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他的小心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拜堂吉时在即,国师下落不明,老国师眉头微锁,眼底深处,泛起浓浓的不悦。

“千晟可来了。”迎亲可有让人代替,可是拜堂却确认可替。

“主子,公子与兰小姐还在湖上泛舟。”来人微微低头,生怕触怒了眼前的人。

这些年来,老国师看似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权力,但实际上依旧是大权在握,天机阁相当于另一个国师府,老国师发怒之际,司清一席男装从门外走了进来。

“清儿拜见义父。”

司清不仅是青暝十三司的人,也是老国师的义女。

“清儿,你终于舍得离开苍暝国了吗?事到如今,你可死心了。”老国师回过头,看向司清,他从小看着司清长大,自从司清离开天机阁后,一切就脱离他的掌控。

“义父,清儿虽动心,却从未有所期待,没有期待又何谈死心之说,倒是义父,皇权争斗,义父还打算参与到几时。”司清看向老国师,眼神深处,格外纠结。

离开天机阁后,司清一直追随晏苍岚,一方面是因为晏苍岚的病情,另一方面晏苍岚只得她追随,未缪受伤,返回苍暝,司清从小在天机阁长大,又岂会看不出来是天机阁的手臂。

此次她悄悄回来,目的就是希望能阻止老国师。

“清儿,两年不见,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老国师看向司清,他从不允许棋子超出自己的掌控,就算司清是他义女也没有例外。

“清儿多谢义父夸奖。”司清微微一笑,心跳加快了许多。

她此来,一方面不希望老国师与晏苍岚的立场敌对,另一方面她也不想两人谁有所损伤,但见到老国师后,司清知道,她这一趟白来了。

“大礼在即,清儿换身衣服前去观礼吧。”

“是。”司清应声后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司清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老国师,本来想说什么,最终司清一言不发转身离开。

其实,司清想说,兰溶月有时候比晏苍岚更加危险,只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太子呢?”司清离开后,老国师对身边的侍卫问道。

“太子还在院中,主子,莫非您真的打算扶持太子吗?”侍卫看着桌上的喜服和面具,一旦穿上了,事情就成定居了。“主子,要不要问一下陛下的意见。”

老国师闻言,眼神一冷,“放肆。”

“属下知罪,请主子责罚。”

其实,这些年晏苍岚甚少留在国师府中,国师府一直是老国师当家,府中所有人也对老国师唯命是从,无法抗拒老国师的命令。

“把喜服给太子送去。”

司清一直躲在院子的假山处,看到侍卫将喜服交给云渊,眉头微蹙,随后转身离开了国师府。走出府外,司清回过头,看向偌大的国师府,对于这里,她既陌生又熟悉,陌生的人熟悉的是环境,“终究不是我的容身之地,或许我不该回来的。”

“后悔了吗?”司清说完,一个人影从暗中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不要命了。”事情看清来人,一袭白衣,温文尔雅,眉目上泛起淡淡的怜惜,来人正是未缪,看到未缪,司清的声音也柔和了许多。“主子知道吗?”

“你觉得我们能瞒得过他吗?”未缪上前,将手搭在司清的肩上。

未缪一直都知道司清心中爱慕晏苍岚,不过,相处过一段时间后,未缪有些怀疑了,司清真的明白自己的心意吗?

“放开。”司清看着搭在她肩上的咸猪手,想起未缪的伤势,故此没有推开。

“不放。”未缪脸色缓和了很多,改傲娇为撒娇道,“司清,我的伤还没好。”

“我们回去吧。”司清看了看京城的天空,相较于苍暝国,这里让她觉得额外压抑。

“清儿,有些事情是逃避不了的,老国师是陛下的师父,只要老国师不触动陛下逆鳞,陛下不会做事也会留一线的。”

若是可以选择,未缪也想带司清一走了之,可是爱一个人就要在那个人迷茫的时候帮助她做出正确的选择,眼下让司清留下便是正确的选择。

“也好,去找个客栈住下。”司清扶住未缪,心想,这个人的身体到底有多弱,当时的伤势的确很重,只是到现在都为痊愈,时间未免太长了些。

与此同时,云渊已经换上了一身喜服,老国师亲自将面具递给云渊。

“多谢老国师成全。”云渊看向老国师,心中庆幸晏苍岚为兰溶月动心,否则今日拥有国师府和长孙家势力的人就是云渊了。

“恭贺太子殿下,从今日起,国师府的势力便由殿下执掌,待现在成亲半月之后,老夫再请陛下一起选出新任国师。”

