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冲冠一怒为红颜(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下不仅没有找出证据,此事传出去倒成了他与长孙文锦在婚前便勾搭不轻,故意陷害晏苍岚,若是将晏苍岚国师的身份泄露出去,国师府虽然在老国师的掌握之中,但那些之前为国师马首是瞻的朝臣定会偏向这边,若是有人将云锐出事和长孙家联系起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云渊在猜疑的时候,已经将所有人的事情和长孙文锦联系到一起,心中已经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当怀疑的种子慢慢萌芽,很快就会成长臣参天大树,一星点怀疑的目光,足以将参天大树燃烧的一干二净。

“晏苍岚,即便你已经是苍暝国的帝君,可毁我太子妃的容颜,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云渊看向冷静入一潭死水的晏苍岚,看不到底,深不可测,心中竟生出几缕退意。

“交代?不知太子想要一个怎样的交代。”

晏苍岚的一句话,问到了朝堂之上所有人,这个交代,想要的无法说出口,说出口的并非真心。

朝堂之上,众人沉默不语,唯独云颢似乎一直在看好戏,一言不发。

“让兰溶月依照好太子妃的脸,至于其他,之后再议。”云渊思虑再三后道。

云渊一句话,长孙仲春微微蹙眉,此时不给晏苍岚一个下马威,势必错过了最佳时机,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云渊开口之后便已经错失良机了。

“溶月之事非我能做主,不过,即便是我能做主,我也是不愿意的。”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眼底深处泛起淡淡嗜血的光芒。

晏苍岚的目光让朝野上下不少人心中泛起阵阵寒意,朝野众臣虽无人见过晏苍岚当年登基为帝时的手段,可听闻晏苍岚手段之人的却不少,不少人更是听着都觉得心中发寒。

沉静几年,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晏苍岚本性嗜血,如今感觉敏锐之人已经问道了鲜血的味道。

“你…”云渊未曾想到晏苍岚竟然如此光明正大的推脱,昔日东陵的月郡主与晏苍岚有联姻之约,可是眼下兰溶月是镇国将军府的宝贝宫小公主,想到此处,云渊眼底闪过一丝算计。

朝堂上的争论,云颢见为此事争论不休,立即示意高公公退朝。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云颢起身离开,容潋和容泽立即拂袖离去,离开时,容泽还不忘看了一眼晏苍岚,仿佛在警告晏苍岚说:若是太子敢派人去他就别想再踏进将军府的大门。

晏苍岚看到容潋和容泽的离去,神情中闪过一丝无奈。

东宫之中,长孙文锦受尽锥心之痛,原本隐藏在眼底深处的狠毒此刻弥漫了整个双眸,满是伤痕的脸庞,狠毒的眼神,如同地狱的恶鬼,让人不寒而栗。

“庸医,滚出去。”御医用药后,不仅没有止痛,伤口的钻心之痛反而更甚。

“太子妃,切莫激动,一定要注意休息,心平气和…”

“闭嘴,滚出去…滚…”

长孙文锦拿起枕头,直接砸向御医,御医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云渊早朝归来,刚好听到长孙文锦发怒,云渊看向长孙文锦,首先第一眼看到的是长孙文锦狰狞的眼神,眼神中满是恨意,云渊停留片刻后,转身离开房间。

“御医,太子妃情况如何?”云渊看向候在院中的御医,为了长孙文锦,云渊将宫中最好的御医全部请过来了,可是刚刚看到长孙文锦脸上缠着的纱布,云渊逃离了。

云渊或许爱慕长孙文锦,但美貌排在才华之前,长孙仲春的支持排在长孙文锦之前。

“启禀殿下,太子妃是被鱼鳞刃所伤,恕我等无能为力。”为首的御医站出来,给长孙文锦止血就已经用尽全力了,还别说其他。

“鱼鳞刃?”

