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长孙文锦之死(上)/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点点过去,长孙文锦的伤口慢慢愈合,脾气却愈发暴躁,伺候在身侧的人苦不堪言,兰溶月每日都会去一趟东宫亲自为长孙文锦换药,每每见到兰溶月,长孙文锦看着兰溶月的绝色容颜对兰溶月的恨意就多一层,这份恨意是长孙文锦活下去的动力。

兰溶月为长孙文锦换药后正要离开,墨香从兰溶月身后走了出来。

“兰小姐,请稍等。”

闻声,兰溶月回过头看向墨香,原本清丽的脸庞多了几道掌痕,墨香的双目神情坚定,坚定中有蕴含了几分委屈,墨香的容貌本就出色,又是长孙文锦的大丫鬟,才情、容貌也胜过小户人家的千金,加上原本是丫鬟,性情少了一股傲气,多了几分卑微,反而更吸引人。

“有事吗?”

“兰小姐,明日不说暗话,我需要你成全我。”

墨香想起兰溶月初登东宫的时候,零露找她谈过的话,她的确不甘屈服于长孙文锦之下,唯有给云渊侍寝,她才能得到她想要的,可云渊并非贪婪女色之人,要想隐秘又不被人查出痕迹,唯有求助于兰溶月。

“所以呢?”

墨香不傻,岂会不明白天下没有白吃午餐的道理,眼下她若要求助于兰溶月,就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这份代价还要不影响云渊的前途,只要云渊好了,她才有未来。

“我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你果然是个明白人。”

兰溶月看向墨香,都说长孙文锦聪明通透,看来她身边的丫鬟也不例外。

墨香见兰溶月迟迟不提出条件,心中不免有些焦急,还事情未定之前,她必须给自己留下退路,若是她和兰溶月私谈的消息传出,只怕长孙文锦会对她除之而后快。

“说吧,你的条件。”

“不错,挺聪明的。”兰溶月看向墨香,论容貌,墨香顶多算是小家碧玉,可是一直时候长孙文锦,多了一份她人没有的体贴,有一颗面对欲望的心,有欲望之人才最好控制,比起长孙文萱,墨香倒更适合做一枚棋子,“我还没有想好条件,不过东西可以先给你。”

兰溶月说完,零露将一条手帕递给墨香,墨香接过手帕后,兰溶月开口解释道,“你见人的之后只要把手带在身上就好,对了,你只有四个时辰的时间,四个时辰之后,药效就没了。”

“好,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不过答应你条件的前提是不违背我自己的利益。”墨香看着手中的手帕,长孙文锦毁容,他又何尝没有怀疑过和兰溶月有关,只是没有任何证据而已。

自古女子容貌绝色容易遭人妒忌,毁其容貌大多出于妒字。

给出这样的理由,足见墨香是一个自作聪明之人,自作聪明有时候比愚蠢还要来得可怕。

“既然如此,这条手帕就算是我送你的,祝你成功。”

兰溶月一言,墨香却犹豫了,心中徘徊,要不要将手帕还给兰溶月。

“你当真无所求?”墨香紧紧抓住手帕,对他而言,这条手帕是她的希望。

“于我而言,长孙文锦被气死就是我最好的报酬。”

兰溶月说完后直接转身离去,离开东宫后,兰溶月漫步在秋日的繁华街道上,来往的人们满是笑容,似乎正在迎接写什么。

“最近有什么节日吗?”

“小姐,秋天是收货的季节,再过十几天就是求秋猎了,每年陛下求秋猎之后就是秋日祭,听说是云天国最盛大节日之一。”零露笑着解释道,目光中带着几分期待。

“秋猎?”

眼下风云迭起,多事之秋的秋猎,平西王、北齐,此次秋猎,似乎特别精彩。

“嗯,有什么问题吗?”

“时间差不多了,回去吧,明日看戏。”

一路走回府中,一直被人注视着,对兰溶月来说早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无须在意。

晏苍岚府邸内,一直甚少干涉晏苍岚事情的天绝有些沉不出气了。

“主子,你打算将长孙文锦留到几时。”天绝盯着晏苍岚,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兰溶月医治长孙文锦,他本以为以鱼鳞刃刺伤很难恢复,没想到兰溶月竟然有办法让长孙文锦日渐好转,惊讶之余又不想因长孙文锦的仇恨增加而对兰溶月做出伤害之举。

正所谓仇人最好扼杀在摇篮之中。

“溶月说,一直无所事事的日子有些无聊。”

