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长孙文锦之死(下)谋动/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的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淡淡薄雾将整个京城笼罩起来,像一幅山水画卷,美不胜收,细雨如丝,在美丽的画卷上增添了一抹神秘。

“小姐…是楼星落。”红袖走到兰溶月跟前,微微低头掩饰自己脸颊的微红,春光帐暖,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的确有些熬不住。

兰溶月微微抬头,任由细雨落在脸颊上,身边的微微浓雾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

“他对楼星落也算是用情至真,明知不可能却依旧想要得到,果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云渊将帝位看得高于一切,楼星落可以放弃自己的皇太女之位,只可惜那个人注定不是云渊,在这件事上,云渊对晏苍岚怕是颇有憎恨。

“小姐为何要那么做。”

红袖不明,若要成全墨香,普通的迷幻药就好,何须如此费心。

“你们说对一个女人而言,什么才是最恨。”

红袖、零露两人相继摇头,唯独九儿微微低头,沉默不语。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无非是夫与子,对于墨香而言,昨日就是她的新婚之夜,可云渊口中叫的却是楼星落的名字,即便是为了地位,墨香心中岂会不恨,墨香虽不如长孙文锦聪明,但却懂得选择依附之人后该如何做,以墨香的心机,长孙文萱定不是其对手,到那时你们说她心中的拿一根刺是谁?”

要利用墨香,就不能让墨香一味的站在所依附之人的身边,那样的话她只是给自己多培养了一个敌人,在无趣的时候培养敌人会很有趣,可是这盘子棋子已经够多了,变化万千,无须再另外去培养棋子。

“楼星落。”零露和红袖异口同声道。

三人心中暗自佩服,不得不说,兰溶月了解人性,对人性本能的估计从来没有错过分毫,所有的算计都是人最根本的欲望。

与其说是兰溶月的算计,不如说所有人都是落入自己欲望的陷阱之中,无论是谁,人本性中都存在着欲望,只要有欲望的存在,就无法脱离兰溶月的算计,与这样的人为敌,太可怕了。

三人心中暗叹,还好不是敌人。

“小姐,时间差不多了。”

“备车。”

马车缓缓驶进君临阁的门口,晏苍岚自身份揭穿之日起,这座酒楼就改名叫君临阁,当时琴无忧口中还曾念叨过,此处地位好,若是让他经营,绝对能大赚一笔。

“小姐请进,我家主人已经为小姐准备好早膳了。”

跟随小厮的指引,兰溶月来到君临阁的四楼,四楼略高宫墙城楼,刚好可以俯视周边的风景,更能将皇宫几道宫门尽收眼底。

晏苍岚听到脚步声,放下手中的公务,看向门边,“溶月,过来。”

“岚,今日的早膳是你亲手准备的吗?”走进房间就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清淡中不掺杂丝毫的油腻,是她最喜欢的味道。

“既然看戏,自然应该补充一点体力。”

晏苍岚一句话落入兰溶月耳中怎么觉得那么暧昧,兰溶月心想,莫非是前几日她调戏过他后的报复吗?这个男人还真记仇。

“我饿了。”

兰溶月直接忽略了某人的小心思,某人一听兰溶月说饿了,立即打开砂锅中的粥,给兰溶月盛了一碗。

“尝尝看。”

兰溶月拿起勺子,尝了一口。

“我发现你可以成为一名十分出色的厨子。”

许是生活环境的原因,晏苍岚虽从不刻意讨好,但依旧能十分准确的掌握人的喜好,单凭这点,想要讨好一个人就轻而易举,而他却没有选择做一个投其所好的人,许是那样的环境才成就了今日的他。

“谁让我夫人口味挑剔,为夫当然也尽心竭力了。”

晏苍岚言下之意,他会投其所好,不过只是针对她一人。

“看来我这一辈子有口福了。”

“能为你下厨一辈子,也是我的幸福。”

