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还未定亲,得先逃/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明星稀时,晏苍岚送兰溶月回府,兰溶月走进府内后,晏苍岚才转身离去。镇国将军府内,所有人都在等着兰溶月,见兰溶月回家,众人松了一口气。

容太夫人看了看兰溶月和容泽,起身后开口道,“丫头,小泽,跟我来书房。”

“太奶奶,我扶您。”兰溶月上前,挽住了容太夫人的胳膊,随即看了容泽一眼,容泽伸出双手,表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两人离开后,林巧曦和云瑶开始议论起来。

“瑶儿,你说目的母亲到底答不答应泽儿和厉小姐的婚事。”刚刚容泽没来之前,三人便是议论此事,容太夫人却从未开口表态,林巧曦不由得有些把握不住容太夫人的态度。

云瑶神情未变,心中却有些为难,林巧曦出生书香世家,即便嫁入镇国将军府多年,性情上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一心想结成这门姻亲,可是对于容泽和厉雪这样的人来说,若彼此之间并无此意,与其说结亲还不如说结仇。兰溶月下帖约厉雪明日相见,若非今日长孙文锦大婚,倒是没有这么多变故。

“母亲,二弟的婚事还是尊重一下二弟自己的意愿吧。”

林巧曦闻言,眉头微蹙,偏偏面对的是云瑶,她不敢发火,只得好言道,“尊重他自己的意愿,与他同龄的男子或许没有他的功成名就,可是就算是成亲晚的,孩子也能上学堂了,若是在这么下去,该如何是好,昀儿游历江湖,性子野了,也是好几年看不到人,瑶儿,你是长嫂,此事还要你多操心。”

云瑶知道林巧曦不悦了,这些年来,若非涉及容昀和容泽的婚事,林巧曦从来都是温婉大方,府中事务林巧曦也从来不插手,可是对于云瑶来说,婚姻大事,除了媒妁之言之外,难得容家没有那么多沉珂的规矩,何苦不成全几对有情人呢?

“母亲说的是,儿媳知道了。”

“瑶儿,我知道你们的心意,可是泽儿不小了,再过两年就三十了,他不能一直活在过去,厉雪丫头我见过,性子爽朗,对于泽儿来说是难得的良配。”

林巧曦言语之间,似乎已经认定了厉雪,云瑶心中觉得怪异,却没有说出来。

“嗯,我会让相公探探二弟的意思。”

“娘,奶奶,我饿了。”容钰一身风尘仆仆走回来,打断了林巧曦和云瑶的谈话。

“还知道回来。”云瑶看了看容钰,虽然有人汇报过容钰的行踪,但云瑶却是倍感无奈。

“娘亲,你生气了。”容钰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盯着云瑶,心想,無戾每次对姐姐用这招很好用,他也试一下吧。

“行了,别闹了,母亲,我先带钰儿回去。”云瑶立即借故离开,她有点害怕再待下去,厉雪和容泽的婚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娘,你们是在上了二叔的婚事吗?”

“小滑头,你听到了。”

“当然,所以我替娘亲解围了,不过,娘亲,奶奶为何会如此看中厉雪。”

容钰的话,云瑶倍感意外,仿佛容钰一夕之间长大了,欣慰的同时心中又未免有些觉得可惜,一旦涉足到这些事情中,人心就会变得复杂,这不是她所乐见的,但人却不得不长大。

“不知道。”云瑶相信兰溶月看人的眼光,若是厉雪有其他的心思,兰溶月不会毫无察觉,更不会在长孙府出手将帮,只是厉雪与林巧曦相识,云瑶心中对厉雪多了一份戒备。

“是吗?”容钰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却又说不出不对在哪里。

“行了,你二叔的婚事用不着你操心,还是先回去填饱你的肚子重要。”

“娘,我刚刚是说谎的,我不饿,今天在酒楼待了一天。”容钰眼神中带着三分歉意道,他不是想撒谎,只是想替云瑶解围。

母子二人回到院中,如同寻常百姓家一般,云瑶珍视这个家,所以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与此同时,书房内,容太夫人也提及了容泽的婚事,容泽坐在椅子上,面色瞬间沉重了许多,他知道,此次回京,难免对别议亲,只是他又不能一直逃避下去。

“奶奶,我同意。”容泽深深吸了一口气,娶不到自己心爱的人,对于他来说,娶谁并无不同。

容泽的同意,兰溶月的神情微微僵硬了。

“此事不急,你先回去休息吧。”容太夫人看着容泽,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神情中没有惊讶却充满了心疼。

