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争宠/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孙文锦死后以太子妃之仪下葬,红颜薄命,先被毁容,后丧命,不少人替长孙文锦惋惜,上孙仲春告假,长孙家闭门谢客,期间云渊拜访了几次都被拒之门外。

“太夫人,皇后派人前来拜访。”容太夫人正靠在软榻上浅眠,自从兰溶月命人给容太夫人定制了一个软榻之后,容太夫人每日午时习惯在软榻上浅眠,这些日子已经成了习惯。

“皇后?”容太夫人声音中泛起淡淡不喜,“有说是因为什么事吗?”

“似乎是为了皇长孙的病,皇长孙自被人算计后,一直在昏睡中,病情似乎恶化了。”美景熟知宫中消息,立即禀报道。

“你将人带到溶月哪里,是否进宫,她自己定。”

“太夫人,宫中向来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让月小姐与宫中牵扯太多,是否欠妥。”

美景想起昨日兰溶月离宫后与晏苍岚出城去枫叶林欣赏风景,可在她看来,更像是散心,毕竟两人昨日的举动京城众人皆知,都说晏苍岚与兰溶月不顾男女之防,晏苍岚对兰溶月宠到了骨子里了,可是昨日的举动对兰溶月的立场而言,却是十分危险的,惹怒云颢,不是明智之举。

“避得了吗?能躲一次,也躲不过第二次,更何况瑶儿也无法对皇长孙置之不理,终究是姑侄,若是我们再横加干涉也未免有些太不尽人情了,让丫头自己决定吧。”

长孙文锦之死,云瑶无法找理由不进宫,一旦进宫,即便是云瑶回避,皇后洛盈势必会找借口让云瑶见一见昏迷中的云瑶,云瑶不曾开口求兰溶月,心中已经承受了莫大的自责了,若是回绝了洛盈派过来的人,莫非真要云瑶去求不成。

若是云瑶真的求了兰溶月,只怕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

“是。”

美景直接将来求见的人带进了明月院,明月院内,兰溶月正在亲自照看冰火莲,兰悦信中说冰火莲的成活率很低,因为兰溶月能力的缘故,如今池中的冰火莲已经长满了整个荷花池,于莲不同,冰火莲连莲叶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与院中竹林散发出来的竹香遥相呼应,十分好闻。

美景上前对将手放在池水中的兰溶月道,“月小姐,皇后派人来了,太夫人让我直接带过来。”

美景知道这莲从种植到如今都是兰溶月亲力亲为,唯有去变成之际曾让灵宓照看,莲叶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她却从未问过,这是何种莲,如今池中的莲似乎长得愈发好了,秋日明明已经过半,池中的莲叶却没有丝毫的枯黄之象,反而愈发青翠了。

“让她先等着。”

“是。”

美景行礼离开,兰溶月收回手,漫步在池水之上,手中采摘新鲜的莲叶,时不时闻一闻莲叶的味道,似乎已忘了还有人在厅中等候。

“小姐,那边还有。”零露闻着淡淡的清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想,这莲叶能吃吗?若是能吃就好了,光闻着就觉得美味。

九儿看着零露的模样,为何零露一看到食物就有些花痴的感觉,九儿进屋拿了一个竹篮子,递给正向岸边走来的兰溶月,兰溶月将鲜嫩的莲叶放入竹篮中,采摘的根部留着一层薄冰,莲叶似乎一点都没发现已经被摘下了,依旧十分鲜嫩。

一直在厅中等着兰溶月的嬷嬷有些按耐不住性子,刚好见到兰溶月走在池水上的一幕,惊讶的同时心中暗骂,“妖女。”

刚刚暗骂完,不知哪里来的一盆水直接泼在嬷嬷的头上。

嬷嬷的角度根本看不到手中拿着脸盆,一脸无辜的無戾以及幸灾乐祸的容钰。

“进宫吧。”

“小姐,这个也要带进宫吗?”零露的目光从刚刚开始就没从这些嫩莲叶上移开过。

看着零露的模样,兰溶月有些困难的点了点头,“嗯。”

“好想吃吃看。”

零露咽了咽口水,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再等两月吧。”

