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壮大敌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晏苍岚看向未缪,这个世界完全了解他心思的人不多,与兰溶月算是心意相通,不用言明也知道彼此的心意和做法,与未缪则是多年相处,对彼此的了解和默契。

“借力打力。”

未缪闻言,眉心多了一丝笑意。

“看来早就开始了,从陛下赐婚之前,你就早已经决定好了一切,利用长孙文锦和老国师的心思,猜测出陛下会提出联姻,并且早就猜到太子想要得到国师府,好算计。”

未缪直接戳破了晏苍岚的算计,晏苍岚并未觉得有丝毫不对,嘴角微微上扬,笑容中多了一丝冷意。

“事情中有意外,你没想到陛下会这么快赐婚,对吗?”

未缪看向晏苍岚,他自认为了解晏苍岚,可涉及到兰溶月的事情晏苍岚从不按常理出牌,再那样的情况下前往边关,无疑是将自己推向风口浪尖,只会让原本的计策更加幸苦,可似乎也乐在其中。

“不错,所以长孙文锦也好,云渊也好,必须死,豫王也不例外。”

未缪心微微一惊,老国师虽是因为交易手晏苍岚为徒,说到底也有授业之恩,只是因为长孙文锦的事情,这份恩情似乎已经烟消云散了。

“老国师老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无论各种缘由是什么,一旦晏苍岚决定弑杀老国师,终身就会背负弑师的骂名,这个骂名一旦背负上,就再也不能洗干净了。

未缪是晏苍岚的国师,更是晏苍岚的谋臣,身为谋臣的未缪又岂能让晏苍岚背负此等骂名,只是他能改变晏苍岚的决定吗?

当然不能,这些年来但凡晏苍岚决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缓和的余地,除非是她…。未缪心中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放弃。

若找兰溶月,只怕兰溶月会提晏苍岚除掉老国师,这个骂名就落在兰溶月头上了,两者之间,若真是如此,那么他便是伤了君臣之道,朋友之谊。

“老了又如何,老了就可以倚老卖老吗?人总有一死,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候不分老幼,只分胜负。”

“陛下,此事日后再议,眼下还是平西王府为上。”

“长孙家和国师府,你觉得那个实力更适合。”晏苍岚看向未缪,不是试探,而是征求意见。

未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呼吸沉重了许多。

“长孙太傅,老国师,二人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是要让此人和平西王撇清关系,只怕要用到她的宝贝女儿,长孙家一直在太子和豫王之间徘徊,长孙文锦成为太子妃,云渊成为摘下面具的国师,既是国师,又是太子,眼下的局面云渊看似已经是胜券在握,容家不参与夺帝之争,处于险境,你心中想必早就思虑好了对策。”

古代女子虽然是棋子,看似作为棋子之人没有价值可是身为棋子,却往往决定着一个大家族的选择方向,嫁给重臣,为巩固家族势力,嫁入皇家,同样为巩固家族势力。

联姻的利用从来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双方面的。

“长孙文萱,这倒是,长孙文萱一直对长孙文锦颇为忌惮,若是能让他嫁入东宫,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长孙文萱的父亲长孙仲夏与平西王颇为密切,这媒人就麻烦平西王了。”

未缪点点头,觉得此计甚好。

长孙文锦嫁的是国师,后被封为太子妃,一方面是生米煮成熟饭,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长孙家的声誉,未缪摸不清的是云颢的态度,在这件事上,云颢做的只是赐婚,后续所有人的事情云颢都不曾参与,但若能除平西王,云颢才是最大的赢家。

“你不用多想,云天国向来是强者为帝,他是很讨厌我,少年时甚至不愿意见我,长大后,他欣赏我的才华,于他而言,我只是工具,即便是一件工具,若是最后的胜利者,他也会奉上奖品。”

晏苍岚口中的他正是云颢。

未缪闻言,无言的笑了笑。

奖品吗?若晏苍岚胜了,对云颢而言也没有了选择,更准确来说,是不得已的选择。

“陛下,云杰下落不明,要不要继续寻找。”

提及云杰,晏苍岚眼底闪过一丝犹疑,云杰母妃早逝,云杰还小晏苍岚三岁,他十五岁离开这个院落,而云杰十二岁离开宫廷,自此下落不明,每年云颢寿诞都会派人送上礼品,却不曾有人见过云杰。

三年前,云杰送上礼品,直接言明,不入朝堂,永不夺帝。

当时晏苍岚还有些佩服云杰,在尔虞我诈的皇宫中,云杰是一个放弃的干干脆脆的人,正因如此,云杰的行为也最难测。

“不用了,若无意外,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消息。”

