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以诚相待应当以诚相报/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厉雪走后,兰溶月看向院内的一切,她之所以回到容家,就是因为容家的人从本性上像极了季小蝶,容泽和厉雪的婚事,只怕会让林巧曦心生芥蒂。

“小姐,怎么了。”零露和九儿异口同声问道,零露是驭蛇人,对于气息十分敏感,九儿追随在兰溶月身边多年,对兰溶月的一举一动都了若指掌。

“没什么,只怕厉雪的事我只怕得罪了奶奶。”兰溶月心中不想赢此事让她和容家众人之间心生芥蒂,可是厉雪与其说无意,倒更像是在逃避这样的百年家族。

兰溶月心中很羡慕厉雪,最起码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合适什么,再想想容泽,不是合适,倒更像是适应。

“小姐,要不要去见见太夫人,我想是太夫人的话,一定会体谅小姐的。”零露虽了解这些争斗,但却从事能找到关键的地方。

兰溶月看向零露,微微摇头。“不,我去见奶奶。”

容家拿她当家人,此事她也不能责怪倒厉雪身上,云瑶和容太夫人哪里可以不用解释,她唯一在意的是林巧曦哪里。

“小姐,这会不会不太好。”走出明月院,九儿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九儿,以诚相待,我也应该以诚相报。”

九儿看着兰溶月,自从进入容家后,兰溶月真的变了,以前的兰溶月很聪慧,更是用十年的时间创造出鬼门,鬼门不为人所知,因为所知道的都是鬼门七阁之一,从未有人想过七阁不仅是同一股势力,还是同一个主人,人心容易被扰乱,而扰乱人心的就是一个情字。

亲情、爱情存在,却有遥不可及,尤其是在这样的大家族,但凡有丝毫的私心,都有可能是一切祸端的开端。

“小姐,零露陪你去吧,我有点事。”

“好。”

兰溶月隐约猜出了九儿想做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让九儿这么做也好。

“清华苑,林巧曦正在院中散步,脸色明显不好。”

看过林巧曦的脸色后,兰溶月随即看向了林巧曦身边的丫鬟,容家众人和睦,若是被一个下人多言可不太好,兰溶月不由得想起了容潋曾经说过的话,他与林巧曦也是媒妁之言。

“奶奶。”兰溶月嘴角含笑,走向林巧曦的身边。

“月丫头,你怎么来了。”林巧曦倍感意外,她以为兰溶月会去找容太夫人,没想到却来了这里。

“雨停了,突然想起奶奶院中荷花结出莲子,所以想过来采一点。”兰溶月看着荷花池上的莲蓬,上前挽住林巧曦的胳膊道。

“彩玉,吩咐人去摘点莲蓬。”

“是,夫人。”彩玉应声后,看了一眼兰溶月,兰溶月眉目含笑,可却让她身后泛起了一丝丝冷汗,心想,关于兰溶月的传闻很多,说到底只是空有绝世容貌,难成大器。

“零露,你也一起吧,顺便练练轻功。”

“好。”零露说话间,眼角瞟了瞟悄悄跟过来的九霄和天羽,心想,她可不要跌入荷花池,再看看彩玉,零露眼底闪过一丝狡诈。

“说说吧,怎么来了。”彩玉和零露离开后,林巧曦直接开口问道。

“我害怕奶奶以为我吓走了厉姐姐,过来解释一下。”

兰溶月的直接林巧曦却觉得意外,能将容太夫人哄得服服帖帖,她可不会以为兰溶月是空有容貌之辈,只是她一直想不通兰溶月和容家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何太夫人和她夫君对兰溶月都格外好,甚至可以说是溺爱,要知道容家从不溺爱子女。

“厉小姐若不想加入容家,这门亲事就此作罢。”

林巧曦看似大度,可是语气更像是在说:厉雪瞧不起容泽,容泽还不想要她这个媳妇呢?