听到老国师的话,云渊嘴角泛起一丝得逞的笑容,国师府的国师都是从国师府培养的人中选出来的,他只要挑选一名能为他所用的人就好。

“多谢老国师。”云渊接过面具,戴在脸上,吉时已到,直接来电大厅。

走进大厅之际,长孙文锦一袭红色嫁妆,步步生莲,风姿卓越。老国师坐在长辈席位上,看着云渊和长孙文锦,心中却有些不安了。

回忆以往,晏苍岚五岁多的时候,晏紫曦就以昔年的救命之恩为条件,让他收晏苍岚为徒,直到晏苍岚有自保的能力,五岁多的晏苍岚模样就显得格外沉稳,在那个尔虞我诈的深宫中,小小年纪我就有了超越常人的冷静和理智。

“一拜天地。”

……

新人拜堂,老国师的心思却早就飘向远方,长孙文锦双手紧握,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又好像太过于顺利了。

“礼成,送入洞房。”

长孙文锦被人扶着向洞房的方向走去,拜堂的之后,云渊本想借机故意让面具掉下来,可是看着手中的红绸,云渊改变了注意。

长孙文锦被人扶着今日新房,新房院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

“墨香,院中是怎么回事。”进入新房后,长孙文锦对自己的贴身丫鬟问道。

“听说是老国师安排的,以防今日有所变故,我们带的人今日除了我和嬷嬷之外,都不能靠近院子。”墨香一边扶长孙文锦喜床坐下,一边解释道。

“是吗?”长孙文锦想起了之前的刺杀,不,正确来说是毁容的戏码,若非她自小为了学艺找了替身,只怕那日被毁容的就真的是她了。

“小姐,要不要我去探探。”墨香看着长孙文锦,想起墨莲脸上的伤,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过了今日再说。”红盖头之下,长孙文锦冰冷的眼底闪过狠毒,今日拜堂,礼已成,她倒要看看,兰溶月打算怎么做,敢毁她容貌,她就让兰溶月生不如死。

想到此处,长孙文锦心中又冷了几分,她为了嫁给国师千晟,这些年不惜一切代价,及笄之后,她也想办法阻止有人什么提亲,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一个兰溶月,正在她要除掉兰溶月之际,陛下竟然偏袒容家至此,让兰溶月去边关。

“她机缘巧合逃过了一次,下一次决不能让她逃脱。”

“小姐,墨莲脸上的伤只有鬼医能够救治。”墨香与墨莲情同姐妹,见今日长孙文锦高兴,于是小声提议道。

“拿点伤算什么,以后我不再需要替身,让墨莲带上面具就好,眼下找兰溶月医治,不是告诉兰溶月,她失败了吗?”

长孙文锦不知道,两人的对话,已经被藏在暗中的人影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红袖心中惊讶,没想到派人去毁长孙文锦的容貌,此事竟然被长孙文锦责怪到兰溶月的头上,红袖心中一紧,这一切都是她的提议,早知道就直接杀了长孙文锦了。

“小姐,奴婢知罪。”

“行了,去外间候着。”长孙文锦带着三分不悦道,说完后,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容,多年计划,她终于嫁了自己想嫁之人。

红袖悄悄退去,眼下距离天黑洞房的吉时还有一个半时辰,她本来打算亲自动手,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先告诉兰溶月。

红袖离开国师府后直接去了月光湖将事情禀报给兰溶月和晏苍岚。

听完红袖的禀报,兰溶月神情中带着三分无奈看向晏苍岚。

“你这是帮我还是打算给我树敌。”

晏苍岚既然知道女子容貌重要,就应该很清楚毁容之后长孙文锦会怎么做,明明是一个腹黑心机男,却偏偏不忘给她找麻烦。

“溶月,喜欢玩游戏,这样游戏才会更有趣。”晏苍岚看着露出一份怒意的兰溶月,嘴角多了一丝笑容,随即道,“溶月,若非有个情敌在,我何时才能知道你有多在乎我。”

“晏苍岚,你无耻。”明明是在给她找麻烦,结果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溶月,还记得我曾的承诺吗?你及笄之日,我为你准备十里红妆,红妆我准备好了,可是你却消失了,溶月,你可知道,我有多害怕。”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双手,紧紧的盯着兰溶月,兰溶月失踪的那一段时间,他真的很害怕,若非烟雨阁的新建如火如潮,他还真怕兰溶月再也不会出现。

“所以呢?”