未缪看着晏苍岚一副神秘的模样就没有维问下去,因为他足够了解晏苍岚,即便是问了,也不会知道晏苍岚的下落。

“陛下,说服平西王做媒人,不知陛下觉得何人合适。”

“未缪,你甚少称呼我为陛下,今日倒是有些例外。”

晏苍岚何尝不明白未缪如此称呼是在告诉他,他不仅是云天国的九皇子,还是苍暝国的帝君,夺帝之争,不容失败。

未缪摆弄了一下手中的折扇,掩饰自己的尴尬。

看来这戏有些过了。

“说服平西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对了,司清你要注意些。”

司清虽是老国师的义女,如今也想撇清和老国师的关系,可是国师府的手段要想控制一个人不难,老国师的秘术虽然使用的次数有限,但却很难解。

“我知道,我和司清会小心行事。”

未缪原本打算让兰溶月收留司清一段时间,可若是让兰溶月收留的司清,老国师动手脚的机会的确是小了,可是知道司清是老国师义女的人不少,此举会让容家卷入其中,有违本意,还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黎明时分,未缪才离开府中。

未缪离开后,晏苍岚靠在软榻上浅眠,兰溶月喜欢软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渐渐喜欢上了,仔细看就会发现晏苍岚房中的软榻与兰溶月房中的如出一辙,雕刻的都是梅花,同样的檀香木,同样的香味。

“主子……”天绝归来,见晏苍岚正在浅眠,小声还未说完,夜魑就示意天绝出来,天绝出来后,夜魑还不忘关上门。

“主子这些天累着了,让他休息片刻,天绝,可有急事。”

“也不是很着急,御林军副统领的小姨子似乎是御林军大统领的小妾,刚刚悄悄听到的,得知消息后我觉得此事应该注意些。”天绝看了看夜魑,如实告诉夜魑。

“好,天快亮了,你去休息一下,此事我来安排。”

天绝看了看夜魑,随即点头后离开。

夜魑看向黎明前漆黑的天空,犹如眼下的京城,黎明虽然黑暗,但总会迎来光明。

连续几日,京城中大事连连。

平西王保媒,长孙文萱以侧妃之礼嫁入东宫,虽无圣旨赐婚,但平西王保媒也十分热闹,长孙文锦虽不甘愿嫁云渊,可更生气的是长孙文萱嫁入东宫。

与此同时,御书房内,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公公正在为云颢沏茶。

“陛下,这是奴才派人从宫外购的茉莉花茶,陛下尝尝。”

“茉莉花茶,又是天涯海阁弄出来的新鲜花样。”云颢端起茶杯,一股清新的花香传来,花香浓郁,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云颢没有什么知心人,上至朝野,下至宫中所有人都不知道云颢并非没有可信之人,眼前之人便是,虽为了不让人察觉喜好,没有少惩戒眼前的瑞公公,但瑞公公却是云颢难得信任的人。

只是瑞公公多病,每月只有一半的时间在云颢身边伺候。

“是,这天涯海阁的琴公子经商的手段当真是了得,老奴佩服,这都说一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琴公子单凭茉莉花茶只怕就赚了数十万两,对了,弄了个什么限购,一人只能选购二两,多的没有。”御书房内无人,只有瑞公公一个人时候在侧,话便多了些。

“的确是个人才,天涯海阁的生意遍布七国,若说朕是一国帝王,他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帝王,在商业上来说。”云颢一边品茶,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欣赏。

瑞公公看云颢的模样,总觉得欣赏背后还有另一人。

“陛下莫非怀疑琴公子背后还有主人?”

“你这老东西,又在试探我了,身体好些了吗?”云颢并未回答,直接岔开了话题,一切还未印证之前,不宜多言。

“多谢陛下关心,老奴好多了,只是…”瑞公公欲言又止,仿佛和云颢之间心知肚明。

“行了,既然还未痊愈,明日继续修养吧,等养好些了再看伺候。”云颢的声音瞬间多了一些冷厉,瑞公公闻言,立即跪了下来。

“多谢陛下恩典。”

“下去吧。”

“老奴告退。”

云颢刚刚说完,大总管高公公便走了进来。

“陛下,今日是殿下迎娶侧妃的日子,陛下可要去观礼。”与瑞公公相比,高公公更像是云颢的心腹,但与其说云颢信任高公公,却更像是云颢不信任所有人。

高公公提醒云颢,只因保媒的人是平西王。

“半月之内,娶棋纳妾,太子纳侧妃,难不成还要朕亲自去道贺,锐儿如今这副模样,亏太子还有兴致娶妻纳妾。”云颢的脸上带着浓浓的不悦。

“陛下恕罪。”

“行了,下去吧,朕累了。”

“老奴告退。”

