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威胁/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国师的身体日渐衰老,有时候一夜睡下,再醒来的时候,他明显的能感觉到自己慢慢变得苍老,在老国师的催促下,毒王终于赶到京城。

君临阁上,兰溶月看着老国师的人领着毒王进入国师府。

“小姐,毒王到了,要不要……”

零露做了一个杀的动作,零露以前对江湖事知晓的不多,但如今对江湖中的各大势力早已了然于心。

“不用,拓跋弘似乎快到了。”

拓跋弘近日流连弯月楼,似乎将住处搬了进入,每日与小倌作伴,拓跋准似乎都对拓跋弘产生不出杀意了,只怕拓跋准也没有想到,拓跋弘竟然对拓拔野有那样的心思。

说曹操,曹操到。

“兰小姐似乎等了我很久。”

小倌只够拓跋弘发泄身体的欲望,可是心中郁结难解,他曾派人刺杀过兰溶月,只是杀手无疾而终。

“不急,我来也是为了看戏。”

“毒王,没想到连毒王的行踪兰小姐都了若指掌,昔日在东陵我到真是小看了兰小姐。”连日他虽流连风月场所,越是麻痹自己他就越是觉得拓拔野的死于兰溶月有关,脑海中是不是会回想起楼陵城的话。

“看来战王很厌我,也对…”兰溶月的也对两个字,意味深长,更像是在讽刺拓跋弘喜欢男人,自然会讨厌她这个女性,“听说拓拔野曾与楼陵城合作,看你眼中对我的恨意,甚至不惜买凶杀人,不会是楼陵城告诉你,拓拔野死于我之手。”

拓跋弘十分意外,兰溶月竟然会主动提及此事,若兰溶月真的是杀拓跋野的凶手,会留下他吗?人都有求生的本能,想到如此,拓跋弘的心紧了几分。

“你敢说拓拔野的死与你无关吗?”

“不,与我有关,毕竟陛下不惜给我监军的位置也让我离开京城,只可惜似乎谁也没有得偿所愿。”

拓跋弘看向兰溶月,心想,昔日他的注意力都在晏苍岚身上,倒是没觉得,如今看看,兰溶月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敌人,楼陵城的话虽不可全信,但却也不可不信。

“你这是承认拓拔野的死与你有关吗?”

“我若说有,又如何,说没有又如何,倒是战王殿下,若真喜欢我弯月楼的小倌,我送你便是。”

看着兰溶月的笑容,拓跋弘觉得身后发凉,他去弯月楼之前,曾查过幕后主人的身份,根本与兰溶月五官,如今这弯月楼却变成了兰溶月的产业,仅仅几天的时间,让拓跋弘如何不意外。

最重要的是弯月楼背后的主人与云渊有关,莫非兰溶月竟在云渊手中夺取产业吗?

拓跋弘细细想来,此举似乎不是在夺取产业,更像是在设计他。

“是你设计我?”

“我承认,人是我找到的,不过,选择却是你自己决定的,若你不踏入弯月楼,我又如何能设计你。”

“当日在此处与晏苍岚亲密之人竟然是你?”

拓跋弘看着兰溶月的身形,当日虽容貌不同,但那个身影的确像极了兰溶月,没想到设计这一切的人竟然是兰溶月,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设计的,他进入京城之时,还是更早……

“你多年来将岚当成对手,你应该了解他,他永远不会是你。”

“你…好伶俐的一张嘴。”

以前的兰溶月冷若寒冰,甚少言语,如今倒是性情大变,拓跋弘着实意外。

其实,也不怪拓跋弘,因为拓跋弘的注意力就从未停留在兰溶月身上过,对于拓拔野而言,兰溶月只有一个拥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而已,而他恰好对女人不感兴趣。

“多谢夸奖。”

“那你今日找我前来,所为何事,不会是为了和我叙旧吧,亦或是为了嘲讽我。”

拓跋弘神色中并无后悔之意,京城中对他冷嘲热讽,议论纷纷的人不少,可是他不后悔,若拓拔野还在,他也得不到,如今所有人都放弃他了,他也没有必要为了别人活下去。

“这是卖身契,算是我送你的礼物。”