许多年后,兰溶月没想到她随意的话,竟然成真,无论他多忙,都不会玩了给她精心准备饭菜或者点心,除非彼此不再对方身边,否则从不例外。

每当看到那样的晏苍岚,她就会想,或许她的重生只为遇见他。

“被我感动了吗?”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她变了,他有何尝不是呢?“吃吧,等会就凉了。”

“嗯,被你感动了。”

兰溶月不得不承认,他所言,深得她心。晏苍岚很意外,兰溶月会直接承认自己的心思,意外的同时有觉得格外幸福,最起码她与他之间,又进了一步,他相信在不久之后,她与他会两心相印,携手白头。

早膳后,九儿将桌上的残羹剩菜收拾下去,晏苍岚亲自为兰溶月泡上了一杯雪莲茶。

“听说楼兰禁地雪莲被盗了两次。”兰溶月看着茶壶中盛开的雪莲花,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这个男人,她记得不久前零露说漏嘴,说雪莲花最适合她调理身体,自此之后,她每日似乎都会喝到雪莲花泡的茶。

“真不愧是我的溶月,消息就是灵通。”

兰溶月犯了一个白眼,她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了,要说也是他变成她的。

“戏来了。”

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对于他而言,爱人之间,不去争论谁是谁的,因为都是属于彼此。

宫墙之上,长孙文锦不顾众人的阻拦爬山了宫墙,其实不应该说不阻拦,而是长孙文锦本就功夫不弱,太子身边除了柳辰飞之位,想要不伤长孙文锦分毫而阻拦长孙文锦的人根本不存在。

“哈…哈…”长孙文锦站在宫墙之上,笑声凄厉无比,云渊得知消息后,也追了上来。

“锦儿,别闹了。”云渊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埋怨,几分不满,唯独没有怜惜。

长孙文锦一袭白衣,长发散落,脸颊原原本敷的药掉落了一半,整个人模样看上去十分恐怖,眼神中闪烁着狠毒和憎恨,昔日的大家闺秀如今却如同地狱而来的厉鬼,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别闹,云渊,我什么时候跟你闹过,你明明并非国师千晟,可你却冒充他与我成亲,你说我别闹,我受伤之后,你也不曾对我有丝毫关怀,更是将我的贴身丫鬟收入房中,云渊,昔日我觉得你有几分太子风仪,如今我发现你也不过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小人,若非我是长孙家的大小姐,你又怎会费心机的娶我,为了让我维护你,你更是娶了我二妹,哈哈…。”

长孙文锦每一句话都直接戳中了云渊的痛脚,长孙文锦的话,云渊无法反驳,更是必须的承认,他娶长孙文锦或许曾有过几分爱慕,不过更多的是利益纠葛。

此刻,云渊面临一个两难的决策,宫墙之下,围满了人,此处是皇宫和宫外的交界线,又是刚下早朝的之际,长孙仲春和长孙仲夏也在,云渊不能承认自己是因为权力而娶长孙文锦,否则长孙文锦一旦有个意外,他将彻底失去长孙家的支持。

“锦儿,你应该知道,若非爱慕于你,我怎会对你费心机。”

云渊没想过,这一句话对追随他的人而言,云渊会变成一个儿女情长的人,自古人们相信,儿女情长之人难以担大任。

“云渊,你是想骗我,还是想骗你自己,千晟明明是晏苍岚,这点想必不少人都知道,云渊你既想要长孙家又想要国师府,你是不是也太贪心了,还有你墨香,我自认为带你不薄,即便是你要睡在太子踏侧,也用不着如此焦急,大可等我死了,你应该清楚,以我这副容颜,若非碍于长孙家,我早就死了。”

宁死之际,长孙文锦不在乎她说的话是否有人相信,她在乎的是她说的话能引起多大的风波。

长孙文锦揭穿了晏苍岚的身份,兰溶月看向晏苍岚,眼神中似乎在问,作为当事人的你有何感想。

“多谢夫人精心布局,幸苦夫人面对那个不美的物体那么久。”在晏苍岚口中,长孙文锦被毁容的脸直接变成了物体。

“岚,有没有说你的心很黑。”面对一个爱慕自己多年的人,不仅直接变成物体,口中还毫不留情。

晏苍岚握住兰溶月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微微低头,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眼中似乎只剩下彼此,晏苍岚嘴角微微上扬,兰溶月不禁有些看呆了,心想,这货又用美男计。

“溶月,他人如何评价对我而言,一旦都不重要,你只要记住,这颗心只为你跳动就好。”

“是吗?”

