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决断/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凉如水也不急心寒如冰。

国师府内,老国师见过长孙夫人之后回到院中,院子已经被大火付之一炬,老国师悄悄越过众人,从假山后的密道进入密室中,进去后发现密室内已经空无一人,一盏油灯照亮了老国师的脸庞,原本的仙风道骨此刻看上去满是狰狞,眼神深处充满了算计的狠毒之色。

密室内温度渐渐变高,片刻后,老国师走出密室,看着被大火付之一炬的院落,空气中飘着尸体被烧焦的味道,心中顿觉一阵恶心传来,眼神深处的坚定似乎下了某些决心。

府中小厮、丫鬟、嬷嬷等人还在灭火,老国师拂袖离去,走进来另一处院落,屋内,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正在等候老国师,棱角分明的脸上闪烁着些许的杀伐之气。

“本王倒是佩服老国师大人的气度,此时此刻竟然还如此沉得住气。”说话之人正是平西王洛鼎,从两人的神情中看得出来,两人似乎相识甚早。

“你怎么来了。”老国师语气中带着三分不悦,随意看了洛鼎一眼后道。

“听说老国师义女回家了,我特意过来看看。”平西王洛家说话间,手中还拿着一本红色的帖子,只是神情显得有些狂傲。

“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老国师明明看到了平西王手中的庚帖,却未曾言明,但却也未曾下逐客令,平西王立即明白,此事还有回旋的余地。

眼下云渊看似是一支独大,但他看着云渊长大,了解云渊的脾气秉性,以云渊之能,斗不过晏苍岚,而他倒是忽略了这个被囚禁的九皇子,眼下既然要合作,那就找一个最了解敌人的人。

平西王之所以找老国师,只因两人人的目的在某一定的程度上是相同的,两人都想除掉晏苍岚,只是最终的目的不同。

“小儿洛晋如今已二十六了,只是自幼身体虚弱,婚事才被搁下,听闻老国师义女医术卓绝,故此前来求情。”

老国师对平西王目的早已心知肚明,心中计较着此事的可行信,眼下他若过分干预,只怕云颢不会听之任之,若要除掉晏苍岚,借助平西王的手是最好的选择,他既不用承担杀害晏苍岚之名,又能除掉晏苍岚。

“清儿在我身边的时间虽少,但我却自有这一个义女,此事还需过问一下清儿自己的意思。”

平西王闻言,心想,老狐狸,明明只是手中的一枚棋子,却偏偏演绎的父女情深。

“这是晋儿的庚帖,本王在府中等着老国师的答复。”平西王放下庚帖,说完起身离开。

平西王离开后,老国师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平西王竟然以自己的地位胁迫,要知道京城之中从不缺地位高之人,但凡能活下来的人都各有手段。

老国师拿起平西王留下的庚帖,让他上门是不可能的,即便是要同意这门婚事,也需要一个中间人,老国师眼底闪过长孙夫人身影,眼底多了一丝谋算。

“准备一下,明日清晨去探望太子妃。”老国师立即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老国师会医术这点不错,吩咐人准备无非就是准备医治长孙文锦的工具。

“是。”

来人离开后,老国师心中闪过一丝心慌,总觉得今夜有什么不太对劲,可他却又说不出不对在哪里。

国师府的一举一动都不曾瞒过晏苍岚的耳目,平西王的出现晏苍岚岂会猜不到其中缘由,看着昏迷的未缪,晏苍岚起身走出房间。

“天绝,你去请無戾来一趟。”

天绝点了点头,随即离开。

“主子,夜魅传回消息。”夜魍将信件递给晏苍岚,信件是一种特殊的暗码,晏苍岚看过信后,抬头看向天空,天空的乌云遮盖了满天繁星,留下的只是一片漆黑。

“告诉夜魅,继续监视。”

“是。”

夜魍离去给夜魅回信,晏苍岚独自漫步在院中,很快,天绝带着無戾前来。

“你找我。”無戾在距离晏苍岚五步开外停下脚步,带着些许戒备的看向晏苍岚,無戾除了对兰溶月之外,无论是对谁都带着几分戒备,即便晏苍岚是兰溶月心仪之人也不例外。

“你是否会读心术。”晏苍岚看着無戾戒备的神情,心想,他还真是难以让人轻易相信。

無戾沉默不语,他会读心术一事兰溶月曾经叮嘱过他,不要告诉任何人,他所知道的人中,只有兰溶月和枫无涯知道,两人不可能会泄露出去,無戾退后一步,全身戒备的看着晏苍岚。

“天绝,带他去给未缪看看。”

