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医治洛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晋前来京城,兰溶月丝毫不觉得意外,她对洛晋了解不多,来云天国之前,从未关注过平西王府,对于这位声名远播的世子爷更是从未注意过。

明月院内,兰溶月一袭红衣,微微抬头,目光与天空闪烁的星光相交,九儿从兰溶月身后看去,少了昔日的孤寂,但肩上的担子明显感觉沉了很多,看着兰溶月淡薄的身影,九儿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九儿既希望兰溶月能够幸福,可这份幸福的背后,原本淡薄的肩上重担似乎越来越重了。

沉默许久后,九儿走到兰溶月身侧道,“小姐可是在意平西王世子吗?”

兰溶月微微摇头,“我不担心,若真要说,我对这位平西王府的小王爷有几分在意。”

“小王爷?小姐是说平西王会将王位传给这位洛晋。”

对于洛晋的消息只是甚少,即便是从颜卿哪里得知的消息,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洛晋长期养病,可以说是深居简出。

“我担心的是他此来另有所图。”

“这……”九儿眉头微锁,兰溶月是鬼医,洛晋身体一直不好,住在镇国将军府自然不单单是为了温泉,若是洛晋在将军府病法,兰溶月是救还是不救。“小姐,要不要阻止此事。”

“不,我们的迎上去。”

“迎上去?”

九儿不明,莫非洛晋前来,还要夹道欢迎不成。

“对,迎上去,既然阻止不了,那就索性来一个能力不足,我是人,又不是神。”

她是医者,可从来不以救天下为己任,他人的生死说到底与她并无关系,至于洛晋,她不曾立下军令状,洛晋的生死与她无关。

兰溶月回到房中,随意翻阅着手中的资料,这些资料全部都与西北有关,越是看下去兰溶月就越是觉得,若要西北安宁,唯有斩草除根,除此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大约两刻钟后,零露匆匆忙忙走进来。

“小姐,人来了,我们是不是要去迎接一下。”

兰溶月放下手中的信件,看向气喘吁吁的零露,心想,她说迎上去,零露还真去探听洛晋何时到达了。

“傻丫头,我说的迎上去只是不将人赶走,并非说迎接,再说洛晋并非君王,哪有让闺阁女子出迎的道理,我有些累了,准备沐浴。”

“哦。”零露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即去为兰溶月准备沐浴用品。

与此同时,洛晋抵达镇国将军府,对于将军府,洛晋并不熟悉,在云瑶大婚的时候,洛晋曾前来贺喜,将军府的气息威严且宁静,明明是截然不同,但却有融合在了一起。

洛晋到将军府后,直接拜访了容太夫人。

“洛晋见过太君。”

“多年不见,小王爷的身体可好些了。”

容太夫人看向洛晋,与其让洛晋去提及,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洛晋看向容太夫人,年逾八十,神智清晰,思路明确,好一个先下手为强,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有劳太夫人关心了,晋身子已无大碍,只是自幼落下的病根,一时间也没有办法痊愈。”

容太夫人看着洛晋的神情,有些分不清洛晋的情绪,真真假假,洛晋爱惜生命,可却又像是认命了一般,若洛晋和平西王一样有野心,那么洛晋也绝非是一个认命的人。

“我家丫头会些医术,眼下天色已晚,明日我让丫头给你瞧瞧。”

“如此就多谢太夫人了,天色已晚,晋就不叨扰太夫人了。”洛晋对容太夫人说完后,看向云瑶,“有劳表姐了。”

“你身子不好,我吩咐人收拾好了客房,请随我来。”云瑶知道洛晋此来将军府最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当时洛晋以自己的身体为由,让她无法拒绝,加上当时平西王也在。

“好。”

云瑶带着洛晋去客房,路过明月院门口的时候,洛晋脚步微停。

“听说月小姐在东陵被誉为女诸葛,我还真是相见她一面。”洛晋神情中略显有些急促了。

云瑶看着洛晋,分不清洛晋此时的情绪有几分真,几分假。

她与洛晋也算是自幼相熟,别说是了解,她对洛晋算是知之甚少,洛晋曾经拜师于老太师,老太师对洛晋的评价颇高,后来洛晋离开京城后,似乎一直在养病,多年不见,云瑶觉得洛晋愈发难测了。

