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寻找棋子/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正当空,两人漫步在院中,闻着竹和莲叶上的清香,似乎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楼兰位于西北之端,十分广阔,与云天国相邻的地方地势特殊,攻打不易,若要绕道,必须要先经过沙漠,昨日给了楼陵城下马威,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应对。”

楼兰和云天边境,可以说是天险,楼兰的地势,可攻可守,但对云天国而言,攻不易,唯守方为上策,眼下西北兵权在平西王手中,就算能夺了平西王手中的兵权,可西北大将皆是平西王的心腹,想要收为己用,着实不易。

“楼陵城延续他父亲的败局,若要夺天下,必先取楼兰。楼陵城如今四处游玩,无非是让楼兰女帝放轻对他的戒心,如你所言,云天与楼兰迟早有一战,若要战,必取道沙漠,绕道后方,一举夺取,我的见解与溶月可有几分相同。”

天下之局,晏苍岚认为兰溶月的看远深朝中大臣以及他身边的谋士,只怕从他得罪楼陵城的那一刻开始,兰溶月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对她,他从未打算过隐瞒。

“与我见解一般无二,不过对你来说,沙漠是个难题,不是吗?”兰溶月回过头,看向晏苍岚,沙漠多风暴,想要安然的通过沙漠不易,更何况是军队,还要再不被人察觉的情况下靠近。

“是,用兵之道,贵在一个快字,沙漠行军,的确是个难题,但也给了我们反冲的时间,不是吗?”晏苍岚牵着兰溶月的手,肤如凝脂,只是即便是夏日,兰溶月的手依旧是寒冷如冰,让人忍不住想要捂暖。

“看来你早有准备。”沙漠行军,的确危险,但若早有准备,反倒可以让速度更快。

“溶月,长孙文锦傍晚已经入住东宫了。”

晏苍岚本可以除掉长孙文锦,可是他没有动手,长孙家是云天国四大势力之一,除掉长孙家一脉容易,若想要对其斩草除根却十分困难,长孙家门生众多,上至朝,下至野,长孙家都有门生,那些能用,那些不能用,一时间的确无法全部查清楚。

“也好,看来平西王也该有动作了。”

晏苍岚沉默片刻,微微抬头,看向天空,“与你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连星星都闪耀了很多。”

“有吗?”兰溶月看向天空,这人还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月是明亮,但星星却是稀稀疏疏,他与她之间,似乎没有太多情话,却总是能了解彼此心意,愿得一心人吗?或许这就是了。

“溶月,朝野之争,帝位之争,天下之争,你会担心吗?”

朝野之争凶险,却可进可退;帝王之争凶险,胜则活败则死;可两者都不及天下之争凶险,天下之争,胜则为王,败则无数人为之陪葬。

“不会,因为你不会输。”

兰溶月知道,晏苍岚从一开始谋夺的便是天下之争,她只想为一人,灭一国。

晏苍岚想要的也是为一人,夺天下。

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下意识的紧了一分,今夜宁静,暴风雨即将来袭,今夜之后,他并不想让她参与朝野的争斗,朝野之争,帝位之争,她若卷入,容家势必也会卷入其中。

“为你,我也绝不会输。”

时间一点点过去,容潋和容泽一直让人注意着明月院的动静,书房内,也不天平。

无论是为容家还是为云瑶,容家都不能卷入夺帝之争,除非陛下有旨意,传位于晏苍岚。

“父亲,要不要我去看看。”容泽看着在书房来回度步的容潋,多少年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容潋如此焦急的神情。

“你去看,看有什么用,傻丫头,被人吃了还不知道。”容潋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说着,容泽额头黑线密布,心想,绝对不能让丫头这么快嫁人,最少再留个三五年。

容泽心想,容潋好歹也是容家的当家人,难道不应该稍微的考虑一下容家的未来吗?

“父亲,你不是应该担心一下容家的未来吗?”

