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密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拓跋弘离开君临阁后,直接去了弯月楼,带着小倌回到了城中新置办的院子,进入院子后,拓跋弘直接敲晕了怀中的小倌,若非长着几分像拓拔野的脸,拓跋弘只怕不会留下隐患,如他所想,杀了很难再找到一个如此与拓拔野相像的人。

“战王还真是有几分怜香惜玉,我还以为战王一直在做戏呢?没想到如今却动了真情。”

楼陵城看向晕倒在地上的小倌,从初遇开始,拓跋弘就知道这是针对他的阴谋,楼陵城没想到拓跋弘还真对其动了几分心,竟然留一个探子在身边。

“真情?若是杀了这颗棋子,只怕兰溶月对我又要戒备了,倒是楼陵城你的行动总是让我意外,阻止了我杀兰溶月,却又雇了绝煞楼的杀手,楼陵城就究竟是想保兰溶月,还是想杀兰溶月。”

楼陵城似笑非笑的看着拓跋弘,让其猜不透他的心思。

“想杀,不过不是现在。”

“看来你还真动心了。”

拓跋弘心中暗自决定,若楼陵城真的对兰溶月动心,那么他便不能与楼陵城再合作下去,否则到时候死的人会是他自己。

“动心,我还有心吗?”

楼陵城的话,拓跋弘愈发看不透他了。

若楼陵城无心,那么又为何要对兰溶月处处庇佑,毕竟兰溶月毁了兰鈭多年的苦心经营,也就等于毁了楼陵城再东陵国的势力,楼陵城对此似乎毫无在乎,显然是因为毁掉一切的人是兰溶月,如此看,楼陵城当真是一个有心人。

若要说楼陵城有心,如今他的生母柳嫣然还留在燕国,想必是受尽折磨,楼陵城对此竟然毫不关心,更是不曾营救,连自己的生母都可以当做是弃子,这样的人无心。

“好,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合作。”

与兰溶月相比,拓跋弘还是对柳嫣然的印象更深,毕竟柳嫣然算是一个真心为了儿子的母亲。

“这个探子留在身边,麻痹兰溶月,她对你提出了什么要求。”

“两国用联姻换取和平,她指定了琴公主。”

“琴公主?”

楼陵城眉头微蹙,他去北齐的时候也曾想与琴公主联系,奈何拜访的信件被一一退了回来,他也曾派人去探过,对这个琴公主却是一无所知,不过,他肯定了一点,这个琴公主并不在北齐,只是北齐可汗对此竟然没有怀疑,只怕北齐可汗知道琴公主的下落,兰溶月为何突然有此提议,当真是奇怪。

“不错,琴公主的身份想必陵王也清楚。”

“既然摸不清,那就索性随了兰溶月的意,想必等见到琴公主的时候,所有的真相就都明了。”

“不行,北齐与云天联姻,我决不能顺了兰溶月的意。”

拓跋弘坚决反对,虽然签订了不平等协议,但他绝对不能让兰溶月的算计得逞。

“我反倒觉得是兰溶月随意提议的,若她真的想要琴公主和亲,又何必让你来做,她此举只怕是为了试探你,试探你是否在乎他。”楼陵城目光看向地上昏迷的小倌,心中佩服,不知兰溶月从哪里找来的小倌,模样与拓拔野竟然有六七分相似,一抹秀气,倒是有几分像女子,也算是成全了拓跋弘。

算计至此,兰溶月的目的当真如此简单吗?

毁一个战王的声誉对兰溶月而言很简单,何须将事情弄得如此复杂。

“在乎?”