“奶奶让溶月给你看病,眼下天色已晚,想必明日就能见到了。”

“表姐对兰小姐另眼相看,我倒是有些兴趣了。”

对于兰溶月的资料,洛晋知道的同样不多,若非晏苍岚突然变成了云天国的九皇子,他压根不会对兰溶月感兴趣,如今却没想到连云瑶对兰溶月的评价都如此之高,与其说评价,倒更像是真正的一家人。

云瑶不语,心中却十分明白,洛晋绝不是善茬。

云瑶故意找了一个距离兰溶月院落较远的客房,这一举动洛晋心知肚明。送完洛晋后,云瑶拜访了兰溶月,两人谈论距离约半个时辰云瑶才离开。

次日午后,洛晋在良辰的带领下来的了明月院。

“久闻镇国将军府有一处院落极为风雅,如今配上明月二字,倒十分相称。”洛晋见到兰溶月后开口道,目光看向兰溶月,他见过的美人不少,能将火红色的长纱裙穿出仙气的人还是第一个,一抹妖红,如同烈日一般,灼痛着他的双目。

“溶月见过小王爷。”洛晋是嫡子也是长子,被平西王留在京中作为质子的正是洛晋的亲兄弟,只是明明是兄弟,两人却相差甚多。

洛晋给人的感觉是一个俊俏脱俗的贵公子,另一个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痞子。

“兰小姐院中的莲叶莫非是冰火莲。”洛晋神情未变,心中却十分惊讶,冰火莲难得,可是如今却养在了荷塘中,仔细一看,洛晋发现庭院中有不少药草,看上去不起眼但却十分珍贵。

“小王爷好眼力,就是不知能否开出冰火莲花。”

兰溶月看着院中的冰火莲,莲叶重泛着血色的叶茎,想要培育出完美的冰火莲,环境十分重要,用她的能力满足这些条件不难,剩下的就交给运气了。

“我相信兰小姐的能力。”

洛晋一语双关,夸赞了兰溶月医术的同时又让兰溶月无法对他的病情有所退缩。

“跟我来。”

洛晋并未言语,静静的跟在兰溶月后面走进屋内,与此同时,零露已经拧着药箱走了出来。

洛晋心中又些许的惊讶,他还以为兰溶月会找借口拒绝,没想到没等他开口,兰溶月已经让人拿出了药箱,洛晋看向兰溶月,有些看不透兰溶月来镇国将军府的缘由了。

兰溶月认亲,真的有血缘关系吗?洛晋心中是否定的,知道兰溶月与千晟关系之后,洛晋就派人查过兰溶月,并未发现兰溶月与容家有血缘关系,查过之后,似乎谜团更多了。

“把手伸出来。”兰溶月看着略微走神的洛晋,心想,她此举又那么值得惊讶吗?

洛晋下意识的伸出手后随即坐下来,目光盯着兰溶月,以他对千晟的了解,不,如今应该称呼晏苍岚了,他并非是一个注重容貌之人,如今看来,真让晏苍岚倾心的并非是兰溶月的容貌,而是其他。

洛晋本能的觉得兰溶月很危险,她双目中似乎没有夹杂这感情,双目中泛着的淡淡冷漠,绝非医者所有的,面对他的兰溶月若非医者,那又会是什么?

兰溶月的手指还未搭在洛晋的手腕上,洛晋便收回了手,目光随即看向不远处的棋盘,“兰小姐,不如先陪我下一局棋如何?”

“你不信我?”

“我该信你吗?”

“不该,生命只有一次,不应该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你是对的。”兰溶月起身,走向棋盘边,示意洛晋先执棋。

“都说棋局如人生,我选黑子。”

白子开局,落子当无悔,兰溶月执棋落棋,一举一动,看似十分随意,不知不觉中,两人落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兰溶月处于败局。

“小王爷棋艺高超,我输了。”兰溶月手中的棋子还未落下,直接放入棋盒中,如今已是必输的局面,她又何须再落下最后一子。

“你输了,但我却没赢。”

“小王爷得到答案了吗?”