兰溶月此刻没有告诉零露,莲叶可以做成莲叶羹,莲叶羹十分美味,特别是那一股清甜让人难忘,兰溶月担心一旦说了,零露会每天留着口水看着池中的莲叶,要知道冰火莲若是采了莲叶就会影响花开,兰溶月采摘的时候也极其小心。

“嗯…我等。”零露十分努力的点着头。

“口水流下来了。”红袖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逗着零露道。

零露下意识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随后羞涩的看着红袖,“你又欺负我,和那个贪财鬼一样,这几天都没看到贪财鬼,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兰溶月走进前厅,一身宫装的嬷嬷脸色冷了几分。

“看来在兰小姐的心中皇长孙还不如兰小姐的几朵莲叶重要。”嬷嬷出言,言语之间,尽是嘲讽,在云天国,很多人都称呼兰溶月为月小姐,以示尊重,称呼兰溶月为兰小姐,无疑是为了贬低兰溶月的身份,刻意让兰溶月和容家撇清关系。

“我的莲叶的确很重要,至于皇长孙,与我何干。”兰溶月将莲叶递给九儿,示意九儿好好抱起来。

嬷嬷闻言,气不打一出来,愤怒的同时却又不敢真的惹怒兰溶月,毕竟皇后之命让让她带兰溶月进宫。

“兰小姐,皇后娘娘召见,还请兰小姐随我进宫一趟。”嬷嬷微微低头,语气中却夹杂是几分不喜,暗自决定,一旦兰溶月进宫,一定要给兰溶月脸色看看。

“等着。”

兰溶月说完走进了里间,嬷嬷刚想要跟上去,直接被九儿拦了下来。又过去了半个时辰,兰溶月沐浴更衣后走出房间,一袭红衣,神情妖异,看来嬷嬷的眼中,厌恶顿生。

“还不够,莫非还打算留下来用膳不成。”

“你……”

兰溶月停下脚步,回过头,眼底冷若冰霜,连声音都冷了几分。

“我如何。”

“兰小姐,请。”

嬷嬷是皇后洛盈的心腹,这些年来在宫中一直耀武扬威,那些不受宠的公主对她还有行礼表示敬意,眼前的兰溶月完全没将她当盘菜。

“小姐,嬷嬷好像生气了,莫非是年纪大了,阴阳失调。”零露目光盯着九儿领着的莲叶,不知道兰溶月到底要送给谁,心中想的却是若是能尝一尝就好了。

九儿看着零露的模样,当一个吃货的同时还不忘记损人,于是决定好好的提点一下。

“零露,你脑子短路了,内宫之中,哪儿来的男人。”

“是吗?我又不是宫女。”

零露嘟囔着嘴,只是嘴角露出的怎么看都是嘲讽。

嬷嬷气不打一处来,偏偏还不能反驳,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给兰溶月好看。

出府后,兰溶月坐上早就准备好的马车,容钰站在马车边,显然瞪了许久。

“姐姐,我替你赶车好不好。”宫中是什么样的地方,容钰又怎么会不清楚了,担心兰溶月的安全,于是决定当车夫,为了这个车夫的位置,他可等了半个时辰。

“今天下午先生不是要过来吗?”

容钰闻言,微微低头。

“姐姐…让我一起去好不好…好不好嘛…”

容钰下午学习的是兵法,现在的兵法不同于她的前世,学习起来十分枯燥,言语又十分难以理解。

“不行。”

“姐姐,大不了回来了你教我吗?”

容钰心中暗自将先生骂了一百遍,论教学,兰溶月教他的有用多了,先生授课,既绕口,又不明。其实,容家为容钰请的先生是一等一的,教兵法的同时蕴含了很多现实的局势,只是哪位先生不善于授课,听上去十分枯燥。

“回来我可以教你,但先生的课不能缺,小弟,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当你抱着喜欢的心情去学习的时候,你就会慢慢喜欢上的,绝对不可以逃避,知道吗?”

