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嗜血/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围绕国师府转悠,殊不知马车内的兰溶月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从,取而代之的是零露,坐在马车内,十分享受的吃着点心。

無戾心情无奈,零露换下兰溶月,他则要奉命保护零露,毕竟零露这个诱饵武力值太弱。

国师府内,一个身着白衣,看上去十分平凡的小丫鬟端着托盘向老国师的院子走去,此人正是兰溶月。

兰溶月正要走进老国师院落的时候与老国师擦身而过,微微低头,神情尽显卑躬,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走进院内,兰溶月直接端着托盘进入老国师的房间。

“你是谁?”伺候在老国师身边的丫鬟突然看到一张陌生面孔的兰溶月,神情戒备。

今日闯入国师府的人已经好几拨了,对陌生面孔有所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奴…奴婢…”语未落,兰溶月的匕首已经放在了丫鬟的脖子上,根据未缪留下的信件,老国师应该是生病了才是,但刚刚藏身而过,非但没有生病,神情反而十分健朗,“说,是谁传消息给司清的。”

司清既然对老国师有所防备,若非信任之人,司清不会亲信,即便是能想到这些,兰溶月总觉得事情不单纯,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枫无涯的话。

枫无涯在离开前曾经叮嘱,让她小心老国师,枫无涯从追随在她身边开始,虽陪她来过几次云天国,但从未见过老国师,这小心二字从何而来,兰溶月心中画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杀要剐随便你,不过在那之前,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丫鬟看着眼前的女子,平凡且陌生的面孔,一双满是寒意的双眸却让她不寒而栗。

能闯入国师府绝非凡人,敢这样正大光明的进入国师府,若非老国师院子内从未有过生面孔,她也未必会怀疑眼的女子。

匕首上泛起一层薄薄的冰霜,轻轻的划破颈部的皮肤,伤口传来的寒意让丫鬟整个人如同沉入寒冰之中,本有求死之心,此刻却莫名的胆怯了。

“你不是想死吗?又何必问我是谁呢?”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只要你告诉我,通知司清的丫鬟是谁,我便放了你,如何?”

丫鬟看向兰溶月,自始至终神情未曾有丝毫的变化,她似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眼前这个不起眼的人眼底慢慢消失,看着她的眼睛,她似乎是看到了自己死,心底泛起了求生的欲望,哪怕欲望正在被黑暗侵袭。

“我…”丫鬟还未说完,兰溶月立即打断了对付的话,道,“我现在不想知道了,你还是去死吧。”

语落,匕首划破丫鬟的颈部,鲜血喷出,正要落到兰溶月手上的时候,突然凝结成冰晶,兰溶月伸出手,冰晶落在兰溶月手中,兰溶月看着手中血红色的冰晶,有看了看不远处的果盘,嘴角微微上扬,将血红色的冰晶放入果盘中。

既然来了,若不送上一份大礼,岂不是白跑一趟,为了晏苍岚她不能动手杀了老国师,不表示她不能气死那个老东西。

前厅,长孙家的人拖住了老国师,院内,兰溶月干脆不寻找未缪和司清,一路上凡是遇到人他就绝不会手下留情。

“小姐…”灵宓得知兰溶月潜入国师府的消息后,随即变装后悄悄潜入,走进老国师居住的院内,灵宓就闻到了血腥味,鬼门中人都害怕兰溶月手染鲜血,因为兰溶月一旦手染鲜血,体内的嗜血因子就会爆发,那个时候的兰溶月从不会手下留情,灵宓唐突的握住了兰溶月的手,“等等…我们要不要先找未缪。”

“你怎么来了。”兰溶月眼底泛着淡淡的冷漠,嗜血的欲望渐渐平息下来,前世弑杀的本能还在,一旦她出手,就很难做到手下留情。

“小姐,我担心你。”

兰溶月第一次暴走是因为姬长鸣,听闻此事的人众多,但见过的人却很少,但第二次暴走的时候却让整个鬼门的人记忆犹新,以一己之力差点毁了整个鬼门,枫无涯全力阻止兰溶月,却在床上躺了三个月。

“我没事,灵宓,若是你,会将未缪藏起来吗?”

