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神秘的瑞公公/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孙文锦的死如同狂风一般席卷整个朝野上下,长孙家和国师府牵扯其中,次日早朝后,老国师进宫面圣,原本的仙风道骨此刻夹杂是些许愤怒走出御书房大门。

“陛下可是为在老国师大人生气。”瑞公公奉上茶,微微低头,小声询问道。

云颢端起茶杯,小泯了一口,怒气似乎被压下了稍许。

“我不该生气吗?云天国自开国以来,国师府就是帝王手中的利刃,如今这把利刃想要割伤主人,你说,我不该生气吗?”

瑞公公心中感慨万千,帝王之怒,向来无形于色,尤其是云颢,动怒的次数虽多,但多为形势所逼,真正动怒的次数却很少。

“陛下不是一直主张让皇子们强者胜吗?既如此陛下又何须为此事动怒。”瑞公公小声开解道。

瑞公公言下之意,让皇子们出手除掉国师府,云颢不比为此操心,夺帝之路,国师府也好,平西王也好,都只是绊脚石。

“老家伙,这么多年,依旧如此狡诈,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体。”

“多谢陛下关心,老奴最近甚少费什么形式,身体也好了很多。”瑞公公依旧微微低着头,模样十分谦卑。

云颢能与瑞公公说这些,足见他对瑞公公的爱重。

“既然身体好了些许,就替朕去一趟镇国将军府,宣旨兰溶月进宫觐见。”

“老奴遵旨。”

瑞公公是何等聪明之人,岂会不明白云颢的用意,兰溶月是鬼医,与其说让瑞公公宣旨,不如说是让瑞公公去见兰溶月,借此可以让兰溶月替他看看。

“去吧。”

瑞公公离开后,云颢双眸深处暗淡了很多,长叹一口气之后,悄悄离宫。

两刻钟后,晏苍岚府邸有人闯入,来人正是云颢,晏苍岚看到云颢一袭便装,神情中未曾有丝毫惊讶,父子二人,四目相对,彼此都不甘示弱。

“都下去吧。”两人许久不开口,晏苍岚随即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众人退下之后,晏苍岚看向云颢,“多少年了,没想到陛下会光顾这个囚牢。”

回忆在晏苍岚脑海中涌现,晏紫曦去世之后,晏苍岚甚至连守灵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云颢亲自囚禁在此处,若非晏紫曦在去世前与老国师交易,这里或许如今还是他的囚牢。

“是啊,差不多有二十年了。”云颢望着院子,与二十年相比,院内的模样依旧,但似乎也变得苍老了。

“那么你今日前来是为了缅怀过去,还是为了教训我。”晏苍岚嘴角泛起淡淡的讽刺,眼底的冷漠不夹杂丝毫的情绪。

“都不是,我是来警告你的。”云颢从晏苍岚身上移开目光,对于这个孩子,他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与晏紫曦有几分相似的容貌,陌生的是那眼底的冷漠。

“警告?”

“为帝者,可有情,但却不能专情,你与容家的那个丫头之间尽早有个了断为好,否则只会伤人伤己。”云颢微微抬头,目光看向天空,白云朵朵映入云颢眼底却尽是昏暗。

“为帝,你打算传位于我吗?”

“只要你与容家那丫头断了,我便将云天国交入你手中。”

晏苍岚微微摇头,“不需要,这天下我若想要,自然有本事去夺,用不着陛下好心让位于我,况且若因天下而失去她,我要这天下又有何意义。”

云颢闻言,心中诧异,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晏苍岚夺云天国江山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自古帝王,专情便是毒药。

藏于深处的心底似乎又泛起淡淡的颤抖。

“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能耐。”

云颢飞身离去,晏苍岚看着云颢你去的方向,沉默了许久。

对于云颢,他曾经将其当做是最亲的父亲,可是在晏紫曦生病的那两年,云颢的所作所为让人发指,渐渐的变成了憎恨,到如今面对云颢,他已经不再有丝毫的情绪了。

云颢并未走远,距离府邸一天接到之外狭窄的巷子内,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老仆人挡住了云颢的去路。

“陛下,何须如此刺激小主呢?”