“容家的未来与丫头的未来相比,当然是丫头重要,晏苍岚那个臭小子,明明一把年纪了,还来拐我家丫头,气死我了。”

容泽避开容潋的眼神,心想,什么叫做一把年纪,晏苍岚的确被兰溶月大了将近十岁,不过从今日来看,容泽还是很满意的。

要论只手遮天,只怕晏苍岚还真能做到。

“父亲,冷静,冷静…”

“冷静,冷静什么,走,去明月院。”

“父亲,等等,容家还不适合和他正面交谈。”容泽想起今天白天,零露和無戾的举动,随意中多了几分刻意。

“府中出事了?”容潋眉头微蹙,其中又何尝不明白,府中一直都有细作,不过,这些年来,容家就并未真正的太平过。

“嗯,可能吧,暂且无法确定。”零露和無戾接触了不少人,兰溶月做糖莲子让九儿去送,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若要收买人心,大可有跟有效率的手段,不符合兰溶月的作风。

其实,容泽心生疑虑没错,不过,兰溶月并不是想借糖莲子来试探,太过于刻意了,凡是刻意的试探,都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你查清楚,是谁的人,对了,皇后安排的人差不多应该清理掉了。”云瑶虽嫁入容家,但洛盈从不相信容家,这些年其他势力安排的奸细之所以没被剪去,都是容潋的允许范围之内。

“眼下这么做皇后会不会以为容家已经站在九殿下这边。”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容家以军功得如今的地位,但若真要论军功,容家早已经是权倾朝野的异性王爷,比起皇后的忌惮,容家正在要害怕的是帝王的猜忌,将府中的细作全部除掉。”容潋已经下定决心,容家不参与夺嫡之争,不表示容家就会被人利用。

眼下与容家有关的家族,唯一剩下的就是林巧曦所在的林家。容太夫人所在的季家从未涉足朝野,只是江湖中的一大势力。

林家是书香世家,与长孙家又颇有渊源,除掉府中的细作就是为了不被林家拖下水。

长孙文锦入住东宫,说明长孙家极有可能站在太子这边,长孙文锦是长孙太师的爱女,几乎能直接影响长孙太师的决定,上孙文锦做出了选择,长孙太师自然不会对爱女置之不理。

“孩儿明白了。”

“泽儿,让府中暗卫去明月院巡逻,不是自己人,自然是刺客。”时间一点点过去,晏苍岚离开的消息还没有回禀过来,容潋终于有些等不及了。

“是。”

明月院内,几个巡逻的暗卫发现晏苍岚之后,直接袭击过去,招式全部都避开了,而且不含杀意。

“溶月,看来有人下逐客令,近日较忙,有时间我就来看你。”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一边躲避攻击,一边对兰溶月道。

“好。”

晏苍岚送兰溶月到阁楼门口,随后飞身离去,容潋和容泽已经抵达明月院外,见晏苍岚离去,又还未走远,容潋立即对侍卫吩咐道,“传令下去,日后若有人敢闯将军府,不用手下留情。”

容泽抬头看了看天空,心中为晏苍岚默哀,想要娶容家的掌上明珠,晏苍岚只怕有一段很长的路。

两人匆匆走进明月院。

“丫头,有刺客,可伤着了。”

兰溶月无奈的摇了摇头,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演戏要演全套?

“爷爷,二叔,你们怎么来了。”兰溶月心中还真想说,亏你们还能忍得了这么久,幸苦了。

“月色正好,我们散步。”

容泽立即附和道,“对,散步。”

“二叔,爷爷,你们继续散步,我有些困了,先进去休息。”

两人异口同声道,“好,你赶紧去休息。”

兰溶月走进房间后,容潋看了看身边的容泽,“是不是被发现了。”

“应该吧。”容泽心中想的却是,肯定被发现了。

两人离开后,一道人影从屏风后面走出来,身着男装,模样俊俏,乍一看之下,已然是翩翩公子。

“颜卿见过主子。”

“西北情况如何,豫王有什么动静。”