鱼鳞刃是一把小匕首,用特殊材料打造的匕首,被鱼鳞刃所伤之人,即便是能止血,伤口也无法恢复。

“可有办法医治。”

为首的御医微微摇头,“臣等无能为力。”

云渊停留片刻,转身离开东宫,往镇国将军府的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距离东宫最近的客栈内,晏苍岚饮尽杯中之酒,目光中泛起嗜血的光芒。

“主子,要不要杀了。”天绝摆弄着手中的鱼鳞刃,跃跃欲试道。

鱼鳞刃是天绝与晏苍岚初见时,晏苍岚送给天绝的礼物,天绝很珍惜这份礼物,从不离身。

“不,他到不了将军府。”

晏苍岚刚刚说完,一袭男装的兰溶月走了进来,突然受邀,兰溶月也觉得有些意外。

“晏苍岚,这就是你所谓的‘私会’?”

兰溶月收到九霄传过去的信,信中眼里出邀她私会,于是兰溶月便换上一身男装,顺便换了一张容颜前来,没想到某人正在瓶酒看戏。

“我与你私会,不是时机正好吗?”晏苍岚伸手将一袭男装,皮肤白皙,宛若一个绝色小公子的兰溶月拥入怀中,我行我素的模样,倒是更像传闻中的嗜血帝君。

“你就不怕有人吃醋?”

兰溶月看着一脸无奈的某人,心想,晏苍岚最近夜探将军府被人制止,只好邀她私会,仔细想来,也算是情有可原。

“只要你不吃醋就好。”晏苍岚揽住兰溶月的腰间,将兰溶月整个人拥入怀中,倒上一杯酒,喂如兰溶月口中,一举一动十分有个,两人一个嗜血帝君,一个绝世公子,两人的模样十分有爱,基情满满。

两人的举动毫不避讳,直接刺激了对面酒楼的拓跋弘。

拓跋弘爱慕拓拔野,可是一直将这等心思当做是肮脏,从未告知过任何人,更是将其埋入心底,越是压抑这份思念就越深。

“我若吃醋,你当如何?”兰溶月顺势勾住晏苍岚的脖子,随即在晏苍岚的耳边继续道:“好一个嗜血帝君,不知你这是一箭双雕还是一箭三雕。”

两人的举动,亲密无间,大庭广众之下,更不曾有丝毫的掩饰,一举一动灼痛了拓跋弘的心。

“溶月,叫我岚,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称呼。”晏苍岚顺势让兰溶月直接坐在他的腿上,两人的举动,惹得一群人议论纷纷。

兰溶月拿起晏苍岚刚刚倒的杯中酒,放在晏苍岚嘴边,晏苍岚微微张开嘴,兰溶月立即倒入自己口中,道,“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溶月…”晏苍岚微微低头,毫不避忌的吻上了兰溶月的红唇,粉底下,兰溶月脸颊通红,心中埋怨着,晏苍岚还真不按常理出牌,丝毫不在意他此刻穿着的是男装,“这样味道会更好。”

“晏苍岚,你疯了。”羞涩之下,兰溶月的声音格外娇嗔,娇嗔的声音让晏苍岚心痒痒的,“苍帝就不怕传出你好男色的传闻吗?天下皆知之时,苍帝打算如何收场。”

“岚,溶月,记住了吗?”晏苍岚的手指放在兰溶月唇边,“下一个叫错了,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兰溶月看着某人的样子,深邃的双目中满是深情,兰溶月顺势勾住了晏苍岚的脖子,四目相对,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岚,你确定是你不轻易放过我吗?”

她好歹也是21世纪的灵魂,撩人虽然从未做过,但不表示不会,都说吃肉了的男人是最可怕的,既然如此,她就先撩一撩,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

“小妖精,你在惹火。”

晏苍岚看着怀中的小妖精,他不怕体内的噬魂蛊,可是因为太爱了,想将这份爱留在新婚之夜,身体本能的反应晏苍岚额头冒出层层汗珠,看着晏苍岚的模样,兰溶月有些后悔了。

正在兰溶月后悔的时候,晏苍岚拂袖一挥,窗帘掀起,立即吻上了兰溶月的唇。

一吻,天长地久。

片刻后,晏苍岚带着几分不舍松开了脸红耳赤的兰溶月,兰溶月即便是粉妆了容颜,在晏苍岚的眼中,兰溶月依旧是兰溶月,不曾有丝毫的变化。

卷起长袖,将兰溶月整个人藏在怀中,晏苍岚微微低头,小声在兰溶月耳边道,“我的小妖精,今日暂且放过你。”