拓跋弘眼底闪过不屑,若非为了取信兰溶月,他有何必真的去与一个小倌苟合。

“你不在乎吗?既然如此,为何不杀了他。”

拓跋弘不喜楼陵城的态度,明明只是楼兰国一个闲散王爷,如今又受楼兰女帝忌惮,竟然还在他面前指手画脚。

“既然陵王想要除了他,就有劳陵王亲自动手了。”

拓跋弘说完不看躺在地上的小倌一眼,直接向不远处的凉亭走去。

一路上,拓跋弘的心跳不停的加快,若说真的无情,或许不是,近日的相处,他不觉得这个小倌是一个满腹算计之人,更不像是兰溶月的棋子,兰溶月虽然狠毒,但对身边的极好。

“开个玩笑,何须如此认真,琴公主之事,你打算如何说服拓跋准。”楼陵城追了上去,看着拓跋弘的模样,心想,拓跋弘终究不是一个无情之人,终究还是有几分情分,若非到必杀的地步,他不会痛下杀手,而他也犯不着和拓跋弘试探杀掉一个拓跋弘或许心中有一丝丝在乎人的。

“何须说服拓跋准,兰溶月不是想要联姻吗?那就成全她,只要放出消息说,父汗最在乎的女儿是拓跋琴,还愁此事不成吗?”拓跋弘心中算计着,他要为拓拔野报仇,兰溶月没办法轻易动,那么他唯有蓄力,待他日与兰溶月一决高下,如今他虽从楼陵城口中得知了答案,可楼陵城的话不可尽信,若当时楼陵城真的在边关,与拓拔野一同,楼陵城也有杀拓拔野的嫌疑,此人不可信,不可留。

“看来是我的担忧多余了,战王的头脑还是清醒的。”

拓跋弘刚刚眼底的飞快划过的一丝杀意,楼陵城看得清清楚楚。

拓跋弘是固执之人,即便他说的有理有据,拓跋弘也不会全信,既然是互相利用,信任自然也有没必要了。

“老国师中毒,兰溶月对此甚是关心。”

他去君临阁的时候,窗户正好看到国师府的一切,兰溶月并未刻意隐藏,毒王的消息他早就得知,如今毒王进了国师府,兰溶月有如此关心,只怕此事与兰溶月脱不了干系。

“中毒,可知道中什么毒吗?”

“陵王不去探望一下吗?对陵王而言,若是要在云天国境内寻求合作对象,老国师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楼陵城看似是一个花花公子,其实心机极深,野心极大,一个楼兰显然堵不住楼陵城的胃口,若是要夺天下,以战取胜,最少需要数十年,但以谋取胜,不仅时间会更短,赢也不用费力。

“的确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云天国的国师府一向是陛下直属的权力,老国师手中虽有权力,但制约他的人是云颢,不妥。”

“莫非陵王是畏惧云颢吗?”

楼陵城一身冷笑,拓跋弘是想让他自找麻烦,与其说是让他找一个合作对象,还不如说是拓跋弘希望有个人能除掉他。

“畏惧?对于云颢,我心中的确有几分畏惧,能让自己的子嗣自相残忍之人只怕也不会对我手下留情,与老国师相比,我到觉得长孙仲春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长孙仲春是文臣之首,在朝堂之上一呼百应,眼下长孙仲春与云渊互相仇恨,若要趁虚而入,的确是最合适的时机,只是要让长孙仲春背叛云天国,其可能性极低。

“好算计。”

“既然是好算计,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你哪位…快醒了。” 楼陵城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躺在地上的小倌了,不过,他倒是有些期待兰溶月的算计什么时候能影响拓跋弘的心智。

与此同时,君临阁之上。

晏苍岚刚好看的楼陵城从街上走过,立即将站在窗边的兰溶月拉入怀中。

“溶月,你说楼陵城与拓跋弘合谋,那么云天国他寻求的合作者将会是谁?”

“你看到楼陵城了?”

楼陵城曾说,让她所他的女人,不过她当做没听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晏苍岚心中似乎因此惦记上楼陵城,自从离开东陵之后,她似乎还没与楼陵城见过面。

都说吃醋的女人可怕,有时候吃醋的男人更可怕。

“还是我的容羽与我心有灵犀。”

“别闹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她一直都知道楼陵城与拓跋弘之间有合作,目的就是为了找出杀拓拔野的凶手,她虽知道自己是凶手,显然拓跋弘以为此事还牵扯到其他人,故此迟迟不曾对她下杀手。

“溶月,有什么事情比我还重要。”

晏苍岚从兰溶月身后将其拥入怀中,心想,看来他得早点将然娶进门才行。

“还真有一件。”