豫王素有爱民如子的美誉,极得民心,晏苍岚若除太子,不过是夺帝之争,若除豫王,先不毁其声誉,只怕会被有心人利用。

“如主子所言,豫王此行,只怕是为了将容家牵入其中,不如表面上所说的爱民如子,西北有容三公子在,我便先回来了。”颜卿想起容昀,咬咬银牙,带着一丝气愤。

“你与小叔拌嘴了。”

兰溶月看向颜卿,颜卿性子极冷,与她不同,颜卿的冷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在鬼门中,甚少有人能牵动颜卿的情绪,如今颜卿的情绪能被容昀牵动,兰溶月略感意外。

“没有。”颜卿直接否定,心中想的却是不想在与容昀见面。“主子,豫王哪里,主子可要早作安排。”

“不,西北情况复杂,我若早作安排,瞒得过豫王也未必瞒得过平西王,只怕食为天平西王安排的哪位闵将军不会再带人光顾了,颜卿,对哪位闵将军你怎么看。”

“单从功勋上来说,闵将军战功赫赫,用兵如神,为人谨慎小心,深的平西王倚重。”

关于闵将军,兰溶月也知道一些,不过未曾见过,不好妄下评论。

“倚重吗?继续说下去。”

“根据属下的观察,以闵将军的能力,早应该是平西王的左膀右臂才是,但事实却是平西王虽倚重闵将军,但对其似乎并不是很信任,他们之间有隔阂,这点尚书大人也隐约察觉到了。”说话间,颜卿眼底闪过一丝担忧,闵将军若能轻易背叛平西王,未必可信,若是背叛的平西王,也未必可用。

是人才,也是麻烦。

“莫非大伯说此事让他处理?”

颜卿点了点头,西北是平西王的地方,容靖如今的一举一动都在平西王的掌握之中,现在还不知道平西王打算怎么做,但容家不敢妄动是肯定的。

“我那就依大伯所言,闵将军的事情暂且不插手,平西王如今已经开仓放粮,此举也有将大伯留在西北的意思,只要大伯放不下西北的百姓,短时间内就不会回京城,西北的事情先静观其变,告诉琴无忧,让他查一下豫王。”

“主子,京城的事情眼下看来都在我们掌握之中,但为了谨慎起见,要不要让风无邪回来。”颜卿刚得知兰溶月让风无邪去了东陵,比起东陵,她更在乎的是兰溶月的安全。

“不用,不涉朝堂,事情会简单很多。”

夺帝之争虽然凶险,可要夺帝的是晏苍岚,若是她轻易参与其中,反倒会让晏苍岚有所担忧,如今云颢的心思为明,很多事情尚无法确定。

“枫无涯离开已有将近四月,一直没有消息,要不要派人寻一下。”

枫无涯是鬼门中最为神秘的人,也是最早追随兰溶月的人,在东陵之时,兰溶月与枫无涯分开,自此之后,枫无涯的行踪就已经不在鬼门的掌握之中,几个月没有消息,颜卿不由得有些担心枫无涯的安全,毕竟枫无涯的亲传弟子只有無戾,但也是她的授业恩师。

兰溶月微微丫头,枫无涯离开前曾说,可能时间较旧,不是不找,而是枫无涯若有心隐藏行踪,她未必能找得到。

“不用,你告诉灵宓等人,不要泄露关于枫无涯的任何消息。”枫无涯似乎与老国师有些关系,若大举寻找枫无涯,只怕反而会给枫无涯增加危险。

“是。”

“你既回来了,倾颜阁也是时候开门做生意了,自古朝代更替之际,都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倾颜阁外表看上去是卖玉器珠宝,胭脂水粉,创造美,其实则不然,倾颜阁是鬼门的杀手组织,主掌暗杀,自倾颜阁成立之日起,所接的暗杀任务从未有过败绩。

“是,主子还有其他吩咐吗?”

“你去找一个与拓拔野有几分相似的人,想办法送入弯月楼。”

颜卿闻言,脸颊微红,带着一丝迷茫的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