兰溶月避开了晏苍岚的眼神,那一双漆黑的眸子太深,似乎能将她整个人吸进去,若是一直盯着看,兰溶月担心自己也会失态。

她不是一直对美色无感吗?为何面对他的时候她做不到。

看来不仅美人计恐怖,美男计也是。

“先看戏。”

晏苍岚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心想,逗一逗她真的很有趣,昔日心如寒冰,今日也会有失态的时候。晏苍岚在心中默默的说着:溶月,你可知道唯有面对你的时候我也会失态。初见时,我将母亲的信物交给你,定下了你。随后在西山梅林,更是不顾一切带走了你。那次我在发现,自己早就深陷其中。只是在你深陷其中之前,我不打算告诉你我爱你有多深,因为我不想给你丝毫压力。

“锦儿…”

“你闭嘴。”未等云渊说完,长孙文锦冷声呵止了云渊,随后继续对宫墙之下的长孙仲春道,“父亲,女儿错了,女儿应该听父亲的话嫁入寻常百姓之家,若是那样,也不会落入今时今日的境地,父亲,帮我告诉母亲,女儿错了。”

长孙文锦说完,一跃而下,长孙冲春想要冲上去接住长孙文锦,可是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了,因为那样不禁接不住,更会让他自己有可能丧命。

长孙文锦落在出宫的路上,石头铺着的地面被鲜血染红,鲜红映入众人的眼中,刺痛了眼,刺伤了心。

“啊……。”长孙冲春倒地,最后一样看向云渊,云渊心中却有几分不寒而栗,比起长孙文锦的死,他更担心失去长孙家的支持。

与此同时,晏苍岚怕那软满了鲜血的画面污了兰溶月的眼,示意天绝关上窗户。

“溶月,这出戏如何?”

“还不错。”

兰溶月为了不让长孙文锦将不该说的说出来,特意吩咐無戾控制了一下画面,长孙文锦的确还有话没说完,但对于一个绝望的人来说,足够了。

“我也觉得不错。”晏苍岚看着兰溶月,“我不得不承认,溶月很了解长孙仲春。”

“所以呢?”

“所以长孙仲春必须死。”

晏苍岚知道,长孙仲春若不死,对于兰溶月而言就是一个隐患,虽然夺帝路上有长孙家的支持他会轻松很多,可是对那种墙头草他并不想要,也不会给予信任。

“其实找借口除掉他不难,不过,让他和太子狗咬狗一段时间不是很有趣吗?况且,让其发挥最大的功效才不辜负了我布下这局棋。”

“溶月想怎么做。”

“我想听你说。”

朝局她不方便参与太多,但不表示不会参与。

夺帝之路对于晏苍岚而言是不同的,他是苍暝国帝君,不适合如朝,不如朝堂却又要让众人追随,本就十分困难,如今还有未缪这个定是炸弹在,行动上需更加小心谨慎才行,不过,兰溶月相信对晏苍岚而言不成问题。

“长孙家、国师府,平西王。”

晏苍岚眼下之意,这三股势力,必须要剪除,若要并苍暝国,他就不能为朝中之人所左右,两国一旦合并,作为帝君的他需要绝对的权势,但凡有丝毫的万一,都会留下很多不安定的因素,更何况如今楼兰,北齐虎视眈眈,东陵也是一个墙头草,若兰慎渂还在,定会选择停战而提升国力,可兰梵不同,他本能渴望绝对的权力,两国边境的和平最多到今年年尾。

“时间不多了。”

“如今境况犹如千里行军,唯一个快字才是成功之本。”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