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跪下了求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午后,云颢下旨让兰溶月提长孙文锦医治,怎么看都是针对兰溶月的陷阱。

云颢派总管太监传旨,足以见得对此事的重视,云瑶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情中尽显为难,虽然为难,心中却不曾有丝毫的犹豫。

“溶月,你留在府中,我进宫先去探一探。”

“不,朝代更替,凡是局中之人,谁都逃不了,大伯母,谢谢你,若是可以,我希望大伯母能明哲保身。”

兰溶月直言,所有人都觉得意外,其中最意外的是云瑶,她是容家的儿媳,也是皇家的公主,明哲保身这四个字即便是容家也从未有人对她说过,一时间,感慨万千。

“瑶儿,你就听丫头的,宫中是非之地,能避则避吧。”未等云瑶开口,容太夫人抢先道。

宫中是非之地,晏苍岚身份暴露,目标自然是至高之位,对于容太夫人而言,晏苍岚与云渊无论是谁坐稳云天国的江山,她都不希望这些争斗在家中延续。

容太夫人心中清楚,眼下的局面不是最为难了。

若是晏苍岚登基为帝,势必不会留着云渊,云渊登基为帝有何尝不是呢?一边是自己的曾孙女,一边是自己的孙媳,都是家人,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最少目前不要卷入太多,否则先乱的未必不是容家。

“好,我听奶奶的。”云瑶岂会不明白容太夫人的心意,心中满是感激。

云瑶十分清楚,容家不打算参与帝位之争,甚至容潋已经对她表明过态度,她很荣幸嫁入容家,容家人在对家人上从来都是不曾有丝毫的隐瞒和欺骗,对于长在深宫的她来说,这是她所苛求的。

“太奶奶,我先进宫了。”

“去吧,小心些。”

相较于容家其他人,容太夫人对兰溶月还是很放心的,对家人的仁慈,对敌人的不手软,大将之风,她老了,只希望全家永远和睦下去。

兰溶月离开后,容太夫人让云瑶陪她院中散步。

容太夫人停下脚步,对扶着她的云瑶道,“瑶儿,让你为难了。”

“不,一点都不为难,反倒是所有人都在将就我。”云瑶微微低头,其实她也想借故进宫一趟,自从容靖去西北之后,她只收到了一封家书,寥寥数语,她对容靖的处境甚是担忧。

“还在担心靖儿吗?”

云瑶眼底闪过惊讶,随即放松下来,她的小心思岂会瞒得过经历无数风雨的容太夫人,云瑶随即点了点头。

她与云渊是一脉相连的姐弟,可是容靖是她丈夫,她二字的父亲,若是将来一定要选择,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用担心,昀儿在西北,想必是无碍的,此事我只告诉你一人。”容太夫人说完后,还不忘叮嘱云瑶。

云瑶嫁入容家十多年,对于容昀自然了解,容昀很聪明,聪明才智胜过容家所有人,只是他从不争斗,也不入朝为官,云瑶曾经好奇过容昀为何会有此决断,最初好奇也曾试探过,不过都被容昀识破给逃开了。

“我知道了,谢谢奶奶。”不知为何,端着的心慢慢放心下来,“钰儿上午进宫了,希望不要惹祸。”

云瑶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兰溶月是鬼医的消息众人皆知,若非碍于将军府的门楣和鬼医的脾气,只怕求医的人络绎不急,容钰和無戾进宫,只怕早就料到了此事。

“放心,陛下疼爱钰儿,不会有事的。”

容太夫人对云颢的信任,云瑶从最初的好奇逐渐变成如今的习惯,依旧不觉得惊讶了,“嗯。”

兰溶月上马车后,马车内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消息传得挺快的。”兰溶月看着身边的晏苍岚,云颢的圣旨突然,晏苍岚能匆匆赶来,看来是对宫中的消息了若指掌。

兰溶月一袭红衣,仿佛是为了故意触云渊眉头,长发用黑檀木发簪简单挽起,多了几分飘逸,绝色容颜上带着几分俏皮,晏苍岚有些无奈。

“溶月,你在玩火。”

兰溶月估计靠近晏苍岚,整个人靠在晏苍岚的怀中,双手勾住晏苍岚脖子,在晏苍岚耳边轻声道,“玩火,我有吗?”

既然说她在玩火,她就真的玩一把。

“溶月,我应该尽快让你成为我的皇后。”

晏苍岚眼底闪过一丝欲望,欲望之火一旦被点起,他无奈的同时决定尽快收了这个小女人。

“不是苍帝打算以何为聘。”

都说男人在面对自己心仪的女人的之后自制力为零,兰溶月倒是有些佩服晏苍岚的自制力了,不过看着眼前的妖孽脸红耳赤倒是也很有趣。

“以我自己如何?”