读心术和控心术本出自一脉,控心术失传已久,读心术一族也在十多年前被灭,自此失传,只是在与無戾几次见面中,他察觉到了有异,加上军中奸细一事让他心存怀疑,未缪吃吃不醒,晏苍岚怀疑是控心术的缘故。

“跟我来。”天绝的声音依旧冷冷的,虽无杀意,但却不曾掺杂任何感情。

無戾片刻迟疑后,更上了天绝的脚步。

刚刚的一瞬间,無戾做了最坏的打算,若是天绝和晏苍岚联手,他只能拼死反击,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会讲消息告诉兰溶月。

無戾为未缪检查一番后走出房间,晏苍岚依旧在院中候着,自始至终,不曾打扰。

“未缪是否被控心术所控制。”晏苍岚曾在一本古籍中看过关于控心术的介绍,联想到当年天机门老掌门的去世,怀疑过老掌门是被控制。

只是古籍中曾有提及,要控制一个人需要再人最软弱的时候,他不认识天机门的老掌门,加上时隔已久,才一直未曾查到当年真相究竟如何。

無戾犹豫了一下,见晏苍岚自始至终都不曾有杀意,对他也未曾有过敌意,想起今日兰溶月还救过未缪,于是点了点头。

“知道了。”

晏苍岚未曾说太多,也不曾询问無戾十分能救未缪,只说了知道了三个字。他心中明白,即便是無戾能救未缪,没有兰溶月的首肯,無戾是不会出手的。

無戾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停下脚步,回过头道,“我暂时救不了。”

無戾的神情却仿佛在说: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勉为其难的告诉你。

未缪中了控心术,对晏苍岚来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深夜漫长渐渐过去,清晨的太阳从东方神起,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兰溶月缓缓睁开眼睛。

“小姐,你醒了。”九儿见兰溶月睁开眼睛,担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兰溶月看了看屋内,床边架子上还放着脸盆和湿毛巾,九儿眼下微青,眼中带着红血丝,想必是一夜未睡的缘故。

“我怎么了。”

“小姐发烧了,不过现在没事了。”九儿心中庆幸,还好有灵宓在,她真的有些手足无措。

“没有惊动府中其他人吧。”

“没有,小姐迷迷糊糊的时候说,让我们不要告诉其他人。”

九儿有些意外的看向兰溶月,兰溶月虽然很少生病,但也有生病的时候,可每次生病时兰溶月即便是模模糊糊,也会将事情记得一清二楚,今日竟然浑然不知,就像是枫无涯曾经叮嘱她的一样,枫无涯曾说兰溶月救姬长鸣之后也生病了,神志不清,醒来之后忘记了期间发生的事情,巧合吗?九儿跟随在兰溶月身边数年,从不相信所谓的巧合。

“那就好。”

兰溶月不想惊动容家人,尤其不想容太夫人为她担忧。

“小姐,水准备好了,小姐先去沐浴吧。”

兰溶月沐浴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走出房间,真巧遇上洛晋来访,洛晋看向兰溶月微微湿润的长发,顿觉有些异常,只是清晨沐浴,洛晋也不好多问。

“小王爷怎么来了。”

“我是来告别的。”洛晋说完后,见兰溶月的眉头舒展开来,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你就那么想我离开吗?”

“当然,若是换做在西北,想必小王爷也不希望我留下。”兰溶月直言反驳道,洛晋是聪明人,明明是敌人却装作一副不舍的模样太违背常理了。

“不错,兰小姐,我很喜欢你的性子,该直来直去的事实从谄媚,该算计的时候从不手下留情。”

洛晋的言下之意很明确,今日他离开了将军府,来见相见就是敌人。

“谄媚?你与我之间,用得上谄媚二字吗?九儿,将清心丹拿一瓶出来给小王爷,就当是我为小王爷送信。”

兰溶月只见了平西王一面,与平西王相比,洛晋到算是一个君子。

九儿进屋从药箱中拿出一瓶清心丹递给洛晋,清心丹主要是舒缓郁结,不过只能舒缓身体上的,心中的郁结除了自己之外,外人无能为力。

“多谢兰小姐的送信礼。”洛晋看着手中的清心丹,颇感意外。

他和容太夫人道别之后,下意识的走进了兰溶月的院子,对于这个狡猾入狐,心思如海的女子他充满了好奇,两人的对弈,他真想找个时间彼此毫无避讳的来一局单纯的对弈,洛晋顺势看向棋盘,兰溶月立即明白洛晋之意。

“对你的病情有所帮助,但不宜多吃,至于对弈一事就免了,你我之间,不可能有公平的对弈。”

“也是,告辞。”

