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狐狸/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情相悦,贵在相知。

一瞥一笑间就能牵动彼此的情绪,兰溶月看着晏苍岚一身风尘仆仆,更清楚做此番选择,他已经没有了退路,苍暝之君,云天九皇子,除了帝王之路,他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无法逃离,只能面对。

無戾和容钰简单晏苍岚后,两人同一时间嘟起嘴,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两人的眼神仿佛再说:又来一个抢姐姐的。

晏苍岚刚进门,容潋随后赶来,兰溶月和晏苍岚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容潋叫进了书房。

容钰和無戾都幸灾乐祸的看着走进去的晏苍岚,晏苍岚心中略感无奈。

“殿下怎么来了。”九皇子就是千晟,这个身份容潋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同时也是晏苍岚,容潋意外的同时又觉得晏苍岚的身份太过于敏感,此事是否牵扯到容家,容潋并不畏惧,只是他无法认同晏苍岚和兰溶月,晏苍岚的身份注定是一生负累,太重,他可舍不得兰溶月受这份苦。

“我若不来,爷爷觉得我应该在哪里呢?”

晏苍岚的一句话,容潋心中一愣,晏苍岚不是应该讨好他吗?怎么感觉是反其道而行,容潋玩了一辈子的鹰,最后却被晏苍岚一句话给虎住了。最重要的是晏苍岚叫他爷爷。

“爷爷也是你叫的吗?殿下别忘了自己与小儿同辈。”容潋怎么也没想到,晏苍岚居然自降辈分,晏苍岚与云瑶是同辈,云瑶算得上是晏苍岚的皇姐,为了配得上兰溶月,晏苍岚也是拼了。

“与我而言,溶月为重。”

“既如此,为何不拒绝长孙家的联姻,又为何要在此时揭穿自己的身份,你可知道你此举只会牵连丫头,惹来无尽的祸端吗?”

北齐可汗议和的意图明显,军中容泽虽不在,但赵将军可主持大局,容潋迟迟不回京,其目的就是拖住时间,不想让兰溶月卷入京城的风雨中。

自古争权夺利从没有光明正大一说,有的只是算计,一番功成名就的背后,明里暗里沾满的多少血腥,谁又能说得清楚。

“天下不乱,何以为一代枭雄,爷爷…”晏苍岚还没说话,容潋立即打断了晏苍岚的话,“停下,别称呼我为爷爷,你还是叫我一声容将军吧。”

皇家辈分,何其重要,自然是不可乱。

“好。”晏苍岚看向容潋,总有一天,容潋一定会承认他这个孙女婿的身份,“将军可知,平西王已经勾结楼兰,意图谋反,陛下身体如今还算健康,可平西王已经按耐不住,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借口而已,这些年在平西王的治理之下,西北百姓苦不堪言,这名声鹤立的背后藏着数不尽的黑暗,容家一向以军务为主,从不涉足政务,因为手容家的影响,百姓也算是一番平和,可是西北今年旱灾,民情将军可想而知。”

一番话,惹得容潋深思,若真如晏苍岚的所言,容靖此行西北,凶多吉少。

其实,晏苍岚没有说出来,他暴漏身份,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理由,他的身份暴露,平西王一定会借此机会进京,暗中扶持云渊登基为帝,将原本的暗转为明,晏苍岚的目的便是一举除掉平西王府。

晏苍岚的辩解,容潋有些佩服晏苍岚的手段,身为国师的千晟其手段容潋是见识过的,此举以天下无为局,更为大胆,只是怎么在他看来,晏苍岚太过于儿女情长。

“既如此,殿下此时此刻又为何出现在边城,此地与西北可是反方向,殿下不是背道而驰吗?”

晏苍岚看向容潋,心想,不愧是大将军,挺精明的。至于他的目的,他当然不会说。

“突然想念边关的风景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容潋有些哭笑不得,什么叫做突然想念边关的风景了,在他看来,是想念边关的人儿了。

“殿下,变成小院,戒备松散,还请殿下移居驿站,我会派专人保护殿下的安全。”想趁机拐走他的孙女,没门,不对,连窗户都没有。

“也对,溶月此次除掉了拓拔野,北齐虽证据,只怕有人不会善罢甘休,溶月与我一同居住在驿馆,的确更为安全些。”

容潋看着晏苍岚,心想,晏苍岚的母亲是晏紫曦,昔日七国第一美人,也是第一次才女,晏苍岚的容貌与晏紫曦有五分相似,也算是绝代风华,气质出尘,他怎么觉得此人腹黑无比,最重要的是一颗心都是黑色的。