“莫非苍帝打算用美男计。”兰溶月看着某人凑过来的脸颊,微微避开,她道现在也不明白,噬魂蛊为何会为情而动,她给自己最大的猜想就是动情的时候心跳加剧,血流速度加快,更符合噬魂蛊的胃口,当然,这种猜想兰溶月是不会说出来的。

晏苍岚将兰溶月整个人一把抱入怀中,嘴唇放在兰溶月耳垂边,深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兰溶月身体微微发麻,整个人瘫倒在晏苍岚怀中,暧昧的话语,低沉柔和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热气,传入兰溶月耳中,“那么我是否能成功。”

兰溶月心中暗骂,妖孽,居然诱惑她。可她还不得不承认,晏苍岚若真要用美男计的确有吸引力,剑眉星目,如星般闪耀的双眸满腹柔情,高挑的鼻梁,丹唇外朗,呵气如兰,比女人还要柔滑的皮肤,远看如仙,近看是妖孽。

晏苍岚听着兰溶月心跳加快了许多,心中闪过一丝欣喜,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对兰溶月的反应十分满意,但却不敢再调戏兰溶月,他害怕控制不住的人变成他,随即小声道,“溶月,对你,用美男计也无妨。”

任谁也不会想到,堂堂苍帝竟然有一日为了自己能用美男计而觉得欣喜无比。

兰溶月看着某人,心中暗自决定一定不能再被这个妖孽给迷惑了。

“能被苍帝用美男计,是我之幸,不过你本来就是我的,用自己做聘礼似乎没有什么说服力。”

“也是,我一定为溶月准备一份独一无二的聘礼。”

晏苍岚心中似乎早已经有所决断,兰溶月怎么也不会想到,代聘礼奉上之日,她高兴又无奈,甚至有些上了贼船的感觉。

“我很期待。”兰溶月眼底闪过一丝期待。

“溶月,柳辰飞回来了,去东宫后小心些。”晏苍岚本来想要阻止兰溶月,可是见了兰溶月之后,他放弃了,兰溶月曾说要站在他身侧,那么他成全她。

“嗯,你也是。”

朝堂之上的谋略,兰溶月虽会参与其中,但她身后好歹有容家给她一个庇护,但晏苍岚若要登基为帝,这条路布满荆棘,不过,她相信,他会成功的。

距离皇宫大门还要几百米的时候,晏苍岚亲吻了兰溶月的额头,悄悄离开马车,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兰溶月跟随传旨太监直接进了东宫,于皇宫的巍峨沉稳大气相比,东宫倒是显得金碧辉煌,多了几分俗气。

入前殿,云渊已经在殿中候着了,“溶月见过太子。”

“免礼。”兰溶月虽未行礼,云渊依旧说了免礼二字,一来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二来是贬低兰溶月。

兰溶月看着云渊的这点小心思,忽然觉得有些上不了台面。

“我人来了,太子若是要我提太子妃医治就请带路,若是不用,我便回府了。”兰溶月语气桀骜,并未将云渊放在眼中。

九儿戒备四周,零露则好奇的打量这眼前的宫殿,心想,前殿就有不少好东西,她有机会攒动一下琴无忧,没事的时候来偷点,免得琴无忧老是惦记着她点心吃多了。

与此同时,正在烟雨阁翻阅账本的琴无忧顿觉身后一阵发凉。

“来人,带兰小姐去太子妃的寝宫。”

兰溶月跟着一个小太监想长孙文锦的寝宫中走去,走出前殿之后,小太监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小公公,你们家太子妃是豺狼吗?看你那成那样。”零露提着医药箱,冷不丁的走到小太监身边,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小太监低着头,沉默不语。

“还是我家小姐好,从来不欺负我。”零露看了看兰溶月,顿觉幸福感爆表。

九儿闻言,咳嗽了一身,示意零露注意。

“我有没说错。”零露不满的笑声埋怨道。

穿过几条长廊,来到长孙文锦的寝宫,还未走进去,兰溶月就听到了屋内的叫骂声和满是笑容走出来的长孙文萱。

长孙文萱看到兰溶月后,立即迎上来,挡在兰溶月前面。

四目相对,长孙文萱顿时底气不足了。

“今天本宫心情好,暂且放过你。”长孙文萱让开路,心中觉得一阵后怕,好可怕的眼睛,明明很美对上了却觉得十分可怕。

“小姐,是不是搞错了,一个小妾竟然自称本宫,这是不是宫中的规矩吧。”零露如同好奇宝宝一般凑到兰溶月跟前问道。

“你啊,就是不好好学学规矩,是侧妃。”兰溶月故意露出无奈的神情看向零露,十分好心的回答,侧妃二字却格外刺耳。

“侧妃不也是小妾吗?”零露嘟了嘟嘴,一副我没错的模样。

九儿见长孙文萱正要开口骂人,立即用隔空点穴封住了长孙文萱的哑穴,随后对兰溶月道,“小姐,太子妃只怕等急了。”