“他对兰溶月用情当真如此之深吗?”云颢看向老人,目光闪烁着一丝丝纠结。

“陛下,小主很执拗,性子像极了当初的陛下。”

老人并未正面回答云颢,而是岔开了话题。

云颢微微摇头,飞身离去,云颢离去后,老人长叹一口气,随即消失在小巷中。

镇国将军府

瑞公公来将军府宣旨,旨意未宣,容太夫人便亲自见了瑞公公,瑞公公甚少离宫,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瑞公公,兰溶月也觉得奇怪。

“小弟,你知道这个瑞公公的来历吗?”容潋和容泽去了兵部,不在府中,云瑶去了东宫,林巧曦此刻正在礼佛,兰溶月只好询问容钰了。

“不太清楚,不过瑞公公身体一直不好,又是照顾陛下的老人了,我也只见过他一次,若要说朝野上下谁最得陛下的心,当属瑞公公无疑,不过姐姐若是真想知道瑞公公的来历,可以去问太奶奶。”

容钰不解为了兰溶月突然如此关心瑞公公了,心中觉得有些对不起兰溶月,他所知道的太少了。

“这些已经足够了。”

兰溶月嘴角微微上扬,云颢派谁宣旨不好,却偏偏派瑞公公,看来还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若非云颢本身的功夫极高,又是生性敏锐之人,她就派红袖去监视他了。

“小姐,可要派人去查查。”九儿提议道。

“不用,有些事情暂且查得太清楚反而不好。”

兰溶月一句话,九儿、零露、容钰以及無戾一副不解的模样,虽不解,但不曾询问其中缘由。美景前来请兰溶月前去接旨,兰溶月独自前往,并未让九儿和零露陪伴在侧。

“月小姐,太夫人的意思是想让月小姐替瑞公公医治一下多年寒毒,月小姐可有办法。”去玖熹院的路上,美景小声询问道。

“我尽量。”

她是医者,却不是神仙,能救一部分人,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美景微微点头,不曾多言。

良辰和美景在镇国将军府算是和兰溶月相处较多的侍婢,但要说对兰溶月有所了解,两人也是知之甚少。

兰溶月走进客厅,瑞公公见兰溶月一袭红衣,双目被一袭红衣染上了一抹妖红,红色原本炙热,此刻却让人觉得有几分寒冷,若非看向容太夫人时瞬间的暖意,瑞公公还真怕自己身上的寒毒会发作。

“溶月给太奶奶请安,见过瑞公公。”

“月小姐无须多礼。”瑞公公起身,微笑着看向兰溶月道。

瑞公公留心观察兰溶月,一举一动间,尽显大将之风,瑞公公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像兰溶月这样的女人,与绝世容貌相比,双眸中的那一某妖异让人移不开目光,妖异深处,寒冷如冰。

兰溶月一直留心观察瑞公公,看上去慈眉善目,只是兰溶月更愿意称之为阅人无数,慈爱的目光中蕴含的是智慧,花白的头发,两鬓之间白如雪,虽然已经老了,但却有一股特别的风韵,嘴唇微微发白,兰溶月似乎可以感觉道围绕着瑞公公身上的淡淡寒气,看来这个瑞公公当真是中了寒毒,而且相隔甚久,观察下来,若真要给瑞公公一个评论,‘世外高人’四个字倒是对他最好的称呼。

“陛下宣月小姐进宫觐见,月小姐可要准备一下。” 瑞公公虽觉得兰溶月不是善茬,进宫对兰溶月来说应该不会被人算计,但因容家的关系,瑞公公开口提醒道。

“瑞公公若是信得过溶月,可否让溶月替你把脉。”

瑞公公看了一下容太夫人,随即伸出手,鬼医之名,瑞公公也有所耳闻,关于鬼医精湛的医术甚少有传闻,其中最厉害的便是换颜术,即便是没见过,也位置赞叹。

“有劳了。”

兰溶月的手指搭在瑞公公的手腕上,寒冷如冰的手指让瑞公公惊讶了一下,他身中寒毒,身体常年寒冷如冰,兰溶月的手指竟然比他还要冷上几分。

“公公早年中毒伤及根基,毒虽解了,但根基已伤,恢复根基请恕我无能为力,不过溶月可以开几服药给瑞公公先调理一段时间,若是想治愈寒症还需要一味药,只怕瑞公公要等一些时日。”

她一直在用雪莲调理,但她是因为异能的缘故,要想调理好瑞公公的身体,唯有冰火莲,且最少要服用半月。

“不知是什么药。”

知道兰溶月是鬼医,自然知道很多稀有的药材兰溶月都能轻易拿出来,若兰溶月都拿不出来,想必十分珍贵。

“冰火莲。”

“冰火莲,传闻冰火莲难得,常年长于寒冰之上,花朵一半白净如雪,一半妖异似火,十分难得。”瑞公公心中惊讶,看兰溶月的模样似乎在等着冰火莲成长,莫非这冰火莲也可以培育不成。

“我院中种植了几株,不过还需等上一些时日。”

种植冰火莲一事虽不是众人皆知,但知道的也不少,没必要为此隐瞒。

瑞公公心中暗叹,都是兰溶月心思周密,心深如海,如今看到,当真如此,不过瑞公公心中倒是有几分欣赏兰溶月,不趋炎附势,也不蓄意讨好,为他诊治只怕是容太夫人的功劳。

瑞公公所想不错,若非因美景的话,瑞公公即便是求医,兰溶月也未必会医治。虽是如此,瑞公公看中的倒是兰溶月重视家人这点,即便是冷血之人,只要还重视家人,此人就值得信。

兰溶月写好药方后,吩咐九儿去鬼阁拿药,瑞公公在镇国将军府用过午膳后才一同进宫。

“月小姐与陛下有过几面之缘。”

“公公为何这么问?”

