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君与父/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日后,云颢下旨赈灾,负责人直接变成了容靖,押送之人直接聘请了镖局镖师,此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照常理来说,豫王在西北,赈灾之人定是豫王无疑,可是现在却偏偏变成了容靖,此次押送赈灾之物也算是大功一件,虽有可能会得罪平西王,可朝中与平西王交恶之人不少,多少人盼着这功勋呢?

“小姐,琴无忧来信。”零露领着一大食盒点心,模样十分开心,将手中的信件递兰溶月,随后想起什么,继续补充道,“对了,听说镖局的人找了琴无忧,只怕与此事有关。”

兰溶月打开信,信中所写果然如零露说的一般,与镖局的押运有关。

“看来零露越来越聪明了。”兰溶月微微一笑,心中略有感慨,若是从前的零露,断然不会注意这些,其实零露是驭蛇人,足以见得她心事如尘。

“小姐,我会变得更聪明的。”零露信誓旦旦的说道,心想,小姐夸我聪明,可是琴无忧和其他人老是说她笨。

“好。”

语落,良辰走了进来。

“月小姐,太夫人有请。”

良辰看了兰溶月一眼后,微微低头,越是与兰溶月相处就越会发现,伴随着成长,兰溶月的美愈发让人离不开眼睛,良辰偶尔偷看一眼,大多时候都避开,一面失礼。

“嗯。”

“小姐,新出的点心,让太夫人尝尝。”零露心中纠结了一下之后,将食盒大大方方的递给兰溶月。

兰溶月看了零露一眼,随即点了点头,九儿接过食盒,零露显然没打算去玖熹院,毕竟送点心对于零露来说,是莫大的‘割舍’。

玖熹院内,兰溶月的到来美景已经将杯中茶水换成了白水。

“太奶奶。”兰溶月上前,九儿打开食盒,兰溶月亲手将点心摆上,看着桌上的点心,兰溶月嘴角泛起一丝莫名的笑容。

“丫头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容太夫人看着兰溶月脸上的笑容,略带不明的问道。

“太奶奶觉得这点心如何?”

容太夫人仔细看了看桌上点心,做工精美,摆盘好看,清新的香味中夹杂了意思是甜腻,犹如深情一般,容太夫人脸上泛起笑容,道,“甚好。”

“我也觉得甚好。”

点心来自烟雨阁,先不论琴无忧是有心还是无意,最起码本能的开始用心了。

“丫头,陛下此次赈灾一事,丫头可打算参与其中。”容太夫人得知了让镖局押送赈灾银两一事,照理说既然让容靖赈灾,赈灾银两的押送交给容家人就好,却偏偏让镖局牵扯其中,总觉得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的确收到了镖局的求助,不过还未给回复,太奶奶以为我该如何。”

天涯海阁是七国最大的商家,商业遍布七国,其中押送手段也是数一数二的,云颢聘请镖局是否早料到了这点,比较她与琴无忧的关系虽然有些模拟两可,可是若要将她算计进去一点都不难。

“为百姓计,我希望丫头可以为受苦的百姓出一份力,为丫头你自己计,我希望丫头可以置身之外。”容太夫人本能是希望兰溶月置身事外,但具体如何,她尊重兰溶月自己的选择。

“此事只怕我无法置身之外。”

兰溶月心中清楚,从开口要金子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无法置身事外了,不,应该说更早,云颢下旨让她一直长孙文锦的时候,她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了。

容太夫人点了点头,“人的一声即便是遁世而居也免不了有些争斗,更何况是世族,丫头,此事你自己决定吧,若是需要帮衬,记得开口。”

“好。”

兰溶月应声后,容太夫人示意良辰、美景退下,兰溶月微微点头,九儿也立即退下,屋内既就只剩下兰溶月和容太夫人。

“太奶奶想说什么?”九儿等人离开后,容太夫人迟迟不曾开口,兰溶月开口询问道。

“丫头,夺帝之争你怎么看。”

