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连环计/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溶月在御花园等候了将近两刻钟,十米之外,洛盈翻阅着手中的账簿,始终不曾开口召见,期间倒是有三五人来挑衅兰溶月,不过都被兰溶月避开了。

“小姐,皇后是想给小姐一个下马威,我们要不要出宫。”

九儿的性子向来淡薄冷静,此刻也有些按耐不住生气了。

“不急,我此来也不是为了云锐。”

兰溶月采冰火莲莲叶给瑞公公,她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拉拢瑞公公,至于洛盈的召见,她不过是顺便进宫一趟罢了,洛盈拖延时间倒正好成全了她。

与洛盈不同,召见兰溶月的嬷嬷倒是有些等不及了,鼓足勇气上前。

“娘娘,兰溶月此人桀骜不驯,目无尊长,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嬷嬷想起了在容家时兰溶月的态度,明明是寄人篱下,可是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人讨厌。

“放心,她不敢走。”

洛盈一言,嬷嬷心中不明,见洛盈今日心情尚可,“这是为何?”

“容靖。”

“娘娘,容大人可是长公主的驸马爷。”

嬷嬷说完,心中不禁后悔,自古无情帝王家,与一个驸马相比,江山来的更为重要,况且洛盈的心中本就十分讨厌容家那副忠君爱国的面孔,在洛盈看来,容家的忠君爱国不过就是怕下错棋,保守战略而已。

“驸马?他是瑶儿的驸马,可是并非我血亲,况且瑶儿…”

‘与我离了心’这几个字洛盈没有开口说出来,洛盈为后数十年,仁慈之心早已泯灭,目前他最重要的是让云渊登基为帝,至于容靖,在洛盈看来,若是容靖死了,反而会让容家人更疼惜云瑶,他也可以拉近与云瑶的关系。

洛盈心中痛恨容家,因为容家的缘故才会导致她与云瑶之间的母子之情疏离。

空气微微挑动了一下,谁都没有发现。

兰溶月抬头看了看天空,微微一笑,“天有些热了,去假山后面吧。”

九儿立即明白,虽兰溶月一同去了假山后。

假山后,兰溶月随意坐在一块石头上,仿佛对着四周的空气道,“出什么事了。”

红袖将洛盈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兰溶月,天空的白云映入兰溶月漆黑的双眸中仿佛凝结成冰晶的心中,御花园中微风依旧,只是夹杂了稍许寒气。

“小姐,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大夫人。”

九儿经历过生死,失去过最爱的人,知道或许很痛苦,但不知只会更加痛苦。

“不,即便是我说了,大伯母也未必会全信。”她与云瑶的关系或许不错,云瑶待她也极好,可是云瑶对她的身份自始至终都带着几分质疑,若是她去告诉云瑶,只怕会变成挑拨离间,若是云瑶有丝毫念及母女之情,红袖的存在也瞒不住。

老国师虽然知道红袖,洛盈和云渊或许也知道,但对于红袖的行踪,如今他们却不知道,她不会为了一个可能被当做挑拨离间的真相而去暴露红袖,更何况洛盈老谋深算,谁知这番话几分真,几分假。

“也是。”九儿看着兰溶月,微微低头,她何尝不明白,人们愿意相信的真相不过是对自己有利的,残酷的往往会选择逃避,“小姐打算怎么做。”

“什么都不做,就当没听到,红袖,你去监视那个嬷嬷。”

“嬷嬷?”红袖的声音很小,刚巧让九儿和兰溶月听到。

红袖不明,兰溶月不让她监视洛盈,反而让她监视一个嬷嬷,这样的指令有些奇怪。

“宫中造册,嬷嬷是洛盈的陪嫁丫头,洛盈的心腹或许很多,但那个嬷嬷必定是最重要的人之一,否则刚刚那番话洛盈绝不会告诉一个嬷嬷,眼下西北无战事,平西王洛鼎以洛晋病情为由留在京城伺机而动,平西王府邸戒备森严,即便是你闯进去不被发现的几率也极小,况且若是先动了,真好给了平西王一个借口,所以洛盈既然挑上我了,我自然应该迎战,至于平西王那边,他会处理。”

若晏苍岚进行的是男人之间的战争,那么她这场女人之间的战争必胜。

“我明白了。”

