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回京/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计划再过上半月之后回京城,不料因为拓跋弘的到来提前,次日有恰巧遇到了拓跋准。第一次见面兰溶月对拓跋准深出了一种本能的讨厌,拓跋准给她的感觉和拓拔野很类似,那双看似无害的眼神中都充斥着为目的不惜一切的神情。

“原来是九皇子,久闻云天国有一个九皇子,没想到今日我还真能有幸见到。”拓跋准看到晏苍岚后便主动上前打招呼。

拓跋准称呼晏苍岚为九皇子而非苍暝帝君,目的就是减少二人之间的身份悬殊,口舌之争,显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在乎。

“一路上想必不会太平,战王和怀王前来议和,若是怕死,我们还是分开写距离为好。”晏苍岚一开口就让拓跋弘和拓跋准不得不同行,若不同行,岂不是承认自己是贪生怕死之辈。

“九皇子放心,我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容潋看向众人,心想,看来此次回程,路上只怕不会太平了,“启程。”

飞马扬尘,一行人离开了边城。

出城许久,兰溶月回头看向边城的方向,那个边野小城隐约可见,虽有争斗但这段时间也算是安逸。

“溶月,喜欢这里吗?”

兰溶月微微摇头,“不算喜欢,也不算讨厌。”

边城对于兰溶月来说,喜欢,却不想常住,交战之后,白骨皑皑,堆积如山的尸体,她的嗅觉很敏感,交战后好几日她站在城楼之上,似乎都能闻到鲜血的味道。

“若是想来的时候,我们随时过来。”晏苍岚心中何尝不明白,人生一世,算计多了,总有些时候想要单纯一些,不求长久,偶尔就好。

一路上,马不停蹄,四日后的傍晚,一行人抵达京城。

兰溶月虽是监军但云颢是让她以容昀的名义前去,而她从未用过容昀的名义,复命一事被兰溶月直接给省掉了,连日骑马狂奔,她的确有些累了,和晏苍岚道别后直接回到了镇国将军府。

容潋则进宫复命。

一进门,容太夫人就握住了兰溶月的手,原本连日略显疲倦的身体如今也是疲惫尽消,“丫头,可算是回来了。”

“太奶奶,我回来了。”兰溶月微微一笑,回来后,家中有人的感觉真好。

容钰挽着容太夫人的另一只胳膊,轻轻的晃了晃,撒娇道,“太奶奶,钰儿也回来了,太奶奶真偏心,都没有看到钰儿。”

“嗯,一个人去边关,有几分胆色,还以为你会在军中带上半年呢?”容太夫人看着容钰,小辈中只有容钰一人,原本想让容钰再军中历练一番,只是云瑶爱子如命,将来的路便让容钰自己决定了。

“钰儿还想多陪太奶奶两年,等钰儿成年之后,一定要做一个想爷爷那样的大将军。”男儿总有几分豪情,听到容钰的话,匆匆走出来的云瑶也微微松一口气。

“大伯母。”

“娘亲,我回来了。”

兰溶月和容钰异口同声的向云瑶打招呼,云瑶一身深蓝色长裙,装束简单,身上还带着一丝丝沐浴后的香味。

“你啊。”云瑶无奈的敲了一下容钰的额头,随即看向两人道,“回家就好,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想必都饿坏了,先去吃饭。”

“不等爷爷吗?”兰溶月想起容潋进宫复命,只是复命想必很快。

“进宫复命,陛下会备宴的。”云瑶出言解释道,边城的事情云瑶也有听说,此次差点让北齐得逞,京城争斗不断,但考虑边境太平的又有几人。

一饭桌上其乐融融。

“丫头,多吃点,这可是你大伯母亲自下厨,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一上饭桌,容太夫人就将一个鸡翅夹给兰溶月,随后很快兰溶月的小碗就装满了,兰溶月心中暗自庆幸,还好碗不大。

“太奶奶,你看。”容钰用筷子点了一下自己的空碗,微微嘟嘴道。

“还长不大。”容太夫人虽然这么说,但已经开始在给容钰夹菜了。

容钰看向兰溶月一笑,模样仿佛在说:姐姐,还是我对你好吧。

“溶月,你们一路奔波,专门准备了一些口味清淡的菜色,多吃点。”容太夫人去照顾容钰了,眼下有换上了云瑶,兰溶月刚刚喝完碗中的汤,云瑶又亲自盛上一碗。

“多谢大伯母。”

“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云瑶看着兰溶月,本来她以为她和兰溶月之间还是保持一段距离好,可是相处下来,可是此次的边关,兰溶月的谋略她也听说了一些,只身范险,虽然这些不会被其他人知道,但容潋的信中已经言明,大义之上,她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云瑶知道,她被世人赞许,不过是因为她有几分小聪明罢了,但若要想兰溶月这般,她自认为做不到。