空气中略显僵硬。

“九儿,送二叔回去休息。”兰溶月扶容泽走出房间,随即对九儿吩咐道。

九儿内力深厚,一直候在门外,对屋内的事情一清二楚,容泽心中已有决断,兰溶月明白,就算她说太多,也未必能改变容泽的心意。

“是,零露,照顾好小姐。”九儿扶着容泽,随即对零露吩咐道。

扶着容泽的那一刻,九儿微微惊讶的看了一眼容泽,他在颤抖,虽然很小,但九儿清楚的察觉到了。九儿知道此事必然瞒不过兰溶月。

零露乖乖的点了点头,九儿扶着容泽离开。

“丫头,这门亲事你怎么看。”

“太奶奶,您直说吧。”

“巧曦见到了厉家小姐,想必是有心人的安排,只是你二叔哪里,哎…”容太夫人神情复杂,却也知道容泽的婚事不能一直拖着,“我一直不放心你二叔,他有过一段情,爱得太深,却空留了一身的遗憾和对自己的恨,容家是结亲,不是结怨,有时间你和他谈一谈吧,若他真的想娶,那就娶了吧。”

兰溶月心感意外,“太奶奶,我以为你会反对呢?”

“丫头,我老了,还不知道能再活几天,人总有一死,如今我放不下的只有你和泽儿了。”容太夫人拉着兰溶月的手,眼神中尽是疼惜。

“太奶奶是说晏苍岚吗?”

容太夫人点了点头,“丫头,你冰雪聪明,与他也是一对难得的金童玉女,可是他身份太过于复杂,如今云天国和苍暝国谣言四起,今日对陵王之举,我并不看好。”

兰溶月明白容太夫人的心意,随即直言,“太奶奶是觉得此举得罪了陵王,无论女帝是否爱重陵王,但为了面子,两国边境,只怕会风云遍起吗?”

兰溶月由此分析,容太夫人并不感到以为,反而觉得本该如此。

“不错,天下之争,容家男儿可以征战沙场,可是容家的女儿,不能卷入到夺帝,后宫争斗中去,太奶奶担心,他不是你的良人。”容太夫人说完,拍了拍兰溶月的手,论见解,容家众人皆不如兰溶月,正是因为这份聪慧和见识,容太夫人心中反而更为担心。

无情之人总是深情,她怕兰溶月动情了,将来有一日会危机兰溶月的生命。

“太奶奶是想说,他今日此举唐突,没有阻止陛下圣旨赐婚,明日之后,他的处境势必会危险重重,我也难免会受到波及吗?”

对于兰溶月的直接,容太夫人心中欣喜。

“不错。”

“太奶奶,不如我们来赌一局如何?”

容太夫人眼底闪过一丝兴趣,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用赌这个字来和她决定一件事情,“说说看。”

“我赌明日不会有人上门打扰,他会处理好一切。”

容太夫人心生惊讶,“你就那么信他。”

“我信。”

“好,若是明日宫中传旨,亦或是陵王拜访,你便重新考虑你和晏苍岚的关系,如何?”

兰溶月明白,晏苍岚回京后一直没有什么动作,容太夫人心中质疑晏苍岚的能力,若晏苍岚保护不了她,只怕根本入不了容太夫人的眼。

“好。”

“丫头,局势时移世易,太奶奶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若是有朝一日我不在了,记得去书楼找,知道吗?”

兰溶月不解的看向容太夫人,书楼的暗格她知道,可是暗格的钥匙一直在容太夫人的头上,不明白为何容太夫人会这么说。

纵使人终有一死,可终究还是难免伤怀。

“太奶奶,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您啊,一定能长命百岁。”

“好,我听丫头的,一定长命百岁。”

两人心中都明白,自己的生命有时候不是自己能掌控的。

与此同时,九儿送容泽回到房间,九儿转身离去,走了两步,却又停下了脚步。

“二爷,我不同意你娶厉雪。”

突入起来的一句话,砸的容泽晕头转向。

容泽莫名其妙自己,九儿开口解释道,“二爷,容家很和睦,小姐在容家虽不如之前的自在,也有很多因为容家而身不由己的选择,可是小姐的笑容多了,二爷也国为重,我无从批判,可是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只会扰乱容家,我不想小姐不开心,还请二爷慎重决定。”

九儿的解释,容泽十分意外,九儿不是一个多话之人,眉心似乎总带着淡淡的哀伤,没想到今日却说出这番话。

“你觉得我该娶谁?”容泽问出来,自己都惊讶了。

“不知道,不过九儿知道心死的滋味,若二爷要娶,救娶一个能救活二爷心的女人吧。”九儿说完,未等容泽多说,转身离开。

容泽看着九儿的背影,兰溶月身边的人还真是性格各异,零露的活泼,灵宓的俏皮,無戾的多变,九儿的沉稳,心死的滋味吗?