兰溶月说完,零露将卖身契递给拓跋弘,还不忘对拓跋弘细细打量一番,心中好奇,却不敢询问。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份礼他怕回不起。

“礼物?若是我要人,我只会为他赎身。”

“你确定不要,弯月楼如今在我手中,一个小倌的赎身银两多少全看我心意如何,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顶多将这名麻烦的事情交给琴无忧来处理。”

拓跋弘立即夺过零露手中的卖身契,琴无忧是出了名的爱财如命,能敲一笔的绝不放过,他虽是北齐的战王,可也经不起琴无忧敲诈的,夺过卖身契后,拓跋弘后悔了,比起被琴无忧敲诈,若是中兰溶月的计谋更让人难受。

“你的条件。”

“听说北齐可汗有一个宠爱的公主,名为琴公主。”

“拓跋琴?兰小姐何意。”

对于这个拓跋琴,拓跋弘知道的也极少,拓跋琴的母亲原是楼兰公主,当今楼兰女帝的胞妹,不过两人的关系却如同水火,楼兰女帝继位之后,与北齐联姻,拓跋琴的母亲便是和亲公主。

只是这位公主嫁入北齐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年后生下公主拓跋琴,拓跋琴六岁的时候去世,自此之后,拓跋琴闭门不出,甚少有人见过其真容。

“你对这位琴公主了解多少。”

“或许曾见过,但我没有记忆,不知兰小姐想要我做什么?”

“两国和平协议虽还未定下,拓跋准似乎有两国联姻的意思,既然如此,我希望嫁入云天国的人是拓跋琴。”

拓跋弘看向兰溶月,他承认兰溶月极美,可是他讨厌满腹算计的女子,拓跋琴是北齐可汗的心头肉,虽然见过拓跋琴真容的人甚少,但和亲的人绝不可能是拓跋琴。

“此事我办不到。”

断袖之名传出,他与北齐早已经离了心,兵权被夺,如今他连北齐的回不去,又如何干涉两国和亲事宜,他留在云天国,只是想找出杀害拓拔野之人,然后为拓跋野报仇。

“若是你办不到,便将你手中的卖身契交给我,至于我如何处理此人,你也就管不着了。”

拓跋弘微怒,“你威胁我。”

“不错,那么你是否接受我的威胁。”

拓跋弘生气却无法反驳兰溶月,茫茫人海,要找一个和拓拔野相似之人不宜,要找一个小倌更是没可能了,不得不说,兰溶月真的狠毒,拿住了他的弱点,用他的弱点来威胁她。

“若是云天国陛下提出,想必父汗不会拒绝。”

兰溶月见拓跋弘接受了威胁,立即下逐客令道,“看来战王是接受了,既然如此,请吧。”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果然如此。”

“多谢夸奖。”

拓跋弘拂袖离去后,远在烟雨阁的琴无忧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

“小姐,你想让谁娶琴公主。”

“零露,你觉得何人合适?”

“小姐,这…这琴公主不会也是一个断袖吧。”

零露一直想问拓跋弘,怀中抱着一个男子是怎样的感觉,可是终于压抑住自己心中的好奇,不曾开口询问。

“零露,女子不叫断袖。”

“小姐,这个琴公主看上谁了,还是我们的人看上琴公主了,不然小姐为何要帮她。”零露双目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都说好奇害死猫,或许有危险,却依旧让零露十分好奇。

“你怎么确定我是在帮她呢?”

