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冲冠一怒为红颜(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的我行我素,京城中议论纷纷,甚至有传言,白天是镇国将军府的小公主,晚上是烟雨阁的戏子,关于兰溶月,晏苍岚也是当事人,议论中最多的竟是兰溶月配不上晏苍岚。

“主子…”天绝看向微怒的晏苍岚,声音中担着一丝胆颤,他从小追随晏苍岚,甚少见到晏苍岚动怒,但眼下,晏苍岚不仅怒了,还是怒气冲天。

“消息是谁放出去的。”

百姓多半是愚者,这样的消息,寻常百姓绝不敢私下议论,说他无所谓,说兰溶月是妖女在没有兰溶月的首肯可以动手之前他也能忍着,可是说兰溶月配不上他,他绝不能忍。

“东宫。”天绝微微低头,心想,长孙文锦侥幸逃过了毁容,如今已是太子妃,竟然还不知足,天绝心中泛起淡淡的不喜。

从未表现出情绪的天绝竟然表现出喜怒哀乐,实属难得。

“天绝,你亲自动手,我不希望长孙文锦能再开口,若是失败,后果你自己清楚。”晏苍岚的眼底闪过淡淡的冷意,若是议论他,他可有完全不在乎,但是议论兰溶月,他绝不允许,虽不是在云天国,但云天国的人似乎忘记了,他也是一国之君,若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谈何夺天下。

“主子,此事可否要再考虑一下,要动长孙家还需得做些准备。”未缪走进屋内,微微低头劝解道。

未缪心知肚明,此时的劝解,效果甚微。未缪也不打算指望兰溶月,兰溶月我行我素的举动,已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戏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己找了一个绝佳的位置。

未缪有时候对这一对很无语,似乎都不掺和彼此的事情,但却又都关心着彼此的事情,一方行动,另一方则选择看似,当然对看戏的位置两人的要求似乎都很高。

“准备?”晏苍岚转身回头看向未缪,“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畏手畏脚了。”

“主子,眼下平西王在京城,若是不想云天国内乱,此事还需谋划…”

一番这两个字卡在喉咙处,未缪有些无法说出口,要说任性,晏苍岚的任性只怕可以与天下相其并论了,当初晏苍岚义无返顾,不听劝解的下令杀了苍暝国皇族众人,以铁血手段稳固了苍暝国的江山。眼下苍暝国上至朝臣,下至百姓知道了晏苍岚的身份却没有丝毫的暴动,此情此景仿佛早就在晏苍岚的预料之中。

“未缪,平西王手中的势力这些年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再你看来,此事还可以和平解决吗?”

晏苍岚一语道破玄机,未缪沉默了。

未缪出生云天国,晏苍岚十五岁时,未缪便追随晏苍岚,他出生西北,对于西北的局势了若指掌,对平西王这个人了解的更是清楚,此人手中集聚的势力甚大,所谓的和平从平西王有野心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存在了,巩固地位的路上从来都不缺乏杀戮,更甚者杀戮不可或缺。

未缪带着一丝惊讶的目光看向晏苍岚,当初创立青暝十三司,晏苍岚也是以铁血手段,到后来登基为帝,一路上被鲜血覆盖,从一开始晏苍岚就知道,这条路上充满了血腥,逃不了,避无可避。

“但凭主子吩咐。”

“洛晋素有智者之名,未缪,给你五日的时间,毁了洛晋在京城的所有势力,五日后,我给你庆功。”晏苍岚从锦盒中拿出一块血玉的玉牌递给未缪。

凡青暝十三司的人都知道,血令一出,势必染上一层鲜血。

这些年来在云颢的阻止下,不允许青暝十三司的势力涉足云天国,此举反而让青暝十三司的人藏得更深了。

“臣定不负主子。”

未缪离开后,天绝也随之离开。

与此同时,洛晋拜访明月院。

洛晋来京城今日,兰溶月依旧我行我素,镇国将军府众人对其甚是宠爱,更或者说是溺爱,无论兰溶月做什么,容家人非但不干预分毫,反而会无条件支持,甚至兰溶月在烟雨阁以月神之名献舞,依旧不曾有一人不满。

洛晋甚至派人试探过林巧曦的态度,就连出生于书香世家的林巧曦对此都不曾有丝毫的怨言。

“小王爷来了,不如陪我一同赏月如何?”兰溶月见洛晋前来,未曾起身,为洛晋添上一杯茶,语气很轻,却不夹杂丝毫感情,不喜不悲。

“兰小姐觉得今日月色如何?”洛晋看着天上一轮弯月,不知为何,弯月竟然让他心中泛起淡淡凉意。

“很美,比起月圆,我更喜欢这一轮弯月。”

洛晋心中意外,兰溶月第一次提及自己的喜好,洛晋总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在哪里,洛晋心中犹豫再三,试探道,“我以为兰小姐更喜欢团圆。”

“弯月如同利刃,让我想起了北齐的弯刀,刀刀刺骨,小王爷觉得是否有趣。”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一袭红衣,映入眼底,弯月在兰溶月眼底染上了腥红,洛晋心中竟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兰溶月很危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洛晋就感觉到了,两人对弈,兰溶月几乎随心而行,这样的人心思善变,让人猜不透,即便是猜透了,却也无法肯定下一刻她不会变。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见解,有趣。”

“时间不早了,小王爷也该回去休息了。”兰溶月喝下杯中白水,放下茶杯后,开口下逐客令。

“告辞。”

洛晋起身离开,走了几步后,回过头看向兰溶月,清澈的双目中满是妖华,洛晋心中一紧。

“小姐今日有些不同。”

