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买她性命?/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理寺卿调查云锐的死,晏苍岚正好借题发挥,牵扯出姬家,当年平西王让人灭了姬家满门的事情自然藏不住,知道真相的人不少,云颢也是其中之一。

姬家灭门之前,正遇上云天国与楼兰国开战,楼兰国在交战中竟用了秘法摄魂术,无法近攻,唯有求助姬家,奈何姬家从不涉足朝野,更不涉足两国争斗,完全一副明哲保身的模样,姬家因此灭门。

“溶月将事情变得如此复杂是怀疑当初姬家灭门另有隐情吗?还是怀疑平西王被人当了棋子。”

“平西王或许有灭姬家之意,不过不表示还有人想要除掉姬家,平西王灭姬家是担心姬家若不能为他所用,难免不会为其他人所用,平西王谋反自然是早有谋划,姬家出事在七年前,平西王担心姬家会为他人所用,灭姬家不足为奇,只是当年两国交战,难保不会有其他人利用此事。”

兰溶月的怀疑与姬长鸣一般无二,姬长鸣也是在三年前才知道姬家灭门与平西王洛鼎有关,好在原本的仇恨已经渐渐能放于心中,不再冲动。

兰溶月看着晏苍岚,他似乎一点都不惊讶,“你心中也早有怀疑吗?”

“嗯,不过,溶月,仇恨一事若无限放大,只怕难逃干系之人甚多。”

晏苍岚很明智,若是算上因果,重用平西王之人是云颢,当年此事平西王也曾向云颢递过奏章,算上去云颢也是姬长鸣的仇人,兰溶月待姬长鸣如兄长,他很不喜欢算清事情的连锁反应和结果。

“大哥从未想过将仇恨无限放大,只是我想知道此事的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人,当年两国交战,楼兰为何要用禁术,或许找到了这个答案对未来来说有帮助。”

其实兰溶月心中担心的是兰鈭,兰鈭潜伏东陵国多年,可是在楼兰国的身份却未曾遭到质疑,如今楼陵城还在京城,加上拓跋准和拓跋弘,京城似乎在风雨飘摇的边际了。

“溶月,不急,此事慢慢来,云锐的死只怕洛盈会对你出手,洛盈一旦动手,只怕会殃及容家,你要小心些。”

“皇后吗?你恨她吗?”

当年晏紫曦曾进宫为妃,云颢能对其他嫔妃瞒住晏紫曦的身份,可是对洛盈未必瞒得过,晏苍岚体内的噬魂蛊兰溶月曾怀疑过洛盈有关,只是到如今都没有丝毫线索,更别说证据了。

“恨过吧,曾经,其实宫中的争斗说到底不过是为生存、权势谁也逃不掉。”

晏苍岚不恨洛盈,但不表示会放过洛盈。晏紫曦的死在晏苍岚看来,云颢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两人商议了许久,夕阳西斜,晏苍岚才送兰溶月出府。

“主子,人带来了。”

天绝将云宁带到晏苍岚更前,十年前他就曾听说过云宁,只是看向眼前的云宁,晏苍岚心中一慌,心中有些害怕了,时隔多年,他竟然再一次有了慌乱的感觉。

九儿早已经为云宁换上了一身女装,更是将晏苍岚的身份告知云宁,九儿是听从兰溶月的吩咐,却不明白兰溶月为何要如此吩咐。

“宁儿见过哥哥。”

“哥哥?”晏苍岚眉头微蹙,目光冷了几分。

云宁低头,身体微微颤抖,不敢再看向晏苍岚,心想,她有很多哥哥,可是她人比草贱,命比纸薄,看到晏苍岚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叫了出来,可是此刻她很害怕。

“以后就叫哥哥。”晏苍岚收回目光,心想,养着这个小宠物的话,就可以找借口见兰溶月了,这么想想还不错。

云宁心中害怕,可很害怕的是被遗弃,她生母早逝,生母原本是宫女,无亲无故,这些年在宫中她还不如比一个宫女,唯一学会的就是活下去,但不知道为何,简单晏苍岚竟然有几分亲近的感觉,可是晏苍岚给她却是疏离。