瑞公公突然提问,兰溶月觉得甚是奇怪,瑞公公身体不好,进宫的途中便乘坐一辆马车。

“陛下也是苦命之人,若日后陛下有做的太过的地方,还请月小姐多开解一下九殿下。”

瑞公公微微闭上眼睛,兰溶月看不清瑞公公眼底的情绪,更不知瑞公公是以怎样的心情说出这番话,兰溶月想问云颢若做得太过,过在哪里,只是看着瑞公公的模样,兰溶月无法直接开口去问。

“溶月尽量。”

晏苍岚对云颢,更多的是漠视,而非仇恨,她对兰鈭,更多的是仇恨,而非漠视,要杀兰鈭她有无数种方法,可最终依旧没有下手,或许是因为季小蝶临死前的话,又或者是因为其他,兰溶月自己也不知道。

“月小姐,人生最难的是放下,有时候有些事,学会放下,放下执着也是一种幸福。”

“放下吗?”兰溶月掀起轿帘,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人生一辈子,无非是为了自己的欲望而活着,贫穷之人求生,富贵之人求权,权贵之人追求更高,何何尝不是一种执着呢?放下执着与放下生命之间的差距不过是生与死而已,能做到超越生死,放下执着世间又有几人,公公能放下心中的执着吗?”

瑞公公睁开眼睛,微微一身叹息。

“不错,人生在世,本就是为了执着二字罢了。”

瑞公公没有说服兰溶月,反倒被兰溶月给说服了,瑞公公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看着瑞公公的笑容,兰溶月微微摇头,看来从一开始就是瑞公公对她的试探。

“我的答案公公可还满意。”

“很满意。”

三个字,瑞公公说的意味深长,像是隐藏着什么,兰溶月想过要窥探,可是藏得太深,她根本无法窥探。

“月小姐对老国师了解多少?”

“不多。”

“听说老国师近几日身体不适,似乎是中毒了,出宫之前,陛下曾提及药箱毒门之人为老国师解毒,早年的时候我曾听说老国师与毒门门主有几分交情,如今看来,所言非虚。”瑞公公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提及道。

瑞公公刻意将消息透露给兰溶月,兰溶月一时间无法理解瑞公公的用意,是为了帮她吗?

可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瑞公公此举,理由何在。

猜不透老国师的用意,兰溶月只好装傻道,“看来老国师中毒甚是眼中,只可惜溶月不善解毒,老国师曾是岚的授艺恩师,若是溶月有这个能力,当真愿意出手相助。”

老国师中的是‘枯荣’,此毒乃是她精心调配的毒药,她做出毒药从不制作解药,既然选择下毒,又何须解毒呢?

“月小姐有此心意,想必老国师心中也甚是感激。”

瑞公公心中感叹,好腹黑的丫头。

老国师中毒,放眼京城,兰溶月明明是最有嫌疑的人,他自认为阅人无数,本想试探兰溶月一二,没想到竟然一无所获,根本猜不到兰溶月的心意,更别说与此事扯上关系。

同时,瑞公公心中又暗自庆幸,他看不透,陛下也未必能看得透。

“只可惜老国师向来不待见我,况且几月前的君子之约,溶月可是毁约人。”

瑞公公心中无奈,兰溶月抛出自己的弱点是为了试探他吗?这么光明正大的试探他此生遇到的兰溶月是第二人。

“溶月是女子,何须遵守什么君子协定。”

“公公说的不错,自古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如此想来,被骗也算是活该。”

一路上,兰溶月和瑞公公在彼此的试探中得知彼此的心意,瑞公公不得不承认,兰溶月做事滴水不漏,可是这样的人活得太累,想到晏苍岚,瑞公公看向兰溶月,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兰溶月看向瑞公公眼底流露出的惋惜,不明其心意,马车进了第二道宫门,兰溶月也来不及多问。

“月小姐,请。”

瑞公公下车后,亲自伺候兰溶月下车,此举吸引了宫女、侍卫、太监的目光,要知道这十多二十年来,瑞公公伺候的只有云颢一人,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宫中,风暴即将来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