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鲛人之泪/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人心本贪婪,洛晋为平西王府嫡长子,平西王从小给予洛晋很高的期待,而洛晋的表现也没有辜负平西王的期待,放眼整个西北,除了平西王之外,最要防备的便是洛晋。

“小姐,洛晋此人精于算计,留在府中终究是一个隐患,既然小姐答应了一直他,就应该早些让他离开府中才是,以免夜长梦多。”

兰溶月听着九儿的话,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九儿开口甚少涉及这些,兰溶月觉得难得的同时,心中不由得释怀了很多,九儿本十分聪慧,只可惜所遇的不是良人,如今心已死,想要九儿打开心房十分困难,如今主动提及,兰溶月觉得甚是难得。

“你觉得应该让他离开府中。”

九儿跟在她身边最久,兰溶月虽然冷漠,但对九儿总是会多一些注意。

九儿沉默片刻,微微点点头,洛晋看似是一位偏偏的贵公子,可是给人的感觉太过于危险,总是让人对他放不下心中的戒备。

“九儿,若是此刻赶走洛晋,只怕平西王会借此对将军府发难,一旦平西王针对将军府,只怕会对二叔出手。”

“为何是二老爷?”

“因为将军府中众人,唯有二叔有破绽,二叔的婚事,足以成为平西王手中的一枚棋。”

眼下平西王在京城,厉雪消失的无影无踪,若是厉雪与容泽成婚,兰溶月倒是不担心,可是眼下朝中权贵家族中的小姐,想要进入将军府的人不计其数,可是适合容泽的人兰溶月还真找不出来。

“二老爷的婚事?小姐既然有此担心,为何不将心中的疑虑告知太夫人,亦或是想办法为二老爷寻得一位佳人。”九儿话语间显然没有底气,对于一个心死的人来说,想要打开心扉,谈何容易。

若容泽不娶自己心中良人,岂不是白白辜负了兰溶月之前的安排。

“此事暂且不论,让二叔自己处理吧,对了,你去告诉二叔一声,若是无事,距离洛晋远点。”

刚刚与洛晋一见,兰溶月本能的觉得洛晋绝非凡人,对于长孙家的人,兰溶月没有好感,但老太师对洛晋的评价,倒是十分正确,洛晋身体虚弱,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太耗费心神的缘故。

“我这就去。”

九儿离开后,零露走了进来,手中还领着几盒点心。

“小姐,刚刚吝啬鬼派人送来的,小姐尝尝看。”零露放下食盒,拿出一盘点心递到兰溶月跟前,满是期待的看着兰溶月。

看着九儿的模样,兰溶月拿起点心,咬了咬一口后道,“还不错。”

“小姐,我有些想不明白了?”零露纠结的看着盘中的点心,模样十分认真。

“想不明白什么?”

“吝啬鬼什么时候变大方了,是不是他想把我的小金做蛇肉羹。”零露摸了摸袖中的小金,十分认真的说道。

兰溶月庆幸自己刚刚将点心咽下去,不然还真的会被呛到。

“小姐,你还好吧…”

“无忧什么时候说要把小金做蛇肉羹了。”

两人的谈论,小金似乎明白了,吐了吐蛇形子后从零露的身上滑下来,消失在院中。

“吝啬鬼说在食为天推行蛇肉羹,还提到了小金…”零露嘟了嘟嘴,心中有些后悔用小金吓唬琴无忧了,她没想到琴无忧会那么小气。

“没事,小金很厉害。”

“也是哦,小姐,你不是想找个二婶吗?有现成的。”

零露眨了眨眼睛,模样好不可爱。

“你是说九儿?”

“对啊,小姐以前不是说过吗?受过情伤的人最容易互相疗伤,九儿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吗?”零露不明白,兰溶月为何要舍近求远,九儿就是现成的,不是最佳的选择吗?