他的心的确死了,可是从有人当着他的面说出来过。

次日小雨,兰溶月刚用过早膳,下人禀报厉雪登门拜访。

厉雪一席冰蓝长裙,看到兰溶月后,立即拍了拍心口,露出甜甜的笑容。

“溶月,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些天你都去哪里了,我在京城都无聊死了。”厉雪看了看院子,院子雅致,缺少了之前府外的巍峨,让她放松了很多。

“没有四处走走吗?”兰溶月无奈的看着自来熟的厉雪,若是厉雪有心嫁入镇国将军府,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走了,可是一个人也无趣,不过,我把京城逛遍了,本来想今天和你四处走走的,哪知道下雨了,溶月,你院子里的莲花真特别,居然还没开花。”厉雪自来熟的审视着兰溶月院内的一切,因为没有其他人,厉雪放轻松下来。

“冰火莲,冬日开花。”兰溶月本想养几株冰火莲就好,兰悦直接让人送过来许多,并且写明了养着的方法,还不忘备注一个成功率不高。

“冰火莲,没听过,不过一看就娇贵,还是野菊花适合我养。”厉雪吐了吐舌头道。

“对了,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今日下雨,我就登门拜访了,上次来的时候你不在家。”厉雪的模样更像是再说,京城风雨诸多,怕来晚一步又见不到兰溶月了。

“零露,你们下去吧。”

“是。”

众人对下后,院中就剩下厉雪和兰溶月。

“雪儿,你知道我二叔吗?”

“容泽将军,知道了,父亲曾说,容泽将军是难得一见的将领。”厉雪直言直语,看似毫无心机,最后却又欲言又止。

“还有呢?”

“溶月,我怎么心里发毛,你直说吧。”厉雪小心翼翼的看着兰溶月,最近她似乎被跟踪了,挺可怕的,京城果然是是非之地,可惜去边关也见不到她父亲,无奈她只好留在京城。

“有人有意撮合你和二叔。”

厉雪闻言,立即呆住了,下意识的开口道,“溶月,那我是不是就成你二婶了。”

兰溶月闻言,点了点头,“嗯,若成的话。”

厉雪隔着衣服,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好疼,看来不是在做梦。”

看着厉雪的模样,兰溶月点了点头。厉雪的举动,兰溶月有些弄不明白了,心想,这心思也太好猜了吧,都写在脸上,这样的人或许真不适合家族的争斗。

“不行…”厉雪说完,直接向院外的方向走去。“等等,你干嘛去。”

“还未议亲之前,我得先逃,不然等议亲了,一切都完了。”厉雪捂住自己的心口,心想,京城果然是太可怕了。

“逃?你有心上人了。”兰溶月打趣道。

厉雪停下脚步,心想,她一着急就太唐突了,略带尴尬的停下脚步,回过头。“没有啊,溶月,初见时,我觉得你长了一双自由的翅膀,若是厉家只有我一人,或许我会遵从家人的安排,可是厉家还有我哥哥,我宁愿嫁一个江湖草莽,也绝不嫁入王侯将府之家,爹爹说我太傻,不想我早死。”

厉雪说完,盯着兰溶月,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溶月,我一着急就说实话,你看,我真的不适合你二叔,我们还是做姐妹吧。”

看着厉雪的性子,兰溶月忽然觉得厉雪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其实,二叔也不错。”

“千万不要,溶月,我可不要做你的二婶,不对,溶月,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好姐妹我们改日再聚,我…我先走一步了,对了,礼物。”厉雪将一个小锦盒塞入兰溶月的手中,随后夺慌而逃。

兰溶月无奈,心想,这算是怎么回事。

厉雪刚刚离开,兰溶月回过神来后,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心想,林巧曦见过厉雪,她还以为她看错了人,看来,厉雪真的不想加入王侯之家,不过今日相见,观厉雪的性子,的确不适合嫁入这样的家族,负责只怕会

“月小姐,老夫人有请厉小姐。”

“她已经走了。”

丫鬟小声嘟囔道,“不是才刚来吗?”

“你什么意思,莫非你以为是小姐将人赶走了吗?”零露端着点心走过来,本来是给厉雪准备的,看厉雪不在,又听到丫鬟的话,顿时心生不悦。

“月小姐恕罪,奴婢知错。”

“行了,刚刚才走,你快点去追,兴许还能赶得上。”

“多谢月小姐。”

丫鬟匆匆追了出去,兰溶月却清楚,厉雪要逃,府中的丫鬟是追不上的,只怕此刻早就出府了。

“小姐,吃点心。”

“你吃吧。”

兰溶月看着零露,从某个方面来说,零露的性子与厉雪有几分相似,笑容缓和了不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