求,却不知如何做才是最好。

“还请颜卿姑娘指点。”

“容大人何不将此事告知平西王,顺便拉近和平西王的关系,平西王是好面子之人,容大人之前拒绝了他的接风,有些失礼了,眼下京城局势紧张,平西王已经召见了自己信任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平西王又是爱面子之人,不会对此事置之不理,不过容大人是兵部尚书,此事的后续事务交给豫王即可,既然豫王爱民如子,容大人何不成全了他。”

容靖闻言,心中细细分析,觉得颜卿所言在理。

“我等行程,不知姑娘如何得知。”

“有钱能使鬼推磨,闵将军是谋士,可他身边的人不是,食为天,取自民以食为天。”

容靖看着颜卿,不由得觉得有些身后发寒,他自认为在容家,他也算得上是一个谋士,如今却输给了一个女子,若非颜卿的一番话,他定然会不惜一切办法将西北的情况送至京城,可是却忘了对百姓而言,民以食为天,解决根本才是最重要的。

朝野多年,看来他定力还是不够,难怪另行前容太夫人曾说:时过境迁,终究不过是变化二字。当时他觉得容太夫人是在感叹平西王的变化,如今看来,是让他随机应变。

“多谢姑娘指点。”

“容大人,西北的情报你知道的也不少了,时间查不到了,请容大人喝了这壶酒。”

容靖接过酒,一口饮尽,瞬间多了三分醉意,人生难得大醉一场,容靖突然觉得,他也应该大醉一场,醉后方知清醒。

他是该醒一醒了。

颜卿吩咐人送容靖回去,容靖刚离去,一道人影走了出来。

“蹭吃蹭喝了几日,账是不是该结算一下。”颜卿看向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人,来人手握折扇,折扇以天蚕丝为扇面,上面绣着一朵梅花,一袭青色长衫,皮肤白皙,目光温雅中带着一丝睿智,英俊的五官,深邃的双目,一出现能迷晕不少人,翩翩公子世无双,似乎理当如是。

只可惜颜卿见过更美,跟英俊的公子,眼前的人对她而言,毫无吸引力。

“我好歹也是你家主子的小叔叔,用不着这么无情吧。”容昀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看向颜卿,心想,这个女人可真够无情的,一顿饭,要了他身上家当的一半,说出自己身份之后,容昀便开始留下来蹭吃蹭喝,昔日用得娴熟的美男计对她根本无用。

“不用装了,看着辣眼睛。”装可怜,無戾的强项,那可怜兮兮的表情的确让人心软,鬼门七阁,六位阁主几乎都被無戾骗过,無戾在这方便可被誉为兰溶月第二,眼前的这位,完全不够看的。

颜卿的一句话,容昀脸上表情瞬间龟裂了,辣眼睛,他自认为是一个绝世美男,百试百灵的把戏今天突然发现一点用都没有,让他如何不伤心。

“给我一桌美食,我要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容昀自己的都没有发觉,他这幅模样摆明了是在说,我就赖在这里了,看你能怎么招。

“主子,我真替你担心,遇上这么一位叔叔,太可怜了,保不齐以后被吃穷了,哎…”颜卿关闭暗格,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放心,小公主的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再说,我家小公主也从不在乎银钱方面的问题。”容昀的话显然有些没有底气。他还没见过兰溶月,吃饭不付钱,的确不太好,可是食为天的消费也太贵了,一顿饭吃了他一千两银子,他容易吗?

其实也不该食为天的物价贵,容昀吃的是新鲜海鲜,运费就是天价。

“随你高兴,我要回京了,容大人的安全交给你了。”京城局势瞬息万变,有兰溶月存在,颜卿相信与北齐的战局很快会稳定,比起保护容靖,她更加担心兰溶月的安全,如今这个烂摊子刚好丢给容昀。

“不要。”容昀立即拒绝道。

容家人中数容昀不想入朝堂为官,一直以来,自给自足,逍遥自在,他可不想掺和进来,困住了脚步,一旦那样,迎接他的就是一辈子数不清的纷争。

“拒绝,你可以走了。”颜卿说完,直接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无奈的容昀。

颜卿知道,容昀是因为担心容靖的安全才来西北的,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颜卿也很佩服容昀那不要脸的性子和那双深邃双目之下能力,此人不容小确,几日相处后,在她看来,容靖、容泽、容昀三兄弟中,数容昀最聪明。

颜卿离开并不是真的不管,而是她早有安排,若容靖危机生命,关键时刻,鬼门的人自然能保容靖安全,还有夜魅也来西北了,既然晏苍岚有安排,她也没有再亲自留下的必要了。

颜卿离开后,容昀也离开了食为天,进入一家青楼的后院,随后打开后院的密室走了进去。

密室内,阵阵寒意袭来,寒意中夹杂蛇淡淡的清香,容昀看着冰室内,无数盛开的雪莲花,容昀习的是致寒的功法,用内力降低密室的温度,一个时辰后,容昀摸了摸肚子,苦着脸自言自语道,“小公主,为了我容易吗?亲自去天山盗楼兰国境地的雪莲花,用冰块来保鲜,就是为了让你尝到新鲜雪莲花的味道,结果倒好,被你的属下嫌弃了,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好可怜,你可记得要补偿我。”

容昀全然不知,因为他盗走了楼兰国禁地的雪莲,将楼兰闹得天翻地覆。

容昀很聪明,但很多时候对不在乎的事情都是后知后觉,楼兰翻地翻地,他却不以为然,正确来说是压根不知道。

与此同时,远在边城的兰溶月打了一个喷嚏。

“姐姐,你是不是着凉了。”容钰看向兰溶月,递上热茶,仔细盯着兰溶月道。

“笨蛋,大夏天的姐姐怎么会着凉。”無戾瞪了容钰一眼,这货自从到了变成之后,一直和他抢姐姐,“姐姐,是不是有人骂你了。”

“你才是笨蛋呢?姐姐那么好,怎么会有人想要骂姐姐。”容钰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

容钰和無戾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的兰溶月有些头疼,连续几日下来,这两人的模式兰溶月基本掌握了,只要她不在两人相处的极好,無戾会教容钰功夫,不藏私,已然是一个严厉的师父,只要她一出现,两人就会因为她争斗不休。

两人看着兰溶月离去的背影,無戾眼底闪过一抹纠结。

“好了,我们休战,以后不再姐姐面前吵了。”

“好,我同意,姐姐够忙的了,我们好像真的吵到姐姐了。”

零露听着两人的对话,暗自翻了一个白眼,恨不得上前吐糟一句:才发觉啊。

可惜零露不敢,因为無戾能读懂她的心思,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小姐,从北齐传来的消息,北齐可汗应该是打算议和,只是为何迟迟没有动静。”已经过去两日,拓跋弘不进攻,不议和,九儿不由得有些担心。

兰溶月沉默不语,突然问道一股熟悉的味道,回过头,嫣然一笑,笑容绝美,令万物失色。

“你来了。”

“嗯,我来了。”

简单的话语,轻柔的声音,侵入彼此心房,她要的爱,他给的爱,心心相印,彼此之间,无须太多话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