“奶奶,在边关的时候,我曾听说二叔有个心仪之人,是真的吗?”兰溶月神情中露出三分好奇的看着林巧曦,林巧曦闻言,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溶月,你是如何知道的。”林巧曦心想,此事的知情人并不多,但她却因为那个女人去一趟边城,她虽无疑伤了那名女子的性命,可女子的自杀终究与她有关。

“当时提起二叔的婚事,人很多,忘记是谁说的了。”

林巧曦明白,兰溶月不想说出那人是谁,不过却更知道,此事瞒不过兰溶月。

“不错,事情过去六年了,泽儿终究还是放不下,说到底,都是我的错。”林巧曦说出来,连她自己都惊讶了,此事一直藏在她心中,她从未想过要告诉任何人。

兰溶月看向假山后,假山后的树叶微微颤动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

無戾见他已经被兰溶月发现,光明正大的走了出来,不过向零露的方向。

“小吃货,我来帮你。”

零露知道無戾靠近,毕竟小金察觉到了,九霄和天羽也察觉到了,看向無戾的目光仿佛在说话,心中想着,自己暴露了,还把她牵扯进来,既然来了,就要帮忙。

“多采点,小姐说做糖莲子。”零露看了一下兰溶月的方向,来的途中,听兰溶月提及糖莲子,她到现在还在咽口水呢?

“吃货果然是吃货。”

“我愿意。”零露的模样更像是在说,我就是吃货,有本事,你咬我啊。

“吃那么多都不长肉,总有一天把姐姐给吃穷了,还是这位姐姐好,容颜清丽如玉。”無戾走到彩玉身边,微微一笑,露出可爱的笑容。

零露看着無戾的笑容,打了一个冷颤,抬头看了看天空,似乎是在确认有没有降温,真巧看到太阳光从云层中照耀出来,立即决定远离無戾。

对于几人的举动,兰溶月看在眼中,却并未在意,無戾应付彩玉,的确是小题大做了,不过正好,有無戾在回省掉不少麻烦,想起林巧曦的话,兰溶月倍感欣慰。

欣慰的不是林巧曦的直言相告,而是無戾终于练到读心术的下一层控心术了,不过,林巧曦眼底的惊讶,说明还只到初阶。

“往事如烟,奶奶又何须在意呢?”

“往事如烟,却没有办法像烟一样烟消云散,溶月,我问你一句话,希望你能如是的回答我,若是做不到,你便不回答,如何?”

昔年的事林巧曦脱口而出,与其去猜忌,让家人之间心生芥蒂,林巧曦选择了直接问。

“好。”

“你反对泽儿和厉小姐的婚事吗?”

“我反对。”

兰溶月的答案林巧曦倍感以为,兰溶月是直接回答了,可是却不是她想要的答案,林巧曦沉默了许久,她偶然见过厉雪一面,开朗,活泼,全无心机。

容家主母已经有了云瑶,将来这偌大的镇国将军府势必也是容靖来继承,可是她不求一位能执掌容家的主母,只希望容泽能个解开心结,这些年她不是没有考虑过容泽的婚事,只是在世家千金中,她没有看到合眼缘的人。

“能告诉我理由吗?”

“若是二叔和厉姐姐都愿意,我愿意叫厉姐姐一声二婶…”兰溶月还没说完,容泽便走了进来,腿显然好了很多,不过由于伤势未痊,走路还带着一丝颠簸。

“娘,你再和丫头聊下去,院子里的莲蓬就被摘完了。”容泽走进来后看到零露身后的一推莲蓬,不时的指挥人继续摘,神情中略带一丝无奈。

容泽喜欢零露那样的笑容,与爱情无关,因为零露不将心思藏在心中,和零露相处,很轻松。

“摘吧,摘完了后院的荷花池还有。”林巧曦略感无奈,心想,兰溶月来不是为了摘莲蓬,眼下她还真有些分不清了。

“那我顺便借用一下奶奶的小厨房。”其实,兰溶月想要借用的清华苑的人,明月院除了零露和九儿之外,再就是两个打理院子的婆子和两个容太夫人硬塞给她的丫鬟,容太夫人想再多安排几人,都被兰溶月给拒绝了,人多口杂,她不太喜欢被人打扰。

“去吧。”

兰溶月离去后,容泽和林巧曦在凉亭中做了下来,秋日的风吹过,空气中带着一丝丝淡淡的凉意。

“彩玉,去给母亲拿一件披风过来。”