“殿下不用担心,丫头身为监军,理应住在军中,军中守卫森严,丫头安全无碍。”他倒要看看,晏苍岚如何应对。

容潋心中是下定了决心让兰溶月远离晏苍岚。

“溶月虽是监军,但也是女子,住在军中多有不便,将军疼惜溶月,想必不会让溶月受这份苦。”跟他斗,他就赖定了兰溶月身边,无论是别院还是驿馆,他好不容易前来,又怎愿分离。

“你…”容潋心中暗骂:这臭小子当真够不要脸的。

两人四目相对,眼底似乎闪烁着火花。

“将军,完善准备好了。”赵婶敲门后道,一句话,打破了屋内的沉默。

“殿下,请。”容潋无奈,晚饭都好了,总不能现在将人赶走,刚刚晏苍岚沉默不语是在故意过拖延时间。

“多谢将军。”

晏苍岚刚走出房间,容钰就扑了上来,无辜的看着晏苍岚道,“舅舅,你怎么来了。”

容潋和晏苍岚在书房内过招,無戾和容钰却在商量计策,容钰的一声舅舅,彻底让晏苍岚成为长辈。

“姐姐,我叫错了吗?舅舅怎么黑着脸。”容钰其实根本没有看到晏苍岚黑脸,只是看到兰溶月后,急忙告状道。

兰溶月略感无奈,看了一眼晏苍岚,模样放佛再说,你自己应付,随即对众人道,“我们先吃饭。”

走进屋内,晏苍岚直接坐到了兰溶月身边,無戾抢到了另外一边,容钰只好黑着脸坐在容潋身边,容潋看着容钰的模样,略感无奈,本想派人送容钰回京,可又担心路上出意外,现在倒好,愈发不得安宁了。

“溶月,多吃点。”

“嗯,尝尝赵婶做的鱼。”

一顿饭,無戾和容钰时不时的瞪一眼晏苍岚,容潋心中却夹杂着其他的心思。情,贵在两情相悦,看着兰溶月和晏苍岚的模样,他不可否认,晏苍岚与兰溶月很是般配,两人都是人中龙凤,可是帝王之情,容潋更多的是担忧。

晚饭后,容潋接到密信,急匆匆回军营,晏苍岚顺利的留了下来。

“你做的。”容潋离去后,兰溶月看向晏苍岚,她虽不涉足军务,可却也知道不少,能超出她的预料之外就只有晏苍岚亲自所为了。

“溶月,我的信用什么时候在你哪里变得那么低了。”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俊逸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可奈何。

“舅舅,这几日我一直在习武,还请舅舅指教。”容钰上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模样像是在说,想跟我抢姐姐,没门。

“天绝。”

“主子。”一道黑影,之前还在五丈之外,立即出现在晏苍岚的身后,拱手行礼道。

“指教一下容钰和無戾。”既然要教导容钰,晏苍岚又怎么会错过無戾呢?

無戾看向天绝,他第一次本能的觉得危险,这个人他隐约见到过几次,刚刚的身法与红袖的很类似,只是红袖的是藏,而天绝的是快,宛若魅影。

容钰看向天绝,苦着脸看向兰溶月,一副求救的模样。

兰溶月沉默不语,晏苍岚随即开口道,“身为男子,若连自保的本事都没有,如何保护身边的人,若是遇上像天绝这样的高手,你们二人还要仰仗溶月保护你们不成。”

都说良药苦口,晏苍岚的这一剂药还真够苦的。

许久之后,容钰才知道,有些人是他倾尽一辈子努力都不可能超越的。

“打就打,小爷还怕他不成。”容钰看向天绝,虽然有些危险,但他也不弱。

“去后面打,别惊扰了姐姐。”無戾知道,与这个叫天绝的人交锋,他必须要用尽全力,他遇到了几个不敌的人,其中一个便是他的似乎枫无涯,枫无涯有家传的秘法,要习得家传秘法,必须自出生之日起,以特殊的药沐浴,从小习武,显然無戾错过了时机。眼前的天绝,無戾也觉得他很危险,就算用尽全力,也未必有胜出的把握。

最重要的是他竟然看不透天绝的心思,这样的人要么是藏得太深,要么是封闭了自己的心门。

三人想后山而去,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直接飞跃上屋顶。

“你怎么突然变小气了。”兰溶月看着身边泛起淡淡醋意的男人,心想,这个男人是故意的。以無戾的功夫应该胜不了天绝,像天绝这样的人定是自由培养,刚刚的身法应该是某一种秘法,無戾的读心术是本能的防御,但对封闭心门的人无效。

“溶月,我吃醋了,你离开京城,带走了無戾,容钰也悄悄跟来了,当时真想让你将我带走。”晏苍岚让兰溶月坐在他腿上,以免粘上灰尘,抱住兰溶月的腰间,将头埋在兰溶月的颈部,小声道。

“别闹了。”兰溶月握住某人一双不安分的手,都说思念如毒药,她有何尝不想你侬我侬呢?只是她是不会说出来的,“对了,军中发生了什么事情,爷爷需要急匆匆的赶赴军营。”

自从兰溶月回了容家之后,他的存在就越来越小了,晏苍岚高兴的同时又有些不甘心。

晏苍岚的是霸道的,希望兰溶月的世界中他永远是第一位,第二位最好与第一位有着无限的距离,可是现实他都不知道自己排多少位。

“溶月,你想我吗?”

