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太腹黑/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季爲生后回到府中,兰溶月神情明显沉默了许多,容太夫人发现异样,悄悄让美景将九儿请了过去。

“九儿,丫头今日出府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容太夫人一向不关心兰溶月做什么,但绝不容许兰溶月受一丝一毫的委屈,不是因为曾经遗失季无名的亏欠,而是因为真心疼爱兰溶月。

“小姐今日见了一个朋友,谈话的时候提到一位故人。”

季爲生和兰鈭之事,九儿之人不会告诉容太夫人,只因容太夫人是真心关心兰溶月,九儿心中也多了一丝侧影之心,长袖中,九儿紧握自己的双手,若是可以,她真的很想亲手杀了兰鈭。

若兰鈭死了,兰溶月就不用碍于季小蝶的遗言而放过兰鈭了。

“故人?罢了,去好好照顾丫头,今日晚膳丫头就在自己房中用吧。”

“多谢太夫人。”

九儿心中感激不已,以前,每次遇到兰鈭或季小蝶的事情,兰溶月都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如今在容家,很多事情不能我行我素,但对于容太夫人的关怀,九儿心中微微松一口气。

“去吧。”

九儿走后,美景看着九儿的身影消失在院中,随后走进屋。

“太夫人,要不要我去查一下。”

容家虽不培养自己的势力,但不表示容家毫无势力,容家虽入朝为官,但容太夫人原本就是江湖人,探听消息自然不在话下。

“不用了,丫头的事情我倒是不担心,你去看瑶儿回来了没,若是回来的,让她过来一趟。”比起兰溶月,容太夫人更加担心云瑶,云锐和容钰年纪相当,云锐的死怕是对云瑶的打击不小,云瑶终究与洛盈是血亲,哪有不伤心的道理。

“太夫人眼下的局势月小姐能应付吗?比起东陵,云天国更为复杂。”

美景只有四岁的时候便追随在容太夫人身边,容家其他人,包括容昀,容太夫人都从未给过如此高的评价。

“你慢慢看着就知道了。”

若单论才智,容太夫人或许会为兰溶月担忧,但兰溶月拥有其他人没有的那份果断和心狠,这才是成大器的根本,容太夫人不会多说,这些东西要美景自己去体会,她说了,美景这一辈子未必会体会得到。

“被太夫人这么一说,我都有些期待了。”

其实,美景心中有些担忧,眼下京城一趟浑水,如今被搅和的越来越浑了,浑水摸鱼算是一计,可就怕摸上来的不是鱼,而是螃蟹,被反击就不好了。

若是兰溶月知道美景心中所想,定会说,她从不浑水摸鱼,若是真要的话,她会直接丢一把毒药,坐享其成。

晏苍岚府邸内,云宁见晏苍岚归来,小心翼翼的看着晏苍岚,想要上前,却迈不开脚步。

“将人给溶月送过去,记得带一个面具。”

晏苍岚得知兰溶月回府的时候似乎心情不太好,既然是宠物,哄兰溶月开心这个到底云宁就应该会懂。

云宁心中期待,她终于可以见到神仙姐姐了,可是又觉得有些不对,只是说不上来在哪里。

“多谢哥哥。”

晏苍岚看了云宁一眼,云宁虽然只是在府中居住了几日,不知为何,总觉得云宁有些特别,不过,晏苍岚并未在意。

云宁见晏苍岚并未回应,行礼之后期待的看着一直照顾她的姐姐。

“宁小姐,跟我来。”

府中只有宁儿,没有云宁,若被冠以云姓,事情会变得复杂了。

云宁丝毫不介意带上了面具,坐在马车中,心中跃跃欲试。

“进入后,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要提及宫中的事情,还有,尽量不要摘下面具。”将云宁送到镇国将军府外,来人将人交给了九儿,九儿牵着云宁的手叮嘱道。

“嗯,我知道的。”

云宁微微低头,她好不容易逃离那座宫殿,便不想再回去了。

“小姐今天心情不太好,不要多事。”