未等兰溶月开口,零露见长孙文萱脸别气得通红,装模作样的咽了咽口水后道,“小姐,好大一只水煮螃蟹。”

“兰小姐,太子妃有请。”

几人在殿外耽搁,屋内的长孙文锦情绪依旧稳定下来,派人请兰溶月。

老国师虽给她医治了,可是她脸上的伤势终究无法复原,长孙文锦压抑住自己淬毒的心,让墨香出来请兰溶月。

走进寝殿,长孙文锦头上缠着纱布,整个显得十分虚弱,屋内的药味中夹杂着淡淡的血腥。

“兰小姐,之前你我有些矛盾,日后我登门谢罪,今日就麻烦你了。”伤口传来的疼痛,让长孙文锦的声音颤抖中带着几分扭曲和尖锐,明明想要和颜悦色,可听在耳中却让人觉得厌恶。

“陛下圣旨已下,我自当尽力,至于报酬,就用太子妃嫁妆中的那那一刻黑珍珠如何?”

兰溶月之所以应圣旨前来,主要是为了长孙文锦嫁妆中的那颗黑珍珠,张懿昨夜传回消息,长孙文锦嫁妆中的黑珍珠正是她要寻找的一味药材,外表,模样都与黑珍珠无异,也是从海底巨贝中得到的黑珍珠,但由于海域特殊,可以入药。

“这…”长孙文锦心中犹豫,在所有嫁妆中黑珍珠不是最珍贵的,她也不是很喜欢,但既然兰溶月喜欢,她既不想相让,“兰小姐能医治我脸上的伤势吗?若是能让我痊愈,黑珍珠自然双手奉上。”

“太子妃似乎忘了鬼医的规矩,先付酬劳,既然太子妃不愿意,我们走吧。”她奉旨而来,圣旨中也不曾说她不可以索取报酬,此事即便云颢知晓,一颗黑珍珠而已,想必也不会在意。

长孙文锦见兰溶月要离开,心思瞬间转动,莫非兰溶月向借故不给她医治,黑珍珠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兰小姐请留步。”长孙文锦见兰溶月停下脚步和,立即对身侧带着面纱的丫鬟吩咐道,“墨莲,去把黑珍珠拿来。”

兰溶月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叫墨莲的丫鬟,心中顿时明白过来,墨莲脸上的伤应该是晏苍岚上次派人失败的杰作,不过,出手还真狠,带着面纱伤口依旧隐约可见。

墨香见长孙文锦吩咐墨莲,微微低头。

在长孙文锦受伤之前根本不待见毁容后的墨莲,如今不受待见的人倒成了她了,墨香心中泛起不满,墨香是长孙文锦的陪嫁丫鬟,说到底也是作为侍妾陪嫁过来的,如今长孙文锦受伤,又想起刚刚长孙文萱高高在上的模样,墨香心中不甘屈于人下。

墨莲拿着锦盒进来之后,长孙文锦直接对墨莲道,“给兰小姐。”

兰溶月接过锦盒,打开看过后,嘴角闪过一丝讽刺,“太子妃,这个玩笑不好笑,太子妃的陪嫁不会就是这颗又小还带着瑕疵的黑珍珠吧,既然太子妃没有诚意,我们告辞。”

兰溶月直接将黑珍珠丢在地上,黑珍珠瞬间碎成粉末,随后兰溶月转身离开。

长孙文锦看着地上的粉末,她本来想用一颗普通的黑珍珠打发兰溶月,没想到兰溶月反而给了她一个下马威,黑珍珠碎成了粉末,好厉害的本事,长孙文锦会武功,可也做不到这样。

“兰小姐留步。”长孙文锦焦急之余,打算起身,整个人直接跌到床下,墨香身手去扶,扶起后却直接挨了长孙文锦一巴掌。

墨香委屈的低下头,长孙文锦受伤才两日不到,屋内有姿色的丫鬟已经被全部赶了出去,若再这么下去,她不是毁容就是被赶出东宫。

她从小卖身长孙家,只要卖身契在长孙文锦的手中,她就只能人人拿捏。

“太子妃还想在耍我一次吗?”兰溶月停下脚步,回过头看向长孙文锦,一双黑眸内似乎泛起了一层冰霜,“既然太子妃没诚意,那么看看地狱也是好的,毕竟我可不是一个仁慈的大夫,这天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给你真的黑珍珠。”长孙文锦自从知道了千晟的身份之后,心中恨毒了兰溶月,若非是兰溶月,她就可以嫁给晏苍岚,凭借长孙家的地位,扶晏苍岚登上云天国的地位,到时候她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竟然被一个东陵的郡主抢走了她的宠爱,而且这个郡主还跟楼兰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让长孙文锦如何甘心。

长孙文锦眼底的不甘,兰溶月尽收眼底,眼底闪过一丝玩趣。

“跪下来求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