“是,哥…哥…哥哥。”

“九儿,你今日便留下照顾她。”

晏苍岚属下中虽也有女子,但见九儿对云宁似乎很关心,于是便做了决定。

“是。”

九儿带云宁离开房间,云宁松了一口气。

“太可怕了,姐姐真的喜欢他吗?”云宁想起兰溶月,总觉得两人相差太多了,兰溶月那么美,可是晏苍岚却好恐怖。

九儿心中无奈,兰溶月冷的时候与晏苍岚不相上下,只是晏苍岚只有才面对兰溶月的时候身上才没有一丝冷气,这点所有人看得都清清楚楚,唯独兰溶月似乎没怎么在意。看得云宁一副可惜的模样,九儿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以后就懂了。”

“姐姐呢?我能和姐姐在一起吗?”

比起晏苍岚,云宁更想和兰溶月在一起。

“你是公主,若是住在小姐身边会让人生疑的。”九儿摸了摸云宁的头,心中不免心疼,明明已经十岁了,身体的模样却似一个五六岁的孩童,宫中当真是豺狼虎豹之地。

“我知道了。”

云宁宫中生活多年,模样虽不大,但却十分清楚,她过跟在兰溶月身边一定会给兰溶月添麻烦的。

九儿送云宁回房后,看着云宁的模样,虽然身体看上去是五六岁,可终究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一点小小的心机还是有的,九儿虽有恻隐之心,可是她不会被恻隐之心所影响。

“今日你是故意接近小姐的吧。”

云宁身体微微一颤,低下头,眼底泛起泪珠,倔强的不想让人看到眼底的那一丝绝望。

云宁低头,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姐姐发现了吗?”

“一开始就发现了。”

九儿追随兰溶月多年,她知道在兰溶月的世界中没有巧合,即便是兰溶月救他之时,兰溶月也曾告诉她,并非巧合,而是知道她是千幻剑法的唯一传人,说到底就是看到了她的价值,兰溶月说得很清楚,但依旧选择了追随兰溶月。

若说巧合,兰溶月唯一的巧合便是救了無戾。

“那姐姐还帮我。”

袖中,九儿的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头,让她宁愿与一个高手对决,也不愿意对一个孩子下杀手,晏苍岚和兰溶月都不说,可不代表她会留下这个隐患,若是云宁要对兰溶月不利,她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云宁,“所以,你为何要接近小姐。”

“养育我的嬷嬷前天死了,嬷嬷告诉我,这些年来一只有人想要杀我,若我要活着,唯有离开宫中,看到姐姐的时候,我决定赌一次,我没有恶意,我不会害姐姐,九儿姐姐若不信我,可以杀了我。”

云宁的头越来越低,养育她的嬷嬷告诉她,让她一定要活下去,嬷嬷将她在宫中藏了十年,十年间,她甚少见到人,最初的时候,嬷嬷只将她关在屋内,渐渐地她开始明白了,嬷嬷也会告诉她一些事情,只是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九儿深深吸了一口气,怀揣疑问道,“罢了,你早些休息,明日我来看你。”

云宁点了点头,她离开了皇宫,就不想再回去了,可是这处院落显然比皇宫的戒备还要森严,既然如此,唯有既来之则安之。

九儿回到明月院,兰溶月并未休息。

“回来了。”

“小姐早知我会回来。”

“问了云宁?”

兰溶月看向九儿,自言自语,或许这就是九儿的仁慈,问了,得到了一个答案,若不为敌,九儿便会庇佑云宁,前提是云宁不会对兰溶月造成丝毫的威胁。

“嗯,小姐早知道了。”

九儿并不觉得惊讶,洞悉人心,兰溶月必無戾的读心术还要厉害。

“在御花园的时候,宫女,太监都会避开我,接近我的人多为试探,一个从小在宫中长大的孩子,岂会连这点眼色都没有,即便是一个刚刚进宫的小宫女,也不会轻易靠近我,更何况还是女伴男装,初见时,我就明白她走进了绝境。”

“既如此,小姐为何还要帮她,将她带离宫,对小姐和苍帝来说都是麻烦。”

云宁的身份,难保不会有人借题发挥。

“麻烦,你家小姐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吗?再说我就她,还有另一层用意。”

九儿不明,云宁即便是一个公主,对兰溶月来说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若真要利用,宫中可利用的公主比云宁更好。

“另一层用意?”