晏苍岚一言,天绝有些摸不着头脑,眼下府中有未缪这个定时炸弹,外加下落不明的司清,在外,满朝上下,除了保持中立的容家之外,似乎全是敌人,国师府,平西王,太子,豫王等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放心怕,溶月不会一直留着她的。”晏苍岚见天绝不明,开口解释。

“嗯。”

天绝心中暗下决心,随即直言道,“若秋猎之后长孙文锦还活着,我会动手。”

天绝神情中并无杀意,言语中长孙文锦已经成了死人。

晏苍岚对天绝护着兰溶月,高兴的同时又想,莫非他这个主人不太称职吗?就在此时,晏苍岚听到天羽的鸣叫,对天绝道,“天绝,明日去宫墙外看戏吧。”

“好。”

明月院内,兰溶月逗着九霄。

“小姐,就让天羽去,没有附信件,公子会明白吗?”红袖看着九霄,两只苍鹰养的极好,个头越来越大了,模样如今是威风凛凛,只是在兰溶月面前依旧是两只小宠物,若非她在,只怕会尽情的撒娇。

红袖心中无奈,她不过是嫁妆背叛了兰溶月,借此可以照顾晏苍岚,还是兰溶月的吩咐,没想到被这两只给记恨上了,若非兰溶月命令两只不得对她出手,只怕这两只还真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旁人或许不懂,他会懂的。”

红袖心中爱慕过晏苍岚,但却从未期待过会留在晏苍岚身边,她知道自己的使命,这份情爱慕中夹杂着崇拜,或许这份爱中少了一个情字。

“小姐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趣味,墨香是一个很好用的棋子,性子有些极端,单纯的利用很难,但若不被棋子知晓就会很好用。

“红袖,你听墙角的功夫如何?”

“啊…”红袖不明所以,突然切换到听墙角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除天绝之外,我最厉害。”

“天绝也是你族中之人吗?”

红袖突然提及天绝,兰溶月不禁有些好奇,若是可以,她还真想和天绝交锋一下。

“不,天绝并非我族中之人,不过他也习得隐身术,天绝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在这点上可以媲美無戾。”

红袖与無戾交手过,無戾以戾气为杀,若是彻底释放自己的戾气,或许能与天绝一敌,不过对两人而言都十分危险,加上無戾小天绝三岁,若是年龄相当,無戾或许会超过天绝。

“嗯,或许…”对無戾的潜能,兰溶月一直都十分相信,“对了,墨香今日会和太子圆房,我要你去听墙角。”

“……”红袖不明的看着兰溶月,脸颊微红,不好询问。

“我用的是幻情,云渊会将墨香想象成他最爱的人,我很好奇,云渊对楼星落的情有几分。”颜卿去西北后还得知了一个消息,云渊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讨好楼星落,或许因为得不到,所以更加难忘。

“是。”红袖微微低头,掩饰自己脸颊的羞涩。

红袖领命离开后,零露一副兴致勃勃的看着兰溶月,“小姐,要不我让灵宓给我易容,也去偷听看看。”

“东宫如今有柳辰飞在,还有大批江湖人士,你确定要去吗?”

兰溶月看着零露,又一颗好奇心是好的,可是好奇心太旺盛了却有些危险。

“那还是算了吧。”

零露有些失落,毕竟她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月明星稀,红袖光明正大的听墙角,容泽近日每天晚饭后都会来找兰溶月下棋,起初兰溶月并不觉得奇怪,可是一连几日如此,不奇怪也变得诡异了。

“二叔,说吧,你们要不要这么防备岚。”

这几日晏苍岚白天来访,即便是做梁上君子也不会有人阻拦,可是已到了晚上,除了这明月阁之外,府中四处戒严,若她还无法察觉,那就是迟钝了。

“丫头,情定了,名未定,还是避嫌的好。”

容泽直言,这么做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兰溶月。

“随意,二叔没有其他想问的吗?” 昨日容泽便是犹豫再三,不曾开口,今日又是,兰溶月看得都有些纠结了,于是主动开口问道。

“你有厉小姐的消息吗?”

“莫非二叔心意雪儿?”

容泽突然提及厉雪,兰溶月有些措防不及。

“厉将军来信,说厉雪失踪了,让我派人在京城寻找一个厉雪的下落。”

厉将军在行军之中,厉雪知道此消息后便没有前往边境,根据他派人查证,厉雪极有可能在京城,只是京城之大,想要找一个刻意藏起来的人十分困难。

“所以二叔是要替厉将军找到雪儿吗?”

“嗯。”

“我还以为二叔心意雪儿呢?”

“丫头,这个玩笑不好笑,厉雪性子单纯,但不是我的菜。”容泽直言道,这写日子下来,容泽很庆幸当初兰溶月点醒了他。

人生一世,最忌讳的就是将就二字,若是生于其他世家没有机会选择,如今他有机会了,为何要白白浪费呢?

