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未缪失踪/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似是巧遇,只是这巧遇的背后有的是精心谋划。

“好算计。”

此时此刻,一箭双雕也好,一箭三雕也罢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眼下的结果。

“好在哪里。”

晏苍岚抱着怀中的小女人,看透这个计谋的人很多,但他算计的是人心,人心有时候连自己都不能控制,更何况是他人。

“长孙文锦如今是太子妃,利用长孙文锦的毁容,离间太子和长孙家的关系,平西王野心勃勃,定会借此想要控制太子,长孙太师入朝多年,对朝中争斗了如指掌,太子虽算是一个精于算计之人,可在大局之上,他双眼中看到的只有那个高高在上的帝位,人一旦太过于注重自己的目的,就会忽略周遭的一切,待他回过神来之际,一切都已经晚了,好一个计中计,环环相扣,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我不是敌人。”

晏苍岚闻言,嘴角微微上扬,“真不愧是我的溶月,只怕你早就料到,一旦云渊怀疑云锐出事与长孙文锦有关,势必会联想到长孙文锦处心积虑的目的,你说事情会不会变得更加有趣。”

兰溶月有些无奈,算计再深,也不及身边这个男人心思深,这场算计中,他利用了长孙文锦的爱慕,在决定利用的那一刻开始,长孙文锦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所谓的毁容,对长孙文锦而言是致命的打击,对晏苍岚而言,不过是一出好戏的调味剂。

“的确很有趣。”

晏苍岚虽未曾看到兰溶月的眼神,忽然想起如此算计,会不会让兰溶月害怕。

“溶月,你会怕我吗?”

兰溶月靠在晏苍岚的心口,听着晏苍岚的心跳较快了许多,她的心跳也不知不觉加快了稍许。

“不会,于我而言,对你,我永远都不会害怕。”

算计深吗?她何尝不是呢?那个位置若是连算计都没有,根本活不下来,心思越深就走得越远。

晏苍岚微微低头,静静的抱着兰溶月,享受着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

两人情话绵绵之际,京城中对晏苍岚有龙阳之好的传闻已经闹翻了天,甚至传闻兰溶月之前只是晏苍岚堵住悠悠之口的棋子,更甚者已经开始担心晏苍岚子嗣问题了。

两人你侬我侬之际,拓跋弘已经离开,两人的举动,打开了拓跋弘心中的大门,昔日对拓拔野他即便是有那样的心思却也无法出手,眼下他要出手之人不过是一个小倌,再无顾忌。

未缪和司清得知消息,司清心中不淡定了,司清也算是从小与晏苍岚相识,晏苍岚身边的确从未有过女人,即便是她,也不曾多加接触,身边伺候之人也是清一色男子。

“主子真的有龙阳之好吗?”司清心中的答案是否定的,可都说女人有一颗八卦的心,自然也要好奇的问上一问。

“噗…咳…咳…”未缪闻言,直接被自己的口水给抢到了,都说人背时喝水也能呛着,他算是不喝水也被呛着了,未缪忍着被呛着的难受,起身摸了摸司清的额头,“清儿,你还好吧。”

“你干嘛?”司清明白过来,看来对未缪八卦似乎是找错人了,“我没事,就随口一问吧,要不要这么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

“也是…”

司清还未说完,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匆匆进来,来人正是国师府的丫鬟。

“小姐,老国师病了,请小姐回去一趟。”

司清闻言,身体一震。

“义父病了,义父的身体不适一直好好的吗?”司清神情激动,她能脱离国师府,可是对老国师无法置之不理,老国师对她虽有利用的成分,但却将她当亲生女儿一般养大。

“小姐,老国师让我不要告诉小姐,只是今日早上我伺候老国师洗漱的时候,老国师吐血了,可口中还在念叨小姐,请小姐回去看看老国师吧。”丫鬟神情认真,并不像是在撒谎。

“我先回去了。”司清来不及细细询问,回过头,立即对未缪道。

“等等。”

