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糖莲子,心如蜜/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甜甜的清香传遍了整个将军府,零露盯着正在忙碌的兰溶月咽了咽口水,無戾则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心想,这吃货的本能又犯病了。

“小姐,眼下是秋收时节,莲子倒是挺多的,要不…”零露一边咽口水,心中一边算计着,若是将方法教给琴无忧,她就可以分一杯羹,然后琴无忧就再也不会说她只知道吃了。

“随你。”

兰溶月岂会不明白零露那点小心思,零露在琴无忧哪里不止一次吃瘪,每次都只要以小金取胜,一直觉得有些胜之不武,总是想找个机会让琴无忧刮目相看,其实,兰溶月也打算将糖莲子的做法告知琴无忧,她说和零露去说,结果并无区别。

“谢谢小姐。”

屋内闪过一道人影,红袖出现在兰溶月跟前,兰溶月刚好将一份做好的糖莲子放进食盒中,晏苍岚不喜欢太甜,这一份兰溶月少放了糖,更多的是莲子本身的清香。

“红袖见过小姐。”

“那边情况如何?”兰溶月将勺子递给零露,示意接了下来的工作交给零露,零露仿照兰溶月刚刚的作风,兴致勃勃的慢慢学,兰溶月则重新着手,准备小菜。

“公子昨日进宫见了陛下,凌晨才离宫,目前不确定长孙家是否知道了公子的身份,长孙仲春那边没有任何动静,倒是平西王身边的人似乎进过长孙府,具体见过谁,目前还未查清,公子那边得知消息后,没有任何动作。”红袖毫无隐瞒,全部禀报道。

“看来剂量有点大了。”兰溶月一边为晏苍岚准备小菜,一边十分认真的评价道。

“小姐,这位长孙小姐似乎不简单,对了,公子让我转告小姐,兰慎渂被人暗杀,柳言梦不知所踪。”

红袖的话,兰溶月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柳言梦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体内留着兰氏皇族的血脉,与楼陵城更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兰慎渂之死是否与柳言梦有关,兰溶月心中划下了一个问号。

“你告诉他,长孙文锦那边我静观其变,至于柳言梦的事情,我会派人去查。”

晏苍岚和楼陵城一样,彼此之间,都是以天下为谋,谁胜谁负不得而知,根据两日的消息,楼陵城虽然与平西王没有接触,但却是撇的干干净净,她就越是觉得两人之间交情匪浅。

平西王此次来京城,看似是恭贺国师大婚,随行也只有一百多人,只是当年平西王能一举灭了姬家,暗中的势力自然不容小确。

“是。”

原本一直沉默的九儿听到兰慎渂的死,也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以兰梵的本事,应该杀不了兰慎渂才是,莫非是柳言梦?”

在九儿看来,素心不足为惧,倒是柳言梦是个难得的聪明人。

兰溶月看向九儿,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随即看向無戾,“無戾,你怎么看。”

“楼兰。”

“为什么?”红袖带着疑问看向無戾,此事和楼兰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对楼兰而言,兰慎渂应该不足为惧才是。

“直觉。”無戾求救的看着兰溶月,他隐约觉得此事和楼兰脱不了关系,可一时间他无法说明其中缘由。

“棋子,柳言梦放弃了曾经期待的爱情,一心以权力为先,若我没猜错,兰慎渂的死的确与柳言梦无关,反之,柳言梦也没有保护兰慎渂,夺嫡之争,兰慎渂虽然是个败者,但作为丈夫,兰慎渂也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兰慎渂得知了素心的真实身份,不过是个冒牌货,却并未责怪素心,或许对于兰慎渂来说,被骗是两个人的责任。

“小姐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柳言梦是个旁观者。”九儿略感惊讶,毕竟兰慎渂待柳言梦算是不错,要亲眼看着别人除掉自己的丈夫,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得不到想要的,那就得到最珍贵的,对于柳言梦而言,最珍贵的是权势,兰慎渂要登基为帝,势必要经历最少五年的谋划,可这五年间,兰梵势必会想办法除掉兰慎渂,如今兰慎渂和兰梵的身份是君臣,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兰慎渂的处境算是如履薄冰,加上天下局势将乱,以兰慎渂的性子,势必会选择先保东陵,而非先夺帝,与柳言梦的期待不符。”

兰溶月心中感叹,不得不说柳言梦和柳嫣然是母女,两人的性子同样极端,却又同样聪慧,柳嫣然如今的下场她可预见,若无意外,楼陵城和兰鈭都不会出手相救,要取燕国,柳嫣然这颗棋子不可或缺。

