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遵命,我的夫人/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妃还未下葬,皇长孙又去世,云颢得知消息,直接摔了手中茶杯,神情依旧,看不出喜怒,唯有眼底深处落了一丝冷厉。

“召大理寺卿。”

“遵旨。”

侍卫低头领命退下,云颢杀伐果断,情感淡薄,皇位争斗,已有四位皇子去世,云颢从未动怒,如今云锐去世,云颢是真的怒了,都说隔代亲,云颢虽不曾对云锐投入过多关怀,但终究是自己的亲孙子,岂会真的没有一丝关心。

大理寺卿得知召见后,匆匆进宫。

“锐儿出事的事情查得如何了。”

大理寺卿微微低头,心中一紧,云颢将此事交给他调查,可查到如今,收效甚微。

“回禀陛下,恕臣无能,皇长孙殿下之事暂且还字查到了木箱出自于姬家,只是…”大理寺卿暗自深吸一口后就继续道,“只是姬家在八年前被灭门,这些年来尚未发现有姬家人幸存的消息,更为怪异的是当年灭姬家之人被人屠杀殆尽,三日后才被人发现,奇怪的是发现时,所有身体保存完好,很多人是窒息而死,没有一丝伤痕,姬家虽是机关世家,但此事官府并未有详细记载…”

大理寺卿不知还如何继续说下,查到如今,线索尽失,姬家灭门当时成为不少人眼中的禁忌,朝中谁有人与姬家交好,却无人深究此事。

“姬家?”云颢声音微冷,神情中闪过沉思。当年姬家灭门一事,云颢的确知道一些真相,虽知道此事但并未阻止。“查到如今,就只差点一个箱子是姬家的工艺吗?”

大理寺卿见状,立即跪下,“臣无能,请陛下赐罪。”

云颢看着大理寺卿,心中明白,无能是谁,能做此事,断然不会轻易让人查出一丝一毫线索,大理寺卿也只能是个幌子,只是究竟是谁,要对一个无辜之人下杀手,云颢心中愤怒不已。

比起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云颢奉行的理念则是一报还一报。

只可惜兰溶月奉行的理念是,斩草要除根。

“其他的全无线索吗?”

“淤泥和水蛇出自于鱼市附近的河塘,暂且没有更多线索。”

大理寺卿说河塘算是好听的,其实这些东西全部来自臭水沟,能将一个人恶心至此,却又不直接要了云锐性命,大理寺卿心中想着极有可能是寻仇,只是若要查云渊的仇人就太多了,根本无从查起。

“继续查,在锐儿下葬之前,朕要知道真相。”

大理寺卿心中一惊,难怪云颢要查问此事,没想到…皇长孙竟然殁了。

“臣遵旨。”

大理寺卿离开后,云颢遣散了御书房中所有人,云颢批阅奏折时,不喜有人伺候,遣散御书房内所有人,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或是怪异的地方。

仵作为皇长孙验尸后,并未发现一丝伤口,看上去与正常死亡无二,只是碍于洛盈的神情,仵作一时间不知贵如何作答。

皇后洛盈见仵作欲言又止,冷声道,“说。”

“回禀皇后,奴才并未在殿下身上发现异样。”

仵作回答时,洛盈暗中留意兰溶月,容钰先出事,随后才是云锐,怎么看都像是报复,容钰跌入莲花池内,体内也被吸入淤泥,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容家,可是她派人查却不曾查到与容家有关。

“退下。”

“奴才告退。”仵作急忙你去,生怕留下惹得皇后生气搭上自己小命。

“兰小姐,锐儿之死,你怎么看。”

洛盈看着兰溶月,手中虽然没有证据,但她肯定,云锐的死一定和兰溶月有关,或者就是兰溶月亲手所为,但如今手中没有证据,不可能指证兰溶月。既然如此,她就在直接想办法除掉兰溶月为云锐陪葬,宫中的事情也向来不需要任何证据。

皇室子嗣枝繁叶茂,云天国皇室子嗣虽然多,但活下来的却极少。

“回皇后,溶月不是仵作。”

兰溶月心中心知肚明,洛盈此问不是询问,更不是试探,而是认定了云锐的死是她所为,即便是她想要辩解也没有机会,不过她也不打算辩解。

“兰小姐,今日本宫怠慢了,它日本宫一定好好招待兰小姐。”