比起皇宫那个冰冷的家,她只想守住这个家。

不是她无情,相反,云瑶很聪明,她知道,两者之间,注定要做一个选择,既然如此,还不如早些做出选择。

“大伯母的厨艺真不错。”兰溶月不得不承认,比起厨艺,她和云瑶相比的确是差了些。

云瑶身为公主,本来是衣来张口,饭来伸手,根本无需亲自张罗,能做到如今这样,实属不易。

“喜欢就多吃点。”

“对了,二叔和奶奶呢?”回家之后,还未见过云泽和林巧曦,兰溶月问道。

“去相国寺了,明日清晨应该就回来了。”云瑶的神情中明显有一丝丝僵硬,看着云瑶的神情,兰溶月大致也猜出了几分,只怕与容泽的亲事有关。

“明日一家团聚,早膳我来准备好不好。”兰溶月立即岔开话题道。

她并未收到信,不知道与容泽议亲的是哪家的女子。

“丫头累了,明日好好休息,都在家中,过些日子也不迟了。”容太夫人立即开口道。

“可是我还蛮想吃的。”容钰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無戾,从刚刚开始,無戾就没有说话,模样乖巧,他可是见识到無戾本性的,才不认为無戾真的是个小白兔。

想起無戾老是夸赞兰溶月的手艺,他就有些嫉妒了。

“姐姐累了。”無戾微微抬头,十分认真的说道。

容钰纠结了一下,最终兰溶月还是战胜了美食,“姐姐,还是改天吧,反正都在家中。”

晚饭后,容钰直接带走了無戾,美其名曰:男女有别,兰溶月要早些休息。

看着無戾和容钰的模样,云瑶心中舒缓了许多,她一直将容钰保护的太好,加上容钰的身份又高,与之结交之人鲜少有人真想相待,她不要求与容钰相交之人的出生,但最好要贵以诚。

兰溶月和云瑶送容太夫人回玖熹院之后,云瑶又随兰溶月去了明月院。

“大伯母,出什么事了吗?”

“溶月,累了吗?”

“还好。”

“能陪我坐一会儿吗?”云瑶看向兰溶月,在容家,林巧曦只要容潋不在京城,大多数之后都在护国寺度过,与她结交的世家夫人中,又有几个不是冲着她的身份地位来的。

“嗯,九儿,去泡一壶菊花茶。”

坐下后,云瑶迟迟不曾开口,九儿上茶后便退下去,喝完一杯菊花茶,云瑶也迟迟不曾开口。

“大伯母可是想问大伯父的境况。”容靖去西北之后,京城一直不曾收到消息,平西王几乎阻断了所有的消息渠道。

“嗯,溶月,平西王是我舅舅,我本想亲自写信,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妥,这几日一直犹豫着,本想明日看看再说,只是…”云瑶深吸了一口气,若平西王真的要谋反,事情将会变得十分复杂,容家也势必因为她的缘故牵扯其中,“只是我有些放心不下,又不想因此事让奶奶担心。”

“大伯母不用担心,大伯父安全无虑,只是的确不方便传信回来,信件不太方便,不如大伯母准备一件饰物,我让人替送给大伯。”

容靖和云瑶夫妻恩爱,加上如今的局势,云瑶担心容靖的安全也在情理之中。

“可以吗?”云瑶知道兰溶月手中有些势力,可涉足西北,她还是有些惊讶,又怕给兰溶月添麻烦。

“嗯,不过是一件小物件而已,没事的。”

豫王态度不明,和容家未必是一路人,容靖如今要防备着平西王,又要防备着豫王,处境的确有些为难,加上消息传不出来,算是面临困境,但有些消息并非只有文字才能表达出来。

“嗯,麻烦你了,溶月。”

“大伯母不是说一家人吗?既然是家人,又何来麻烦一说。”

“也是,看我高兴的都糊涂了。”云瑶温婉一笑,根据以前的情报,兰溶月是一个很不好相处的人,性子冷淡,近乎于冷漠,看来果然是对事对人,“溶月你与厉家小姐可相识。”

“厉家小姐,大伯母说的可是厉雪。”

云瑶突然提及厉雪,兰溶月差点没反应过来,她所认识的厉家人中,唯厉雪一人。

“在长孙太师寿诞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

云瑶呼吸微微重了几分,随即开口道,“你走后,厉雪曾来府中道谢,因西北局势,厉将军眼下不在镇守边关,而是巡视军中,厉小姐便留在了京城,你二叔回来之后,陛下有意给厉小姐和你二叔赐婚,我想问你觉得厉小姐如何?”