夺帝之争,老国师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未缪不清楚,只是他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多巧合,长孙文锦被毁容,长孙仲春和云渊正要开始互相猜忌之际,老国师就病了。

“未缪,她不会撒谎骗我的,我去看看,等我回来。”司清回过头,看来一眼未缪,眼底闪过一丝坚定,她在国师府能信的人不多,可是她知道今日来的这个丫鬟从不撒谎、从不多话,正因如此才一直留在老国师身边照料。

司清说完,转身离开,未缪伸手想要抓住司清,衣袖上的丝带从未缪的手中划过,想要抓住,人已远去,老国师若真的病重,司清前去探病,未缪也无法阻拦。

未缪看着司清的背影,心中泛起几慌乱。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天黑,未缪都不能看到司清回来,亲自去国师府询问,却被府中的侍卫直接挡在了门外,未缪来不及多想,直接从后门闯进了国师府。

很快,国师府内传来打斗声,片刻后,打斗声消失,自始至终不见未缪离开国师府。

晏苍岚回府后得知消息,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正想离开书房,晏苍岚身后的兰溶月立即开口道,“你要去救人?”

晏苍岚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兰溶月,“我与未缪虽是君臣,却更胜兄弟,溶月,别担心,国师府我熟,等我回来。”

兰溶月第一次看到如此认真的晏苍岚,明知道从司清开始很有可能就是老国师的陷阱,可晏苍岚依旧义无返顾,她无法开口阻止兰溶月去就未缪,若说是她身边的人被失踪,她也不会置之不理。

“我陪你去。”

“不行。”晏苍岚立即否决了兰溶月的提议,眼底闪过一丝忧虑。

“好,我等你回来。”

晏苍岚转身走到兰溶月身边,将兰溶月拥入怀中。

“溶月,一定要等我,不要去冒险,我会担心。”

天下的一切都不及兰溶月重要,晏苍岚不会让兰溶月冒一丝一毫的危险,只是眼下司清暂且不说,未缪一定不能落入老国师手中。

“我会等你归来。”

晏苍岚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晏苍岚看后,九儿走到兰溶月身边,见兰溶月迟迟不语,也不行动,小声询问道,“小姐,我们要不要跟上去。”

兰溶月微微摇头,“不,跟上去只会平添麻烦,国师府既然是直属陛下的势力,机关暗道只怕是少不了,红袖,你潜入进去寻找未缪和司清,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手。”

语完,红袖不知从哪里出现在兰溶月更前,九霄和天羽的目光也随着红袖的出现看向了兰溶月这边,论感觉的敏锐,野性动物远胜于人,红袖藏身之地九儿只是隐约察觉到,但因为九霄和天羽的存在,红袖的身形也不算完全被隐藏。

“是。”红袖领命离开。

“九儿,你去一趟长孙府,告诉长孙夫人,就说国师能解长孙文锦脸上的毒。”长孙仲春今日派人去了将军府,只是她一天不在,去了几次都扑空了,眼下所有人都在想办法救治长孙文锦,其中最担心长孙文锦的人便是长孙文锦的母亲。

“小姐,只是传信,她会信吗?”

“死马当活马医,天机门原不是朝中势力,老国师原是天机门门主的大弟子,老国师效命云颢之后天机门才踏入朝堂之上。”

其中的具体缘由兰溶月并未告知九儿,天机门易主已是往事,当年老国师并非天机门的继承人,却夺得门主之位,其一是为稳固手中的权力,其二便是脱离帝王的控制,这些年来,老国师也的确做到了,云颢看似能控制国师府,但云颢在国师府的势力与老国师不相上下,但凡两人意见向左,只怕等待的将是国师府覆灭。

“小姐,我不明白。”

“很简单,若是长孙家的人求见老国师,老国师不得不见,能拖住老国师的人不多,若未缪还在国师府,我必须要为他争取时间。”

兰溶月心中最合适的人选并非长孙家的人,而是云颢,只是兰溶月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若是让云颢出手,有违本意。

此事本来就有两面性,若是云颢也想除掉未缪,那么未缪就危险了。

九儿离开后,兰溶月迈步离开书房。

“属下夜魍见过兰小姐,主子离开前教导属下,务必让兰小姐留在府中。”夜魍见兰溶月要离开,想起晏苍岚的交代,立即从暗中出来阻止,府中早已命人布下奇门遁甲之术,此刻兰溶月留在府中是最安全的。

“他交代你让我留下?”