招待二字洛盈的语气很重,像是在说,兰溶月下一次进宫,她势必不会再让她走出宫门。

“溶月先多谢皇后了,溶月告退。”

两人的对话十分客气,其实就是接受了彼此的挑战,云锐的死对她而言,是棋局的开端,借机也可以斩断麻烦的根源。

兰溶月离开后,洛盈立即对身侧的嬷嬷吩咐道,“去查随兰溶月进宫另一名丫头的行踪。”

“是。”

洛盈贵为皇后,在宫中也可以说是一手遮天,想要查清一个人的行踪,轻而易举。

兰溶月和九儿离宫,抵达马车边的时候零露已经马车外等候了。

“东西送到了吗?”

“送到了,陛下派人亲自送我前去的,宫中的路弯弯绕绕,我记了一个大概,不过那里不像是一个公公居住的地方。”零露想着今日见过的场景,随后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有什么不对吗?”

“院子倒是没什么不对,不过格局好像挺奇怪的,当时我好奇问过瑞公公,瑞公公说哪里建于前朝,他住的地方虽然很大,但四周的宫殿都荒废了,小姐,宫中容许宫殿被荒废吗?”

哪里不似眼前看到的金碧辉煌,建筑依旧可见十分大气,不过经过岁月的洗礼,充满了腐坏的气息。

“若是前朝,荒废也不是不可能,前朝曾一统七国,根据书中描述,前朝的宫殿似乎比如今的云天皇宫还要大上一些,云天国开国之君登基为帝后,妃子并不多,前朝的宫殿有在大火中烧掉的,也有荒废的…”

京城是历史古都,藏着的秘密太多了,若是能找到前朝的地图或许能探明皇宫准确的地图,但根据查证,这些资料都在前朝亡国之日的那场大火中燃烧殆尽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小姐,你不会是怀疑瑞公公藏了一个女人吧。”零露盯着兰溶月,顺着自己本能的感觉道。

“女人?”

零露的话,反而让兰溶月有些莫名其妙,若瑞公公真的要藏一个女人,又必要藏得如此深吗?况且深宫中太监与宫女对食并非罕见的事情,如今宫中也不例外。

“看着小姐的感觉像。”零露嘟着嘴,看着九儿的模样,心想,莫非她想错了,难道太监就不能藏女人吗?

“此事以后再说,先去岚哪里。”

无论这背后有什么秘密,兰溶月都不想窥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窥视此事时机未到,只是一种感觉,无法向他人解释。

抵达府邸,晏苍岚似乎早就知道兰溶月要来一般,准备好了兰溶月喜欢的膳食,闻着香味兰溶月就知道是晏苍岚亲自下厨的,九儿和零露见状,直接选择悄悄离去。

晏苍岚牵着兰溶月的手,让兰溶月坐下。

“饿坏了吧。”

“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

看着桌上的饭菜,十分可口,兰溶月心想,莫非她也被零露感染了吗?还是人本能中就有几分吃货的天性。

“先喝点汤。”晏苍岚盛了一碗汤递给兰溶月,虽是简单的蔬菜汤,但味道却很想。

兰溶月看着桌上的饭菜,除了鱼之外,全是素菜,她也来过晏苍岚府邸几次,似乎很少有肉菜。兰溶月喝着汤,装作没察觉。

“小时候我虽离宫,可是我依旧不敢吃外面的东西,后院中有蔬菜,池水中有鱼。”晏苍岚见兰溶月装作没发现的样子,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在离开这里之前,他似乎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活着,从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对于吃喝更是小心谨慎。

“如此想倒像是一处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吗?或许可以。”

两人吃过饭后,九儿和零露主动出现收拾桌上的残羹剩饭,毕竟晏苍岚府中没有丫鬟,此事还是她们来做比较好。

“云锐死了。”

兰溶月其实是在告诉晏苍岚,是她杀了云锐。

“嗯。”晏苍岚的手饶过兰溶月的腰间,将兰溶月拥入怀中,握住兰溶月的手,另一只手端起茶杯,放在兰溶月嘴边,专心伺候兰溶月,顺便吃豆腐,根本不在乎云锐的死。

“大理寺卿动了。”

“他虽是冷情之人,不过…终究是他的长孙。”

晏苍岚提及此事,兰溶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那个叫宁儿的女孩是否还藏在假山之中,看来还得让人去看看。

晏苍岚见兰溶月走神,立即问道,“怎么了?”