“小姐,怎么了。”零露见兰溶月沉默了许久,容泽又走了进来,虽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但心思似乎早已经飘向远方,出言打断了兰溶月的思绪。

“没事,准备好了,红袖,送过去吧。”兰溶月将菜盛出来,放进食盒中。

“丫头,我的那一份呢?”容泽看着装入食盒的饭菜,咽了咽口水,虽然是全素,闻上去味道似乎很好。

“给你。”

兰溶月拿起一盘糖莲子递给容泽。

“丫头,这待遇的差别是不是太大了些,我可是你二叔,二叔…”容泽一连强调了好几遍,更像是在说,我是长辈,你的孝敬我。

“是吗?可是给二叔洗手作羹汤的人好像不是我,你们说对吗?”兰溶月对無戾等人问道。

零露和九儿配合的点了点头,红袖早已经消失在屋内,無戾奋斗着盘中的糖莲子,这一份是兰溶月亲手做的,他可不打算分享,不分享的前提是先吃完,装在肚子里才是最保险的。

“丫头,他们都是你的人,这也太欺负人了。”容泽看着兰溶月,虽忙碌了半天,额头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汗珠,心中暗自惊讶。

“小姐,都做好了。”零露将所有人的糖莲子分盘装好,时不时的拿一颗放入嘴中,一副享受的神情,似乎那就是人间极致的美味。

“给太奶奶、大伯母送些过去,剩下的给府中人分了。”

“好的,小姐。”九儿抢在零露之前应声道,以零露的性子,估计全部进她一个人的肚子才是最完美的。

安排好之后,兰溶月和容泽离开小厨房,此刻院中已经没有林巧曦的身影了。

“娘去给奶奶请安了。”

“二叔可怪我破坏了你的婚事。”一路向明月院的方向走去,無戾静静的跟在身后,零露抱着两盘糖莲子去找琴无忧,九儿则处理接下来的工作。

“其实,我很感激你,还好被你破坏了,若不然只怕会耽误了厉小姐的一生,若真是那样,倒是得罪了厉将军,我与厉将军有一壶酒的缘分。”容泽只是听说林巧曦安排了联姻,可是却没说是哪家的小姐。

若容泽真娶了厉雪,自然不会亏待厉雪,只是未必能给厉雪真心,显然地位不是厉雪想要的,若非如此,也不会急匆匆的想要逃婚了。

“听见二叔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

“几年前听厉将军说他家丫头性子很野,我倒还真想见一见。”容泽不由得想起几年前,苍暝国判断,他负责镇守边关,曾在边关与厉将军见过一面。

“看来,厉将军倒是很了解自己的女儿,不过,还好没见,不然,我估计厉将军只怕少不了与二叔过招。”从厉雪的态度,兰溶月看得出来厉将军反对厉雪入王侯将相之家,只希望厉雪一生平安喜乐。

“也对,五年没回京城,方才觉得没有血腥味的战场更加可怕。”

一路归来,路上虽有人暗中相护,可依旧遇到了几次暗杀,可是想他死的人很多,北齐值得怀疑,朝中又何尝不是呢?

比起京城的尔虞我诈,边城还真单纯许多。

“二叔这是怀恋边城生活了吗?”

“有点,其实父亲希望我能继承这镇国将军的名声,可我却宁愿做一员边关大将,三弟行踪向来神秘又无心朝政,大哥肩上的胆子太重,立场有太过于复杂,似乎除我之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容泽说完,自己都惊讶了一下,这些想法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面对兰溶月的时候,却能自然而然的说不出来,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二叔何必想太多,凡事时机到了,自有定论。”

容泽停下脚步,看向兰溶月,绝世风华,倾城国色,足以零天下男儿为之惭愧,身为容家的小公主,足以让不少男儿爱慕,爱慕的同时却又自惭形秽,手段、计谋都有,说出这样的话,容泽也意外了一下,“随波逐流,可不想你。”

“我从不随波逐流,只是人有时候不能将自己关在一个匣子里面,我曾经被困了很久。”兰溶月未曾看向容泽,依旧漫步前行。

容泽闻言,心一惊,“被困?”