“不是菜,可以是汤啊。”零露小声嘟囔的补充道,对于容泽,零露心中一直有些排斥,虽然现在害了很多,但依旧喜欢不起来。

“咳…咳…”

容泽直接被零露的话给呛住了,心想,初见时他担心战局,的确是他的错,可是要不要到现在还记恨他。

“对啊,汤也不错。”九儿附和道。

“我还是喜欢吃菜,让一个喜欢吃菜的人喝汤,太将就了。”容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九儿,九儿一直注意着兰溶月,压根没注意到容泽投递过去的视线。

容泽的这一眼被兰溶月和零露看得清清楚楚,零露暗自点头,心想,原来九儿长得像一盘菜。

“厉雪的消息我不知道,那日她离开府中后便不曾回府,不过我估计是藏起来了,厉雪的性子大方,随意而安,没有多少心计又能真心待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想现在应该过得不错。”

虽无厉雪下落,但兰溶月并不担心厉雪安慰。

厉雪的功夫虽不如武林高手,但她没有什么敌人,即便是遇到什么,但自保的本事还是有的。

兰溶月和容泽谈论这厉雪,作为当事人的厉雪此刻正在忙碌着。

厉雪端着一碗汤,走进房间,房间内,坐在轮椅上的姬长鸣正在绘制图纸,厉雪自己将汤放在姬长鸣的图纸上,死死的盯着姬长鸣。

“呆子,多喝点汤,长骨头。”

“拿走。”姬长鸣看了一眼厉雪,冷冷道。

心中直呼后悔,那日他出门选购材料,惊马不小心撞到了厉雪,只好将人带回来,没想到惹上了一个大麻烦,这人倒好,没有受伤,住下了就不走了,美其名曰那日是她行色匆匆,没看到马受惊了,把他吓坏了,留下来照顾他,以作为补偿。

其实,厉雪最初是想找个藏身之地,本能的觉得姬长鸣不是一个危险人物,于是就赖上了。

“你喝了我就走。”厉雪看着姬长鸣,眼神中透着坚决。

这个男人性子不错,不会功夫,虽然双腿废了,不过人很好。厉雪言下之意,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我不适合,我有心仪之人。”姬长鸣看了一眼厉雪,他曾希望兰溶月的性子也如厉雪一边欢脱,如今见到厉雪只好,又庆幸还好兰溶月没变成第二个厉雪,太吵了。

“我虽然没说要嫁你,不过有一天你会娶我的。”

厉雪可不管姬长鸣是否有心仪之人,只知道这个男人她要定了,纵使他的心比石头还硬,她也一定会焐热的。

“你…出去。”

“你把汤喝了我就出去。”

姬长鸣无奈的端起汤,一口应尽,随即将碗递给厉雪。

“下次记得自己常常味道,你白吃白喝就算了,别浪费我家的盐。”姬长鸣说完后,一口应尽杯中的茶,他承认味道还行,就是太闲了。

“会吗?”厉雪拿起碗,用舌头舔了一下,“不咸啊。”

“可以出去了吧。”姬长鸣懒得解释,直接下逐客令。

厉雪离开房间后,看着空着的碗,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厉小姐,我家公子受伤之后口味一直很清淡。”一直照顾姬长鸣的小厮见厉雪如此用心,好心的提醒道。

姬长鸣的口味清单是兰溶月的交代,后来渐渐的养成了习惯。

“哦,我知道了,下次能帮我试试味道吗?”

小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小厮知晓姬长鸣的心意,他一直时候姬长鸣,岂会看不出姬长鸣心中只有兰溶月,只是这两人有兄妹之间,注定没有作为夫妻的缘分,姬长鸣是姬家仅剩的血脉,能有一个真心爱着姬长鸣,且不掺杂任何目的的人十分难得。

小厮点了点头,走进姬长鸣的房间。

“这么快就把你主子出卖了。”

小厮微微低头,姬长鸣语气很轻,没有责怪之意,小厮松一口气。

“主子,厉小姐不错。”

“她很好,但不适合我,以后别帮她了,她既然要躲着人,就让她住一段时间吧。”

厉雪的十分姬长鸣一清二楚,他没有告诉兰溶月,就是不想兰溶月会为难,所以装作不知道厉雪的真实身份,对于姬长鸣来说,他对兰溶月的情早已经超越了男女之情,更多的是亲情,为兰溶月,他可有不惜一切,同样,他也无法接受厉雪。

他所背负的东西不想在连累他人与他一同受这份苦。

其实,最重要的是姬长鸣难以打开心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