“给你找点麻烦,让你不要离开我身边。”

晏苍岚绝世风华的容颜上,闪过淡淡的无奈,消失的那两个月,她明明让张伯给晏苍岚传信了,难道…。

与此同时,远在东海的张懿打了一个喷嚏,随即目光看了看书架上的盒子,东海天气温暖,为何他觉得身手发寒。

“晏苍岚,你再敢用这些小动作,我跟你没完。”

“溶月,若是你一辈子都跟我没完,我才高兴呢?”

兰溶月看向眼前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心想,刚刚还是气质如仙,怎么一下子就变得无奈了,她就说那些失败的小恶作剧不符合晏苍岚的作风,叮嘱她小心长孙文锦,原来祸就是他惹出来的。

“溶月,生气了吗?”晏苍岚看着微微侧头,不看向他的兰溶月,声音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眼角的余光可以看到晏苍岚的神情,看着小心翼翼的晏苍岚,兰溶月突然觉得这不像他,对她,他似乎总是那么小心翼翼,“为何失败了。”

“小姐,少主只是随便拍了一个人过去,失败也算是长孙文锦的运气。”红袖想起长孙文锦和墨香的对话,小心翼翼的开口,虽然是为晏苍岚辩解,可是也害怕兰溶月生气。

“九儿,你说,这个世界上有巧合吗?”

九儿看向兰溶月,想起了兰溶月曾经说过的话,“没有,这个世界有的只是必然。”

兰溶月曾经告诉过九儿,兰溶月救她不是巧合,是因为知晓了她的身份,追随兰溶月之后,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细细想来,几乎从未有巧合的成分。

“是吗?”红袖略带疑问的看向众人。

“不错,这个世界上有的只是必然。”若非当初在姬家听过听过一首独特的曲子,那日在康瑞王府他也不会停下脚步,一切都是必然的,所谓的巧合存在机会为零。

红袖点了点头,虽然有很多不明白,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有道理。

“红袖,给你。”無戾听过红袖的汇报之后,一头扎进船舱中,拿出来一个药瓶递给红袖。

“这是什么?”

“合欢散,我特制的,既然长孙文锦要嫁人,云渊又有心娶,我理当成全。”听到兰溶月的话,九儿,無戾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

随便做的就好了,若是加上特制两个字,只怕明天的戏比今天还精彩。

“溶月,要不要留点。”晏苍岚看着神情冷静的兰溶月,他说兰溶月去做水果茶为何进去了将近半个时辰,期间空气中泛起过淡淡的药香,晏苍岚对味道十分敏感,所有人都没有察觉,晏苍岚却察觉到了。

听到晏苍岚的话,兰溶月平静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真想回一句:你想精尽人亡啊。只可惜这句话不能说,不然会搭上她。

“小姐,少主,我先走一步了。”

“我也去。”無戾看了看晏苍岚,觉得还是距离远点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做一只聪明的池鱼比较好。

九儿收拾了一下,端起托盘,走进船舱中。

“溶月,人都走了。”

“嗯,天色渐暗,我们也该回去了,湖上看戏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兰溶月装作不懂,迎合道。

“溶月,我们一直没有什么时间独处,不相干的人太多。”

“没有啊,都是自己人。”兰溶月觉得发情的男人还可怕,她想要撤走,可是不知不觉中船已经到了湖中央。

“溶月,可还在气我耍心机。”微风吹过,兰溶月的长发微微飘起,晏苍岚抓住飘起的长发,轻声道。

“没有,我离开是因为有必须要去的理由,我给你写信了,不知道为何没有到你的手中。”当初她将红袖安排在晏苍岚身边,互相通讯便是其中一个目的。

“溶月,我想你了。”

兰溶月看向凑过来的男人,俊美的五官,深邃的双目,双眸中泛起的爱意深如海,兰溶月不知不觉中心跳加快了很多,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一直在尽力压制着自己,兰溶月知道,只是她一直装作看不见。

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都说美人计为众计策之手首,看来,美男计也可行。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红唇,下意识的凑上去,微微发凉,唇边还带着淡淡的桂花香,本以为他可以浅尝即止,不知不觉中,他想要更多。

船尾,天绝戒备看着四周,不让人靠近。

一吻,兰溶月似乎也渐渐沉迷其中,这个男人偶尔耍点小心眼,可是她知道,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若她不愿意,他一定会收拾残局。

今日那样对楼陵城,这一局足以他的霸道,她装作不知,可是现在似乎做不到了。

许久之后,晏苍岚努力控制自己的理智,松开兰溶月,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兰溶月凌乱的衣服,强忍自己的欲望,慢慢的为兰溶月重新整理好衣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