九儿牵着云宁的手走进镇国将军府,心中希望兰溶月不要因此心情变得更加不好就好了。

晏苍岚府邸内,随着云宁的离开,府中戒严。

“主子,老国师怀疑下毒之人主子,主子为何迟迟不反击。”

每日深夜,都会有人来刺杀晏苍岚,今日救走了司清,而司清虽没有中毒,但却中了控心术,今夜府中只怕不得安宁了。

“夜魅,不反击才是最大的蓄力,如今国师府和平西王府是支持太子的,以我们在云天国内的势力,不宜正面冲突,只要他还活着,老国师就不敢直接杀了我,比起老国师,眼下先解决平西王才是,大理寺卿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夜魑和夜魅是双生子,夜魅更好动一些,以前晏苍岚不在苍暝国的时候,处理朝中事务多半是夜魅和未缪,如今晏苍岚丢给了夏侯文仁,夏侯文仁盯着未缪的面具,想必十分忙碌。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主子是想离间云渊和平西王吗?”

“不,要离间的是洛鼎和洛盈这一对兄妹,听说二人自小感情极好,既然感情好,总的经得起考验才是。”

人心是最经不起考验的,即便是兄妹,一旦利益不同了,彼此之间也不会手下留情,若是借洛盈之手除掉平西王洛鼎,这个结果才是他想要的。

“洛晋那边,主子打算如何安排。”

“洛晋身边高手如云,加之他心机甚深,正因如此,此事不急,不过也该到了巧遇的时候了。”

“巧遇?”

未缪走进来,心想,晏苍岚终于要出手了,他都等得有些按耐不住了,想着还在昏迷的司清,未缪心底就泛起淡淡冷意,根据兰溶月的说法,若是無戾无法解控心术,只要尽快杀了施控心术之人,控心术自然会被解除。

“洛晋、楼陵城。”

未缪有些无语,晏苍岚是想让自己最强大的两个敌人结盟吗?最要命的是这两个人都是聪明人,有时候他还真不愿意和太聪明人的人打交道,心累,被卖了都不知道。

“晏苍岚,我看你最近还真的很闲。”

“很闲的人似乎是你,人来了云天国,脑子似乎还留在了苍暝。”

晏苍岚眼下之意,未缪没脑子。

“你…”未缪很无奈,是他自己犯贱,居然忘记了这货是毒舌的鼻祖了,时隔多年,他甚至怀念,难道他是个受虐狂?未缪摇了摇头,摆脱自己的无聊的想法,“你就不怕伤了她。”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结盟,不是很有趣吗?洛晋不反,我如何平定西北,楼陵城不和洛晋结盟,我如何有借口没了楼兰,未缪,你这个缪字果然没错,越来越荒缪,身为臣子,居然连主上的心思都猜不到。”

晏苍岚的话字字在理,未缪想要反驳,却发现压根没办法开口,看来他这个臣子注定了猜不透主子的心思。

“那么还请主上恕罪。”

“你既知自己有罪,楼陵城和洛晋之事便交予你去办了,若是办砸了,我就让司清回苍暝国养病。”

“主上,你这也太不人道了吧。”

主上是未缪初认晏苍岚为主的时候对晏苍岚的称呼,晏苍岚身份尊贵,但他的身份也不低,称呼其为主人,他便成了小厮了,于是称呼晏苍岚为主上。

“这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

“领命。”

未缪露出一副无奈的神情,眼底的坚定却是对晏苍岚的信任十分安心,想到司清,未缪决定此事一定不能给办砸了,毕竟以他对晏苍岚的了解,棒打鸳鸯的事情晏苍岚还真做得出来。

黑夜中,刀剑交锋,院中,十多个黑衣人在与晏苍岚的人缠斗,一招一式之间,招招毙命,毫不留情。

“看来你很在乎那个叫宁儿的小姑娘,知道今夜府中不太平,居然将人送走了。”