“是,二爷。”彩玉盯着容泽看了稍许,才转身离去。

另一边零露和九儿都去厨房帮忙了,無戾则摘下了荷花池仅存的几朵荷花,笑嘻嘻的想小厨房的方向走去。

“泽儿,告诉母亲实话,你是不是不想成亲。”

林巧曦看着容泽,翩翩公子世无双,她所有的孩子中,她以前最放心的是容泽,从那件事之后,她最担心的还是容泽,容泽在边关五年不曾回来一次,期间她去过几次边城,却都是匆匆一见,母子之间的隔阂一旦有了,就难以消除了。

容泽摇了摇头,随后有点了点头,听过九儿的话,他似乎明白了,若是随便去一个自己不爱的人,最终的结果只怕是害人害己。

“你还在恨我吗?”林巧曦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害怕。

恨吗?容泽仔细想想,他心中从未有过恨意吧,更多的是遗憾,遗憾身份的差距,遗憾她的抉择,知道真相的时候,就是她死的时候,在某一刻他厌恶过自己的身份,但却从未很过。

她接近他是带着目的的,可却也付出了真情,他不是容昀,没有那份叛逆,注定无法放下一切,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死后想着她。

可是听过九儿的话,他才觉得他的爱无法冲破世俗,终究不过是在虚伪上给自己找了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爱吗?或许爱过,但却爱的不够。

他觉得晏苍岚的举动有些窝囊,可是今日已到午时,不曾有任何人拜访过镇国将军府,也不曾有任何人来找兰溶月,晏苍岚的给予是安宁,给兰溶月想要的,默默的付出,不需要任何人的评价,仔细想想,他或许真的有些虚伪了。

担当与深远,他都做不到。

不过,他却很想看看晏苍岚能做到什么地步,毕竟九儿给了那么高的评价,想到九儿,容泽不由得想起了九儿某一刻流露出的哀伤,他也伤心过,可是哀伤的深度却截然不同。

“不恨,其实,我想明白了,就算没有母亲,我和她也不可能有结果,她是北齐的细作,而我身为云天国的将军,注定无法娶一个北齐的细作,母亲,再给我一些时间可好,我不求一个知心人,但求一个能让我用心的人。”

林巧曦静静的听着容泽的话,心想,要解开容泽的心结,谈何容易。

“娘,好香的味道。”容泽微微闭上眼睛,整个清华苑内散发出甜甜的味道,十分好闻。

“是啊,好香的味道,院中似乎开满了荷花。”其实,林巧曦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但不恨两个字,似乎解开了林巧曦存在已久的心结。

“看来我有些小看丫头了。”容泽心中想着,一定不能便宜晏苍岚,最少也得将兰溶月留个三五年。

林巧曦看着容泽,心中很多矛盾的情绪顷刻之间,似乎全部都放下了,她所求不多,只要容泽高兴就好,容泽说,想求一个他能用心的人,作为母亲,他希望容泽能个幸福。

“小看?”

“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了战场,识得破计谋,能文能舞…”容泽十分自满的夸赞这兰溶月,林巧曦脸色有些挂不住了,心想,容泽还未成亲,怎么有一种当父亲的节奏。

“泽儿,溶月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不过你这夸奖未免也…太多了些。”

不是太过,而是太多。

与此同时,晏苍岚正在府中,看着手中的信件。

“平西王有什么动静。”他用平西王堵住了想要找兰溶月麻烦的人,只是他此次心思早就飘到了兰溶月身边。

“平西王刚刚派人去过东宫,不过太子还在国师府。”夜魑的头越来愈低,心想,主母究竟用了什么药,一夜缠绵还不够,眼下都过了中午了,太子和长孙文锦还没有动静。

红袖会隐身术,兰溶月让红袖最近呆在晏苍岚身边,红袖看向夜魑的神情,深吸一口气道,“灵宓曾说,小姐亲手制作的药物,药效胜过她百倍…”

红袖脸颊微红,后面的话她真的说不下去了。

“你去将军府,将信交给溶月。”晏苍岚在纸上写下几个字,放入信封中,递给红袖。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