“被自己的心所困住了,有时候随心所欲也能达到想要的目的,并非是为了达到目的去做才能成功的。”

不知不觉中,已经抵达了玖熹院门口,兰溶月刚想回明月院正巧遇到了去找她的良辰,一起用过午餐后,兰溶月以疲惫为名,直接回到了明月院。

“巧曦,月丫头不善表达,但却是家人。”厉雪急匆匆离开的消息自然瞒不过容太夫人,容太夫人想要看到容泽成亲,可更想容泽能解开心结。

“母亲,儿媳知道。”

“那就好,尝尝丫头做的糖莲子,味道不错,外面酥酥脆脆,里面的莲子清脆香甜。”容太夫人脸上的皱纹都笑道了一起,味道似乎让她欲罢不能。

刚刚午膳的时候,容太夫人为了吃糖莲子几乎没怎么吃饭。

“母亲,味道是好,甜食还需浅尝即止。”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

婆媳相处有道,容太夫人和林巧曦直接并无隔阂,或许曾经有过,但眼下没有了,亲人之间,就算有所不满,却也不会互相仇恨,这就是容家。

明月院内,九儿和無戾跟兰溶月进了书房。

“無戾,彩玉如何?”

“彩玉的确有问题,让我想到了一种人。”

“谁?”

“楼兰的‘针’,姐姐,要不要…”無戾做了一个除掉的动作。

“九儿,说说彩玉的情况。”

“彩玉九岁被卖入府中,如今已有八年,一直跟随在老夫人身边,根据目前的查证,并无异常,不过突如其来的举动只怕和小姐有关。”

九儿心中明白,楼陵城的心思众人皆知,让兰溶月厌恶镇国将军府从而远离,对于楼陵城来说,只怕是一个不错的手段,只是以楼陵城的心计,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知道你心中的疑虑,只怕不会是楼陵城。”

“不是他,那是谁?”

“楼陵城手中的大多数都是老人了,潜伏多年,在云天国也有一定的地位,从彩玉的举动来看,到更像是私人恩怨,而非涉及江山,能这么做的人只有一个人——楼星落。”

楼星落得知了晏苍岚的身份,她可以放弃晏苍岚,但不表示楼星落会放过她,她所见的楼星落并非是一个大度的人。

“姐姐,打算怎么做。”

“将计就计。”兰溶月说完,無戾立即出言补充道,“借刀杀人。”

兰溶月点了点头,無戾学习能力真的很快,快到不可思议。

“借谁的刀。”九儿看着兰溶月和無戾一唱一和,心中有些羡慕,不过眼下可借的刀太多。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既然有人对她动手,她也不会坐以待毙,依照楼星落的性子,如今楼陵城已经脱离她的控制,只怕正是不甘心的时候,既然如此,她就让楼星落再恨她一点,因为那样楼星落就会出手对付楼陵城再楼兰国内的势力,狗咬狗,她就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楼陵城。”

無戾赞同的点了点头,心想,不愧是他姐姐,就是厉害。“好一把利刃,正好云天国内不太平,让他们自己先去狗咬狗。”

九儿也觉得在理,随即继续问道,“东陵的事情小姐可要做安排。”

天下之争,兰溶月本无意参与其中,培养鬼门的势力,除了复仇之外,兰溶月更像是在打发时间。

“传信给风无邪,让他派人盯着,静观其变。”

东陵的局面因她而起,兰鈭若要夺东陵,她与兰鈭相争,两者之间,虽说势力悬殊,若兰鈭拼尽全力,她也未必不是惨胜,这不是她要的结果。

“好。”

难得的一天安宁,让时间都宁静的许多,从变成匆匆归来的疲惫尽消。

夜晚,一个人影闯入了明月院。

“怎么来了。”兰溶月不曾回头,脚步很轻,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竹香,与来人遥相呼应。

“想你了。”晏苍岚看着不曾回头的兰溶月,兰溶月不会武功,可十步之内有人靠近,无论对方是谁,兰溶月都能察觉到。

“可我怎么闻到酒菜的香味。”

兰溶月放下手中的书,回过头,微笑的看着将酒菜摆上桌的晏苍岚。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一天的繁忙,此刻不见丝毫的疲倦,上前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拿起兰溶月刚刚放下的书,看过后,神情略显惊讶。

晏苍岚惊讶的不是兰溶月看天下论,而是此书并非正史,只是一本仿写的传记。

“溶月在看前朝的天下议。”

“看你的样子想必也看过,觉得此书如何?”

“比正史多了几分真实。”晏苍岚放下书籍,直接抱起兰溶月,直接让兰溶月坐在他怀中。

“是不是应该先放下我。”

“天凉,有些冷。”

兰溶月无语的听着某人的解释,秋日还算是烈日炎炎,与天凉似乎沾不上边。

“我看是你冷了吧。”

“知我者,溶月也。”晏苍岚拿起筷子,夹起藕片,放入兰溶月口中,“尝尝看,新鲜莲藕做的。”

兰溶月张开嘴,尝过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口感清脆,手艺不错。”

“多谢夫人夸奖。”

兰溶月看着无赖的某人,微微低头,听到脚步声,脸颊闪过一丝羞涩,娇嗔道,“先放我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