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人要脸,树要皮?/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泽略带无奈的看向晏苍岚,关于九皇子是国师的猜测虽无证据,但有此猜测的人不在少数,九皇子被囚禁,国师行踪成谜,这些年洛盈母子没少想办法除掉晏苍岚,容泽不担心长孙家和晏苍岚相争的胜负,他所担心的是帝王心真的能为一个人而跳动吗?

“殿下可听说过一句话。”

容泽嘴角泛起笑容看向晏苍岚,如今想想,晏苍岚登基为帝的手段和当年云颢登基为帝时所用的手段多少有些相似,苍暝国皇室血脉,几乎已经被屠杀殆尽。

皇位与兰溶月之间,此刻在容泽看来,兰溶月的胜算极低,容泽可不放心将兰溶月的幸福赌在江山和美人之间,若有朝一日,面临的是天下人的指责,晏苍岚会如何选择,容泽没有把握,不是不赌,而是输不起。

“愿闻其详。”晏苍岚能猜到容泽想说什么,或许是因为与兰溶月有关,晏苍岚的性子很好,对于晏苍岚来说,兰溶月就是底线。

“人要脸,树要皮,以殿下的身份,不要在缠着溶月,那才是她的幸福,陵王殿下也一样,容家的女儿绝不和亲,还请殿下不要再缠着我家丫头。”

一句我家丫头,足以说明的一切。

晏苍岚嘴角含笑,没有说话,他不急,对他而言,要得到容家人的信任,他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就好,不过容泽后面的话,晏苍岚心中却很高兴,比起兰溶月亲人的认可,眼下除掉情敌才是最重要的。

楼陵城握住折扇的手紧了几分,素来听闻容泽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说话从来不留情面,没想到会这么说。

“容将军似乎忘了,兰小姐血脉中流的是楼兰皇室的血脉,兰小姐的父亲是楼兰的王爷,兰小姐迟早是要认祖归宗的。”此事很多人都心知肚明,若非面临容泽的挑衅,楼陵城也不会将此事公开说出来。

楼陵城此言,容泽眉头微蹙,很多话他想说,可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是吗?溶月自由在庙堂长大,陵王真的能确定我是兰鈭的女儿吗?”从离开东陵的那一刻起,兰溶月就不打算认这个父亲,不,正确来说从季小蝶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有了父亲,他不杀兰鈭,只是因为她想起了季小蝶的遗愿。

季小蝶不希望她弑父,她做到了。

楼陵城看向兰溶月,十年的事情,兰鈭与兰溶月没有接触,若兰溶月真的不认兰鈭这个父亲,消失的十年,的确可以将所有的关系皮撇得干干净净。

“兰小姐,为了一个男人,你当真甘愿做一个不孝之人吗?”楼陵城说完,心中后悔了,他的确可以威胁兰溶月,可是今日的场合,所有人都听到了,此举他损了兰溶月的名誉,气急之下,他唐突了。

楼陵城心中一紧,他自负冷静,可是面对兰溶月的事情,她做不到真正的冷静。

“陵王慎言,我容家的女儿轮不到陵王这个外人来评论,溶月不孝,她怎敢领监军之名,在我受伤之际,鸡腿北齐大军,溶月对我这个二叔尚且如此,更换可是对其他的家人,倒是陵王,我听说陵王与北齐皇子拓拔野勾结在先,听说拓拔野的失踪是陵王置之不理的缘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容泽在见到楼陵城的那一刻就知道,此人心机很深,此招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过区区八百,他损失得起。

楼陵城看向容泽,心中评价着,此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再看看一直不曾说话的晏苍岚,此刻和兰溶月打的火热,压根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唇枪舌战。

楼陵城压根没有想到,容泽会将此事直接说出来,拓跋弘的秘密,几句话,他就多了一个敌人。

“倒是我误会兰小姐了,兰小姐对这些亲人尚且如此,对自己的父亲想必不会置之不理。”楼陵城心想,树敌了又如何,只要想办法让兰溶月会楼兰,兰溶月就是他的王妃。

“天绝,陵王似乎有些热了,让他凉快一下。”

晏苍岚语毕,天绝不知从哪里出现,一掌袭击想楼陵城,楼陵城飞快闪躲,天绝突然出手,围观的感叹的是楼陵城的身手,对于天绝这个人众人的关注倒是少了。

“没想到陵王的身手这么好,無戾,去讨教一下。”兰溶月看向身边喝完果汁的無戾,無戾眼底闪烁着好斗的光芒。

“姐姐,赢了有奖励吗?”無戾满腹期待的看向兰溶月,心中早已跃跃欲试。

“有。”

“姐姐,我一定会赢的。”