人生就是这样,逃避了第一次,就会逃避第二次,無戾一直静静的站在一侧,微微低头,他与容钰一同学习,虽然也很讨厌哪位先生,不过比容钰听话多了。

“姐姐,小心。”無戾乖乖的道别道。

“無戾真乖。”兰溶月扬起手,摸了摸無戾的头,“無戾又长高了。”

無戾抬起头,露出甜甜的微笑,两个小酒窝,模样既无害又可爱,就像一只单纯的大白兔。

容钰看了無戾一眼,心想,这货又来争宠,明明平时从来不笑。

“姐姐,我也会乖乖听话的。”容钰立即讨好道,心想,千万不能让兰溶月更喜欢無戾一些。

“我回来检查。”

容钰闻言,嘴嘟了起来。

“姐姐,这也差太多了。”

“不满意?”兰溶月微微挑眉,眼底多了一丝严肃。

“满意,幸苦姐姐了,我一定好好学习。”容钰立即信誓旦旦道。

心想,一定不能让無戾抢了风头。

無戾看了容钰一眼,心中暗自评价着:傻。

兰溶月上马车后,九儿和零露也一同上去,红袖从昨日回府后人就消失了。

嬷嬷看着兰溶月上车后,也上了自己出宫来坐的马车,心中意外的是兰溶月和容钰的关系,虽有传闻说容钰和兰溶月关系极好,她还以为是兰溶月讨好的容钰,如今看来,事情完全是反过来的,根本就是容钰在讨好兰溶月,还生怕兰溶月会生气。

“小姐,这莲叶你要送给谁啊?”

“零露,进宫后你带着莲叶去找瑞公公,将莲叶送给瑞公公,顺便将这封信交给瑞公公。”兰溶月说完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零露。

瑞公公体内中的是寒毒,看上去有二十多年了。

昨日她让红袖进宫查过,瑞公公从小跟在云颢身边,只是从前的关系不是特别亲近,或许是故意为之,二十多年前,瑞公公身体突然不适,常年需要休养,这位瑞公公藏有不少秘密,兰溶月想要窥探,唯有找到破绽。

“瑞公公?”

“嗯。”

“这莲叶有何功效。”零露闻着莲叶的清香,觉得整个人都格外舒服。

兰溶月莞尔一笑后道,“以后再告诉你。”

瑞公公体内是寒毒,莲叶虽不能入药,但却能入膳,以膳食的方式调理身体,眼下秋季已经过半,天气越来越冷了,对于身中寒毒之人,冬季特别难熬,她也曾有过一个难熬的冬季。

“哦。”

马车缓缓驶入宫门,兰溶月掀起侧面的轿帘,看着朱红色的宫门,从今日开始,她只怕会常常被请进宫了。

“一入宫门深似海,宫墙之内必海可寂寞多了。”不知为何,她又想起了曾经的生活,一纸休书,一条人命,她的仇不急,不过实际也快到了。

“是啊,一入宫门深似海,都说宫廷囚禁了人,可是实际上却是自己囚住了自己。”世俗的枷锁很难跨越,但并非是不可跨越,宫墙之内,若心是自由的,又怎会被囚;若心被囚了,即便是海阔天空也是一片牢笼。

九儿沉默不语,零露一副懵懂的模样,对于零露而言,有兰溶月的地方,即便只是坐井观天她也愿意。

“去见瑞公公的时候自己小心些,这个拿着。”兰溶月拿出云瑶给她的令牌递给零露后,替零露整了了一下刚刚右侧微微凌乱的长发,指尖触碰到零露隐藏在长发下的蛇鳞,零露心一惊,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嘴角露出呆呆的笑容。

“听到了吗?”

“我会小心的,小姐放心。”

下马车后,兰溶月和九儿随嬷嬷一同去了御花园,零露则领着篮子去找瑞公公。

到御花园后,嬷嬷让兰溶月和九儿稍后,自己便先去给洛盈禀报。

“小姐,为何让零露去。”

九儿想起零露偶尔犯傻的性子,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以后你会明白的。”

兰溶月没有告诉九儿缘由,零露的功夫虽然是所有人中最弱的,性子犯傻的次数也很多,可是论感觉确实所有人中最敏锐的,从小看尽了脸色,除了無戾,她最能看透人性和人心,只是这些要九儿自己体会,若她说出来,难免有些让人难以信服。

九儿微微点头,不再多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