“红袖,你可知道云锐的院子。”

“嗯。”

“去将人杀了。”

洛盈不是让她等吗?既然等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她也该送洛盈一份大礼吗?先失去长孙家这个盟友,如今有失去云锐这个长孙,想必事情会更有趣。

最重要的是云锐死了,她也就没有麻烦了。

“是。”

红袖领命离开。

红袖离开后,兰溶月摘下一朵秋菊,正要摘下花瓣之际,一个小萝卜从花丛中爬了出来,一个仓步之后,连连后退。

“站住。”

小萝卜头回过头,一双小鹿乱撞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兰溶月,片刻后,脸颊微红,低下头。

“你是谁?”长孙文锦还未下葬,今日宫中理应不会召见他人,更不会任由一个小孩在御花园乱跑,兰溶月看着眼前小萝卜头的衣服,明明是一个女孩,却穿了一身男装。

“我是宁儿,安宁的宁。”

兰溶月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模样,眼神中带着卑微和胆怯,眉宇之间倒是与云颢有几分相似,皇宫众多皇子中唯有云渊有子嗣,豫王虽以大婚,可并无子嗣,至于云杰十多年前就下落不明,更不会有子嗣出现在宫中,那么有可能是云颢的女儿,老来得子吗?还真是雨露均沾,兰溶月心中划过一丝不屑。

“你是公主。”兰溶月看着宁儿,似乎看到了前世的之际,她在孤儿院的时候,也曾有过这样的目光,明明是尊贵的公主,没有了庇佑在这深宫之中还不如一个丫鬟。

宁儿低头,沉默不语,被兰溶月的一句站住呵斥住,她也不敢逃离。

“九儿。”兰溶月察觉有人靠近,立即对九儿道。

九儿立即上前,抱起宁儿,将宁儿藏于假山之中,抱起宁儿的时候,九儿心底划过一丝心疼,身体瘦弱,明明看上去五六岁的模样,抱起很轻,似乎没有重量。

“藏好,别做声。”

宁儿看着九儿,念念点头。

九儿轻轻摸了一下宁儿的头,转身离开,刚走站到兰溶月身侧,洛盈身边的贴身嬷嬷便走了过来。

“兰小姐,皇后召见。”

“九儿,我有些渴了。”

兰溶月摆弄着手中的玫红的秋菊,将花瓣一瓣一瓣摘下,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嬷嬷盯着兰溶月手中的秋菊,宫中极品秋菊十分珍贵,再看看兰溶月身边,闲来无聊之际不知道辣手摧花了多少朵。

“兰小姐,娘娘吩咐人为兰小姐准备好了茶点,兰小姐,请。”

“茶点吗?九儿,你说会不会下毒啊。”

兰溶月的话,嬷嬷一个仓步差点跌倒,藏在假山内的宁儿身体颤抖,卷缩蹲着,不敢动。

“小姐放心,皇后娘娘一国之后,天下之母,一定不会做出下毒这等下作的手段。”九儿一本正经的回答兰溶月的话。

一本正经的态度气得嬷嬷气不打一处来,却偏偏还不得不受着。

“也是,下毒这种手段太不入流。”兰溶月起身后捏碎了手中一朵刚刚摘下的秋菊,花汁将掌心染成了深红色,“这个颜色真美,以后养些,闲来无聊难看这颜色也挺美的。”

九儿拿出手帕,替兰溶月擦了擦手心的花汁,原本白皙的手帕很快就染成了红色。

“嬷嬷这么盯着我看,莫非是被我的美貌所吸引移不动脚步了吗?别忘了,皇后娘娘还等着呢?”