“有何不同?”兰溶月心中有些高兴,零露更了她这么久,越来越会揣测人的心思了,零露本性的敏锐,远胜于九儿,这是成长环境不同造就的,不是九儿可以匹敌的。

“总觉得小姐话中有话,像是告诫,又像是警告。”

弯刀,明月,零露想不出来兰溶月究竟想说什么,不过本能的知道不是好兆头。

兰溶月并未开口解释,隔墙有耳,即便是解释也无用,毕竟实施的人不是她,有人触及了晏苍岚的底线,他自然要拿人开刀。

其实兰溶月都怀疑这些流言蜚语是不是晏苍岚早有预谋的,正所谓无风不起浪,没有风,哪来的风浪。她刺激洛晋,目的就是让洛晋出手,只有让洛晋露出所有的底牌,才能清扫洛晋手中的势力。

宁静的夜晚,京城中飘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同样镇国将军府内,趁夜也进行了一番清理。

“二少爷,老夫人院中的人已经清理干净,如今就剩下大夫人和太夫人院子里的人还未清理。”一个身着黑衣的侍卫禀报道。

“大嫂的事情她会亲自处理,身为容家主母自然没有让我这个做叔子的来处理一说,至于奶奶院子里的人先留着吧。”

“这…”侍卫神情略显担忧。

“依照丫头的话来说,就是让那些人知道他们该知道的,利用是相互的。此事你无须再理会。”容泽已经做出了决策,厉雪下落不明,眼下京城倒是有不少人操心他的婚事,他也时候后该为自己张罗一番了。

“我这伤也养的差不多了,去把我的官服准备一下,自明日开始,大哥的那一份该由我的填补了。”容家在朝堂之上,若是只有容潋一人,总显得有些孤立无援,站在容家身后的人虽然多,但能为容家说话的却不多,加上容家一向不拉帮结派,由自家人出面方为上策。

次日早朝,朝堂之上,十分热闹,容泽和晏苍岚的到来,一时间,朝堂之上,议论纷纷。

“许久不见,容将军可好。”晏苍岚主动上前打招呼道,对他而言,容泽只是兰溶月的二叔,凭这点他就不得不讨好眼前的人。

容泽看着凑过来的晏苍岚,心想,这人还真是脸皮厚,这样的场合讨好他,不是让所有人以为容家站在他这边吗?偏偏他还不能把关系弄得太僵。

刚刚在来早朝的途中听闻长孙文锦被毁容,容泽倒是有些后悔上早朝了,眼下晏苍岚来了,他倒省事了。

“多谢殿下关心,我很好。”

容泽的言下之意,你别再肖想我家丫头了。可看在外人的眼中,两人却是横目相对,互不相让。

“溶月,这两日可还好。”晏苍岚丝毫不理会容泽想和他撇清关系,毕竟不出意外将来也是他的亲人,为了兰溶月,他忍了。

“很好。”容泽看向晏苍岚,不是讨好他吗?怎么尽是雷声大雨点小。

“将军府中有苍蝇,天羽和九霄回来了,早朝后我派人送过去。”

天羽和九霄原本是不用送的,晏苍岚派人送回去,正大光明的府中安排人戒备着洛晋,听说昨夜洛晋去了兰溶月的院子,晏苍岚恨不得直接将洛晋丢出将军府,只可惜他现在若是真这么做了,只怕惹来的是将军府中众人的厌恶,此举万万不可为。

早朝之上,云颢的到来变得安静。

国事还未开始议论,云渊见晏苍岚也来上朝,立即抢先开口道,“父皇,锦儿昨夜容貌被毁,还请父皇明察,还锦儿一个公道。”

“东宫的侍卫都是养着看的吗?堂堂太子连自己的太子妃都保护不好,还将此事拿到朝堂上议,太子看来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云颢说完,冷冷的看了长孙仲春一眼,此事若非有人挑动,以云渊的个性绝不会在朝堂上谈论此事,长孙仲春如今是云渊的岳父,又是当朝太师,理应明白,朝堂是谈论国事之所,即便是帝王家,私事也决不能在朝堂上提议。

“请父皇恕罪,儿臣之所以提及此事,只因毁掉太子妃容颜之人是他。”云渊说完,用手指向晏苍岚。

晏苍岚神情不变,双目深邃如海,一举一动间似乎对云渊的话毫不在意,与云渊相比,晏苍岚倒更似一国之君,气度与云颢不相上下,各有千秋,更像是一对父子。

朝臣第一次看到晏苍岚与云颢同框,两人的眼神十分相似,深邃而深沉,让人看不透,两人的手段同样狠辣,父与子之间,感情并不深厚,但却十分相像,或许这就是所谓父子。

“是吗?太子当真如此肯定。”

“晏苍岚,故技重施,你的话还让人信服吗?”

看着云渊的模样,晏苍岚心中划过一丝狡诈,既然要乱就乱得彻彻底底。

“笑话,信服,我晏苍岚行事,何须让人信服,即便是我所为,太子又能如何?”

一句又能如何?何其狂妄,但却又是事实,让人无法反驳,晏苍岚不仅是云天国九皇子,更是苍暝国帝君,苍暝国虽小,但好歹是一国,比起云天国内势力的微妙平衡,苍暝国却更加稳固,晏苍岚身份暴露,苍暝国内却未曾迭起任何波澜就说明晏苍岚绝非以血脉亲情而登上帝位,他靠的是自身,晏苍岚就是苍暝国帝君,满朝上下,无人对其不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