说话间,兰溶月慢慢的将棋子重新放回棋盒中,这一局她输了,看似是必败的局,但绝非没有翻盘的机会,洛晋只是想要试探她,那她让洛晋试探一番又能如何。

快棋考验的是心性,反应力,洛晋在这方面的确十分难得,但显然快棋也更耗费心神,洛晋明显比刚刚疲惫了很多。

“有劳了,鬼医。”

兰溶月将手搭在洛晋的手腕上,兰溶月冰冷的手指仿佛能将人的身体慢慢冻结,初时,洛晋惊讶了,兰溶月的手和她的性子一样冷。

兰溶月为洛晋把脉,并询问了洛晋的病情,作为医者,她对洛晋的病很感兴趣。洛晋的脉象时急时缓,细细检查后觉得有些怪异。

许久后,洛晋见兰溶月不语,道,“如何?”

“可以,不过若是想痊愈,有些困难。”

提及痊愈二字,洛晋微微抬头,看着兰溶月的眼睛,心中微微惊讶,他以为兰溶月不会真心想要医治他,未曾想兰溶月竟然提及痊愈二字。

“困难?”

“根据你的描述,你天生体弱,后因中毒而导致了如今的情况,你毒已解但留下了病根,想要痊愈,需要一种药材。”

洛晋心中明白,兰溶月口中的药材想必十分难得,纵使药材难得,洛晋心中仍有疑虑,对于真假,洛晋心中存在着怀疑。

“什么药材?”

“水母蛇胆。”

其实兰溶月也正在寻找,暂且还没有任何消息,根据书中记载,水母蛇生活在岛屿之上,只是岛屿众多,想要找出十分困难,此药也是解晏苍岚噬魂蛊必不可少的药材。

“什么是水母蛇,我从未听过。”洛晋知道他的想法若是试探必然瞒不过兰溶月,所以他选择直接询问。

“九儿,去将书架上第三排第十本书拿过来。”

九儿点了点头,迅速将书拿出来递给洛晋,洛晋翻阅着手中书籍,记载的文字很老,好像是几百年前一个部落的文字,不过他恰巧有所涉及,意外的是兰溶月竟然也知道。

洛晋翻阅着手中的书籍,看完后,神情略显惊讶,书中记载了水母蛇的功效,唯独没记载水母蛇生长的地方,只是提及了岛屿二字,沿海岛屿众多,想要找到十分不易。

“我以为你会置之不理。”洛晋略带歉意道。

“置之不理,从立场上来说,你我会有冲突,不过我不屑用这样的手段除掉你,虽有人说要将敌人扼杀在摇篮之中,但我觉得光明正大的一决胜负也未尝不可。”

洛晋看上去像是一个贵公子,只是今日的洛晋很谦逊,对她的怀疑让他觉得在洛晋心中是否有可信之人,兰溶月想知道在洛晋的眼中,敌人究竟有多少。

“如此,我很期待。”

兰溶月看了一眼洛晋手中的书,写下药方后递给洛晋时道,“书借你,这个药方你自己派人去抓药,想必你身边有懂药理之人,药方只能改善你的身体,效果你先试试。”

“多谢。”

洛晋拿着药方带着三分疑问离开,都说下棋之人,棋如其名,可面对兰溶月,他却有些看不懂了,回到房中,洛晋回忆刚刚的棋局,许久后,洛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若再继续下去,输的人不是兰溶月,而是他。

一颗棋子,扭转全局,兰溶月或许早就知道了结果。

如何将军府的确是他刻意设计的,如同兰溶月所说,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是珍贵的。

明月院内。

“小姐,为何要医治洛晋?”

九儿不理解兰溶月的做法,若是真的医治好了洛晋,不是又多了一个敌人吗?

“为何不医治,就算没有我,洛晋也死不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不送一个顺水人情呢?”

兰溶月没说,其中最大的一个理由是因为洛晋所需要的药材有一味和晏苍岚相同,正好借洛晋的手帮忙寻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