無戾加入其中,無戾和天绝都善使长剑,两人并未用兵器,倒像是刻意缠斗楼陵城,打斗十分精彩,晏苍岚、兰溶月、容泽三人看戏,九儿则在偷学。

千幻剑法虽然突破了第八层,触摸到了第九层的屏障,可总感觉差一点。

“苍帝、兰小姐,以多胜少,未免有些胜之不武。”楼陵城一边还击,一边开口道。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叫天绝的人他多少知道一些,此人出生神秘,一直跟随在晏苍岚身边,倒是無戾的功夫,着实让他觉得意外,小小年纪,竟然有一甲子的功力。

“我才十四岁,是陵王你自己太弱。”無戾露出无害的笑容,两个小酒窝格外惹眼。

其实,無戾还差几天就十五了,也不小了。

“溶月,再来一杯。”容泽一边喝着果茶,一边欣赏着打斗,喝完后,将杯子十分自觉的递给兰溶月。

未等兰溶月伸手,晏苍岚就接过容泽递过来的杯子,重新添上一杯果茶,与此同时,琴无忧也凑了过来,目光中带着几分兴奋的看向兰溶月。

兰溶月十分理解琴无忧眼底的含义,未等琴无忧开口,兰溶月直接说道,“问無戾。”

琴无忧带着三分纠结的点了点头,让他问無戾,看来他又免不了去讨好一番,弄不好还要被無戾奚落,懒散的主子,苦命的属下,哎,明明他赚的钱都是被主子花了,带着丝丝甜味的茶,此刻却泛起几分苦涩。

“琴无忧,要不我亲自教你。”

读心术除了修炼之外,更有一部分是血脉的传承,见兰溶月似乎听到了他心中所想,琴无忧头皮发麻,鼓起勇气开口,“主子,读心术还能后天练成吗?”

明明有一个無戾就够可怕的了,如今还多了一个零露,眼下又多了一个主子,他的命好苦,比苦瓜还苦。

兰溶月直接忽略了琴无忧这个白痴的问题,继续看三人交锋。

容泽接过晏苍岚递过来的花果茶,心想,不是嗜血帝君吗?冷酷呢?这人是不是太过于自来熟了,“多谢殿下。”

“都是一家人,容将军不用客气。”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嘴角微微上扬。

容泽喝着茶,差点被晏苍岚的一句话给呛着了,什么叫做一家人,明明不是。

“天绝,看腻了。”

一句话,让天绝招式瞬间大变,出手的速度飞快,几乎看不到天绝如何出手,楼陵城已经跌入水中了,四周的人惊讶,没想到晏苍岚真的会对楼陵城大举出手,要知道楼陵城此次来云天国的目的就是为了彰显两国的和平。

看着跌入湖水中的楼陵城,兰溶月十分中肯的说道,“湖水中缺少点宠物。”

“嗯,溶月说的有道理,月光湖是活水,养宠物还是要注意一下,溶月若是希望,养在府中可好。”苍暝国临海,晏苍岚自然指点兰溶月所说的宠物是什么。

“姐姐,要不让张伯送点过来。”水中的宠物,無戾和兰溶月消失的两个月,再东海十三岛可没少见。

“也好。”

随机兴起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自此兰溶月居住的地方,都有一汪清澈的池水,与清澈湖水相伴的是特殊的宠物,杀人后毁尸灭迹必备。

几人的对话,楼陵城看了兰溶月一眼,上岸后转身离开,眼底深处多了许多势在必得。

看着楼陵城离开时的神情,兰溶月总觉得楼兰与云天国即将兵戎相见,“你说今日如此对楼陵城,楼兰女帝是否会兵发云天国。”

“楼兰女帝不会,不过楼陵城会,楼陵城蛰伏多年,楼兰几乎已经在楼陵城的掌握之中,原本楼兰女帝的继承人选是楼星落,不过似乎出了一点事情,楼星落下落不明。”

容泽闻言,心中多了几分警惕,“楼兰一向排外,就算安插了人,消息也很难传出来,此事殿下还需多加注意。”

云天国的帝君,向来都是在众多皇子中,强者为胜,云颢的子嗣众多,可是眼下字剩下四人了,从局面上看,云渊占据优势,但从能力上来说,晏苍岚占据优势,或者说最终的胜利绝对会属于晏苍岚。

“自然,今年之内,楼兰不兵发云天国。”说话间,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紧了几分。

容泽看向晏苍岚,楼陵城走了,他来月光湖是为了护住兰溶月,此刻看来,他可以功成身退了,最起码今日陪在兰溶月身边的人晏苍岚远比他要好。

“既然如此,我先走一步了。”

“慢走。”晏苍岚只差奉上不送两个字,他好不容易能和兰溶月独处,自然不希望有搅局的人存在。

容泽嘴角抽了一下,心想,这人是巴不得他快点走。

容泽离开后,晏苍岚毫不客气的看向琴无忧,“琴公子,你也可以走了。”

晏苍岚的公子二字说的特别重,琴无忧看了一眼晏苍岚,耸了耸肩,飞身离去。

一番打斗后,天绝顺利的拐走了無戾,美其名曰:探讨一番。

九儿奉上点心后,走进了船舱。

“溶月,终于只剩下你我了。”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将兰溶月整个人都抱在怀中,在兰溶月耳边轻声道。

“这算是老谋深算吗?”