“再等等你便知道了,对了,明日让颜卿派个人去照顾云宁吧。”

九儿对云宁心生怀疑,云宁对九儿也必然会心生戒备,既然将云宁带出来了,自然不会将人给弄丢了。

“是,小姐,苍帝让我告诉小姐,府中只有一个女子,让小姐偶尔去过看看。”

九儿心中无奈,心想,晏苍岚此举只怕是借云宁让兰溶月没事的时候去府中,对于晏苍岚来说,养着云宁还真像是一个宠物,用宠物要挟主人,苍帝还真是与众不多。

“知道了。”空气中泛起波动,“出来吧。”

“红袖见过小姐。”

“你怎么来了?”

她明明让红袖留在宫中,可红袖此刻却出宫了,莫非是宫中出事了。

“小姐,煞冥接了任务,刺杀小姐。”

“他?”

兰溶月有些无奈,身为绝煞楼的少主,他还真是学不乖。

“他让你带什么话?不对,他是如何发现你的。”以煞冥的功力,绝对发现不了红袖,如今却让红袖带消息,事情似乎大条了。

“我也不知道,他让我转告小姐,这个任务他不得不接,不过他的功力似乎提升了很多,他发现我应该是镜子的缘故,他在镜中看到了我的影子。”

镜子是她修行功法的破绽,若是肉眼看不到,通过一面镜子便可以看到。

“不得不接吗?随便吧,既然想来,我恭候便是,对了,你在宫中,凡事小心,还有给我查查云宁的身世。”

明明是个杀手,却将要杀她的消息说了出来,煞冥该有多讨厌这个买主。

“是。”

红袖离开后,九儿不仅想起了兰溶月说的另一层用意,莫非指的是云宁的身世吗?

云锐殁了,云渊将兰溶月当做是罪魁祸首,心中已经决定除掉兰溶月和晏苍岚。

未等云渊出手,次日大理寺卿查到证据,证明灭族的姬家与平西王有关,早朝后,消息传遍了整个京城,朝野上下,不少人知道平西王的野心,一则消息秘密传开。

消息中说平西王为了让云渊成为他手中的傀儡,派人除掉了云锐,借此为由来清理反对云渊的势力。

平西王与长孙家的关系一向紧张,加上之前有消息说云锐出事是长孙文锦所为,昔日的隐秘消息,如今已经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长孙府。

长孙仲春大怒。

“老爷,锦儿尸骨未寒,平西王怎能将这盆脏水泼到锦儿的头上。”长孙夫人擦拭着眼泪,双目通红,自从长孙文锦成为太子妃之后,她就一直担心,没想到没过几日,就传来长孙文锦毁容的消息,如今更是名山黄泉。

“你先回屋,此事我定会替锦儿讨回公道。”

长孙仲春派人查证,散布消息的人中,真的有平西王的人,如今京城谣言四起,若是在从前,他或许会选择平息谣言,如今他只想为长孙文锦讨回一个公道。

“老爷,皇长孙之事定与锦儿无关,请老爷一定要替锦儿讨回公道。”

“你想回去。”

长孙夫人见上孙仲春神情冷厉,目光坚定,点了点头后撑着身子离去。

长孙仲春心中生气,一切缘起他寿诞之日容钰落水,他怀疑过和容家有关,而容家最大的嫌疑人便是兰溶月,但兰溶月性情凉薄,兰溶月真的会为了容钰杀了云锐吗?长孙仲春心中话下了一个问号。

即便是对此事心存疑虑,长孙仲春依旧不打算放过兰溶月。当初长孙文锦要嫁的人明明是晏苍岚,从毁容到长孙文锦的死,兰溶月都是罪魁祸首。

当时长孙仲春是反对兰溶月兰溶月医治长孙文锦的,可是当时依旧没有其他选择了。

长孙仲春心中下定决心,平西王也好,兰溶月也好,他一个都不打算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