容太夫人是第一次如此明确的和兰溶月提及这个问题,朝野上下虽然都呼云颢万岁,可自古帝王百岁已算是高寿,人是肉体凡胎,岂能活过万岁。

“自古帝王之争,强者胜,陛下当初登基为帝亦是强者,如今也不会有例外。”

兰溶月一言,容太夫人心中放轻松了许多,虽然人人都知道,但能对此有所见解的人却少。

“丫头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容家不参与夺帝之争,但在关键时刻容家也不会置身之外,但即便是容家好参与其中,也必须选一个以民为上之人登上帝位,这点丫头可明白。”容太夫人想起什么,继续补充道,“以民为上,当今的陛下算一个,手段或许是狠毒了一些,但却是一个合格的帝君。”

容太夫人当年可以和云颢撇清关系,虽然是为了保全容家,但又何尝不是为了保全云颢呢?云颢登基为帝,若是和容家交往过密,有人陷害容家,云颢未必能置之不理。

“嗯,我明白,权力是一个双刃剑,不被权力所迷惑之人才是注定的强者。”

兰溶月明白,容太夫人言下之意,晏苍岚的狠毒能为帝,前提是晏苍岚是否真心为民,作为国师的时候,晏苍岚的出面的决策均是为了百姓,可是其中夹杂了帝王意。

容太夫人想要试探晏苍岚,或许说一句开始试探晏苍岚,先与兰溶月言明,只是不希望家人之间有所隔阂。

“丫头明白这个道理我就放心了。”

听兰溶月一言,容太夫人心中松了一口气,她不会干涉兰溶月是否牵扯其中,但却无法忽视夺帝之争给人的影响。

“太奶奶,赈灾银两押送一事我不会干涉。”

“好。”

虽未言明,两人已经达成了一致。

云渊的心思在夺帝之上,平西王一定不会让银两押送至西北,豫王如今被困西北,剩下能出手的就只有晏苍岚一人了,兰溶月还清楚,容太夫人不会对此置身之外,同样的她也不会。

回到明月院很久,兰溶月都不曾在提及押送一事,零露犹豫了一下,探问。

“小姐,要不要回复金子。”

“告诉琴无忧,此事暗中注意就好,切莫光明正大的牵扯其中。”

零露不明,却未继续询问。

“哦。”

零露离去后,九儿奉上雪莲茶后继续道,“小姐怎么改变注意了。”

雪莲虽是在寒冷中长大,但对兰溶月的身体来说确实绝佳的补品,想到此处,九儿看了看院中莲叶清幽的冰火莲,心想,不知冰火莲花的功效如何。

“我改变了主意,自然有人能让这批银两安全送至西北。”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空气中的波动她已经猜到,有客来访。

“知我者,溶月也。”

“岚,你似乎很闲,大白天的就开始做梁上君子了。”兰溶月看着从屋顶一跃而下的某人,眼下正大光明的闯入,容家的侍卫竟然也不阻拦。

其实,兰溶月错了,容潋下令,若晏苍岚白天闯入,容家侍卫可不阻拦,夜晚闯入,绝不收下留下,此事容家其他人都知道,唯兰溶月不知道。

当然,無戾也知道,只是不说,毕竟对無戾来说,能挡住晏苍岚也是挺好的。

“溶月,你我已经两日不见,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溶月,我们已经一年多不见了。”

听着晏苍岚的话,兰溶月心一甜,却又觉得有些无奈。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兰溶月看着坐在身侧的人,晏苍岚端起兰溶月喝过的雪莲茶直接放入嘴边,九儿看了一眼后直接退下。

比起等下被晏苍岚用冷眼赶走,她还是直觉撤走为上,正所谓该退时绝不久留。

“溶月,你一点都不想我,我很伤心。”晏苍岚做出一副伤心的表情,目光中却多了几缕希望,仿佛在说:快说,你也想我。

“岚,赈灾一事你可有想法。”