云瑶和林巧曦说过这个消息,林巧曦什么都没多说,她身为云泽的大嫂,自然希望云泽幸福,可却也知道云泽是个死心眼,若非如此,便不会五年来借机镇守边关,若只因圣命成婚,不是云瑶所乐见的。

“相交不深,不是京城中世家小姐那般有心计,不过与其我们猜来猜去,可有人试探过厉小姐的意思,据我了解,厉小姐有些不合群却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

容泽心中有人,若非真的两情相悦,只怕很难有人走近容泽的心。

厉雪如何她暂且不关心,倒是容泽的意见,却不能忽视。

“母亲心中只盼二叔能尽快成亲,若是不想赐婚,母亲想必是乐见其成,我的身份不适合给厉小姐下请帖,溶月,此事交给你可好。”

若兰溶月不回来,云瑶打算亲自试探一下厉雪,只是她若要试探,就要等到事情成为定局前的那一刻,否则不好出手,只是否定了这门亲事是小,到时候会伤及厉雪的名义。

“好,最近几日陛下应该无心赐婚,我会尽快见一见厉雪。”

“那样就好,溶月,你院中奶奶让人将温泉引进来了,你泡个澡,早些休息。”

“大伯母也早些休息。”

云瑶离开后,兰溶月直接向房内走去,屋内,丫鬟们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在兰溶月和云瑶聊天之际,九儿已经洗漱好了。

“这温泉是从哪里引过来了。”兰溶月手深入浴桶中,微微发烫,刚好适合泡澡。

“太夫人后院中有一眼温泉,出水量不是太大,除了太夫人哪里便是月小姐这里了。”丫鬟一般将准备好的花瓣拿进来,一边对兰溶月解释道。

“是这样啊,我都还不知道。”兰溶月脸色柔和了许多,与那些尔虞我诈无关,她心中想要的家真的找到了,“以后我沐浴不用准备花瓣了。”

“是。”

“你下去吧,这里有九儿就好。”

“是。”

丫鬟们退下去后,兰溶月褪去衣物,进入木桶中,泡在热水中,整个人瞬间都轻松了很多。

“小姐,要不要派人去查一下厉小姐。”

“九儿,你说我是应该将事情查的仔细一些,还是应该随机应变。”

九儿闻言,眼底闪过不解,“我所认识的小姐是习惯掌控全局却又能随机应变,只是此事与以往的事情不同,我听小姐的。”

“那就明日给她下请帖吧。”

“小姐,明日…明日是国师的大喜之日,陛下到现在还没有改变圣旨,明日是否不妥。”九儿心中略带焦急。

千晟就是晏苍岚,明日就是大喜之日,作为当事人的两个人全然没有动静,国师府和长孙家都是喜气洋洋,明日会出现怎样的变故还不好说,难道不应该想布局一番吗?

“没什么不妥的,况且我还没有大度到去国师府观礼。”

“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难道小姐不去阻止吗?”

“阻止?我为何要阻止?”

九儿闻言,神情带着几分急躁,“小姐,万一苍帝…不,是国师,万一国师明日被人架着成亲,小姐也不去阻止吗?”

“九儿,莫非你想让我去抢亲。”

九儿心中无奈,心想,她的心脏太小了,果然有些时承受不住。

“啊…不是,小姐,这与抢亲有什么关系,不是小姐说的吗?想要的就要自己去争取。”

“九儿,他有说他明日成亲吗?”

九儿仔细回忆,一路上的确没有听晏苍岚所他要明日成亲,细细回忆后,九儿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我又为何要去抢亲。”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如同盛开的罂粟花一般,让人移不开眼睛,“再说,作为一个妖女,不需要麻烦到去抢亲。”

“小姐的意思是…。”

让她看着晏苍岚成亲,当然不可能,不过此事晏苍岚应该早有安排才是,只是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其中理由兰溶月不得知,但晏苍岚既然说事情交给她,她有何须在插手。

“等会让九霄给他传信,明日我邀他游月光湖。”

“小姐,信还是你亲自写吧。”九儿代笔的次数很多,但此事她不适合代笔。

“嗯。”

泡了两刻钟,虽然疲惫尽消,但倦意袭来。

与此同时,九皇子府邸内。

“夜魑,不是让你派人毁了长孙文锦的容貌吗?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女子容颜何其重要,他离京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一切,回来之后竟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主子,属下的确派人毁了长孙文锦的容貌,不过,第二天长孙文锦就更一个没事人一样,身边还多了很多高手,没有主子的命令,属下不敢妄动。”

“长孙文锦可有异常。”

“这是这几日长孙文锦的行踪。”夜魑将所有的资料递给了晏苍岚。

晏苍岚看着手中的资料,夜魑办事他是相信的,看来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主子,要不要…”夜魑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看过手中的资料,晏苍岚得出了一个结论,长孙文锦算计过兰溶月,晏苍岚本来就没打算留着她,这样也好。

“主子,主母来信。”

“明日我与溶月去游湖,在月光湖四周派人潜伏,至于其他的,暂且先按兵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