她能说晏苍岚变了,最起码在对容泽的时候显得宽宏大量了些。

“溶月这是在夸我吗?”

“你说是便是。”

“今日之后,你只怕要失去国师府的势力了。”国师和长孙文锦大婚,按照时辰,眼下应该是礼成了,没有意外的消息传出,就说明国师和长孙文锦大婚十分顺利。

“溶月觉得,国师府有存在的必要吗?”

晏苍岚这个问题有些问倒兰溶月,国师府十分有存在的必要吗?为巩固帝王自身的权势,国师府存在是必要的,国师府的立场如同与历史上明朝的锦衣卫,是帝王手中的利剑,但以百姓的立场来说,国师府没有必要存在,国师府的国师将会直接影响到帝王的决策,太过于依赖那些莫名的势力,一个朝代的发展很难源远流长。

细细想过后,兰溶月微微摇头。

“权力集中,并非上策。”

“其实,国师源于前朝的天族,天族能观星象,预测风雨,为造福黎民,故此才有国师的称谓,如今云天国和苍暝都延续了国师的传统,苍暝国是因为我需要一个替身,至于云天国则是仿前朝,但却失去了根本的意义,如今的国师府多谋略之辈,亦是帝王手中的利刃。”

静静相拥,这些国事,晏苍岚从未何人商议,但对兰溶月,他从未有丝毫的隐瞒。

“你手中需要这把利刃吗?”兰溶月摆弄着晏苍岚修长的手指,苍暝、云天两国一旦合并,利刃对于晏苍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两国合并,北齐,东陵,燕国,南曜国,楼兰,五国势必会联手,到时候利刃不可或缺。

“不需要,这双手想要握住的已经握住了。”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声音很轻,却很认真。

他有野心,可却没有那么大的私心,更不想打着国师府的名义,背后却做尽了肮脏的事情。

“说正经的。”

“溶月,我是认真的,认识你之后,我终于明白,你最重要。”

此刻,晏苍岚没有告诉兰溶月,他的野心其实只是因为她,他想要统一七国最大的理由是让天下所有人无人觊觎他。

“今日之后,你失去了国师府的势力,长孙家的势力也一并失去了,容家从不参与夺帝之争,为我,值得吗?”兰溶月靠在晏苍岚的胸前,面对他的时候,她似乎一直都很任性。

在东陵的时候,看似是为了他体内噬魂蛊,而她却单方面的决定了,她从不想依靠任何人,因为她所奉行的是除了自己之外,谁都靠不住。

他明明了解她却从不多说,有时候她不想让人插手,他却从不违背她的心意。

如今他不娶长孙文锦,明明知道会失去手中的势力,他甚至一点都不在乎,他若以国师的名义迎娶了长孙文锦,既保住了国师府的势力,又得到了长孙府的势力,一举双得,远胜于云渊,可是他全部放弃了,看上去似乎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

“溶月,没有值得与不值得,我愿意,便那么做了。”

兰溶月微微闭上眼睛,嘴角泛起了难得的真心笑容,再华丽的承诺,终究敌不过一句我愿意。

“溶月,我从未将你与任何势力之间衡量,若我依靠其他势力得到了一切,将来我也未必守得住。”晏苍岚不用这些是你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兰溶月,因为他从不以他和兰溶月之前未来的矛盾为筹码,以前他不不需要是因为不想被制约,现在他不需要是因为他不想他与兰溶月之间有任何障碍,既然宠了,那就宠到极致。

“我很高兴。”

“溶月,你怎么看长孙文锦。”

晏苍岚一句话,兰溶月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与她不是自幼相识吗?”

“有吗?”晏苍岚语气略带疑问,“她好像是经常随去世的老太师去国师府,不过,我好像对她没什么印象。”

兰溶月闻言,心中略感无奈,她都怀疑若晏苍岚预长孙文锦相见,会不会认出长孙文锦,亏得长孙文锦对晏苍岚一往情深。

“我与她只见过两次,了解的并不多。”

“溶月,小心长孙文锦。”

晏苍岚没有将派人毁长孙文锦容貌的事情告诉兰溶月,明明成功了,此事太过于蹊跷了。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