兰溶月如寒冰般的声音让嬷嬷回过神来,看着兰溶月手中的花汁,明明与鲜血颜色相差甚多,可是却灼红嬷嬷的双眼,冷意从心底慢慢泛起,“兰小姐请。”

嬷嬷领着兰溶月去将洛盈,一路上,兰溶月跟在嬷嬷身后,嬷嬷每走一步,都觉得身体发虚。

走进凉亭,兰溶月看着坐在凉亭中的洛盈,一袭黄色绣着凤凰图案的宫装,头戴凤钗,五官秀美,岁月虽在脸上留下了痕迹,却也多了几分韵味,兰溶月不禁想起来了柳嫣然,与柳嫣然相比,洛盈多了一丝大气和优雅,双目中多了一丝睿智。

兰溶月不得不承认,洛盈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极聪明又极美的女子,或许容颜不及晏紫曦,但才智未必不急。

“兰溶月见过皇后。”兰溶月并未行礼,只是简单的问候道。

洛盈看向兰溶月,目光看到兰溶月腰间的玉佩,先帝一直佩戴的玉佩,洛盈虽不曾见过先帝,可却在画像上看到过,没想到会赐给容家人,如今还落入兰溶月手中。

如此聪慧的女子难怪能将东陵搅得人仰马翻,绝色容颜可倾国倾城,才智无双可颠覆一国江山,只可惜手段不够狠,若是她,她会直接灭了东陵,若将东陵以大礼的名义送给晏苍岚,又岂会造成如今的局面。

她虽与兰溶月有过一面之缘,但当时她对兰溶月的评价似乎错了,想到此处,洛盈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她明明想让兰溶月医治云锐,可是兰溶月却故意做出可疑的举动,让她心生怀疑,不敢命令兰溶月替云锐一直,怕兰溶月一个私心要了云锐的性命,如今冷静下来想想,中计的人似乎是她。

敢算计她,当云锐醒来之后,她必须尽快除掉兰溶月。

“兰小姐可知本宫此次召见你的缘由。”

“自然知晓,若皇后娘娘信我,便带过去见皇长孙。”

兰溶月语气平静不夹杂丝毫的情绪,不过心中想的却是看着洛盈哭,毕竟等下去见到的一定是尸体,死在重重保护之下,丝毫也很有趣。

“好。”

洛盈不放心让其他人带兰溶月去医治云锐,一个精于算计的女子,只怕就算是当面动手,也不会让人察觉,她必须亲自盯着。

洛盈此刻不知,论心机,她不如兰溶月,毕竟洛盈的一举一动都在兰溶月的预料之中,她若爽快答应,洛盈势必会怀疑她,洛盈不在,她的戏可没处看。

一路走向云锐的寝宫,寝宫外,戒备森严,寝宫内,宫女太监无数,洛盈到来,众人一一行礼。

走进寝宫,洛盈看着昏迷的云锐,心中对兰溶月的杀意有增加了几分。

“请。”

兰溶月蹲下,将手指搭在云锐的手腕上,云锐脸色不变,若非近看,还真不会发现人早就死了,这种方法她曾经看过,从没试验过,如今这个实验算是成功了,兰溶月心中甚是满意。

兰溶月放开云锐的手腕,接过九儿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之后递回给九儿,“皇后娘娘是想陷害我吗?我是医,不是神,无法让逝者复生。”

洛盈闻言从惊讶转到惊醒,将手指放在云锐颈部,云锐早已经没了呼吸。

“不,这不可能。”洛盈不敢相信,坐在床上,将云锐抱入怀中,握住云锐的手腕,发现连一点脉息都没有了,“这怎么可能。”洛盈眼泪滑落。

寝殿内,空气似乎在慢慢凝结。

“皇长孙脉息断了两刻钟。”

兰溶月的一句话落在洛盈的耳中便成了,人已经死透了。

不得不说洛盈的理解能力不错,兰溶月也就是这个意思。

洛盈死死盯着兰溶月,两刻钟,若非她拖延了时间,事情会不会有转机,来的路上,为了试探兰溶月,她故意放慢了脚步,难道是她的错吗?

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洛盈很快从自责中清醒,看向兰溶月的目光多了一丝冷厉的压迫感。

“来人,传仵作。”

洛盈吩咐,身边的嬷嬷迅速离去,兰溶月知道轻易走不了,不过此时也和她扯不上关系,她虽然去了假山后,但洛盈在凉亭的位置刚好看到她,不过无法发现角落的红袖,兰溶月的目的便是给红袖的位置制作出一个死角。

从云锐被人残害直至昏迷,长孙文锦丧命,如今又轮到云锐的死,所有人的一切如同走马灯一般席卷洛盈的脑海,兰溶月成了洛盈脑海中最大的嫌疑人,可是却毫无证据。

------题外话------

叶子换了封面,好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