兰溶月深呼吸后,微微抬头,“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她就不信,她调。教不了眼前的男人。

许多年之后,兰溶月发现,这个时候的想法是多么荒诞。

“溶月,我很期待。”

“你…”兰溶月看着某人的眼神,微微嘟嘴,不知该如何反驳。

此刻云渊的马车在不远的拐角撞到了一个老妇人,与此同时,长孙仲春带着府医正打算去东宫探望长孙文锦,刚好听到有马车将人撞到,下马车后发现竟然是东宫的马车,不仅有些后悔了。

老妇人看到长孙仲春之后立即晕了过去。

“太师大人,不好了,人昏过去。”

街道两旁,路人站在不远处,议论纷纷。

兰溶月将头靠在晏苍岚胸前,“那个老妇人见到长孙仲春后似乎有些太激动了?”

“老妇人原本是长孙文锦身边的嬷嬷,被长孙文锦当做替罪羊赶出了府。”兰溶月双手揽住兰溶月腰间,尽量让兰溶月以最舒服的姿势靠着。

“想必她心中恨极了长孙文锦吧。”

“溶月会可怜她吗?”晏苍岚握住兰溶月放在腰间的双手,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想焐热兰溶月冰冷的双手。

“不,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岚,我突然发现,与你相识之后,我似乎变得仁慈了。”兰溶月抽出手,白皙的手指,十指纤纤,太过于白皙,似乎缺少了鲜血的颜色。

“溶月想做什么,随意就好。”

晏苍岚不怕兰溶月有多余的同情心,兰溶月仁慈一分,他狠一份便是,她的不足,他来补上。

“有时候我真的怕被你宠坏了。”

兰溶月知道,有些事情,她不出手,他全部提她做好了,人若有了依靠,就会变得懒惰。

“我不介意。”

兰溶月微微一笑,“岚,我只想站在你的身侧。”

“好。”

一个好字,给了兰溶月无尽的宠爱,只要她想,他给出的答案从来都是她最想要的。她若是想站在他身侧,他便成全他。

两人说话之际,街角处,长孙仲春与云渊同时脸色大变。

“刁妇,竟敢在太子面前信口雌黄,来人,将这个刁妇带回府中。”长孙仲春双目微怒,长孙仲春一早就知道国师就是九皇子,只是没想到九皇子同时也是晏苍岚,长孙文锦自小想嫁给千晟,没想到阴差阳错,不得不如入主东宫,事到如今又牵扯出云锐,一旦云渊有所疑虑,以长孙家如此如今的立场势必面临大劫。

“太子,救命。”老妇人不顾额头的伤势,连滚带爬的走到云渊的身后寻求庇佑。

云渊看向老妇人,云锐是他的嫡长子,如今皇嗣中,皇长孙却自有云锐一人,如今云锐一人成为废人,若长孙文锦当初想嫁的人是晏苍岚,那么为了晏苍岚杀掉云锐并非不可能。

“慢着,长孙大人,老夫人伤势极重,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只怕今日的言论既成事实,到时候有损朝野上下的安宁,朝中安宁决不能因为一个愚妇有所影响,来人,送去附近的医馆,让人找找照料,若是死了,为你是问。”云渊立即吩咐身侧的侍卫带走了老妇人。

云渊想要知道老妇人所说是否属实,因此绝不会让老妇人死。

长孙仲春脸色微变,微微抬头,看向不远处酒楼二楼窗户边的晏苍岚,看到晏苍岚怀中抱着一个男子,长孙仲春微微蹙眉,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晏苍岚竟有龙阳之好。

“如此就有劳太子了,还请太子查明此事。”

长孙仲春心中明白,此事一定和兰溶月脱不了关系,想起近日京城谣言,心中一紧,好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长孙仲春是何等聪明之人,若是此事还不明白是何人设计了今日的一切,他便无法坐稳太师之位了。

“太师放心,我一定吩咐人尽快查明此事。”

听着云渊的回答,长孙仲春心中发凉,云渊虽然聪慧,但却过于执拗,想要改变云渊的想法不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