兰溶月头微微后仰,靠在晏苍岚的肩头,天渐渐暗下来,天空中星光闪烁,慢慢变亮,“想,可是我更担心你。”

“溶月,我不想一直活在黑暗中,遇到你之前,我不在乎黑暗与光明,在我的眼中,这个世界是灰色的,可是遇到你之后,我便不想在藏着了,身份藏得再严,迟早都会被揭露出来,这件事与其让别人来做,还不如我自己做一个彻彻底底。”

听着晏苍岚的话,兰溶月不得不说,晏苍岚很极端,极端的让自己处于一个危险的位置。与极端相比,晏苍岚又是一个极其自信的人,他自信自己有能力控制接下来的发展。

兰溶月此刻还不知道,一份雄霸天下的野心背后是一份深如大海的爱。

“嗯,我会一直陪着你。”兰溶月说完,突然想起云颢的赐婚,如今晏苍岚依旧脱离了云颢的控制,可是天下之人,悠悠之口,此事要如何了结,“长孙文锦的大婚,你打算怎么办。”

“国师大婚,与我何干。”

晏苍岚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自身份被拆穿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晏苍岚,也只会是晏苍岚。

“这倒是,你舍下了长孙家的势力吗?此事之后,你可能要与长孙家为敌。”

长孙家身为百官之首,得罪长孙太师一人,得罪的就是满朝文武百官,只怕今夜会不断有人给晏苍岚使绊子,晏苍岚自己兰溶月倒是不担心,只是就算云渊败了,晏苍岚成为新帝,只怕所造成的后果也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平息的。

“溶月是在担心我吗?”

“不然呢?”

“溶月,云天国四大家族,除了容家之外,其余的三大家族已经腐朽了,存在于不存在还重要吗?”其实,回到云天国的那一刻开始,晏苍岚就已经有清扫出了容家之外三大家族的决定了,只是早与晚的问题。

其实,这些年来晏苍岚一直在想办法解噬魂蛊,昔日不涉足云天国,一则是为了当初晏紫曦的话,二则是因噬魂蛊的缘故。

“也对,长孙家的确已经腐朽了,不过长孙仲春算是个人物。”

长孙仲春正是当今太师,长孙文锦的父亲。

“嗯,可惜长孙家其他人都是扶不起的阿斗,其实我来边关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溶月可听说过拓跋准。”

“知道一些,不过所知的不多,北齐皇子,早些年似乎没什么建树,不过懂得把握时机的人不容小确,拓拔野死后,拓跋准主张议和,以议和为名,得到了拓跋弘手中的兵符,莫非你来的目的是因为他。”

拓跋准虽然算是一个角色,可是兰溶月查过,拓跋准在云天国内并没有自己的势力,就算有也掀不起大浪。

“算是,我查到一则令我在意的消息,楼陵城真正合作的人并不是拓拔野,而是拓跋准,拓跋准与楼陵城一样,藏得极深,不容小觑。”晏苍岚当然不会告诉兰溶月,楼陵城此举最大的目的就是因为兰溶月,楼陵城想娶兰溶月,他有怎么会同意呢?

此次北齐求和,国师大婚,楼陵城自然要参合一脚的,不过楼陵城去了京城之后,晏苍岚便趁机暗中让人将楼陵城困在京城,而晏苍岚自己则自揭身份,趁机来到边城,至于几日后的大婚,楼陵城理当道贺,不过,这一切与他无关了。

“借口。”兰溶月闻言,十分认真的说道。

“知我者,溶月也,其实,我就是因为想了,所以才来的。”

“军中的事情你该不会是利用了云岚山吧。”

云岚山有两条密道,是拓拔野奇袭云天的计划,兰溶月派人查看后,发现了第三条密道,这件事情兰溶月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但晏苍岚若要查证不难。

“溶月,此事关乎边关和平,容将军自然应该知晓,再说,也不是外人。”

“狐狸。”

狐狸吗?为她,做狐狸也无妨。

“溶月,那边似乎打的不可开交,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