回到明月院,兰溶月思考了许久。

“我想听听溶月的意见,都说旁观者清,在此事上我怕自己无法理智的分析。”其实,晏苍岚大可问一问身边的人,可是如今的未缪被人控制,很多事情变得十分不便。

“西北,赈灾这件事上,陛下也算是无人可用,长孙家没有押运之人,若要避开平西王的耳目,就不能用与平西王有牵扯之人,太子一党自然被派出在外,若用与平西王敌对之人,会牵扯进党派之争,陛下用镖局押送,让大伯赈灾,或许另有深意。”兰溶月看向晏苍岚,虽然只是猜想,但兰溶月相信以晏苍岚的聪明早就猜出了其中的关窍。

“其实我也在想,他是否希望我手中的势力涉足西北,溶月,我是苍暝国的帝君,也是云天国的九皇子,唯有登基为帝两国才会太平,否则会争斗不断,殃及的是无数百姓,在夺帝一事上,或许是强者为尊,但他不得不考虑百姓,只是,我害怕猜错了。”

兰溶月第一次看到这样没有自信的晏苍岚,的确,父子之情对于晏苍岚来说不是情意,而是冷漠,若以君为首要条件,猜测云颢的心思晏苍岚或许一清二楚,但若以父为猜测条件,晏苍岚便迷茫了。

毕竟当年还是晏紫曦之人正是云颢。

兰溶月与云颢有一面之缘,以云颢对容家的情意,已经容太夫人的话,她总觉得云颢并非薄情冷血之人,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兰溶月不禁有些好奇了。

“岚,他对你而言,依旧是父亲吗?”

母爱,她拥有了最真的,父爱为何,兰溶月从未体会,也不知晓,若要用猜,这点是她也无法算到的。

“不知道。”晏苍岚并未隐瞒,毕竟云颢对他而言算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记得在我还只有两岁的时候,他似乎很疼我,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冷漠,母亲去世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曾来看一眼,只是派人带走了母亲,后来他总是用母亲的尸首来威胁我,可是我似乎也不得不屈从。”

兰溶月伸手握住晏苍岚的手,过去的事情她无法给晏苍岚太多开解的话语,更无法要求晏苍岚忘却,但她唯一能做的便是陪伴。

“若从父亲的角度猜不到,那就从君王的角度吧,太奶奶说,陛下的做法或许是雷厉风行,但出发点不会无视百姓。”

“我听溶月的。”其实,兰溶月的看法与晏苍岚早已经不谋而合,只是他需要一个分享和懂他的人,“还好有你懂我。”

“岚,我突然想吃你做的菜了。”兰溶月伸手碰了一下晏苍岚的脸颊,夜魑曾告诉过她,晏苍岚独自一人的时候总是不注意吃饭,休息时间也随性而行,此事涉及过往,只怕晏苍岚又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

“好,我现在去给你做,想吃什么?”

若是为了兰溶月,晏苍岚能放下所有重要的事情,更何况有些事不是急就能成,同时也明白兰溶月心疼他,对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加高兴的事情了。

“你做的,什么都好。”

两个人走进小厨房后,原本伺候在院内的丫鬟已经被九儿和零露打发出去了,很快,香味从小厨房弥漫出来。

“我饿了,折磨啊…。”零露闻着饭菜的香味,咽了咽口水道。

“要不你去找琴无忧。”九儿看了看零露提议道,她发现琴无忧最近对九儿似乎好了许多。

“不要。”

零露理解否决了九儿的提议,且毫不犹豫。

九儿闻言,心底闪过幸灾乐祸。

“太夫人,九殿下正在明月院内下厨。”美景得知消息后,小声对容太夫人道,心想,一个帝王愿意为心爱的女子洗手作羹汤,这是何等的情意。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容太夫人一副早就知道的模样道。

其实,晏苍岚能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又追去了边城,心意早已经天下皆知了,若是要隐藏反而会让人觉得奇怪,况且在西北的事情,容太夫人已经从容钰和容潋口中得知了。

美景低头不语,心想,这还不奇怪吗?看来今后她的心脏要足够大才行。

------题外话------

美妞们,新年快乐,愿岁月静好的一年,美妞们都健康、快乐、一切都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