秋天是个丰收的季节,每到这个丰收的季节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兰溶月心冷,甚至将自己的感情压制住冰点,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怕自己的情绪失控。

“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小姐一定知道。”

兰溶月看着灵宓的神情,嘴角微微上扬,匕首丢出去,正刺透了一个探头探脑小厮的脖子。

“小姐…”

“我没事,我虽然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我还能控制住自己,老国师既然动了,我们又岂能空手而归了,灵宓,‘枯荣’你身上有带吗?”

兰溶月口中的‘枯荣’是一种毒药,服下‘枯荣’的人,会加剧变老,让身体慢慢失去机能,直到死去。

兰溶月当时制作‘枯荣’的时候变没有解药,用兰溶月的话来说,既然要下毒,何苦要那么烦解毒。

“有。”

“明明快要寿终正寝了,既然还不安分我们就送他一程,对了,这个给你。”兰溶月从怀中拿出一张白纸,白纸上绘制了一个特殊的图案,这个图案正是灵宓家族的家徽。

消失的那两个月,兰溶月得知了噬魂蛊的解药配方,当时兰溶月就怀疑此事与老国师有关,既然查不出来,那么就来一个直接逼问。

等老国师服下‘枯荣’之后,会一点点的看着自己死去,没有什么比看着自己死更可怕的了。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惊讶后,灵宓很快冷静下来,“既然要下毒,我就要亲眼看到下毒之人喝下毒药,小姐,你小心些,颜卿很快就过来。”

鬼门所有人都清楚,兰溶月不会武功,他们的确担心兰溶月安全,但若兰溶月动真格的,天下间少有人是兰溶月的对手。

“你去吧,小心些。”

灵宓微微一笑,转身离开,灵宓的性子虽然有些急躁,但在杀人的时候却能冷静下来,灵宓和颜卿一样,都是天生的杀手。

灵宓离开口,兰溶月重回老国师的书房,书房清一色的黄花梨木,价值不菲,树木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兰溶月坐在太师椅上,静静的看着书房内的一切,突然想起了晏苍岚曾经提过,老国师独爱狮虎兽,目光看向书架上的狮虎兽,起身走向狮虎兽,转动狮虎兽,密室门打开之后,晏苍岚扶着昏迷的未缪走了出来。

“溶月…”晏苍岚神情惊讶,目光欣喜。他进入国师府的时候就知道是陷阱,可是没想到密室的门既然无法从里面打开,他还以为免不了一番苦战,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候,兰溶月出现了。

“脉象没有异常,要等人醒了才知道。”兰溶月上前,两指握住了未缪的手腕,目光却看向了晏苍岚,眼神中像是在说:看你还敢不敢丢下我。

兰溶月不以为老国师接走未缪的理由会如此简单,就算是脉象没有异常,要下黑手的方法很多,脉象无异不代表没动手脚。

天绝紧随其后出来,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兰溶月给未缪把脉之后,天绝扶起未缪,带着未缪离开。

“溶月,生气了吗?”晏苍岚走到兰溶月身后,握住了兰溶月的手,虽然易容了,但在晏苍岚看来,依旧是最美的。

兰溶月摇了摇头,生气吗?比起生气,她更不愿意是被他撇下,当然,她不会说。

不是说女人心海底针吗?还是让晏苍岚自己慢慢去悟。

“溶月…”晏苍岚反应过来后,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眼底闪过心疼,她不想让这双白皙的双手染上鲜血,可这双手终究还是因他染上了鲜血。

“晏苍岚,我只说一次,你好好给我记住,我不是瓷娃娃,我从未说过我这双手不会粘上鲜血。不要因为这些在心中自责,明白吗?”