“零露,等你有喜欢的人就明白了,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倒是希望他们有缘。”

兰溶月让九儿去宽慰容泽,其实也有让九儿和容泽能够彼此疗伤的原因,但要让九儿和容泽彼此产生爱意并非是他可有办到的。

零露没再开口,她不懂感情,却也知道不能勉强,不过在她看来,九儿和容泽真的很般配。

洛晋入住将军府后,次日平西王以探望洛晋为名,前来拜访,随行的还有太子云渊。

兰溶月与云渊多日不见,一见面就有几人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兰溶月能感觉到云渊眼底泛起的火花,英俊的五官上双目却然若毒蛇。

“见过太子,平西王。”兰溶月上前问候,但却并未行礼,碍于容太夫人在,几人都不曾多言。

“想必这位就是鬼医兰小姐吧,久闻兰小姐大名,晋儿的病就交给兰小姐了,带晋儿的病痊愈之日,本王必定会份上兰小姐满意的报酬。”

平西王一言,容太夫人脸上露出不悦。

“平西王,丫头自然会医治小王爷,丫头什么都不缺,若是只为报酬,只怕平西王给不起。”容太夫人声音我微微低沉,威仪威凛然。

平西王的本意是试探兰溶月在将军府的地位,此刻平西王觉得自己有几分失策了,显然容太夫人是真的十分喜爱兰溶月。

“太奶奶,既然平西王说报酬,那我就不推辞了,太奶奶觉得可好。”兰溶月上前,直接坐到容太夫人身侧,结果美景递过来的茶给容太夫人。

“丫头怎么都好。”容太夫人宠溺道。

洛晋看着兰溶月和容家人的相处,明明是萍水相逢,不是亲人却胜过亲人,看着兰溶月俏皮的模样,比起昨日的运筹帷幄,眼前的倒是多了些人情味。

“不知兰小姐想要什么?”

“鲛人之泪。”

兰溶月一开口,秋日的天气平添了一丝冷气。

云天国自古有鲛人的传说,传闻鲛人的眼泪能化作明珠,服下后能解百毒,只是传闻,从未有人证实过,只要不死盲从之人,就绝不会相信你鲛人存在的事实。

“兰小姐这是故意为难我平西王府吗?”

平西王眉头微锁,双目中泛起淡淡的冷意,大有几分让人不寒而栗的意味,只可惜他遇到了兰溶月,即便是面对帝王,兰溶月都不会胆怯分毫,更何况是平西王,兰溶月没有丝毫的不适。

“刚刚王爷还在说重谢,既然给不起,我也不好勉强,鲛人之泪就此作罢,当我没说。”

平西王是一方武将,虽有野心,但并不懂医术,对于兰溶月口中的鲛人之泪一无所知,平西王刚想发怒之际,云渊立即出言解围。

“区区鲛人之泪,若这天下有,本宫一定寻来,当做是报酬。”

“如此甚好,太子殿下一言九鼎,既如此就有劳了。”

兰溶月找到了解噬魂蛊的方法,只是里面的药物她从未见过,若非书中记载,她全当是传说了,眼下的倒是和在传说中寻找答案并无区别。

一番较量后不欢而散,平西王要离开,容太夫人一身体不适为由并未相送。

“丫头,送我回去休息,人老了,不中用了。”

兰溶月看了看洛晋,微微点头,随即扶起容太夫人回到玖熹院。

“太奶奶戏演的可真好。”

“还不是被你发现了,今日太子的举动有些怪异,他们早些离开是对的。”

兰溶月心感诧异,心中却明白是晏苍岚动手了,只怕云渊如今的心中对平西王的疑虑不小了,云渊答应寻找鲛人之泪不过是一句戏言,一定寻到,可却未曾说明时间,若是要用一辈子寻找,是不是洛晋的病永远就别医治了。

“太奶奶真是慧眼识珠,佩服。”

走进容太夫人的房内,容太夫人打开床头的机关,一个暗格出现在容太夫人的面前,容太夫人拿出一个玉制的锦盒递给兰溶月,玉上散发着一层白白的光晕,看上去十分别致。

“什么慧眼识珠,不过是看多了,自然而然就明白了,丫头,这个给你。”

兰溶月打开玉盒,玉盒内装着一颗水珠,犹如眼泪,兰溶月惊讶的看向容太夫人,她一直以为鲛人之泪是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这是鲛人之泪?”