洛晋离开后,無戾向兰溶月汇报了未缪的事情。

兰溶月听闻后,眉心一紧,昨日她的情绪差点失控,努力控制自己倒忽略了其他原因,未缪不曾中毒不表示他不曾被控制。

“無戾,你暂且不用着急,不解未缪的控心术或许是有趣的一步棋。”兰溶月伸出手,本想摸摸無戾的头,才发现几个月下来,無戾依旧和他差不多高了,轻轻的拍了拍無戾的肩膀。

無戾入迷鹿一般的眼睛盯着兰溶月,心中有些后悔长得太快。

“姐姐,读心术和控心术原本是一脉相传,非我族血脉无法修炼,控心术高于读心术,却又能被读心术所破,但要想破控心术,必须待我掌握控心术之后用读心术方可破解,既然是我族中人,姐姐也要小心。”無戾决定从今天开始跟在兰溶月身边,寸步不离。

“無戾,一定要是你族中人才能修炼读心术吗?”

兰溶月的发问,無戾有些迷茫了。

“据我所知是那样,不过小时候曾听家中长老提过,若是天资卓绝之人也可修炼读心术,不过这样的人十万人中也难得有一人。”

“若是真有非你族中之人修炼,与你相较,有何不同。”昨夜的失控加上生病,兰溶月觉得并非偶然,若是無戾用控心术无须借助外力,想起昨夜的自己,兰溶月怀疑有人借助外力用控心术。

“不是太清楚,只是隐约记得这样的人似乎无法用读心术,除非心灵纯净之人,好像是这样的,我也不记得了。”無戾仔细回忆,回忆的画面闪过脑海,眼底慢慢泛起戾气。

“無戾,没事的。”

兰溶月立即握住無戾的手,手中传来的寒意让無戾慢慢清醒过来,無戾深深吸了一口气,每每回忆族中之事,不仅记忆不清晰,他自己还很容易染上戾气,無戾想知道其中缘由,可是怎么都想不来。

無戾贪恋的握住兰溶月的手,微微点了点头。

“小姐,刚刚传来消息,平西王打算和国师府联姻。”灵宓将信件递给兰溶月,手中食盒中装着安神汤。

兰溶月吩咐不得让府中其他人知晓,她只好会鬼阁熬药,况且给兰溶月用药,将军府的药她也看不上眼。

“老国师一早去了东宫,心中说长孙文锦的病情暂且稳定了。”

兰溶月此举本来想试一试老国师是否会医术,没想到还真试出来了,被鱼鳞刃所伤,容貌是无法恢复了,能止血就说明医术不凡。

“小姐打算怎么做。”灵宓将安神汤递给兰溶月,零露也从厨房端来了早膳,清早她去告诉太夫人,兰溶月有些累了,要多休息一会儿,故此不能和容家其他人一同用早膳,告知此事后,她便亲自去厨房给兰溶月准备了一份。

“若无意外,老国师一定会将长孙家牵扯其中,让其站在同一战线,云渊心中对云锐的伤势虽有怀疑,但如今他不会与长孙家交恶,有长孙文锦在,长孙仲春的太久就会摇摆不行,既然如此,此事就只能是死局了。”

“小姐的意思是除掉长孙文锦。”灵宓对这个提议显然十分赞同,对于潜在的敌人,尽早除之为上。

“不错,要想成为死局,不仅长孙文锦要死,云锐也要死。”在利益驱使面前,即便是有嫌隙也未必会互相算计,想要长孙家和云渊狗咬狗,就一定要将此事做成死局,东宫如今为保护长孙文锦安全,必然是戒备森严,兰溶月目光中闪过一丝狡诈和兴奋,“此事似乎很有挑战。”

“她既然天性嗜血,又何须压抑住自己的本能呢?此事她出手最好。”

未等九儿开口阻止,無戾立即赞同的符合道,“我也要去。”

“东宫之中,男子不宜入内,九儿陪我去就好。”

無戾闻言,嘟了嘟嘴,显然对这个决定不满,就差恨不得自己是女儿身了。

“下次一定带你,好不好?”

無戾乖乖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另有算计。

“好,姐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吃早膳,等会我还要教容钰功夫呢?”

早膳后,無戾匆匆离开。

“小姐,不阻止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無戾打算从容钰哪里动手,若是容钰要探望云锐,此事合情合理,况且容钰能自由进出皇宫,根本无需潜入。

“阻止得了吗?”兰溶月语气中带着些许无奈,“比起他自己悄悄潜入,和容钰一起还安全些。”

容钰和云锐一样,同为皇孙,只不过容钰是外孙,容钰虽然甚少进宫,但却深的云颢喜爱,若是同容钰一起,宫中的人也不敢轻易对两人动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