“这…”夜魍微微低头,晏苍岚让他保护好兰溶月,听兰溶月的吩咐,却并未说兰溶月不得离开,夜魍一时间有些为难了。

“岚想必是吩咐,让你听我的吩咐,我说的可对。”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绝色的容颜上泛起淡淡笑意,明明是男装,脸庞与之前微微有异,却依旧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沦其中,夜魍微微低头,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

心中感叹,为何过来的人是他。

“既然如此,我现在吩咐你,准备接应岚。”

“这…”夜魍心中想要准备接应晏苍岚,老国师突如其来的举动,夜魍也有些不明白,按照老国师老谋深算的个性,绝非是一个莽撞之人,此次司清和未缪的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心中不免多出些许疑虑。

“这是命令。”

夜魍犹豫片刻,点头应道,“是。”

兰溶月离开府中,暗中便有不少人紧随其后,今日兰溶月和晏苍岚的举动已经惹来了不少怀疑,有人怀疑晏苍岚怀中的男子就是女扮男装的兰溶月,虽无证据但事实证明已经引起了各股势力的注视。

兰溶月出门后,直接坐上早就准备好的马车。

“姐…公子,我们现在是回府吗?”赶车的小厮正是易容后的無戾。

兰溶月坐在靠帘子处,以便和無戾说话,“不,绕着国师府随便转转,无忧那边有没有传来消息。”

若是换做其他人,势必会远离国师府,毕竟要威胁晏苍岚,抓住兰溶月的效果胜过未缪千百倍,無戾虽担心,但还是遵从了兰溶月的命令。

“拓跋弘去了弯月楼,拓跋准眼下正忙着,西北边境传来消息,楼星落乔装出现,暂且目的不明。”

“楼星落,她怎么来了?”

楼星落的到来,兰溶月心中满怀疑问,楼星落虽然爱慕晏苍岚,但身为皇太女,她不是一个为了爱情而失去理智的人,楼星落此来,必然是有所图谋。

“姐…”無戾差点又叫成姐姐,立即转口道,“公子不是一直怀疑西北与楼兰牵扯甚广,楼星落此来只怕与眼下的西北有关。”

兰溶月神情未变,目光中隐约多了一丝锐利,如同冰刃,让人未伤而先惧。

“派人盯着楼星落,看楼星落与何人联系。”

府中还有洛晋这个定时炸弹,兰溶月想要借故让洛晋离开将军府,却又不好做得太过,只能想办法让洛晋主动离开。

京城流言蜚语四起,但凡有些许了解晏苍岚的人此刻都应该反映过来,酒楼之中,晏苍岚怀中之人是她,借故诋毁晏苍岚声誉的人不少,定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时机,精彩的还在后面。

“公子怀疑与楼星落合作之人不在西北?”

兰溶月并未言明,国师大婚,楼星落并未出现在京城,而此刻出现在西北,西北除了是平西王的地盘之外,还有其他人。

“嗯,楼星落久居高位,能让她亲自前来绝非小事,以洛晋的为人,应该不会选择与楼星落合作,或许在楼兰洛晋还有其他的合作对象,但绝不是楼星落,能让楼星落亲自前来,可见那人对楼星落十分重要,派人暗中监视楼星落,将楼星落的消息告知小叔。”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双目深沉如海,她这个侄女的礼物是送到了,她倒是有些期待容昀准备的大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