“感觉。”

零露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觉,能让兰溶月费心的事绝非小事。

“他看上谁,你以后就知道了。”

兰溶月的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让屋内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九儿细细回忆,兰溶月的确曾去过北齐,可是和北齐皇族并没有任何交集,为何突然提及北齐公主,她以为兰溶月会反对北齐和云天联姻,没想到兰溶月会主动促成此事。

“小姐,你说北齐的琴公主会不会看似二爷。”零露口中的二爷自然是容泽。

“咳…咳…”九儿直接被零露的话给呛住了,容泽与北齐交战数年,虽然身份不合适,但云氏皇族除了豫王之外的确找不到合适的人了。

“北齐琴公主是否看上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此人绝非二叔。”

兰溶月一言,零露不明,不明兰溶月为何如此笃定。

只是当她以后明白的时候,才发现自诩敏锐,有时候还是太过于迟钝了。

国师府内,毒王为老国师检查后,眉头紧蹙,心中后悔接了这个烫手的山芋。

看毒王脸色,老国师立即明白过来,他在黑暗与光明的交替中生活了一辈子,最后没想到居然会被人下毒,看毒王的脸色,此毒只怕极其难解,“毒王,我所中何毒。”

“是一种能让人迅速衰老的毒药,此毒我平生仅见。”

毒王心中后悔,即便是他欠下天机阁一个人情,也大可不必答应天机阁阁主来信,前来京城,医治老国师,此毒只怕他也无能为力。

“从未听过?”

“从未。”

听到毒王的话,老国师想到了兰溶月,论刁钻,非兰溶月莫属,若毒真是兰溶月所下,只怕想要兰溶月交出解药是不可能了。

老国师不知道,兰溶月不是不交出解药,而是根本没有解药。

“解此毒你有几成把握。”

“这…”毒王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老国师。

“照实说。”

“两成。”

老国师闻言,眉头紧蹙,两成把握,还是医者的话,看来毒王只怕对此毒是无能为力了,毒王无能,他只能另想办法。老国师眼睛一亮,心生一计。

“毒王可曾听过鬼医。”

“国师是说鬼医兰溶月。”

鬼医之名已经被人传遍江湖,但凡留意江湖中事的人就会知道消息,若他否认,只怕老国师也不会信。

“不错,依你之见,鬼医可否能解此毒。”

老国师虽会医术,但医术不及毒王,他也知道自己可能是中毒,但却毫无证据。

“不知,我与鬼医从未有过交集。”

“你可否有办法将此毒转嫁到其他人身上。”

将毒转嫁是毒王的秘术,这也是老国师请毒王来京城的原因之一。

“可以,不过,成功率极小,若是要转嫁国师体内的毒,需一个时辰不受人打扰。”

“毒王稍作休息,我这就命人去准备。”

与此同时,晏苍岚也得知了国师府的消息,得知消息后,晏苍岚眼底闪过杀意,若非老国师曾庇佑过他,他绝不会留下此人,晏苍岚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君临阁。

“你来了。”

“这就是你留着毒王的目的。”

毒王来京,兰溶月让他不要暗杀毒王,留着有用,毒王心狠手辣,晏苍岚担心毒王会被老国师利用,故此之前想要尽快除之。

“不派人去救人吗?”

“未缪已经去了,既然是救他心爱之人,又何须我施以援手。”

“口是心非。”

兰溶月没有看到天绝,心中早已明了,只怕天绝追随在未缪身后,未缪的控心术虽未解,但無戾最近将未缪当做实验对象,若不是施术之人与未缪正面交锋,未缪就能摆脱控制。

“听说溶月打算让北齐以琴公主联姻,不知这位琴公主对溶月有什么特殊的寒意。”

晏苍岚的语气中似乎夹杂这淡淡的酸味,兰溶月看了一眼,立即移开目光,这妖孽最近越来越爱诱惑她了,她自认为自制力极好,可是时时刻刻面对一个妖孽,总有破功的时候。

“他对我,的确算是意义特殊。”

“溶月…”晏苍岚手指挑起兰溶月的下巴,凑近看着兰溶月的,呼吸着彼此的空气,“我吃醋了。”

“莫非岚打算移情别恋吗?”

兰溶月说完,晏苍岚手一僵,的确,说的是北齐的琴公主,可是他却知道,北齐的琴公主是一个男儿身,只是从未见过,不明白这个人什么时候与兰溶月有过交集了,这情敌还真多,尽早防备才是,就像对付楼陵城一样,楼陵城虽在京城,但却无法接近兰溶月。

他不担心移情别恋,却怕身边又多一直苍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