“在宫中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叫宁儿的女孩,模样看上去五六岁,你知道吗?”其实,兰溶月在意的是宁儿的模样与云颢有几分相似,眉宇之间的神情比晏苍岚更像云颢。

“宁儿?五六岁的倒是没听过,不过十年前的确出生过一个小公主,当时他随意赐名为宁儿,云宁,寓意云天国安宁之意,不过她母亲似乎只是一个美人,品阶低,似乎宁儿不足一岁去死了。”

对于宫中的事情晏苍岚知道一些,当时被云颢赐名为宁儿的时候,晏苍岚也曾为那个孩子的未来可惜过,冠以宁之名,对一个小公主而言就是致命的枷锁,只可惜后宫所有嫔妃似乎小瞧了云颢的无情。

“我将人藏在假山中了,不知道此刻还在不在。”

“溶月很关心她。”

晏苍岚见兰溶月关心一个小女孩,心中不禁有些吃醋。

“没有,只是有些放心不下。”

鬼门中她带回的人,似乎曾经都有一个同样的眼神,宁儿也不例外。

“天绝,将人带过来。”晏苍岚看着兰溶月的模样,心想,一个小女孩而已,养着也无妨,权当养宠物了,最重要的是兰溶月开心。

晏苍岚刚刚吩咐完,空中传来天羽和九霄的叫声。

“你打算养着?”天绝领命后依旧消失,兰溶月好奇的看着晏苍岚。

“宠物。”晏苍岚在兰溶月耳边小声道。

“宠物?”兰溶月不明所以,不明的看向晏苍岚。

“若是关心她,今后多来。”晏苍岚说完后,在兰溶月耳边小声道,“溶月,何时嫁给我。”

“岚,你这是在吃醋吗?”兰溶月避开了某人直勾勾的眼神。

“有点。”他承认从兰溶月口中得知关心另一个人,无论是谁,他心中多少有些难受。

“等太奶奶同意,等你准备好聘礼,我就嫁你。”兰溶月说完后,反握住晏苍岚的手,手很紧,“晏苍岚,此生你还会去她人吗?”

今日进宫,她赶出良多,或许是看到了宁儿的缘故。只是她从不会与她人分享一个男人,若是晏苍岚做不到,即便是晏苍岚,她也不会嫁人。

人生可以勉强很多事,唯独不能勉强自己。

“傻瓜,想什么呢?此人有你一人足矣。”晏苍岚轻轻吻了一下兰溶月的额头,是他让她不安了吗?“溶月,此生还好遇到了你,不然我定会孤独终老。”

“嘴越来越甜了。”

若是被未缪、夜魑等人听到两人的对话,绝对会是一副发现新大陆的表情。

兰溶月抬头,看着晏苍岚的嘴唇,唇瓣微红,光泽似水,还真有点想让人咬一口的感觉,想到晏苍岚体内的噬魂蛊,兰溶月微微低头。即便是要成亲,噬魂蛊也是一个大麻烦,有时候她还真佩服晏苍岚的忍耐力。

“因为溶月是我的蜜,我的嘴自然越来越甜了。”

“这么说你是蜜蜂?”

“嗯,专采你这朵蜜。”

晏苍岚嘴唇微微向下,兰溶月伸手挡住了晏苍岚的唇。

“别玩火,我会担心。”

她虽想办法封住了噬魂蛊,但却不知道能封住多久,药材还差几味,希望能尽快找齐。

“溶月?”

晏苍岚显然有些欲求不满,自从吃过豆腐后,豆腐的对到对他来说如同罂粟,上了瘾,却吃不到,太难受了。

“别闹,说正经的,将军府口杂,宁儿先养在你的府中,这几日我会让九儿抽时间照顾她。”

“遵命,我的夫人。”

“什么时候成你的夫人了。”

“君临阁上,你一袭红衣走进康瑞王府的时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