兰溶月回转身,亲吻了一下晏苍岚的脸颊,晏苍岚不舍的送开口,放任兰溶月离开。

“陛下,人救会来了,她呢?”未缪抱着昏迷的司清走进来,见兰溶月以及不在屋内,急忙问道。

“放心,溶月让我告诉你,司清不会有事的。”

晏苍岚没有更多的解释,按照兰溶月的说法,老国师的所中之毒是神经毒素,除了无药可解之外,更不能转嫁到他人身上,显然,与毒王相比,兰溶月更胜一筹。

兰溶月离开君临阁后,并未回去容家,而是换了一身装扮,带着九儿悄悄走进了一座小四合院。

“郡主。”

季爲生依旧一身书生模样打扮,只是一身装扮平添了几分贵气。

“看来你甚得长孙仲春信任。”

季爲生以食客的名义进入长孙家,进去的时候,季爲生是一副寒酸书生模样打扮,如今倒换上了华服,长孙家食客无数,但对自己的门人却是极好的,若非如此,岂会有那么多人如今身居高位,依旧十分敬重长孙家的人。

“不负郡主所托。”

或许是习惯了称呼季小蝶为郡主,又或是因为怀念季小蝶的缘故,私底下,季爲生依旧称呼兰溶月为郡主。

“若无意外,楼陵城应该是打算拉拢长孙家,你要小心些,楼陵城与你曾有一面之缘,若是见面,你的身份瞒不过楼陵城,一旦被长孙仲春知晓,只怕你的处境会很危险。”

“郡主,长孙仲春是当朝太师,他真的会为了自己的女儿至百姓疾苦于不顾吗?”

进入长孙家之后,季爲生还真的有些佩服长孙家的祖辈了,一心为江山社稷。

“我如何说,都是空话,你可以自己去看。”

季爲生虽敬重长孙家的祖辈,但他是兰溶月的属下,一切决定以兰溶月为上,“若真如此,我有一个提议。”

“刚好,我也有一个建议,不如你先说。”

季爲生看向兰溶月,随后微微低头,道,“语气让长孙仲春怀疑我,不如我主动坦白,此计虽然冒险,但值得一试。”

季爲生抬头看向兰溶月,兰溶月的容颜倾城,即便是一眼也很容易让人沉迷其中,但此刻,季爲生眼底充满了坚定。

“的确是冒险,与我所想倒是不谋而合,我会让红袖暗中保护你。”

与鬼门其他人相比,红袖更适合潜伏。

“不用,我可以应付。”

“如此也好,若是有意外,记得求救。”

季爲生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小心楼陵城,他不简单。”

季爲生看着兰溶月,不知不中兰溶月已经长大了,及笄已过,到了嫁人之龄,她的身份背景复杂,晏苍岚对她也甚是疼惜,只是两人的关系不能一直这样不进不退,否则有损兰溶月声誉。

“郡主,我有一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你说。”

“你与晏苍岚打算何时成婚。”

季爲生担心,容家虽是兰溶月的亲人,可是对兰溶月太过溺爱,这样下去反而不好。

“若是按照辈分,我应该称呼你一声季叔叔,只是我与岚的事情似乎比想象中的复杂,若我现在嫁给晏苍岚,不知是嫁给苍暝帝君还是云天国九皇子,况且此事有人似乎比我还急。”

天绝前日悄悄告诉兰溶月,晏苍岚最近每每忙至深夜却不知疲倦,天绝甚是担心晏苍岚身体,兰溶月只是说了一句无碍。

“你是说晏苍岚?”

季爲生心中无奈,晏苍岚明明就不着急好吧,盯着一张风华绝代的俊美脸颊,对晏苍岚有心之人可不少,他潜伏在长孙家中,长孙家嫡出千金虽只有长孙文锦,但庶出不少,其中不少人对晏苍岚都是垂涎三尺。

“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若是在此太久,会惹人生疑。”

“好,郡主,凡事小心,还有,小心兰鈭。”

若是可以,季爲生真的不想提醒兰溶月小心自己的父亲,可是兰鈭是一个眦睚必报之人,即便兰溶月是他的亲生女儿,毁了他一辈子的苦心经营,只怕兰鈭也不会手下留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