“这是当年你太爷爷送个我了,必须用玉盒保存,倒是丫头你为何要寻找鲛人之泪。”

容太夫人心中略显担忧,毕竟兰溶月的身体她十分关心,生怕是兰溶月生病了。

“太奶奶可知道噬魂蛊?”

容太夫人知道鲛人之泪,虽不会医术,但对知识方面定人有所涉猎,对于晏苍岚身中噬魂蛊一事兰溶月不打算在赢面容太夫人,毕竟容太夫人见多识广,兴许有帮助还不一定。

“噬魂蛊我倒是听说过,俗称无解之蛊,中噬魂蛊之人,每年都要经历噬魂之痛,丫头要医治的莫非是…”

容太夫人并未提及晏苍岚三个字,但彼此心中早已明白,容太夫人与兰溶月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却知道,兰溶月要救之人必然是她在乎之人,能让兰溶月在乎的除了容家人和她身边的人之外就只剩下晏苍岚了。

兰溶月沉重的点了点头。

“丫头,此事你不妨试探一下老国师。”

兰溶月不明的看向让太夫人,不此事与老国师有何关系。

“丫头,你有所不知,其实,老国师可能是天族分支,天族自古以苍生为己任,而云天国的国师都是出自于国师府,有能者居之,若是老国师是天族中人,或许有你想要的答案。”

容太夫人的言下之意,晏苍岚所中的噬魂蛊或许是老国师所为。

若老国师真的是天族中人,又以天下为己任,培养晏苍岚不过是想做一个幕后皇帝而已,只是在老国师看来,晏苍岚似乎长歪了。

“嗯,谢谢太奶奶。”

兰溶月神情高兴,这个情报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枫无涯消失后,她就没办法知道天族的事情了,枫无涯曾说她体内留着天族的血液,前朝被灭时,天族也被诛,分支中活下来的人不少,但天族本家的人却少之又少。

枫无涯就属分支,兰溶月想着有些怀疑枫无涯的失踪十分与老国师有关。

离开玖熹院后,兰溶月直接离开了将军府,洛晋一路派人跟随,兰溶月走进烟雨阁后,洛晋的人也只能隔岸相望了。

“季爲生见过小姐。”

季爲生有些意外,兰溶月突然传信让他前往烟雨阁,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立即匆匆赶来。

“季爲生,你怕死吗?”

突如其来的话,让季爲生摸不到头脑,片刻后,季爲生如实道,“我怕死,但更怕死的没有任何意义。”

人都是怕死的,可敢承认的不多。

“那就好,我有任务交给你,任务很危险,别死了,我等你归来。”

兰溶月和季爲生谈了很久,季爲生变装离开,琴无忧笑嘻嘻的向兰溶月走来,身后的丫鬟还带着华服。

“小姐,既然来了,要不要?”

琴无忧的双目只差一点就变成银子的形状了,兰溶月神情略感无奈。

“你就不怕拓跋准盯上你吗?”

琴无忧是天涯海阁的阁主,无论对于那股势力来说,若要夺天下,琴无忧的财力不可或缺,北齐盛产牛羊马匹,但却缺少其他食物,琴无忧手中天涯海阁最大的生意便是粮食,北齐的冬天有银子都买不到粮食,对于拓跋准而言,琴无忧若能拉拢,必定是如虎添翼。

只可惜,琴无忧不能见拓跋准,两人若是一见面,只怕琴无忧的自由就没有了。

“小姐,银子重要,若我真有一天被囚,小姐也不缺银子花。”琴无忧一副我这都是为了你的模样,兰溶月干脆不反驳琴无忧的话,因为反驳后果的严重性兰溶月不想亲自体会。

“既然是为了我,那我这个主人也该出一份力,九儿,为我梳妆。”

“好勒,小姐,今夜的月光湖一定是灯火通明,现在还来得及准备一个盛大的烟火晚会,只可惜姬长鸣最近闭门不出。”琴无忧一副可惜的模样,姬长鸣的心琴无忧何尝不了解,只是两人注定只有兄妹之情才最长久。

“还不去准备,你不想赚银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