高公公离去后,云颢靠在龙椅上,慢慢闭上眼睛。这个龙椅坐着有多难受,只怕云颢才是最深有体会之人。

与此同时,瑞公公购买茉莉花茶的事情兰溶月已经得到消息。

“小姐,传闻这位瑞公公十分会讨好陛下,看来只怕是买给陛下的。”九儿听到琴无忧的汇报,心想,琴无忧还真不收入,硬是让瑞公公以五千两银子买了二两茉莉花茶。

毕竟茉莉花茶就是新茶,是一个老大娘的手艺,春季云颢为了讨好兰溶月求得一些,后来被兰溶月改良了,琴无忧瞬间觉得讨好主子太对了。

当然爱财又小气的性子始终未改。

“说说这位瑞公公。”

“我来说。”零露急匆匆的抢着道。

兰溶月点了点头,示意零露说下去。

“要说着瑞公公啊,传闻可多得去了,不过根据颜卿姐姐哪里的消息,这个瑞公公早年的时候提云颢挡过一剑,自此落下病根,成了个药罐子,不过此人去十分会讨好云颢,手中虽无实权,不过比宫中哪位太监总管高公公更得宠。”零露洋洋洒洒的说完,目光中露出些许期待看向兰溶月。

一副求夸奖的表情直接惹来無戾的鄙视。

“不错,不过还能做的更好。”对零露,夸奖比批评有效。

都说偶尔觉得鞭策能使人进步,在零露这里需要反期待而行之,鞭策只会让零露觉得迷茫,反而夸奖会让零露更加努力。

“小姐,我会努力的。”

若非兰溶月制止,無戾真想吐槽两个字:白痴。

“你骂我。”零露看到無戾的眼神,立即走到兰溶月身边,一副告状的样子。

“没有。”無戾直接否认道,心想,他不能一直陪在姐姐身边,这臭丫头一定没少告状。

其实,零露从不告状,即便是要说,也会当面说。

“你们自己解决,九儿,陪我走走。”

兰溶月说完直接带着九儿走在院子里的竹叶林中,秋天到了,竹叶飘落,虽不及枫叶漂亮,但却具有一股独特的竹香。

“小姐,要不要查查这位瑞公公。”九儿和無戾都明白,这位瑞公公以病之躯能得云颢另眼相待,绝非是讨好这么简单。

一国之君的马屁不好拍,更何况是云颢这样冷情的人。

“不用了。”

无论瑞公公有什么秘密,一旦去查,势必会引起云颢的注意,她总觉得此事不简单。

“九儿,曾经有一句话说,冷情的人就最长情,你怎么看。”

“小姐为何突然这么问?”突如其来的话,九儿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有为什么,只是突然就想到了。”

九儿不解,却不曾多加询问。

“小姐,大夫人和小公子去了东宫,看时间应该快回来了,要不要派人暗中护送一下。”平西王洛鼎一心相对容家动手,除掉了容家的人就除掉了最大的敌人,毕竟容家忠的人只有帝君,若是要谋反,势必要先除掉容家。

“不用,大伯母会小心的,听说西北如今天寒风沙大,洛晋来京城养病,看来容家只怕要多一位客人了。”

“小姐是说洛晋会借助在将军府?”

“谁让将军府有温泉呢?”

镇国将军府的温泉直接引入泉水的院子只有太夫人的玖熹院和兰溶月的明月院,但也有让府中其他人泡汤的院子,泉水多的时候,下人也有泡汤的院子,特别是冬日,镇国将军府的待遇也算是特此一家了。

“用温泉做借口,也太…”九儿想起了容靖,神色中闪过一丝气氛,生气道,“好卑鄙,尚书大人如今在西北,洛晋和大夫人也算是表兄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这也太欺负人了。”

“九儿,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既然人家要一探纠结,我们又何不将计就计呢?”洛晋想要试探她,她还想试探洛晋呢?

一个被长孙老太师夸奖的人,似乎十分有趣。

她倒想看看,洛晋是否能与晏苍岚匹敌。

“我听小姐的。”九儿很快掩藏好自己的情绪。

看着九儿的模样,兰溶月倍感欣慰,对于九儿来说,京城是伤心之地,当初她救九儿的时候,就曾告诉过九儿,不要因为她的仇恨影响她的事情,九儿做到了,五年的沉默让九儿学会了隐忍,如今九儿终于恢复了一些本性,兰溶月心中觉得高兴。

“若无意外,今日洛晋便会虽大伯母一同归来,你去大厨房吩咐一声,今日府中设宴相待,顺便将消息告诉爷爷和二叔。”

“太夫人那边?”

“太奶奶识人无数,知道洛晋来的消息,想必能猜到。”

兰溶月与容太夫人相处的时间在将军府中算是最长的,她能猜到,容太夫人得知洛晋的消息后自然也会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