她与他之间,很多时候不用去说,都会明白彼此的心意,她从未爱过,现在才发现,有些心思爱人之间不应该去猜,而是要说出来。

“溶月,还好有你。”晏苍岚将兰溶月拥入怀中,长袖一挥,打翻了蜡烛,火光之下,整个房间内瞬间明亮起来,一阵风吹过,如同上天也在协助一般,大火瞬间蔓延开,晏苍岚抱起兰溶月,消失在国师府中。

随着火光燃起,惊动了国师府的人,同时也放出了离开的讯号。

颜卿正真不潜入国师府,看到火光之后,立即消失于黑暗之中。

走出国师府后,晏苍岚和兰溶月直接上了無戾赶着的马车,零露直接端起点心盘子坐在了無戾身边,将空间留给兰溶月和晏苍岚。

“司清呢?”

司清对晏苍岚的爱恋除了主仆之间,或许更多的是崇拜,在京城她曾与司清有一面之缘,当时司清与未缪在一起,她看到了两人之间的目光,那是属于爱人的。

“司清的确进入了国师府,不过我们找遍了整个国师府,都不曾找到司清的踪迹。”说话间,晏苍岚心中闪过一丝担忧。

“你担心老国师会用司清控制未缪?”

从某个程度上来说,未缪与晏苍岚很相似,一旦爱上了就绝不放手,用司清控制未缪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即便是未缪选择了晏苍岚,那么未缪也只是一个行尸走肉,看来用‘枯荣’对付老国师,她还真是太过于仁慈了。

“他虽是我师父,但教我武功的却并不是他,当初母妃只是希望让我拜他为师只是为了庇佑,或许更多的是相互利用吧,陛下的新任国师需要一个可信之人,而当时的我恰好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那你师父是谁?”晏苍岚的功夫很高,天绝能击败無戾,鬼门中怕是只有枫无涯能与天绝匹敌了,或许还略逊与天绝,根据天绝的表现,晏苍岚的功夫应该要高于他,她突然有些好奇了。

“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天机门的老掌门,我是从他留下的秘籍和随笔中自学的,他应该能算我半个师傅。”

天机门在江湖中的威望很多高,几十年前天机门涉足朝堂,当年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自此之后,七国朝堂似乎都和江湖有源源不断的牵扯。

“很厉害。”兰溶月真心夸赞道。或许是思想根深蒂固的原因,她甚至觉得轻功都是违背常理的存在,若是让她自学,只怕难以有所成就。

兰溶月突如其来的夸赞,晏苍岚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其实,我到觉得不用担心司清的安全,但凡有所图,司清的性命就不会有丝毫威胁,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马车缓缓行驶,不知不觉中已经快抵达将军府,無戾虽不愿意晏苍岚抢走兰溶月,但还是减慢了马车的速度。

不知不觉中,兰溶月的心也渐渐冷静下来,在国师府最初的时候她的确有些差点失控了,现在想想,心中不禁觉得有些蹊跷。

老国师既然想得到晏苍岚回去救人,那么她呢?是否也在计划之中,试探还是其他……

“溶月…溶月…怎么了。”

“可能是累了,有些走神了。”兰溶月微微抬头看着晏苍岚,眼底的不安已经烟消云散,不管老国师想要做什么,她都不会在手下留情。

兰溶月不知道她让灵宓下毒,彻底激怒了老国师。

晏苍岚给兰溶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让兰溶月靠在怀中,轻声在兰溶月耳边道,“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下马车之前,兰溶月已经洗掉了脸色的粉妆,去了玖熹院见过容太夫人之后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小姐…你还好吧。”九儿伺候兰溶月沐浴,发现今天兰溶月很容易走神,不由得又些许担忧。

“九儿,告诉风无邪,让他尽快找到枫无涯。”

刚刚走进老国师院中的时候,竟然挑起了她心底的是弑杀,自从毁了半个鬼门之后,她已经学会了克制自己的情绪,今天竟然差点失态了,若不是她心里的原因就是外在因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