未缪曾反对过晏苍岚留下宁儿,一个十来岁的公主,模样却自有五六岁,想必有一段渊源,麻烦已经够多了,晏苍岚留下云宁无疑是在自找麻烦。

不过事情涉及兰溶月,晏苍岚自找麻烦的几率就更大了。

“她很特殊。”

晏苍岚一言,未缪甚为惊讶,要知道晏苍岚身边的人除了兰溶月是特殊的,其余的人在晏苍岚眼中只怕都是木桩,别说是特殊了,估计压根没有什么存在感。

“有什么特殊的。”未缪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他又犯傻了,明知道问了晏苍岚也不会回答,随后继续道,“要不我想办法查一下。”

“不用,此事溶月会解决。”

未缪深吸一口气,晏苍岚还真不怕宁儿是个千年老妖怪,毕竟在他眼中,兰溶月已经算是妖怪了,天涯海阁创立于七年前,九年前,九年前兰溶月才七八岁,仔细想想,莫非是他太落伍了。

只是他的主上如今躲在一个女人的后面算是怎么回事,最重要的是他主上似乎还躲的心安理得,难怪与兰溶月相识后,手段消停了很多。

“主上,你什么时候躲在女人后面了。”

未缪心中无奈,刚刚满腹算计,霸气威武的主上瞬间变成妻奴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妻子似乎还没娶进门,一个天生的王者要做妻奴,这条路还真是不好走。

“有本事,你也躲。”

未缪气不打一处来,两人的聊天,更像是知己好友。

司清不是兰溶月,没有那么多谋算,他还是乖乖的将司清藏起来为上,好不容易得到了司清的心,他自然要好好呵护才是。

随着刀剑声落,院中恢复了宁静,空气中蔓延着血腥的味道。

“行,你赢了,这些尸体你打算如何处理。”

“将人送回去。”

未缪想起及兰溶月曾在东陵的手段,将人杀了,然后送回去,去年新年,七十多条人名,轰动东陵,只可惜如今没查到是何人所为,这对还未完婚的夫妻果然都那么让人无语。

他刚刚还在想晏苍岚手段消停了很多,未缪连忙摇了摇头,不是消停了,而是为了更大的计谋。

主上的心思果然不是他能揣测的。

“送回去,你们…你们果然是天生一对。”都是一样的腹黑,论算计人心,两人当真是无敌,洛晋素有才智无双之称,如今看来,他之前的担心倒是成了多余了。

“我知道。”

未缪闻言,深深吸了一口气,行礼后离开,他决定还是回去陪他的司清,免得被晏苍岚气死,到时候司清就要时守活寡了。

太腹黑了,他果然还是无法应对。

院中的尸体被迅速处理干净,一直伺候晏苍岚的老管家也从屋内走出来。

“少主,今夜只怕不得安宁了。”

老管家的话中一语双关,实则告诉晏苍岚今夜不算玩,入夜时分的杀手是外行,深夜时分的杀手才是内行。

“的确是不得安宁了,不过也无妨,这院落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老管家,你照顾我二十年,如今可否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的人?”

根据之前的证据,老管家是他外公的人,如今对此他却有了疑问,他外公虽然承认,可是如今他并不相信,只是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老管家对他并无恶意。

“少主,昔日我是谁的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从追随少主之后,我便是少主的人。”

老管家心中一紧,二十多年了,晏苍岚终于还是看出破绽了,是最近还是很久之前,他无法确认,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晏苍岚终于长大了,有了自保之力,他也安心了。

“如此今后府中就幸苦老管家了。”

“老奴不辱使命。”

老管家何尝不明白,晏苍岚言下之意是将此处留给他养老,人到老年,无无非是一个自己中意的栖身之地,如此他心中也满足了。

“少主,时间不早了,少主早些歇息,免得兰小姐明日看到少主脸色不好心疼。”

“嗯。”

老管家看着晏苍岚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昔日劝晏苍岚休息比登天还难,如今只要提及兰溶月,事情就简单了许多,再平常的一句话,晏苍岚也会乖乖听从。

一物降一物,或许就是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